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三十七章泠罗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哦,这倒的确有些奇怪了。韩逸是吗?把你的令牌拿来让我看一眼。”刘洲眉头一挑。

    韩逸自然不敢拒绝,把令牌递给了刘洲。看到那块白玉令牌的时候刘洲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然后仔细的查看起来,脸色渐渐变得凝重了。

    “韩小友,看来不是常人啊,居然能够获得这面令牌。”刘洲把令牌还给了韩逸,笑容温和的说。

    “刘洲叔叔,他的令牌......”

    “这确实不是统领令牌,但它是真的。韩小友手里的令牌,已经有数千年的时间没出现过了。这是殿主亲自下发下来的令牌,只会授予一些一些特殊非本土修士,让他们拥有和本土修士一样的权力。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拥有这种令牌的修士,地位丝毫不亚于圣殿的统领级人物,因为他们是被殿主认可的人,日后也将成为殿主身边的人。”

    “怎么可能?”听到刘洲的话,赵兴成和秦管事都惊叫起来。他们刚才可是还断言韩逸手中的令牌是弄错了,要么就是他偷来的,而现在刘洲却告诉他们,那是殿主亲自下发的,简直是官方打脸。

    “你的名字叫韩逸?”这次刘洲仔细的打量着韩逸。

    “是,晚辈韩逸。”

    “你能得到殿主的承认实属难得,以后要努力修炼,争取早日突破到灵皇后期,这样才不会辜负了殿主的期望。”

    “晚辈自当努力。”韩逸虽然不明白刘洲话里的意思,但还是拱手说道。

    “秦管事,现在我能购买那些东西了吧。”

    “当然可以。”秦管事没有任何迟疑的说道。开什么玩笑,能够得到青龙殿殿主的承认,只有两种可能,要么这家伙是殿主的血脉后裔,要么就是殿主看中的弟子,无论那种他都惹不起。

    一旁的侍女听着几人说的话,已经惊得杏唇微张,看着韩逸的目光带着满满的恭敬。

    “这些东西一共多少灵石?”韩逸从侍女手中拿过空间纳戒。

    “回前辈,一共是六亿四千八百万灵石。”

    “你清点一下吧。”韩逸把一个装满灵石的空间纳戒交给侍女。

    “没问题。”侍女很快就清点了灵石的数量。

    “刘洲前辈,晚辈还有事要处理,就先告辞了。”

    “韩小友慢走。”刘洲满脸笑容。

    “韩队长,我送送你。”秦管事这个时候立刻站了起来。

    “不必了。”韩逸说话间已经离开了后堂,留下秦管事和赵兴成相视苦笑。

    “你们俩得罪他了?”刘洲挑眉。

    “刘叔叔,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手里的令牌是真的。”赵兴成脸色带着一些担忧之色。

    “是啊,这次真是秦某有眼无珠了。”秦管事叹了口气。

    “叔叔,您说他会不会找我们秋后算账啊?”

    “应该不会吧。”刘洲有些不确定的说,毕竟他也不了解韩逸是个什么样的人,不敢妄下断言。

    “不过不管他会不会找你们的麻烦,你们都必须给他赔罪,既然是殿主看上的人,无论如何你们都得罪不起。”

    “给他赔罪。”说道这个赵兴成皱起了眉头,他祖父可是赵牧,青龙殿近年来最有机会进阶至圣的人物,如此恐怖的背景,就算对方是殿主认可的人那又如何,想要动他也是不可能的。他唯一担心的是这件事被祖父知道,又要责骂他。

    “你小子不要以为有赵老在你就可以为所欲为,这虫修之城里背景比你强大的人不知凡几,那韩逸手持殿主亲自颁下的令牌,就算赵老也不敢过于为难他。你不低头,日后可没有好日子过。”

    “好吧。”赵兴成哭丧着脸,早知道刚才就不多话了。秦管事眼见刘洲说得这般严重,也紧紧地皱起了眉头,看来这次大出血是免不了的了。

    ......

    外城七隐庄,小悠和妙风在一位老妇人的带领下来到地下深处的某个大厅之中。

    大厅的四壁都有一层紫色的光幕笼罩着,隔绝了一切气息。老妇人带着小悠和妙风走到大厅中间,然后打出几个玄妙的法诀,地面上铭刻的阵法图纹立刻就被激活了。

    嗡的一声,银白色的光芒一闪,周围的空间立刻就被扭曲,三人的身影在光芒之中慢慢的消失了。

    视线再度清晰的时候她们竟然出现在了一个灰蒙蒙的空间之中,天空被浅灰色的云层覆盖,一束一束金色的阳光透过云洞落了下来,把这个昏暗的空间照亮。

    “这是,空间残片。”妙风惊呼起来,眼睛瞪得老大。

    “哦,你这风雷鸟血脉等级倒是不低,居然还知道空间残片。”老妇人回过头来颇有些意外的看了妙风一眼。

    “小姐,您跟我来。”老妇人继而恭敬的跟小悠说道,然后上前引路。

    小悠点点头,带着妙风跟在老妇人身后,一起沿着灰色石块铺就的小路走去。

    很快三人就来到了一座黑色的石山前面,石山上雕刻出一道三百余米高的大门,看起来浑然一体,连门缝都没有。黑色石门上雕刻着一只巨大的竖瞳,竖瞳中间是铭刻着一副繁丽玄奥的紫色图纹,妙风只是看了一眼那个图纹,就觉得脑袋一阵眩晕,魂体差点自行脱离了肉身。

    她惊恐的低下了头,再也不敢看上一眼。

    “小姐,泠罗大人就在里面。”老妇人眼神微微有些黯淡,说完之后就退到了一边。

    “你们就在外面守着吧。”小悠眼里带着担忧,迫不及待的走到了那道黑色的巨大石门前,身形飘到空中,紫光透体而出覆盖全身。

    她结出玄奥古老的印诀,额头上浮现出一只和石门上一模一样的紫色竖瞳,身后九条白色的长尾生长出来,恐怖的气息让老妇人和妙风都惊骇莫名。

    “小姐的修为,又增长了不少。”

    空中的小悠双手在胸前一合,额头上的紫色竖瞳蓦然睁开,射出一道紫光,没入石门上的紫色竖瞳刻纹之中。

    紫光立刻沿着石门上玄奥繁丽的图纹流动开来,下一刻,轰隆一声,石门缓慢的洞开。小悠一闪,立刻飞入了其中。石门只洞开了半个呼吸的工夫,然后又立刻关闭了起来。

    石门的背后是一个巨大的洞窟,洞窟石壁上镶嵌着无数散发紫光的奇异宝石,但小悠的目光甚至没有在那些珍贵奇异的宝石上停留片刻,而是紧紧地看着盘踞在洞窟中间的一只白色狐狸身上。

    那只白色的狐狸体型庞大,达数千米,九条白色的尾巴放在脑袋旁边。一颗十余米大小的紫色珠子悬浮在白狐的身体上方,释放出紫色的光芒笼罩它的全身。

    白狐的一侧身体上,有着一道数百米长的伤口,狰狞可怕,甚至能够看到内脏。伤口之中无数血丝连接着,拖动伤口缓慢的愈合。然而每一次愈合的伤口里都会涌出黑色的火丝,让白狐所有的努力前功尽弃。

    小悠看到那道伤口,脸色一瞬间布满了寒霜。

    沉睡中的白狐忽然睁开了眼睛,狭长的眼睛里带着无与伦比的威严,让人不敢直视。它那充满压迫感的目光看到小悠的瞬间就变得无比柔和起来,带着浓浓的惊喜。

    “瑶儿,你回来了。”白狐开口,是动听的女声。

    “姑姑,对不起,都是因为我你才受了那么重的伤。”小悠满脸愧疚的神色。

    “傻孩子,你出了事,姑姑怎么能够坐视不理。”

    “是谁伤了你?等我进阶至圣,一定要杀了他。”

    “幽族的幽血瀛,我没什么大碍的,在休养百余年的时间也就恢复了。幽血瀛那个老家伙的伤,只会比我更重,以他的年纪,能不能活下来都还是一个问题呢。”泠罗冷冷一笑说。

    “最好他是熬不过死了,否则我一定会将他挫骨扬灰。”小悠话语里带着滔天的煞气。

    “好了,你中了幽少帝的九戒封印,是怎么破除的?来到这里,路上一定很辛苦吧。”

    “瑶儿不苦,苦的是姑姑。”小悠眼睛蒙着一层雾气,自己贪玩离开了玄域,倒连累了姑姑,到了现在,姑姑还心疼着自己。

    “你这孩子,都这么大的人了,快别哭了。姑姑这不是没什么大碍嘛,很快就可以恢复了。倒是你,快跟姑姑说说,你从出事之后去了哪里?又怎么恢复过来的?来这里的路上有没有什么人找过你的麻烦,要是有,姑姑立马就去灭了他们。”

    “姑姑,你可要好好修养,不准再动手了。”小悠连忙说,之后小悠详细的把自己一路上的遭遇都说了一下,包括和韩逸的相遇,封印被凤族神主解除,然后又和韩逸一起来到了虫修之城。其中关于九方丌和时空幻镜的内容,都被她隐藏了。

    “没想到你竟然流落到了海外那么偏僻的地方,还被一个小小的人族修士给救了。倒是海族,居然敢和幽族联手,简直是在找死。”

    “姑姑,我担心幽族又在酝酿着什么阴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