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5章 共同攘外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在外人面前,宋喜一贯坚强,这种坚强甚至被很多人冠以高冷,眼睛长在头顶上,她不是不想解释,但是解释有什么用?那些会用苛责目光来看她的人,本就是随时随地在准备看她的笑话。

    一通电话,最后看似是宋喜占了上风,实则根本就是两败俱伤,宋媛的话就像是一把把无形的利刃,刀刀往宋喜心底最柔软的地方捅,宋喜不知是生气还是委屈,挂断电话,鼻尖瞬间就酸了,连带着嗓子眼儿也一片酸涩,眼泪分分钟就能掉出来。

    被外人落井下石也就算了,最心痛的是自己家里面养出了白眼儿狼,宋喜对董俪珺母女无感,但她心疼宋元青这十几年来的照拂和付出,换回来的不过是大难临头各自飞。

    宋喜不服气,也咽不下这口恶气,就算宋元青现在在里面出不来,她也一定要替宋家‘清理门户’!

    主卧房间里,乔治笙洗完澡穿着睡衣出来,站在两米之外的元宝已经把宋媛跟宋家的关系详加转告。

    以乔家的关系网,查这点事儿不过是转眼间,再说宋元青二婚的老婆是谁,也并不是什么秘密,之所以乔治笙不清楚,是因为他之前根本就不在意,连宋喜他都不想搭理,更何况是宋家的其他人?

    元宝说:“祁丞把宋元青的养女带来,八成也是想沾亲带故,现在真的宋小姐在咱们这边,还没等开始谈,祁丞就已经弱了半截。”

    乔治笙单手用厚毛巾在头上擦拭,走到床头柜,他扔下毛巾拿起烟盒,点了根烟,抽了一口才道:“有时候血缘还真的挺重要,同样是姓宋,亲的跟养的就是不一样。”

    他口吻戏谑,眼底的神情模糊了嘲讽和玩味。

    元宝知道乔治笙不待见宋喜,这次肯带她来,也不过是互相利用,他开口岔开话题,“我看除了兰豫洲和祁丞之外,还有两个年轻人,没见过,什么来头?”

    乔治笙说:“女的是程德清外孙女,男的是林栋文侄子。”

    元宝面色淡定,只有眼中有一闪而逝的意外,他出声接道:“林栋文的侄子,不就是华友地产董事长林栋梁的儿子?他跟程德清外孙女在谈恋爱?“

    “嗯。”

    “那看来这次的地皮,林家也想插上一脚。”

    乔治笙说:“林栋文早年不是程德清的派系,但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纠纷,如今林洋又跟程德清的外孙女捆在了一起,想来林家也是有益向程家靠拢。”

    元宝道:“再加上个兰豫洲,虽然他自己来的,但私下里一定备足了筹码,这回程德清到底给谁面子,不到最后真是说不准。”

    两人正在房间中说话,门口传来特别轻的脚步声,但乔治笙跟元宝还是同时听到,并且默契的没有出声。

    宋喜是洗过澡的,头发上面半干,发尾还是湿的,进门看到元宝也在,她没有避讳,视线直接落到床边坐着抽烟的乔治笙脸上,出声道:“有时间吗?跟你商量点事儿。”

    乔治笙还不待回答,元宝已经明事的主动说道:“笙哥,我先出去了。”

    元宝走后,房间中只剩乔治笙跟宋喜两人。

    乔治笙还记着她之前的刺儿话呢,把烟头按死在水晶烟灰缸里,他面色冷淡的道:“商量什么?”

    宋喜说:“我想找程德清聊聊。”

    乔治笙模糊了清冷和魅惑的眸子微微一挑,看着宋喜说:“什么意思?让我当司机亲自给你送过去?”

    宋喜没在意他的故意揶揄,面色淡定,径自回道:“我说了会帮你,就一定说到做到,你带我来不也是为了让我跟程德清好好聊聊的吗?”

    她突然跑过来‘表忠心’,乔治笙内心生疑,不由得一眼将她从头打量到脚。

    宋喜刚洗完澡,虽然跟乔治笙隔着不近的距离,可他依旧仿佛能闻到从她身上飘来的清新味道,她的头发沾过水,是湿的,但是眼眶周围也有湿润的痕迹,这就有些可疑了,难不成……她刚才偷着哭过?

    这样的念头只是一闪而逝,因为乔治笙不在乎她背地里怎么样,他只是面色淡漠的回道:“现在宋家的女儿可不止你一个,你准备怎么聊?”

    宋喜一时难忍窝心,很明显的胸口起伏,那是她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把怒火吞回腹中。

    乔治笙就是这种人,有仇必报,还不怕晚。

    宋喜刚把宋媛给骂了一顿,这会儿被乔治笙旧事重提,她心底当然窝火,但她已经懒得跟他辩解或者吵架,她现在一门心思要见程德清,不仅要询问宋元青的事儿,还要尽可能的帮助乔治笙,总不能让便宜落到宋媛那头,不然她真要气死的。

    “不是姓了宋就是我们宋家人,程德清认我还是认她,你看得很清楚,我不喜欢她,所以绝对不会让好处落到她那边,我为我自己,当然能帮到你,这是一箭双雕的好事儿,我来找你商量,也是基于合作伙伴之间的诚意和信任,我希望你能暂时放下我们之间的个人恩怨,现阶段我们目标一致,先攘外行吗?”

    宋喜盯着乔治笙的脸,理智冷静的模样还真让乔治笙有那么一点儿小佩服,不愧是宋元青的女儿,如果关键时刻就掉链子,那他绝对不会带着个拖油瓶在身边。

    只是两秒,他出声回道:“好。”

    宋喜听他答应,心底莫名的松了一口气,因为他这人的侵略感太强,她跟他在一起的时候,总是会绷紧一根弦,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就会出口伤人。

    “我到现在还不知道你们这次过来,具体找程德清谈什么。”宋喜说。

    乔治笙简单利落的回道:“他手上有块儿地,我们几家都想要。”

    宋喜问:“你要来准备做什么用?”

    乔治笙说:“跟你的职业有关。”

    宋喜略有诧异,“医院?”

    乔治笙道:“准确的说,商业医疗。”

    宋喜又问:“哪儿的地?岄州?”

    乔治笙回道:“夜城。”

    宋喜心中迅速的权衡利弊,能支撑起商业医疗地产的用地,那是多大的一片面积?而且是在寸土寸金的夜城,怪不得不仅乔治笙亲自过来,兰豫洲,祁丞,还有林洋背后的林栋文,全都迫不及待的出了手。

    这块儿地落在谁家,那最少就是一年几十亿的收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