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6章 投石问路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我知道了,等我见到程德清的时候,会尽量帮你说话的。”

    宋喜撂下这句话,转身欲走。

    乔治笙见状,出声道:“你准备就这么直接去见程德清?”

    宋喜抬眼看着他,眼神中透露着:不然呢?

    乔治笙与她四目相对,几秒之后,忽然问:“腰怎么样了?”

    宋喜一愣,没想到他突然问这个,刚想说还好,但话还没出口,她猛然明白了他的意思。

    十分钟后,王庆斌开车出现在小楼下面,元宝在门口等候,车门打开,下来的不只是王庆斌,还有一名拎着医药箱的男人。

    两人匆匆往里走,王庆斌看着元宝问:“宋小姐的腰又严重了吗?”

    元宝应声:“麻烦医生上去看看吧。”

    三人一起上楼,主卧门口,元宝敲了门,听到乔治笙说‘进来’,三人才敢推门往里走。

    还没看到人,就听到乔治笙的低柔声音,“别哭,医生马上就来了,让人帮你看看。”

    说话间,三人拐过侧墙,抬眼往前看去。

    大床一侧,宋喜身上盖着一张空调毯趴在那里,乔治笙就坐在她身旁,眉头轻蹙,眼带担忧。

    王庆斌见状,赶忙道:“乔先生,医生带来了。”

    乔治笙从床边起身,眉目依旧凝重,说了句:“麻烦王哥。”

    王庆斌很快回道:“不麻烦,先让医生帮宋小姐看看,要是严重马上送医院,车在下面。”

    乔治笙‘嗯’了一声,此时医生已经来到床边,放下药箱,礼貌的说:“宋小姐,我帮您检查一下。”

    宋喜的脸埋在双臂之间,众人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唯有带着忍痛的声音,说了句:“好。”

    医生掀开空调毯,用手按了按宋喜的腰间,“这里疼吗?”

    “疼。”

    “这里呢?”

    “嗯。”

    宋喜的疼不是装的,是真的疼,在跟医生交流病因的过程中,她自然没提昨晚睡了沙发的事儿,但她也清楚自己的老腰,职业病,每天工作量太大,站太久,医生或多或少都有脊椎和肩周的毛病。

    同行之间探讨就更是言简意赅,医生也断定宋喜这是旧疾复发,没有什么太好的医治方法,因为这病是经年累月积下的,痛极了也只能开两片止疼药。

    “宋小姐的腰痛蛮严重的,这两天能不走动就尽量多休息,如果身边有人会按摩就更好了,有效的按摩也能缓解腰痛。”

    医生看着乔治笙说,毕竟他的女人,医生是男的,可不敢当着乔治笙的面给宋喜按摩。

    果然乔治笙说:“我帮她按,还需要注意什么,你一并告诉我。”

    医生说宋喜不能睡太软的床,不能大幅度的拉伸或者剧烈运动,说一千道一万,还是要养着。

    乔治笙一边听,一边帮宋喜把毯子盖好,大手隔着毯子在她腰间揉着。

    这样的一幕落在有心人眼中,自然就是乔治笙心疼宋喜心疼的不行。

    元宝送王庆斌和医生下楼,房门关上的同时,乔治笙的手也离开了宋喜的腰,起身往旁边走,他当真是把演戏和现实分得分外清楚。

    宋喜把脸从手臂上抬起,侧头寻到他的人,出声问:“程德清会来吗?”

    乔治笙不冷不热的道:“那就要看你有几斤几两了。”

    宋喜别开视线,重新趴下。

    依着她的意思,她是晚辈,当然要她亲自去找程德清,但乔治笙说的也并无道理,自己主动和跟别人主动,总是差着事儿,而且演这么一出,正好可以试探一下宋喜在程德清心里的重量,如果程德清不来,就算宋喜主动去找,那该谈不拢还是谈不拢,所以说白了,大家心中都没有百分百的把握,只能先投一颗石头,问问路。

    宋喜在床上趴了一会儿,这个姿势也不舒服,所以她慢慢的撑起手臂,扭腰,从趴着变成平躺。

    乔治笙坐在几米外的沙发上,手里拿着那本《官场现形记》,房间中一片静谧,恒温空调下是人体最舒服的温度,任由玻璃外是怎样的大太阳,都热不到房内人分毫。

    宋喜有些困,但是睡不着,心底惦记着事儿,不晓得程德清会不会来,如果真的不来,她下一步又该如何?

    就这样等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差不多过了一个小时四十分钟,乔治笙的手机响起,他接通,宋喜听到他说:“好。”

    只一个字,挂断电话,他起身朝床边走来。

    宋喜问:“怎么了?”

    乔治笙说:“程德清来了。”

    听到这话的瞬间,宋喜心中不知是高兴还是紧张,乔治笙已经在床边坐下,宋喜知道第二场戏又要打板了,她也马上进入状态,将原本忍着的痛写到脸上。

    不多时,房门被人敲响,门外传来元宝的声音:“笙哥,程老爷子来了。”

    乔治笙亲自去开门,程德清拐过墙角的时候,正看到宋喜扶着腰要下床,他拄着一根拐杖,嘴里说着:“别下了,快躺着,好好的怎么弄成这样?”

    宋喜是不能不起身的,她略显疲惫的脸上勾起笑容,往前迎道:“程爷爷,您怎么过来了?我没事儿。”

    “什么没事儿,小王都跟我说了,他说你早上出门的时候就不舒服,怎么不跟我说呢?看你下床都不利索了。”

    宋喜始终面带笑容,尽量把大病化小。

    元宝原本要给程德清搬个椅子,宋喜不让,非要去沙发那边说话。再怎么说程德清也是手握大权的人,主动来看她是情分,但她不能过分,她若是躺着跟程德清说话,那叫怎么回事儿?

    其实就从这个小细节也不难看出,宋喜是个懂事儿的,乔治笙明白,程德清自然更清楚。

    到了沙发处,宋喜让程德清先坐,她跟乔治笙坐在对面,王庆斌放下一个保温壶,程德清说:“让厨房加紧给你炖了汤,医生不说你这腰只能靠养嘛,我这些年来岄州,喝的最多的就是汤,确实养人。”

    宋喜满眼的歉意和感恩,“程爷爷,我太不好意思了,过来看您,还给您添麻烦。”

    程德清把拐杖放在一旁,手轻拍大腿,出声回道:“这说的什么话,你来我这儿,就像是回自己家里一样,说来你这孩子也太让人心疼了,你爸爸要是看到你这样,别提要多难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