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三百四十一章得胜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秋玲珑心中默念,一剑挥刺而出,身边环绕的三百六十道寒冰剑气同时激射出去。那些剑气全部都是由寒冰罡气凝成,它们在空中划出完全不同的轨迹,像是一朵含苞的花突然盛放,光耀夺人,又像是凶恶的巨蟒张开了大嘴,利齿狰狞。

    余常礼脸色凝重,一掌拍在自己胸口喷出一口血雾,血雾凝成九个特殊的符文,一闪就分别射向身后的九只妖兽,印上他们的额头。

    “吼......”

    “吼......”

    “吼......”

    ......

    九只妖兽发出巨大的怒吼,从虚影之中走了出来,围绕在余常礼身边,每一只妖兽身上都散发出强大气息,黑色的妖力完全凝聚起来。

    “余常礼竟然也达到了化实境。”铜柱上不少灵榜弟子都心里惊讶。

    那些妖兽同时昂首,发出自己的天赋攻击。狼兽喷出一团青黑色的风刃,转眼变成了数十米大小,铺天盖地。魔熊直立起来,发出一道圆柱形的音波。巨蟒的竖瞳里释放出血红色的光柱,所过之处虚空中也留下来的红色的痕迹......九道天赋攻击迎着剑气飞去,下一刻就要轰然相撞了。

    可就在这个时候,那些蓝色的剑气忽然在空中消失了,妖兽们的天赋技能全部落空,轰击在阵法光幕之上,恐怖的爆炸让整个光幕都是一震,水波一样的波纹蔓延开来。

    围观的弟子们都看着阵法光幕里的情形,目不转睛,不想错过任何细节。那些剑气的消失,显然让所有人都心头大惊,余常礼更是脸色瞬间沉了下来。

    呼呼呼,刹那之后剑气再度出现了,它们全部出现在余常礼和那九只妖兽头顶,划着独特的轨迹爆射而下。

    危机感顿时在脑海里猛然炸开,他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了。九只妖兽在剑气的攻击下粉碎,溃散成黑色的雾气,剑气刺中他的身体,竟然发出利刃切割兽皮的咯吱声。

    嗤嗤,嗤嗤,那些剑气纷纷割开他的身体,余常礼疯狂的想要释放灵力防御,可是那些黑色的灵力刚刚出现就被剑气轰散。

    数十道剑气从他的胸口和小腹的位置刺入,贯出一个个血洞,背部全部都是纵横的剑伤。几个眨眼的功夫,所以的剑气都消失不见了,余常礼艰难的撑着身体没有倒下。

    他的脸色青紫一片,剑气里蕴含的寒气侵入他的身体,他竟然完全无法压制,灵力只能勉强护住心脉和脏腑,四肢和肌肉都被冻成了坚硬的冰块,无法动弹。

    身上的伤口里流出的鲜血全部变成了红色的冰晶,寒气开始涌入他的血管,那些炽热的妖兽之血开始凝滞起来。

    余常礼眼里涌出恐惧,内府之中也有不少弟子修炼冰属性的灵诀,但据他所知没有一个人激发出来的寒气可以和秋玲珑相提并论。

    远远的看着一动不动的余常礼,秋玲珑面无表情,手中持着蓝色的长剑,身上幽光一闪来到他的眼前,一剑刺向他的咽喉,动作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仿佛真的打算把余常礼格杀当场。

    嗡,一阵银色的光芒从空中投射下来,余常礼忽然就消失在了擂台之上,出现在木长老身边。木长老抬手弹出一道绿色的灵力注入余常礼的身体,他体内的寒气遇到那道绿色的灵力顿时就冰消雪融。

    他身体表面的那些伤口也飞快的愈合起来,几个眨眼的工夫就恢复如初了。

    秋玲珑一剑落空,身形停了下来,扭头看向阵法外的木长老,冷冰冰的脸忽然咧嘴一笑。身上孤寒的气质顿时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活泼古怪。

    “秋玲珑胜。”

    木长老说着,对秋玲珑笑笑。秋玲珑走出阵法,来到姬玄幽和牧方云等人面前,她活动了一下身体,原本发白的脸很快恢复了血色。

    “真是的,竟然挑到一个修炼炼体灵诀的家伙,真是倒霉。那皮糙肉厚的,我的剑气竟然都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大的伤害。”

    “秋师姐好厉害,竟然连排名第十位的灵榜弟子都不是你的对手。”站在方晓月身后的女弟子满脸崇拜的说道。

    “哈哈,不值一提不值一提,没什么厉害的,你好好努力,总有一天也可以打败那些灵榜弟子。”

    “真的吗?”那女弟子苦着脸垂头丧气,“我在外府都呆了十年了,现在从进阶到灵宗中期。真的有一天可以打败那些灵榜弟子么?”

    “师妹,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一个词叫做,大器晚成,只要努力谁都有机会的。”秋玲珑朝那个女弟子挑挑眉,比了个加油的手势。

    “秋师妹,恭喜。”司徒枫带着上官乐和柳千风走过来,周围的外府弟子都让开一条路,就连内府弟子也不敢掳其锋芒,全部退了开去。

    “司徒师兄,哈哈,怎么?你也打算挑战灵榜弟子么?”秋玲珑看了看司徒枫,又看向他身边的上官乐和柳千风。

    “哈哈,我们自然也不想错过参加灵府大比的机会。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拼一拼。”司徒枫笑道。

    “嗯,以司徒师兄你的实力,战胜一位灵榜弟子自然是没有问题的,不过还是建议你尽量不要挑战排名前三十的那些家伙。”

    秋玲珑说完蹦到姬玄幽身边,一拳打在他的胸口。

    “喂,我们可是一起进入灵府的,你也是个王级天才,可不要弱了我们新生三人帮的名头啊。”

    “新生三人帮?”姬玄幽一怔,看着秋玲珑有些疑惑,他们什么时候成立了一个叫做新生三人帮的组织?

    “韩逸那个木头还没回来,不然我们三人一起进入灵榜前十,那多风光啊,以后我们一定会成为灵府中的传奇。”

    “好了,我先上去了,你好好加油。”

    秋玲珑看着姬玄幽露出一个我看好你的表情,身形移动掠上原本余常礼站立的那根铜柱顶端,好奇的左右看着自己身边的灵榜弟子们。

    可是周围的那些弟子目光和她一触就转了开去,内府之中,这么有实力的女弟子本就异常罕见,可每一个能够进入前十的女生,都不是他们可以轻易招惹的。比如寒云宫的右宫主云璃,就是灵榜排名第五的顶尖弟子,在整个内府之中,除了寒千佑以外,几乎无人敢轻易的招惹她,更无人敢对她不敬。

    “这一届的新生,怎么如此可怕?”排名接近五十左右的周凌旸看着上方的秋玲珑,脸色有些难看。

    倒是在他身边的铜柱上的慕灵月微微一笑,对此浑不在意。秋玲珑再强和他们也没有必然的关系,他们最终的目的是为了闯塔,参加灵府大比的弟子,是按照闯塔的排名来确定的,只有进入前十,才有资格去往无方岛参加选拔。

    “怎么,难道你对灵府大比还有想法么?”

    听到慕灵月的话,周凌旸叹了口气。要说没有想法那是不可能的,毕竟那可是唯一能够让他们拥有进入灵院修炼的资格的选拔,没有人不想抓住这样的机会,变得更强。

    “我说没有想法,估计你也不相信吧。”周凌旸笑笑说。

    慕灵月双手抱怀,俯瞰着远处的灵府弟子们,曾几何时他们也是那些弟子中的一员,为了站上这些铜柱,他们花费了多少的时间苦修,又经历了多少生死搏杀的瞬间,可如今一切的努力在那些绝世的天赋面前都变得不值一提了。

    像秋玲珑那样的天才,可以轻松的超越他们,无视他们所有的努力。

    她慢慢的握起拳头来,满心的不甘。如果要这样一辈子待在澜月岛,一辈子就只是一个灵将修士,那是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接受的结局。

    “为了今天这一刻,我们从两年前就开始准备了,事到如今还能轻易的放弃么?”慕灵月淡淡的说着,目光变得坚定无比,“前二十我一定要拼,无论如何,即使死在其中我也不会放弃。”

    周凌旸看着慕灵月的侧脸,她的表情不带一丝悲喜,说话的声音很淡,可是却透出无法扭转的信念。

    他无声的笑笑,既然如此,那我们就一起拼一次,即使付出性命的代价,也绝不放弃。

    广场上几乎所以弟子的目光都看向了秋玲珑,毫无疑问这一刻她是绝对的焦点。

    大殿前台阶尽头的平台上,木长老也看着秋玲珑微微露出笑容。余常礼却浑然像是被人忘记了一样,甚至没有一个人过问他的伤势,虽然他大半的伤势已经被木长老治愈,可那种无人在意无人关注无人关心的感觉就像是沉重的水银在心里流淌开来,压得他的心直往下沉。

    他冲着木长老抱抱拳,说了句感谢木长老后,转身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广场。输给了秋玲珑并不代表他就没有机会再次成为灵榜弟子,只是他现在的状态太差,即使挑战那些排名靠后的灵榜弟子重返灵榜,也很有可能被有心人针对,所以他打算先回去恢复状态,明日再战。

    余常礼的离开几乎没有人注意到,除了站在木长老身边的赵恬。他看着余常礼有些落寞的背影,嘴角咧了咧,不知道是在笑还是欲言又止。

    “下一位挑战者。”木长老淡淡的说道。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