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37章 他不懂她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路上,三人通程沉默无语,等到了机场,元宝最先下车,主动去后备箱把两个行李箱都拎出来。

    往后登机起飞都很顺利,如果说唯一让宋喜觉的不舒服的,就只剩下身边人是乔治笙这一点。

    这是她第一次跟乔治笙在一起待这么久,两人都跟哑巴似的,谁也不出声。元宝更是,他习惯性的跟在乔治笙身后,乔治笙不叫他,他能把自己隐身成透明人。

    坐上飞机,宋喜就忍不住从包里面翻出眼罩,三个半小时的飞行时间,让她睁眼跟乔治笙并排坐着,估计她会疯。

    最近这些天,宋喜休息不是很好,白天在医院忙得脚打后脑勺,晚上回去还要想辙跟乔治笙斗智斗勇,她每天连六个小时都睡不到,一闭眼睛就在厨房给他做饭,简直堪称噩梦中的噩梦。

    原本宋喜戴眼罩只是为了逃避,没成想飞机还没起飞,她已经恍恍惚惚快要睡着了。

    梦里面,宋喜看到六七岁时的自己,穿着粉嫩颜色的漂亮裙子,扎着两个公主辫,一只手里拿着冰淇淋,另一只手被宋元青紧紧地牵着,父女俩出现在迪士尼门口。

    夜城是没有迪士尼的,她那个年纪……哦,是日本的迪士尼。

    宋喜将自己分拆成两部分,一部分是长大后的自己,另一部分是梦里面六七岁时的自己。

    她看着宋元青带着小时候的自己逛游乐场,那时候宋元青还年轻,笑起来标准的帅哥一枚,一大一小走在路上,很多人都会看。

    这是唯一的一次,宋元青有时间带她出国游玩儿,宋喜指着面前高高的摩天轮,说她想坐这个。

    宋元青恐高,询问她敢不敢自己上去坐,宋喜毫不迟疑的回道:“敢!”

    宋元青在无人排队的售票口,很轻易的替她买了一张票,梦里面宋喜印象很深刻,那是一张成人票。

    第三人的视角不知何时切换成第一视角,也许是从宋喜接到那张成人票的时候,她独自一人坐进了摩天轮,看不清楚脸的工作人员替她锁好门。

    在摩天轮缓缓上升的途中,她朝着安全区的宋元青笑着摆手,之前宋元青还很年轻,这会儿却已是五十多岁的模样,宋喜心里有些诧异,不过仍旧开心的笑着,不管年轻年老,都是她熟悉的人,都是她老爸。

    父女二人就这么一直对视,忽然间,宋喜看到一帮穿着制服的人从四面八方涌过来,他们暴力的抓着宋元青,还有人硬要往他手上戴手铐。

    摩天轮中的宋喜大惊,几乎是下意识的站起身,用力拍打着玻璃门,大声喊着:“爸!爸!”

    摩天轮的小车厢剧烈颠簸,像是随时都会掉下去,混乱中宋喜一把抓住旁边的安全把手,哭着大喊:“爸!”

    她瞪大了眼睛,有人将她面前的眼罩扯开,宋喜就这样直勾勾的盯着前方,眼泪在眼眶打转,她整个人都癔症了。

    头等舱的灯光是昏暗的,只有宋喜头顶有暖黄色的光线传来,准确的说,是身旁乔治笙的头顶。

    乔治笙左手中拿着宋喜的眼罩,贴靠她左臂的右手腕,被她死死的抠着。

    飞机在颠簸,广播中传来机组人员的声音,说是飞行途中遇到气流,叫大家待在原位,系好安全带。

    梦中的画面太过真实,宋喜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人一起欺负宋元青,眼泪顺着眼眶掉下来,她慢慢的回过神,也认出面前的东西是飞机座椅靠背。那是梦,可她的情绪不能从幻境中抽脱自如。

    乔治笙的手腕已经被宋喜紧紧抓住超过十秒,他一直在等她自己松开,可她却浑然不觉的样子,他先是将眼罩扔到她腿上,随即动了动右手手腕,他才刚动,那只手指纤细的小手就握得更加用力,像是生怕他跑掉。

    乔治笙眉头轻蹙,已是不怎么耐烦,稍稍侧头瞥了她一眼,他低沉着声音说道:“我不是你爸。”

    乔治笙也晓得她是做了噩梦,因为她刚才几乎暗哑的喊了很小的一声:爸。

    但他永远都不会知道,她在梦里面看见了什么,只以为是个过惯了好日子的官二代,突然失去庇护,就跟被丢下的巨婴一般,会本能的哭鼻子喊爸爸。

    事实上,他这一句话,刺的宋喜五脏六腑都在翻搅得疼。

    她不知道自己抓的是他的手腕,身体的感觉还停留在梦里,她抓着那跟安全把手,就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棵救命稻草。

    乔治笙被她非但不放手,反而越来越用力的反应给挑衅了,宋喜出神的望着某处,也不看他,任由乔治笙不爽的瞄了她半晌,最后他唯有自己动手,一根一根去掰她的手指。

    宋喜很倔,他越是想掰开,她就越是用力扣着,跟八爪鱼的脚一般,紧紧地扒着不放。

    乔治笙不知道她是在跟梦里那帮企图带走宋元青的人在较劲儿,他觉得她有病,所以一点儿怜香惜玉的心都没有,她不是捏他手腕嘛,他也干脆一把扣在她手腕上。

    她纤细的手腕不够他一把握的,他用了五分力,宋喜立马觉得一阵忍不了的胀痛,本能的松开手指。

    乔治笙握着她的手腕,将她整条胳膊顺势往旁边一甩,嫌弃的口吻说:“是不是精神不好?”

    宋喜的左臂摊放在腿上,手腕处还有来不及褪完的清晰指印,她呆呆的望着前座靠背发呆,任由眼泪模糊视线,大滴大滴的眼泪顺脸往下流。

    乔治笙心情烦躁,原本还在看杂志打发时间,现在干脆一抬手把顶灯关了,黑暗中他闭上眼睛,但满脑子还是她在默默流泪的画面。

    他见过太多的女人哭,因为各种各样的理由,有人是真的委屈,有人只是作,但又有什么分别?哭解决不了任何的实际问题,所以他才会觉得掉眼泪的女人很蠢。

    可宋喜的眼泪,不吵人,像是不需要别人来安慰,她也没想要用眼泪换取什么,就像现在这般,只要乔治笙闭上眼睛,他就可以视而不见。

    乔治笙总会误会宋喜,一如此刻,他以为她因为他的态度哭,但宋喜却在想,梦里面宋元青没有陪她一起上摩天轮,可事实上,六岁那一年,他顶着严重的恐高症,陪她坐了二十五分钟的摩天轮。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