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三百零七章冥凤精血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还有人出价吗?没有的话,琉璃玄火精就属于五十八号房间的前辈了。”

    等待了片刻时间,女子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倒数。

    “八千灵石第一次,八千灵石第二次,八千灵石第三次。”

    砰......

    女子落锤后立刻就有侍女走上拍卖台,把装着琉璃玄火精的盒子端走。

    “接下来的一件拍品,是本次拍卖的压轴物品之一,相信有许多前辈都是为了它而来。”

    女子一挥手,空荡荡的桌子上便出现了一块拳头大小的蓝色水晶,水晶中间封存着一团鲜红的血液,血液中不时浮现出一丝丝漆黑的雾气,翻滚流动着,像是不安分的毒蛇。

    蓝色水晶一出现,隔离在大厅外的房间里,许多一直未曾口,甚至未曾睁眼看过拍卖大厅一次的修士都打起了精神,睁开的眼睛里精光涌出,目光紧紧的锁定在出现在桌子上的蓝水晶上。不,应该说,他们的目光全部聚焦在了蓝水晶里的红色血液上。

    虽然看不到房间里的人的表情,但女子完全可以想象到他们此刻的心情。

    “废话我就不多说了,这块异水晶里封存的东西,来自一种生存在冥界的顶级生物,鬼域冥凤。虽然冥界的存在一直没有得到证实,不过曾经纵横玄灵界近万年的超级大势力魔宗,却有能力可以召唤出冥界的一些生物,辅助战斗。这里面的精血,正是来自前段时间出海争夺皇极丹的暗影堂玄鱼上人召唤的鬼域冥凤。”

    “经我阁长老鉴定,产出这些精血的鬼域冥凤已经到达五级,所以可以想见这些精血的价值。我想参加此次拍卖会的人里,也有不少是暗影堂的前辈吧,毕竟冥凤精血对你们才最有用处。”

    “小丫头,心思倒是敏捷。不过玄鱼长老的冥凤死在海外,它身上的精血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大厅顶部的某个房间里,全身笼罩在黑色斗篷里的老者淡淡的说道,“据本长老所知,冥凤死后没多久海族便出现了,玄鱼长老等人暂避锋芒,走得匆忙,根本没有时间料理冥凤的尸体。”

    “前辈想说的话,晚辈自然明白,不过本阁举办拍卖会也有本阁的原则,不问东西来路,不问雇主身份,自然也不会问其种族来历。这也是本阁的客户,信赖本阁的原因。”

    “好了,我不在乎东西的来历,我只想知道拿出这件东西的主人,交换的条件是什么?”另一个房间里,威严的中年人穿着金黄色长袍,其上绣着张牙舞爪的蛟龙。看行头,该是皇室的直系成员。

    刚刚拍下琉璃玄火精的中年人看着冥凤精血,目光火热。咚咚咚,敲门声传了进来。

    “前辈,您的东西。”

    “进来吧。”

    房间门被打开,一位年轻的侍女端着托盘走到桌子边,把东西放下。中年人随手一挥,一袋灵石落在托盘上,与此同时托盘上的盒子也消失不见了。

    侍女用眼角余光看了中年人一眼,又恭恭敬敬的退出了房间。

    “真是奇怪,灵将期的修士即使得到了冥凤精血,似乎也无法使用吧,而且在我的感应里这位前辈修炼的灵诀也不是暗属性的啊。”

    走出房间的侍女暗自言语,刚才那一眼,她看得出来中年人对冥凤精血的渴望。然而侍女唯一没有想过的问题就是,一个灵将期的修士,怎么会有财力和那些坐在顶层房间里的灵王期修士竞争。

    大厅里,负责主持的女子盈盈一笑,说道。

    “交换冥凤精血的条件并不简单,虽然我已经跟拿出精血的前辈说过换一个条件,但那位前辈依然还是坚持,说要试一试。”

    “你的意思是,我们这里的人都不可能达成那个条件么?”

    “非是看轻各位前辈,别说你们,就算是本阁估计也无法拿出那位前辈需要交换的东西。”

    “哦,是吗?那你说出来让我们听听,看他要交换的究竟是什么了不得的东西。”顶层房间里黑色斗篷罩体的老人说道。

    “冥凤精血需要交换的东西,是一种名为九叶血茯苓的灵药。”

    “九叶血茯苓。”听到这个名字,顶层房间里的灵王修士门都皱起了眉头,以他们的阅历和见识,居然没有听说过这种灵药。

    “各位前辈不知道这灵药也是情理之中......”就在女子继续解释一下的时候,中层的一个房间里忽然传来的声音。

    “可笑,区区一团冥凤精血,就想要换取一株九叶血茯苓。”

    “咦,这位前辈,您知道九叶血茯苓?”中层忽然传来的那个声音让拍卖台上的女子一阵惊奇。

    “算是知道吧,九叶血茯苓在上古时期名气极大,其最大的功效就是可以重塑灵躯,对至尊境以上的修士来说,也是珍惜至极的灵物。那位居然想要凭借这么一团精血就换取一株九叶血茯苓,当真是欺我人族不识九叶血茯苓么?”

    中年人的声音里蕴含着难以掩饰的怒气。

    “还有,你们既然知道九叶血茯苓,还允许他如此交换,看来也是看不起我们澜月岛的众多修士了。这拍卖会,看来以后也没有再来的必要了。”

    “呵呵,好一个星月阁,果然是大陆来的势力。”

    “或许,星月阁该给我们一个解释。”

    顶层的灵王修士接连发声,一股股强大的威压在大厅里逸散开来,刹那间仿佛数十万斤的重压作用到了女子的身上。

    不过灵宗期的女子脸色发白,站在拍卖台上连脚步都无法移动分毫。

    “诸位不要生气,此事也不是我们星月阁故意欺瞒,只不过对于九叶血茯苓我们也知之甚少,更不了解它的具体功效。”一个老者从大厅后的阴影里走出来,站到女子的身前,顿时大厅里无形的压力立刻就冰消雪融了,女子如释重负一般,后退一步剧烈的喘息着。

    “好了,你下去吧,接下来的拍卖我来主持。”老者淡淡的说了一句。

    “是,安长老。”

    “一句知之甚少,不了解其功效,就要把你们对澜月岛修士的轻视搪塞过去了么?”中年人不依不饶的冷哼道。

    老者闻言,眉头一皱。

    “此事确实是我们星月阁有欠考虑,安修杰在这里向诸位道歉,以后在座的诸位在参加本阁举办的交易会和拍卖会,手续需要的抽成一律减半。”

    房间里的中年人见安长老如此说,也没再说些什么。

    “好,刚才的小插曲希望各位不要放在心上,我们交易会继续。”老者露出一丝笑容,继续说道,“既然无人能够拿出九叶血茯苓,那么这冥凤精血就以灵石拍卖吧。”

    “等一下,谁说没人能够拿出九叶血茯苓。”

    “这位朋友,刚才您说九叶血茯苓在上古时期也是极度珍惜的存在,即便至尊境的存在也趋之若鹜,现在您又说自己可以拿出来,你是觉得我们星月阁太好欺负了么?”老者说着,一股庞大的气势直冲中年人所在的房间而去。

    “灵王巅峰。”

    顶层的灵王期修士暗自惊呼。中年人眉头一挑,脸上却并没有如何忌惮的神色显露。

    “安长老,您刚才似乎没听清楚晚辈说的话,我所说是指冥凤精血不值一株九叶血茯苓,但如果是九叶血茯苓的种子,那就另当别论了。”

    “你有九叶血茯苓的种子?”安长老惊声道。

    与此同时,顶层的某个房间里,戴着面具的男子手上的动作忽然凝滞了。他的目光透过面具紧紧的盯着声音传出的房间,入目处却只能看到一面黑曜石般的镜面。

    他紧紧的握着手里的玉珏,力量大的像是能把其捏得粉碎。那只手不可抑止的颤抖着,可见其内心的激动。

    “不错,晚辈手中确有九叶血茯苓的种子。不知道拿出冥凤精血的那位前辈,愿不愿意交换?”

    “这个,本长老需要问过才知道。”安长老挥挥手,站在大厅后的侍从立刻掠出,消失不见了。

    不一会儿,那位消失了的侍从再次出现,径直跑到安长老身后,耳语了几句。

    “那位需要先确认你手里的九叶血茯苓种子。”

    “没问题,那就带他过来吧,晚辈在此恭候。也请安长老一并过来吧,虽然我相信那位不会随意动手,但有安长老在侧,晚辈才更放心一些,毕竟星月阁乃是苍龙大陆最强大的商会,断然不会毁掉自己的信誉。”

    安长老闻听此言,暗自苦笑。看来要暂时充当一下保镖了,恐怕刚才这位质疑星月阁诚信的言语,也是为了引自己出来,然后才好和那位交易。

    心里如此活络的晚辈,也是好多年未见到了,这保镖当也就当吧,正好看看其来历如何。能对九叶血茯苓如此了解,并且也能知道一些星月阁的背景,怎么说对方的身后也该有些不简单的来历。

    在房间里等了不多时,便有敲门声响了起来。

    “请进。”

    吱呀,房门被推开,安长老和一位戴着蓝色水晶面具的男子走了进来,随后侍女关了房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