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39章 同室而眠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正跟原地暗骂乔治笙缺德的时候,元宝从外走进来,拎过乔治笙的行李箱,他又走到她身旁,一贯面色淡然的说道:“宋小姐,我帮你拿上去。”

    宋喜说:“不用了,我自己拿就行。”

    元宝道:“我刚刚在外面看到有长颈鹿。”

    宋喜美眸一挑,“在哪儿?”

    元宝说:“你上楼,二楼正好能看到。”

    宋喜一时间忘了乔治笙也在二楼,在她心里,长颈鹿都比他好看。

    元宝顺势拿起宋喜的行李箱,宋喜道了谢,两人前后脚来到小楼二层。

    这边的房子单层高都在三米五左右,所以二楼差不多七米,宋喜刚一上楼,就看到客厅的玻璃窗附近,两个长颈鹿的头在那儿晃晃悠悠。

    这还是她长大后第一次距离长颈鹿这么近,因为惊喜,她直接走到窗边去看。长颈鹿是家养的,不怕人,见到宋喜还主动往她身前凑合,宋喜也是胆子大,抬手就敢摸。

    在此期间,元宝把两人的行李都拿去主卧,再出来时,看到宋喜正点着脚尖儿,手臂抬得高高的,想去摸长颈鹿的耳朵。

    之前在楼下被松鼠吓得脸色大变,他还以为她胆子小,如今一看……元宝确实停在原地往她那边看,突然间他想到什么,赶紧扭身下了楼,笙哥的老婆,哪怕只是个挂名的,以他的身份,那也是看都不能看。

    宋喜在窗边站了十几分钟,直到长颈鹿发觉她手里没东西吃,悠闲地迈步走开。借着小楼后面的地灯一瞧,宋喜发现这边有不少动物,除了长颈鹿,她还看到观赏用的小矮马,有着漂亮羽毛的珍珠鸡,树上树下随意窜动的松鼠,水池里还有成人半臂长的珍贵锦鲤。

    偶尔她能撞见宋元青给程德清打电话,知道程德清在岄州静养,如今一看,岂止是静养,这是活脱在凡尘间给打造了一个仙境。

    有这样的环境,给个皇帝都不换,她也来这儿消遣。

    夜深人静,只闻虫鸣蝉叫,宋喜在窗边站到腿酸,这才懒懒的转身,想回房睡了。

    这一转身,她后知后觉,不晓得元宝把她的行李拿到哪个房间去了,她只好挨个房间找,二楼有三间房,找了两个都没有,最后只剩下房门半掩的那一间,宋喜知道乔治笙一定在这儿,但她不得不硬着头皮敲了几声门。

    等了会儿,门内没人应,宋喜又稍微用力敲了几下,嘴上说着:“我进来了。”

    推门往里走,拐过死角,她看到一身黑色真丝睡衣的乔治笙躺靠在床边看书,刚刚她敲门,他一定听见了,但却哑巴似的没回。

    心底说不出是烦躁还是意料之中,宋喜只瞥了他一眼,紧接着便去找自己的行李箱。

    房间很大,但她还是找到了,正要拎着行李箱走,床上的男人缓缓抬眸,看着她的方向道:“去哪儿?”

    宋喜面无表情的回道:“睡觉。”

    乔治笙说:“就在这屋睡。”

    宋喜也没有表现出惊讶的模样,只是眼带挑衅的回了句:“不怕我占便宜了?”

    乔治笙俊美的面孔上波澜不惊,沉稳的说:“我现在心情还不错。”

    宋喜是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所谓的心情不错是什么意思,就是勉强可以被她占个便宜。

    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宋喜是强忍着才没有回以一个嘲讽的眼神儿。

    化气愤为提问,宋喜说:“你明明白天没事儿,可以早点儿过来,为什么这么晚才来?”

    乔治笙说:“兰豫洲和祁丞都是白天来的。”

    宋喜一时间更为诧异,竞争对手来的比他早,他还一副不紧不慢的样子。

    猜到宋喜心中所想,乔治笙一边低头翻书,一边回道:“程德清白天有那么多人要见,我又何必来凑这个热闹?雪中送炭可以,锦上添花不缺我这一朵,不懂事儿。”

    最后这句不懂事儿,也不知是对事儿,还是对宋喜说的。

    宋喜偷着撇他,可心里还是觉得乔治笙不一般,心思不一般,耐性更不一般。

    寻常人有他的消息网,得知对手什么时间到,那第一反应一定是超前道赶去,可乔治笙偏偏反其道而行,别人早来,他就故意晚道,像是一个知进退的后辈,给了长辈足够的礼遇。

    原本宋喜还想问,为何拿她当王牌,却又不说她是女朋友,原因自然不是怕被占便宜这种鬼话,可现在她也不想问了,乔治笙做事儿,总有常人想不到的逆向思维。

    不管他是什么风格,两人这次的目的出奇的一致。

    乔治笙靠在大床一侧看书,余光瞥见宋喜原地打开行李箱,从里面翻出一套睡衣,然后迈步去了浴室,不多时,浴室中水声响起,他看了四十页的书,宋喜从浴室中出来。

    她穿了套水粉色的真丝睡衣,头发在头顶随意的盘了个丸子,脸颊白皙透粉,像是一颗香甜诱人的水蜜桃。

    宋喜目不斜视,从浴室出来就直奔沙发,抖开毯子往身上一铺,闭眼睡觉,好似这屋里面就她一个人。

    乔治笙越来越觉得她挺上道,所以主动开口说了句:“你猜程德清在床头放一本《官场现形记》是什么意思?”

    宋喜没有睁开眼睛,黑色的浓密睫毛落在白皙的皮肤上,像是两把小扇子,粉唇开启,她出声回道:“估计想告诉你他为人清正廉明,别搞腐败那一套。”顿了顿,她莫名的又补了一句:“他以前也送过我爸一套。”

    宋元青一直珍藏在家里的书柜中。

    因为今天飞机上的那个梦,宋喜又有些想宋元青了,心里酸酸的。

    乔治笙却意味深长的说道:“你爸现在被人实名举报贪污,还真挺戏剧的。”

    他说完之后,一直在等着宋喜的反击,但是好长时间过去,宋喜一声没吭,他抬头望着她所在的方向,见她竟是连动都不动。

    宋喜闭着眼睛,睫毛在发抖,毯子下的双手紧握成拳,唯有这样她才能装作一切都无所谓的模样。

    她不要哭,最起码不能在乔治笙面前哭,她是疯了才会主动在他面前提及宋元青,这世上谁都有可能体谅她对宋元青的想念,唯独乔治笙不会,他怕是烦透了宋元青把他拉来当垫背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