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一笙有喜 第23章 人命有贵贱

时间:2018-04-20作者:鱼不语

    好在这里就是医院,抢救也及时,女人躺在病床上,还在输液,一旁的小女孩儿怯怯的拉着她的手,默默地掉眼泪,却不敢哭出声。

    宋喜觉的心里特别难受,就伸手摸了摸小女孩儿的头,轻声安抚,“不要怕,妈妈没事儿的。”

    小女孩儿点头,有小护士把宋喜叫出病房外。

    “宋医生,这事儿你别管,免得粘上你。”小护士压低声音,眼中有可怜,但更多的是嫌弃。

    宋喜知道她的意思,女儿肺心病,母亲有很严重的脾虚症,母女两个都是病魔缠身,却又屋漏偏逢连夜雨,没钱。这个世道,没钱就等于没命。

    宋喜从钱包里面掏出五百块钱,递给小护士说:“药钱我交过了,等她醒了,把钱给她,让她买点儿吃的,多注意休息,她这病就是累出来的。”顿了顿,她又补了句,“孩子的病不是没有希望,但她要是倒了,就真没有人照顾孩子了。”

    说完,宋喜转身就走,剩下小护士叹了口气,不知是可怜这对母女,还是无奈这个救急不救穷的世道。

    医院里每天都能遇到各种各样的事情,哪一件不是关乎生死?当一个人的命不由老天控制,也不由医生控制,而是由手里的钱来控制时,越发显得社会现实,人命也分贵贱。

    宋喜觉的心里憋得慌,回到休息室换了身衣服就往手术室方向走,其实她还有将近一个小时才上手术台,但她坐不下,心烦。

    进了手术室也有供医生短暂休息的房间,宋喜刚一进门,就听到熟悉的声音传来,“那女的神经病一样,手刚在地上拿起来,就往我腿上抱,我新买的el裤子,还是白色的,烦死!”

    看到宋喜,众人都跟她打招呼,“宋医生。”

    说话的任爽也扭头瞥了一眼,似笑非笑的道:“宋大善人来了,不是刚给先心的患者做完手术嘛,这个肺心的也一块儿做了呗?反正你技术好,心又善,人家不说要给你做面锦旗挂墙上吗?”

    宋喜走到饮水机前打了杯水,喝了一口,她转过头,平静的说道:“你之前在外面踹了人家一脚,你走后她就犯病晕倒了,小心她醒来后告你。”

    任爽当即脸色一变,“你胡说什么?谁踹她了?”

    宋喜依旧是面不改色,“我亲眼看见的,你也真下得去脚,那么尖的高跟鞋,直往人家膝关节麻筋儿上踢,穿着医生的外袍,干着刽子手的事儿,回头你躺手术台上,我帮你开一刀,看看你的心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

    这里的医生都听说外面闹了一阵儿,但却不知道任爽把人家给踢昏过去了,此时听得宋喜这么说,皆是意味深长的打量任爽。

    任爽眼睛都竖起来了,瞪着宋喜说道:“你少往我身上泼脏水,我什么时候碰她了?她告不告我另说,你再这么话说八道,小心我去院长那里告你!”

    两人不和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儿,只不过以前宋喜家世显赫,任爽从不敢当面起刺儿,也就最近三两个月,听说宋元青停职调查,外界都传这回宋家完了,所以任爽才逐渐对宋喜表露出厌恶和不满。

    房间中其他医生跟着打岔,“都少说两句,咱们才是一起的,别为了外人伤了和气。”

    任爽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阴阳怪气的说道:“哼,人家是官二代,从小当公主一样养着,就连当医生也是为了救苦救难,哪像咱们啊,拼死拼活就为了一口饭吃。你这么有本事,那你把这个也救了啊?上一个可怜,这一个就不可怜了?”

    说完,她又极小声的叨念了一句,“婊。”

    这话说的难听,虽然从宋喜的角度,只看到一个微弱的口型,但这足以瞬间挑起她的怒火。

    怒极,宋喜沉声说道:“任爽,有些话我本不想当众说的,既然你这么现实,这么拎得清,那你不会忘了你大学五年是怎么过来的吧?”

    任爽没料到宋喜会主动提起大学时期,当即美眸一瞪,但她已经阻止不了宋喜。

    宋喜当众说:“你家里条件不好,当初考夜医大是学校看你成绩不错,你爸妈又拿着家里户口本来的学校,说卖房子都要帮你凑学费,学校可怜天下父母心,容你们晚半年再交,最后全校师生捐款,才把你的学费给凑出来的,你当初在学校大礼堂里怎么说的?你说你永远记得这些帮过你的人,好人有好报。怎么今天别人遇到困难,还是性命攸关,你就能这么狠心的在人身上踩上一脚?你是不是觉得你现在混好了,就忘了你当初也有难到想死的时候了?“

    任爽眼睛瞪大,瞳孔缩小,一眨不眨的盯着宋喜看,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

    宋喜毫不避讳的回视她,自问自答,“还是你现在穿惯了el,就忘记这些衣服都是怎么来的了?”

    任爽眼睛又瞪大了几分,咬紧了牙关,额角甚至青筋隐现。

    她以为宋喜逮着这样的好机会,一定会大肆的爆料一番,但宋喜却没有这样的兴致,即便她明知道任爽在夜医大的名声有多烂,除去第一年的学费是全校师生帮忙凑的,后面四年的钱,全都是历任男朋友资助的。

    这些话,宋喜不会当众说,但她要让任爽知道,做人不能太忘恩负义。

    休息室的医生岂止五六个,所有人都看傻了,正大眼瞪小眼之际,房门打开,韩春萌穿着无菌服从外面进来,看到宋喜,她马上笑着道:“小喜。”

    后知后觉,发现屋内气氛不对,尤其是任爽,那副脸通红,眼眶也有些红,活像是受了多大委屈的模样,韩春萌暗道,这厮也有受委屈的时候?

    这样的念头刚刚滑过,任爽就气冲冲的往外走,经过韩春萌的时候,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还撞了她肩膀一下,韩春萌蹙眉,“嘿,你……”

    她话还没说完,任爽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剩下的其他医生皆是面色各异,有人小声劝了劝宋喜,也有人说手术时间到了,反正纷纷离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