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三百六十六章为了活下去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想着这些,武烈暗自下了决心。他疯狂的催动灵力,澎湃的灵力以超负荷运转,撑得他经脉胀痛,仿佛要被撕裂了一般。武烈的速度顿时再度提升,攻击的威力也更加可怕。

    武悠然自然也能感觉得到武烈的变化,心下一沉,悲伤更加浓郁的堵在心里。

    呼,武烈一闪追上了武悠然,一剑横斩。武悠然挥剑格挡,咣的一声,武悠然整个人被巨大的力量震飞出去,落地后一连后退了十几步。

    握剑的手臂完全发麻,虎口剧痛。她释放出灵力,很快右手的不适就消失不见了。

    “悠然,让我看到你真正的力量。”武烈大吼,狠狠的一剑劈斩,一道二十余米长的火焰剑芒飞射而出,锁定了武悠然的身形。

    “水灵碧华。”武悠然看到武烈使用了灵技,脸色变了变,也飞快的挥出一剑,蓝色的灵力沿着手臂涌出,注入长剑,顿时一道同样二十余米的蓝色剑芒飞出。

    轰,两道剑芒相撞,同时爆开,光芒涌动,冲击波滚滚扩散。呼,武烈竟然迎着冲击波掠出,强悍的身形直接穿了过去,下一刻忽然出现在武悠然面前。

    利剑自下而上刺出,直指武悠然的咽喉。危机感强烈的刺激着大脑,武悠然瞳孔收缩,本能的挥刺,速度比武烈更快,长剑后发先至的来到武烈的咽喉处。

    不可以。心里有个声音怒吼,武悠然立刻收力,长剑生生的顿住了。

    看台上的海族们看到这一幕,嘴角勾出一丝嘲讽似的冷笑,心里暗道,果然,人族都过不了这一关。不少人都失去了兴趣,女剑魔的败北已然注定了。

    原本他们都以为武烈会一剑刺穿武悠然的喉咙,但他们错了,武烈在最后一瞬停了下来。目光柔和的看着武悠然的眼睛,这一刻仿佛时光也静止了。

    “悠然,你一定要活下去,不管再怎么卑微再怎么痛苦,都必须活下去。”

    “所以你一定要杀了我,武家能够依靠的人,只有你了啊。”武烈挥剑,他改变了方向,格挡武悠然的剑,两个人错身而开,飞快的远离。

    “你不是女剑魔么?那就用你手里的剑杀了我,让我看看,那个人教给你的东西。”

    武悠然脸色痛苦,为什么一定要这么逼她,那些痛苦本不应该是她来承受的。海族,那些贪婪又丑恶的怪物,真的该死啊。

    “对,我是女剑魔,女剑魔啊。”武悠然喃喃自语着,所以的灵力都释放出来,身形一闪,速度提升到极致,快得让武烈根本无法捕捉。

    武烈一边震惊一边露出欣慰的笑容,但他也没有坐以待毙,而是准备释放第二个灵技。所有的灵力都注入长剑,点亮器纹,火焰灵力环绕流动,灼热的气息激起空气暴涌。

    “烈火诀,烈焰杀。”

    他飞快的旋身挥剑,顿时所以的火焰灵力都从长剑上飞出,在空中凝成上百道火流激射开来。

    武悠然高速冲来,不闪不避的把自己暴露在武烈的攻击之下。烈焰杀是武烈进阶灵宗期以后才能够修炼的灵技,威力强大,而且也拥有着奇异的变化,他就是靠着这一个灵技,击杀了十几位对手,在斗兽场中存活到现在的。

    一层蓝光覆盖在武悠然身上,手里的剑并没有挥出,她目光冷静的盯着那些火流,速度再度提升,几个闪避就直接穿过那阵火流的攻击。

    “这样,可是不够的。”武烈眼睛里杀机四溢,抬手掐诀一点,“烈焰杀,火舞变。”

    呼呼呼,所以飞出去的火流在空中聚拢,形成一片火浪,狂风一般席卷,速度快得可怕。火浪滚滚而来,直接把武悠然笼罩起来,恐怖的高温几乎突破了她身上的光罩防御。

    武悠然置身与火焰龙卷之中,竟然松了口气,露出释然的微笑。

    火浪形成的火龙卷扬起十几米高,看起来威势强大,连一些蓝级海族都脸色微变。海族们都在等着女剑魔的反击,以他们对女剑魔的了解,这样威力的攻击还不足以对她造成致命的威胁。

    可是他们等待了数个呼吸的工夫,火焰龙卷之中都没有什么动静,不少人都暗自摇头。

    “女剑魔终于还是败在了亲情面前,人类,真是可悲。”

    武烈也发现了武悠然的异常,他没有继续发出攻击,而是静静的等待着,可他还是沉不住气了。

    “武悠然,你要是死了,老子就不认你这个女儿。”

    火焰龙卷里武悠然身体一震,渐渐消失的蓝色光罩又开始亮了起来。

    “你不是女剑魔么?你不是武家第一天才么?你不是跟我发过誓无论如何也要保护族人的么?你要是死了你怎么对得起自己,怎么对得起那些等着你去保护的族人。”

    “混蛋,你给我滚出来杀了老子啊。”武烈声音哽咽的怒吼,“你给我滚出来啊。”

    “父亲。”武悠然终于忍不住眼泪了,泪水流出来的时候就被高温蒸干,她握紧长剑,灵力激涌,灌注到剑身之中,恐怖的煞气从身上逸散出来。

    她一跃而起,狠狠地挥剑劈斩,一道纤细的蓝色剑芒飞出,火焰龙卷直接被斩开成两半,轰的消散不见了。

    那道极度凝练的剑芒径直斩向武烈,速度极快,威力极强,散发出来的气息让武烈头皮发麻遍体生寒。他毫不犹豫的挥剑发出另一个灵技,一道二十余米长的火焰剑芒射出。

    轰,水灵碧华和那道火焰剑芒撞在一起,两道攻击一起爆炸开来。武悠然落在地上,身形爆射出去,速度竟然比先前还要快了近一倍,武烈已经完全无法锁定和捕捉到她的身形了。

    他只能看到极为模糊的影子在眼前一闪而过,手中的剑时刻准备的迎接攻击。

    危机感刹那间笼罩过来,狂风暴雨一般把他淹没。他本能的扭转身体,同时手中的剑扬起来格挡,当,嗤......武悠然出剑的速度和力量都极其可怕,武烈的剑根本无法阻挡。

    武悠然呆呆的看着武烈,自己手中的剑洞穿了他的胸口,透体而出。电光石火间,高下立判生死已分。

    “爹......”武悠然声音颤抖,整个人都呆住了。

    哐当,武烈手里的剑掉在地上,嘴角开始溢出鲜血来。

    “悠然,不要哭啊,以后一定要努力的活下去,爹爹没有做到的事情,你一定要做到。”武烈艰难的笑笑,“真是对不起啊,要让你来背负这么沉重的罪恶,辛苦你了。”

    话语刚落,武烈再也无法支撑,整个人脱力一样向后倒去。长剑从他的身体里拔了出来,鲜血狂涌而出。

    “不......”

    武悠然看着武烈倒下,嘶吼着跪了下去,巨大到无法形容的悲伤在身体里狂涌,像是洪水爆发。难以言喻的变化在她的身体里发生,经脉表面浮现出一层黑色的细丝纹路,极度诡异。

    丹田里涌出黑色的雾气,转眼之间所有水属性的灵元都被那些黑雾同化。她散乱开来的长发,赫然在转瞬之间完全苍白,一股极度阴邪可怖的气息从她的身上散发出来。

    感受到那股气息的所以碧级海族都绷紧了身体,几乎打算随时发动灵术将武悠然抹杀。

    武悠然抱起武烈的尸体,一步一步往斗兽场外走去。看台上负责主持的海族女子看着武悠然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有些畏惧。

    尤其是对武悠然额头上的那个标记,那个原本不存在的标记,带着某种让人绝望的气息。那是一个扭曲的古老文字,形似黑色的蛇缠绕着一朵枯萎的花。

    还有她的眼睛,瞳眸完全漆黑,仿佛深不见底的黑洞,冒出黑色的光来。

    “开门。”武悠然站在黑色铁门前,叫道。

    门后的四名蓝级海族竟然脸色一白,乖乖地打开了铁门,任由武悠然通过。四人也不敢怠慢,立刻尾随而上。虽然觉得现在的武悠然可怕又诡异,但至少她只是一个灵宗期的人族修士,如果他们放任武悠然不管,很有可能会被上面的碧级海族惩罚。

    武悠然离开后,斗兽场在短暂的沉寂之后发出了浪潮般的欢呼声,那些赢得了下注的海族满面兴奋,女剑魔每一场的战斗几乎都是爆满,黑色池子里的筹码都是他们的囊中之物了。

    而下错注的海族们也不觉得失望,相反能够看到女剑魔和自己父亲的生死之战,对他们来说也足够值得了。

    “有点意思。”

    贵宾包间里,碧级海族看着那道缓缓关闭的黑色铁门,嘴角勾起一丝浓郁的笑容。手中一枚紫色的水晶币在手指的推动下来回滚动,他手指一弹,那枚紫色水晶币划出漂亮的弧线,落在某个侍女手中的托盘里。

    碧级海族豁然起身,离开了包间。四名负责服务的侍女呆呆的看着托盘里的那枚紫色水晶币,甚至忘记了要送客人离开。

    ......

    “韩陇,他们回来了。”武杰辉从远处掠来,停在悬崖边看着身材魁梧的韩陇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