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258章 做梦都不敢想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坐了近四个小时的动车,跨省从闽城来到南城,出了车站马不停蹄的打车赶往机场,到了机场又火急火燎的取票,安检,她生怕回不去夜城,所以直到坐在候机室,看到周边的人都神色轻松,这才渐渐安下心来。

    手机只剩下不到百分之二十的电,宋喜翻来覆去的看那条发给乔治笙的短信,一点多发的,这会儿都快七点了,丫到底看没看见?不会回个话啊?

    她一度以为自己手机欠费,是不是别人回短信,她收不着,所以特别心机的给韩春萌打了个电话,最终确定不是她这边的问题。

    聊了一会儿,手机电量提醒,只剩下百分之十,宋喜挂断,迟疑再三,还是给乔治笙打了一个。

    电话响了五声才被接通,乔治笙不说话,宋喜看了眼屏幕,秒数还在增加,她试探性的‘喂?’了一声。

    乔治笙回了一个不冷不热的‘嗯’。

    宋喜见他在听,不由得道:“你跟元宝说了熬中药的事儿吗?”

    她没看到乔治笙完全冷着的脸,他这么会跟元宝说?让元宝来家里给他熬药喝吗?

    心情特别不爽,但乔治笙不想叫她知道,所以也懒得跟她发脾气,只冷漠的回道:“就这事儿?”

    宋喜说:“不用麻烦元宝了,之前我怕回不去,喝中药又不能断,所以提前跟你打声招呼,现在我确定可以回去,等我晚上回家自己熬。”

    乔治笙闻言,虽然面无表情,可心底还是有异样的,稍微停顿两秒,他出声问:“闽城不是台风吗?”她怎么回来?

    宋喜道:“我在南城,我给你发短信的时候,已经订了来南城的车票,闽城飞不了了,我现在马上要从南城飞夜城。”

    乔治笙自己都察觉到情绪的明显波动,前一秒还特别不愿搭理她,这一秒……

    “你提前量倒是打得好。”他不冷不热,不咸不淡,也听不出是夸赞还是揶揄,可只有他自己心知肚明,他心情好多了。

    宋喜勾起唇角,淡笑着回道:“那是,答应人的事儿就要做到,而且我是个很有职业素养的专业医生,病人的身体在我这儿,永远是摆在首位的。”

    乔治笙听她得意洋洋的口吻,眼底划过一抹晶亮的光,薄唇开启,“台风都不能把你留住,看来你铁定了心要强人所难。”

    言外之意,她是特地赶回来逼他喝中药的。

    宋喜笑了笑,“我……”

    乔治笙只听到她的笑声,突然手机里面就没声音了,他再一看,电话挂断了。

    等着她再打过来,一分钟,两分钟,五分钟…乔治笙给她回了一个过去。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宋喜正聊得开心,手机没电了,本想找个地方去充电,可不远处又在排队准备登机。

    上了飞机,宋喜无端的心情不错,可能是折腾了这么久,这回终于要回家了,正所谓人在囧途,也就不过如此。

    两个小时的飞行,中途飞机有明显颠簸,要说颠簸的幅度有多大,就宋喜这种睡眠质量,也被惊醒了。

    旁边乘客神色紧张,宋喜也有些害怕,毕竟脚不着地的感觉,没安全感。

    她小时候学摩托车,学开车,就是怕紧急情况不会开车逃跑;学游泳,怕掉水里面淹死;学医,怕家里人跟朋友生病;总之她学什么都是为了提升安全感,唯独这个坐飞机,她至今没有找到破解的方法,毕竟她学不会飞嘛。

    在她醒后,飞机还有一分多钟的持续颠簸,最明显的时候,像是整个飞机迅速下坠,人都是失重的,更何况是胸口处的心,也跟着七上八下。

    夜间指示灯亮起,广播中传来空姐的声音,“亲爱的旅客朋友们,目前飞机因天气原因,受到强气流影响,正在持续颠簸,请您保持安全带系紧……”

    身后有人嘀咕,“外面在下雨吧?”

    “不知道,听说今天闽城那边强台风登陆,波及附近几个省都在下大雨,我上飞机前看了眼夜城天气,说是夜城今晚还有雨呢。”

    宋喜靠在座椅中,一会儿偷偷默念主啊阿门,一会儿又告诉自己,她是个无神论者,要坚持科学改变命运……但这会儿科学顶个屁用,还是佛祖保佑吧。

    两个小时的飞行,期间经历了三次颠簸,两次晃动明显,当飞机抵达夜城机场上空时,所有人都快喜极而泣了。

    宋喜两只眼睛瞪得像灯泡,这回是真的一点儿都不困。

    飞机在跑道上滑行时,空姐通过广播告诉大家,说外面正在下雨,让大家准备好避雨工具。

    宋喜从医院出来时,的确带了一把伞,但伞在安检时被没收,现在她就是孤家寡人,外带还有个没有脸大的包。

    下飞机时,宋喜故意停留一下,走在后面,反正早出去也是早淋雨,她不如等到最后,还能快点儿跑。

    如此想着,她成了全飞机最后一个走出来的乘客,空姐对她微笑,欢迎她下次还乘坐,宋喜心想,先缓一缓吧。

    侧头往外看,外面瓢泼大雨,带伞的乘客很少,因为大多数的伞都不符合随身携带规制,都要托运,所以乍一眼望去,大家都是顶着雨往摆渡车处跑。

    宋喜把小包顶在头上,正要往外冲,忽然一低头,她看到一顶黑伞正在从最下面一格往上走,伞顶很大,把里面的人遮的严严实实,飞机的楼梯又只有这么窄,宋喜不想跟人一起挤,遂站在上面,想等人上来她再走。

    短短的十几个台阶,随着黑伞逐渐靠近,宋喜看到一双黑色的皮鞋,黑色的裤管,然后是黑色的衬衣,是个男的。

    宋喜完全没多想,只等到男人踏上最后一格,她刚要冲出去,只见伞顶一抬,露出伞下那张动人心魄的俊美面孔。

    透过伞尖流下的成线水珠, 刹那间,宋喜还以为自己见了鬼,生生吓得吸了口气,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飞机里面的空姐看到乔治笙,也是满眼的惊艳,试想漆黑的夜,外面瓢泼大雨,一个如神祇般的男人,撑着一把黑色的伞出现在眼前,绕是谁,都会以为这是幻境一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