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29章 他讽刺的只有她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宋喜就知道,今儿出门没看黄历,雷不是这么好扛的,果然还是炸了。

    此时顾东旭也瞥见了乔治笙,下意识的眉头轻蹙,感觉自己丢人现眼的一幕被最不想见的人给看见了。

    揽着宋喜,他头都没回一下,想就这么迈步离开,但很显然,秦妙佳是个不在意外界眼光的人,她竟然从后面快步跟上,一把拉住宋喜的胳膊,宋喜惊上加惊,奈何大脑一片空白,什么动作都没做,表情也模糊在惶恐和呆愣之间。

    顾东旭见状,俊脸一沉,登时伸手把宋喜往回拽,“你干什么?”

    宋喜横在两人之间,一瞬间跟秤中间的托盘似的。

    秦妙佳直视着顾东旭,毫不畏惧的道:“你喜欢她吗?”

    顾东旭眉头一蹙,顶着众人跟逛野生动物园一样的视线,压低声音说:“你把手松开。”

    秦妙佳眼眶有些发红,看得出来是在强忍,可她还是那句话,“你喜欢她吗?”

    顾东旭见过比秦妙佳更难缠的女人,多狗血的分手场面他都能镇定自若,可唯有此刻,他知道乔治笙在不远处看着,这简直就是伸手打他的脸。

    一时情急,他本能的朝着秦妙佳伸手,想把她扯开。秦妙佳见状,自然是把宋喜拉得更狠,宋喜已经好一会儿没敢抬头了,众目睽睽本就够尴尬,更何况……

    “行了,你们别扯了,不嫌丢人吗?”宋喜声音很低,希望顾东旭和秦妙佳能停止对她的‘争夺’。

    奈何被爱情冲昏头脑的女人和被伤了面子的男人,根本就听不见,明明是两个人在拉扯,可怜宋喜夹在他们中间脱不了身,所以乍眼一瞧,还以为两女一男撕扯到一块儿去了。

    越急就越是脱不了身,宋喜真想大声骂一句:都滚,爱谁谁,别拉着她一起丢脸。

    元宝站在乔治笙身后,脸上一贯平静的让人猜不透,但他却能从乔治笙唇角轻扯的小动作,看出乔治笙已经在嘲讽了。

    转头给了禁城工作人员一个眼神儿,对方收到,立马叫了保安过来。

    之所以前面没人阻止,一来事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二来到这儿消费的客人,非富即贵,如无必要,禁城的人也不会让客人下不来台。

    也就七八秒的功夫,不远处快步跑来一组保安,保安上前以劝阻为主,动作小心的将缠在一起的三人分开。

    顾东旭脸是白的,宋喜脸是红的,秦妙佳哭了,因为她看到顾东旭紧紧拉着宋喜的手腕,像是生怕她受伤。

    女人都是既蠢又聪明的动物,可以很长时间被迷住眼,也能一瞬间看清很多事儿。

    现在她不用问了,结果很明显。

    宋喜一直低着头,不敢看乔治笙的方向,只想着时间快点儿过,总有熬过去的时候。但她没想到,视线所及的范围内,会出现一双黑色的男士皮鞋尖儿,熨烫得笔直的西装裤腿,纯黑的颜色……

    心都凉了,宋喜一直以为只是一眼,她都没看清乔治笙是什么打扮,但此时此刻她却后知后觉,她认出他的鞋了。

    果然,下一秒,再熟悉不过的男声响起,一贯的低沉清冷,还有刻薄,他说:“这儿是公共场合,休闲可以,如果想表演,可以联系前台,他们会提供专门的舞台,大庭广众之下演了这么一出,我们看了,是鼓掌还是给钱?”

    宋喜像是犯了错的学生,被班主任骂得毫无反驳之力。

    外人眼里她是‘天才’,别人要花十二年时间读完的义务教育,她轻轻松松七年就读完了,考上医大那年,其实她刚满十三岁,是怕太多人炒作,所以对外都报虚岁十五,唯独医大的五年,她没有跳级,都是本本分分读下来的,她毕业进入医院工作,才十八岁。

    太多人把她当成好孩子的榜样,但其实宋喜也有叛逆期,也会惹是生非,只是碍着她天才的名号,还有宋元青的面子,从小到大,都没有人真正意义上的责备她。

    此时当众被乔治笙数落,可想而知,宋喜去跳后海的心都有了。

    顾东旭跟宋喜一样,心里不舒服,但他能反驳吗?要解释吗?左右都是丢人。

    正当宋喜以为今天就是她颜面扫地的日子,乔治笙却又话锋一转,说了句:“叫人把这位小姐的身份登记一下,以后这样的人,不许再放进来。”

    提到小姐二字,宋喜本能的稍微抬了下头,因为这儿就两个女的,不是她就是秦妙佳。视线抬起,宋喜发现乔治笙指的是秦妙佳,一时间,她不知道该庆幸还是惶然。

    大堂经理早已赶到,紧张的在一旁立着,闻言,伸手对秦妙佳做了个‘请’的手势,太多人看着,秦妙佳的脸明显涨红了一个度,开口就问:“凭什么?”

    乔治笙俊美的面孔上波澜不惊,他身上带着一股与生俱来的权贵感,贵重,但又潜藏着危险,就好似现在,他不动声色的站在这儿,都能给人无法形容的压迫感。

    薄唇开启,他寥寥数字,“这儿,我说了算。”

    有些人说话从不大声,也不刻意炫耀,他仿佛在说一件最正常不过的事情,但真真是应了那句话,权贵堆积起的气势,乔治笙,乔顶祥唯一的儿子,从出生就注定要被众星捧月的一个人,他说的话,就是规矩。

    秦妙佳显然不认得他是谁,可还没来得及从他的‘嚣张’中回过神,人已经被工作人员‘请’走,这将是她这辈子最后一次踏进禁城。

    宋喜还被顾东旭拉着,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底说不出的惶恐,哪怕乔治笙没有为难她,在打发完秦妙佳之后,他甚至没有再看他们一眼,就这样从两人面前走过,带着一大帮人,仿佛皇族跟平民之间的差别,哪怕有过那么一次擦身而过,但也不会有更多的交集。

    乔治笙走后,大堂经理亲自来跟顾东旭和宋喜道歉,说是他们没有处理好,让两人受惊了。

    这算是把两人从刚刚的丢人闹剧中摘出来,仿佛一切都是秦妙佳一个人的无理取闹,他俩都是受害者。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