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36章 赌气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跟乔治笙同桌吃饭的机会五根手指就数的过来,但她知道他吃东西向来挑剔,每次回乔家,任丽娜都变着法儿的想让他高兴,好吃就是她的功劳,不好吃就赖厨子。

    宋喜没想到这么挑剔的一个人,竟然把她连葱姜蒜都不放的疙瘩汤,全都吃完了。

    她那碗只吃了三分之一,到底是咽不下去。

    起身准备收碗,乔治笙道:“放着吧。”

    宋喜下意识的客气,“没关系。”

    乔治笙说:“我怕你把碗摔没了,下次用锅吃?”

    闻言,宋喜手上动作一顿。

    跟乔治笙在一起的很多时候,她都是被怼的那一个,不是她嘴笨,也不是她理亏,实在是每次都赶着寸劲儿,她懒得解释,只能暗自憋气。

    房间中忽然响起熟悉的手机铃声,乔治笙的手机在客厅桌上,宋喜的在客厅沙发上,不知道是谁的在响,两人都迈步走过去了。

    走近之后才发现,是宋喜的手机在亮,屏幕上显示着来电人:东旭。

    乔治笙当然也看见了,没做声,顺势在沙发处落座。

    宋喜拿着手机,划开接通键,很自然的往饭厅方向走。

    手机中传来顾东旭的声音,“听胖春说你请假了,去哪儿?”

    宋喜镇定的回道:“你别管了,我又不能丢了。”

    顾东旭道:“请了好几天的假,要去外地?”

    “嗯。”

    “你一个人去?”

    “嗯。”

    宋喜一手拿手机,另一手拿了碗,迈步往厨房走。

    顾东旭道:“出什么事儿了?为什么突然就要走?”

    宋喜说:“还是我爸的事儿,有个人兴许能帮上忙,在外地,我过去一趟。”

    顾东旭问:“谁啊?”

    宋喜道:“你别问了,对方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顾东旭也明白宋元青的问题很敏感,不问就不问,他说:“你要坐飞机走吧?我送你去机场。”

    宋喜怎么能让顾东旭去机场,万一撞见乔治笙,那真是乱了套了。

    她只能硬着头皮扯了个谎,“不用,我快飞了,别担心我,我过两天就回来了。”

    顾东旭在电话那头明显的担心,絮絮叨叨的一通嘱咐,宋喜都耐心的听着。

    等到挂断电话,她出了厨房,去饭厅拿另一个碗。

    饭厅跟客厅斜对着,沙发上的乔治笙忽然出声问道:“你跟顾东旭只是好朋友而已?”

    闻声,宋喜抬头看向乔治笙的方向,不慌乱,只是眼带警惕的回道:“比好朋友关系还要深,半个家里人。”

    乔治笙道:“你不用这么防备,你喜欢谁,跟谁交往,这都是你自己的事儿,我也不会管,但顾东旭始终算半个乔家人,你想跟他在一起,等咱俩把婚离了的,不然好说不好听,传出去也丢人。”

    宋喜原本还挺淡定的,但乔治笙一句丢人让她有些窝火,她面上不动声色,但口吻已是有些犀利,“你放心,虽然是假结婚,但我这个人基本的道德观念还是有的,而且我喜欢谁跟谁交往,确实是我自己的事儿,我爸都不管。”

    说完,也不看乔治笙是什么脸色,宋喜拿起自己的碗,转身往厨房走。

    乔治笙看着她的背影,直到消失,竟也意外的没有生气,可能是不屑于在这种时刻跟她吵架,也可能是吃人的嘴软。

    夜城的交通状况,元宝一去一回就用了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回来的时候,他手里拎着一个古朴的布袋,看形状,里面应该是两罐手掌大小的茶叶。

    宋喜之前顶完乔治笙,自己也觉得有些尴尬赌气,所以干脆躲在厨房一直没出来,听到元宝的声音,她把他之前没吃完的疙瘩汤放进微波炉里面热了一下。

    外面,元宝正跟乔治笙说:“笙哥,时间差不多了,去机场吧?”

    乔治笙还没等回答,余光瞥见宋喜端着大碗从厨房方向走出来。

    她看向元宝道:“你之前还没吃完,我给你热了一下,你再吃点儿吧。”

    元宝眼中闪过一抹意外,顿了一下才道:“谢谢宋小姐。”

    宋喜把大碗放在餐桌上,又拿了个新勺子给他。

    元宝去看乔治笙的脸色,在等他的意思,乔治笙道:“吃完再走。”

    他发了话,元宝才移步去饭厅吃饭,他吃的特别快,大口大口,像是身后有狼追。

    宋喜跟乔治笙不熟,跟元宝也不熟,但看在两人都要‘看人脸色’过活的份儿上,她自动的把元宝划到自己的阵营里,所以难免对元宝照顾些。

    乔治笙却特别爱挑事儿,当着元宝的面问宋喜,“无事献殷勤?”

    宋喜还没等作何反应,大口大口吃东西的元宝忽然一呛,赶紧停下来,偏头抽了纸巾挡住嘴。他读书不多,但无事献殷勤的下一句是什么,他清楚得很。

    宋喜瞥向眼底带有调侃和促狭神情的乔治笙,知道他这句是在逗元宝,眼看着元宝呛得脸都红了,宋喜更是来气,面无表情的回道:“不是无事,我是有目的的。”

    乔治笙饶有兴致的问:“什么目的?”

    宋喜说:“多个朋友多条路,没看出我是有目的的在交朋友吗?”

    她故意把自己说的很功利,也不怕乔治笙误会或者瞧不起,因为在他眼里,他就从来没瞧得起她。

    果然,乔治笙似笑非笑的轻哼一声,眼底不屑尽显,倒也没再说其他的。

    元宝呛着了,碗里剩下不多,他也没法继续再吃,自己起身拿了碗去厨房刷,完事儿后回到客厅,对乔治笙道:“笙哥,现在走吧。”

    乔治笙迈步往外走,元宝拎了乔治笙的行李箱,见宋喜自己拎个箱子,走过去对她道:“宋小姐,我来吧。”

    宋喜说:“谢谢,不用。”

    元宝本可以再说一句,但是瞥见门口处只余背影的乔治笙,他暗自叹了口气,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倒不是怕乔治笙真的误会宋喜喜欢他,而是乔治笙会拿这种事儿调侃他,老大的女人,就是开玩笑,他都不能是玩笑中的人之一。

    宋喜出行一身舒服的t恤和牛仔裤,平底鞋,她不是娇滴滴的大小姐,行李箱都是自己拿出去,又自己放到后备箱里的。

    乔治笙坐后面,元宝开车,要宋喜自己选,她当然不乐意跟乔治笙坐后面,可她要是开了副驾车门,估计乔治笙得损死她,外带连累元宝。

    所以宋喜还是不情愿的开了后车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