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43章 踩她底线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两个女人说话的同时,乔治笙跟祁丞的目光也对上了,哪怕私下里有过节,明面上也照样一派和气,该打招呼打招呼。

    兰豫洲见宋喜坐在乔治笙身边,宋媛坐在祁丞身边,不由得笑道:“宋副市长真是好福气,一对女儿都出落的这么优秀。”

    一对女儿,此话一出,宋喜不由得侧头看向右手边的宋媛,宋媛不看她,只礼貌又羞涩的低头微笑。

    宋喜见状,强忍着面上不动声色,实则心里早就恶心到泛滥。

    对面林琪出声说:“宋媛姐跟宋喜姐长得可真不像,不说是姐妹,我就猜不到。”

    宋喜坐着,很努力也才做到面色淡淡,让她笑,或者出声说些什么,不可能。

    倒是身边的宋媛笑着说:“小喜长得比我漂亮多了。”

    林琪马上接道:“媛媛姐你也很漂亮啊,你跟宋喜姐不一样的感觉。”

    到底是程德清的外孙女,说话要随意很多,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一听她叫宋媛‘媛媛姐’,也知道在这顿饭之前,两人已经聊过,并且谈得还不错。

    宋喜暗嘲,某些人打小儿就掌握了笼络人心的能力,意料之中。

    人都到齐了,可以正式开饭,岄州的早点是全国最出名的,一笼一笼,精致又可口。

    早饭期间,桌上的人都是闲话家常,并没有聊公事。宋喜原本挺有食欲的,但是自打见着宋媛,她是一口都咽不下,还几次都想吐。

    好容易熬到一顿饭吃完,程德清说:“我们一起吃晚饭,白天你们可以到处转转,像是治笙跟小喜昨天晚上才到,中午休息一会儿。”

    乔治笙跟宋喜应声,众人跟程德清打了招呼,各自散去。

    依旧是王庆斌亲自开车送他们回去,等到进了小楼,宋喜径自迈步往楼上走,脸色是显而易见的难看。

    元宝不知道中途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偷偷打量乔治笙的脸色,但见乔治笙面色无异,随着宋喜一起上楼了。

    岄州是真的热,白天将近四十度,虽然来回都坐车,但是折腾这么一下,也是身上发潮。

    宋喜回主卧拿了换洗衣服,准备去其他房间洗澡,迎面对上走进来的乔治笙,他看着她道:“你不是独生女?”

    天地良心,乔治笙就是就事论事,然而这话落在宋喜耳中,却说不出有多么的刺耳。

    之前在饭桌上宋喜一肚子的窝囊气,这会儿再也忍不住了,管她面前的人是谁,她当即冷着脸,话语锋利的回道:“什么意思?觉得找我找亏了?我告诉你,我爸就我一个女儿,不是什么人随便说一声姓宋,就能往我们宋家挤!”

    乔治笙第一次见宋喜像个河豚一样,他不过随口一问,她脸都跟着胀红了。

    心底觉得可笑,可乔治笙面儿上却没有表现出来,依旧是那副冷漠的样子,一开口也是毫不掩饰的刺儿话,“看你这反应,感情那是你爸在外面的私生女?”

    谁敢这么挑衅宋喜?

    乔治笙一不小心就踩到了宋喜的痛脚,怒意在四肢百骸蔓延,她怒极反笑,出声回道:“你还真能往她脸上抹金,你这么有本事,回头去查一下她跟我爸到底有没有血缘。”

    说罢,不待乔治笙回答,她又嘲讽加挑衅的说了句:“与其担心祁丞把她带来,不如担心担心林洋,林栋文没有儿子,拿林洋当亲儿子一样,林洋家里面也是经商的,你觉得他这会儿出现在岄州,只是为了陪林琪一起尽孝探望程德清的吗?人家那是亲外孙女,你们算什么?”

    “我猜你现在八成是后悔把宝压在我身上了,早知道去找林琪多好?”

    撂下这话,宋喜从乔治笙身旁擦肩而过,似是有阵清风,裹着怒火与嘲弄。

    简直就是只被踩了尾巴的猫嘛。

    乔治笙何时被人这般揶揄过?

    让他去找林琪,是变相的让他出卖色相吗?拿他当什么了?

    明明是宋元青把她甩给他,如今倒好像他为利主动贴着她似的,他真后悔刚才为什么就直接让她走了,就应该当面戳穿她,让她难堪下不来台。

    乔治笙有些窝火,但还不到真正动气的地步,而且刚才他也不是没机会阻拦宋喜,他只是有些狐疑,宋媛跟宋喜究竟是什么关系,怎么会把一向隐忍的人,气到当场发飙的地步?

    宋喜出了主卧,随便进了二楼离主卧最远的一间客卧,房门关上反锁,她越想越是咽不下这口气,拿起手机,她调出八百年都不打一回,但却仍旧存在她电话簿里的一个名字:董媛。

    看到董媛二字,宋喜心中莫名一股报复的快感。

    电话拨过去,这头宋喜已是蓄势待发,电话响了几声后被接通,里面传来熟悉的声音,不冷不热,只一个字,“喂。”

    宋喜没有任何前奏,开口就直接问道:“你对外怎么介绍自己的?你也好意思说你是宋元青的女儿?见过撒谎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没见过当着正主的面儿,撒谎脸色不红不白的,你是有多势力?你是多想沾着我们宋家的光?”

    你还要脸嘛你?

    宋喜只差这句话没有问出口。

    手机中传来宋媛冷静到近乎冷淡的声音,跟之前见面时判若两人,她说:“如果你打电话过来是想吵架,不好意思我没有这个闲工夫。”

    宋喜抢先说:“你敢挂,我现在就敢过去找你,我当面问问祁丞,他是被你这个职业惯犯给骗了,还是明知你是个冒牌货,只是没办法才找你过来充面子,当着我的面儿,说你爸叫宋元青,你就一点儿都不觉着丢人吗?小的时候当你是不懂事儿,不跟你计较,现在越长大脸皮越厚,我都替你臊得慌。”

    宋媛声音更沉了几分,带着隐忍的怒气,出声回道:“宋喜,到底是我脸皮厚还是你太小心眼儿,锱铢必较?我是跟爸爸没血缘,但我妈嫁给了爸爸,我十二岁就开始姓宋,就因为你不喜欢我们,我跟我妈打小儿就得离你远远的,你住二环,我们住五环,你读最好的学校,我就得读差一点儿的,凭什么?我已经忍了你好多年了,别再说我占你们宋家的便宜,现在爸爸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我都没嫌别人看不起我……”

    “你放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