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35章 看她表现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把白色瓷碗往元宝面前送了送,说:“你去吃吧。”

    元宝接过,说了句,“谢谢宋小姐。”

    乔治笙像是会观人心,就知道宋喜没打算出去,所以他又稍微扬声叫了句:“都出来吃。”

    宋喜本就心里泛堵,不用跟乔治笙面对面,她都未必吃得下去,如今又不得不端着碗来到饭厅。饭厅的长桌,乔治笙坐在一侧的把头位置,元宝拉开椅子,坐在乔治笙对面,宋喜则走到长桌的末尾处,选了个离乔治笙最远的位置。

    乔治笙也没有想要跟她说话的意思,低头拿着勺子吃东西,宋喜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心想乔治笙跟元宝吃相都挺好的,当然她不是用眼睛看,而是用耳朵听,静谧的饭厅里,只有瓷勺和瓷碗偶尔轻碰发出的声响,没有人发出吃饭的声音。

    中途元宝接了个电话,宋喜听到他说:“八十年的陈酿茅台,少一天都不行,你现在告诉我只有五十年的?”

    “别跟我说这些废话,六点的飞机,五点半之前我拿不到酒,你自己看着办。”

    话罢,元宝挂了电话,别看他跟电话里面的人说话语气冷淡,但再抬头看向乔治笙的时候,却是声音沉稳中多了几分敬畏,“笙哥,我怕那边办事儿不牢靠,我先回四合院,找两瓶其他酒顶上。”

    乔治笙不慌不忙,似乎觉得碗里的疙瘩汤做的还不错,他又吃了一勺,然后淡定的说道:“家里应该还存了两瓶陈酿茅台,不到八十年也差不多了,你去拿吧。”

    元宝马上起身,宋喜侧头看向乔治笙问:“是要送程德清吗?”

    乔治笙‘嗯’了一声,元宝把椅子推回桌下,这就准备要走了。

    宋喜说:“先等等。”

    元宝停下动作看向她,宋喜却看着乔治笙道:“还是别送酒了,程德清这两年心脏不大好,心脏有疾病的人,我们一般不建议喝酒。”

    乔治笙仍旧没舍得放下瓷勺,手里拿着勺子,他侧头看向桌尾的宋喜,出声道:“那你建议送什么?”

    宋喜说:“碧螺春吧,上了年纪的人,喝茶比喝酒好。”

    乔治笙竟然丝毫质疑都没有,直接对元宝道:“回家跟我妈说拿碧螺春,她知道拿哪盒。”

    元宝点头,还是走了。

    饭厅瞬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宋喜重新低头默默地吃东西,心里却不禁狐疑,乔治笙这么信她?

    “你会做饭,为什么上我家却装什么都不会?”

    乔治笙吃着吃着突然开了口,宋喜跟他在一起的时候,心里会绷着一根弦,本能的竖起防备,听到他的声音,她第一反应是心里一慌,只是紧张,也说不上害怕。

    慢半拍,她出声回道:“疙瘩汤而已,我只会做这个。”难不成姜嘉伊在表演糖醋鱼和各种高难度大菜的时候,她要来个疙瘩汤吗?是当菜还是当饭?

    乔治笙却说:“做得挺好,比你昨晚做的那些强多了。”

    他金口玉言,竟是难得的夸赞,宋喜都说不清该高兴还是该感恩,依旧迟了几秒,轻声说道:“好吃就多吃点儿。”

    这句过后,又是一段时间的沉默,宋喜机械的把疙瘩汤往嘴里送,努力不去回忆这份味道,只想填饱肚子。

    左侧几米开外的乔治笙道:“祁家人和兰家人,你都认识吗?”

    宋喜侧头看向乔治笙,问:“具体是谁?”

    “祁丞,兰豫洲。”

    宋喜道:“祁丞不是祁氏现任的执行总裁嘛,听过,没见过,兰豫洲我是几年前见过一次,怎么了?”

    乔治笙没有看宋喜,搅着碗里的疙瘩汤,他薄唇一张一合,声音低沉悦耳的说:“这次去岄州见程德清,他们也有份儿。”

    宋喜面不改色,美眸稍微一动,马上明白过味儿来。

    乔治笙去找程德清,一定不仅仅是拜会那么简单,十有八九是有事儿相求,但如今又多了个祁丞和兰豫洲,看样子三家是去竞争的。

    祁氏是纯商,旗下各种产业遍布全国各地,在夜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兰家有军队背景,虽然兰豫洲从商,但他爷爷辈儿可是开国的元勋,各位叔伯长辈也都在各军区任重职,实力可见一斑。

    到了乔治笙这儿,满夜城更是家喻户晓,这是个两道通吃的主儿。

    这三种背景的人聚到一起,光起家底儿都够天桥后头的戏院说个三天三夜,宋喜迷之想笑,但她当然忍住了。

    表情认真,她出声说:“祁家和兰家都不是普通人家,你要想势在必得,需要下点儿功夫。”

    乔治笙道:“是啊,所以需要你帮忙。”

    宋喜想到昨晚乔治笙跟她说过的话,她出声回道:“我特别小的时候,我爸带我见过程德清,但我都没什么太深的印象,现在我爸在里面,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给我爸这个面子。”

    乔治笙说:“那就要看你爸跟程德清的交情到底有多深,还有你以什么样的方式跟程德清交流。”

    宋喜明白,交易就是个互惠互利的事儿,乔治笙提供一个机会,让她可以见到程德清本人,但她要做的,不仅是询问宋元青的以后,还要帮乔治笙拉拢到他想要的东西。

    “我不知道你们要谈什么。”宋喜轻声说。

    乔治笙道:“你不用知道具体的,你是我带去的人,只要程德清给你面子,自然会连带着给我好处。”

    宋喜闻言,顿时有些压力山大。

    之前她亲口跟乔治笙承诺,两人可以是合作伙伴的关系,如今养兵几十日,她这就要派上用场,如果万一她这把刀不好用,说不定乔治笙回来之后就把她给弃了,那她家老宋在里面可怎么办?

    这是一连串的事儿,牵一发而动全身,不由她做主。

    宋喜有一种特别明显的感觉,现在她跟乔治笙是坐在一条船上的人,不能说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因为他们只是在一条船上,但掌舵的人不是她,说白了她不过是他的一个便利工具,好用,留着,不好用,随时都会丢。

    乔治笙有多种选择,宋喜却只有一个,好好替他办事儿,对他有利,才能对自己有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