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24章 两晚,干瞪眼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待到房间中只剩宋喜和韩春萌两人,韩春萌立马迫不及待的问:“小喜,怎么回事儿?任爽还有脸红的时候?”

    宋喜坐在一旁,面色淡然的回道:“她脸皮再厚,我也有长锥子给她戳穿。”

    韩春萌说:“我刚在手术室里面,听说外面又闹了?”

    宋喜不轻不重的‘嗯’了一声。

    韩春萌瘪嘴道:“你说现在的可怜人怎么这么多?还都是小孩子,一辈子那么长,但给他们的时间却这么短,如果我有钱就好了,我一定想尽办法帮帮他们。”

    如果有钱就好了……这句话就像是一记紧箍咒,死死的缠在宋喜脑袋周围,以至于她在做手术的时候,也在想。

    要是乔治笙可以来医院走一趟,心外就能拿到一百万的专项款,足够救外面的小女孩儿,还有其他好多个可怜的孩子。

    宋喜现在是真没钱,宋元青出事儿后,家里的不动产和银行账户都被封了,她以前自己挣多少花多少,根本没有闲钱,像是先心和肺心这种病,一场做下来最少八九万,她有这个心,也没这个力。

    这会儿院长的话又传来了,你让乔先生来医院打个照面,院里挪给心外一百万专项款。

    一百万,够救十几条人命了。

    人命当头,也许是当医生的责任感,宋喜明知道乔治笙不会轻易答应,可她还是硬着头皮给他打了个电话。

    这是即那日他来医院看顾东旭,拐着弯儿的骂她之后,两人第一次联系。

    电话拨过去,听着里面传来的‘嘟嘟’连接声,宋喜头皮都竖起来了,既希望他接,又害怕他接。

    她太紧张,以至于屏幕上显示着‘正在通话中’,她都浑然不觉,还以为正在连接。

    乔治笙起初没开口,等着她说,等了会儿,她不言语,他低沉着声音问道:“什么事儿?”

    他突然开口,着实把宋喜吓了一跳,她本能的说:“你晚上有时间回家吃饭吗?”

    “……”

    最怕空气突然的安静。

    宋喜也在电话这头暗自蹙眉,她原本想说,你吃饭了吗?晚上回家有事儿想找你商量,结果不知怎么一开口,两句就并成了一句。

    正当她百感交集,不知如何往回搂的时候,乔治笙已经如常淡漠的口吻回道:“没有。”

    宋喜又硬着头皮问:“那你晚上会回来吗?”

    她最近一段时间都没能跟他碰上,无论是家里还是家外,有时候她都会怀疑,他晚上到底回没回来过。

    乔治笙倒也没有再问什么事儿,而是不冷不热的说:“会。”

    宋喜生怕问得他烦,很快回道:“好,那我等你,不打扰你了,我挂了。”

    说着她挂,可她还是等到乔治笙挂断,看着通话时间二十六秒,宋喜只觉得让她上台手术都比跟乔治笙说话来得轻松。

    当晚下班回家,宋喜坐在客厅沙发上等乔治笙,心中无数次的模拟,待会儿乔治笙回来,她第一句要说什么。

    你回来了?

    不好,这不明摆着的嘛。

    我等你半天了。

    也不好,万一他以为她等的不耐烦了呢?

    宋喜就这样边琢磨边想,一晃儿,看了眼时间,她晚上八点到的家,这会儿都十点了,乔治笙还没回来。

    以前她家老宋没出事儿之前,无论她要办什么,那都是一句话,其实她明白,那些人都是给宋元青面子,但是久而久之,难免也有些习惯权力下的便利。

    最近这几个月,日子不说过得度日如年,可也总让宋喜体会了一把,人还没走,茶就已经凉了的滋味儿。

    就说这个乔治笙,说好了他会回来,宋喜从晚八点一直等到夜里十二点,她明早还要早起的。打着哈欠,宋喜一度迟疑要不要直接上楼睡了,但她从没想再给他打个电话,不是没这个脸,而是没这个胆儿。

    乔治笙的脾气她也见着了一些,对别人怎么样她不知道,对她,那是见缝插针的落井下石,她没必要把他惹烦了,到时候求他帮忙的事儿更不好说。

    沙发上,她从坐着到歪着,后来干脆躺着,不知什么时候就迷糊着了。

    睡得正熟,忽然‘啪’的一声将她惊醒,她浑身一抖,入眼的就是面前的茶几,茶几上多了一枚宾利的车钥匙。

    因为刚醒,宋喜的身体还处在睡眠当中,一动不动的软在沙发上,直到簌簌的声响从身后传来,一身黑色的乔治笙走到她对面,伸手解开脖颈处的领带,随手扔在沙发上,睨着她,俊美的面孔上,表情淡淡。

    宋喜看到他,赶紧撑着身子坐起来,没有怪他突然弄出声响,只抬头看着他问:“有时间吗?有些事儿想跟你商量。”

    乔治笙把领带扯了,此时又在解衬衫扣子,转眼间扣子解开三颗,露出他胸前一小片蜜色的肌肤。

    薄唇开启,他不答反问:“现在几点了?”

    宋喜真就看了眼时间,回道:“刚过四点。”

    乔治笙说:“这么晚,你不睡觉我还要睡。”

    说完,他竟然转身就要往楼上走。

    宋喜一急,起身道:“我就两句话,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

    乔治笙头也不回:“明天再说吧。”

    宋喜留不住他,眼睁睁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二楼。睡到一半被吓醒,眼下彻底精神了,原本想问的一句没问,生生在沙发上度过八个小时,等到再回楼上,像是宋喜睡眠质量这么好的人,竟然也破天荒的失了眠。

    一直睁眼到天亮,宋喜起早就去医院,心中早已经把乔治笙骂的蜕了一层皮。怎么会有这种人?明明答应好的。

    想到此处,宋喜惊觉,乔治笙只答应她会回家,一没说几点,二没承诺听她说事儿。

    哎,怪谁?只怪乔治笙套路深。

    宋喜到休息室的时候还不到七点,早得很,几个值夜班的同事正换衣服要走,互相打了声招呼,宋喜去到一旁倒水,另外两个人自顾自的聊天。

    其中一个道:“欸,你快教教我,我怎么跟人家说嘛?”

    另一个道:“有事儿求人,总不能开口就说事儿,得表示表示吧?”

    “怎么表示?送礼物吗?”

    “那就看你自己了,反正对方喜欢什么你就送什么,投其所好还不会吗?”

    说话间,衣服换好,两人跟宋喜道了别,宋喜微笑,目送她们出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