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两百五十四章灵王盛怒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噗......”他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身上赤金色的火焰铠甲咔咔咔咔的蔓延出裂纹,最终完全崩碎。

    “真是令人意外啊。”吴炼抬手擦去嘴角的血迹,慢慢的站起来看着天空里的韩逸,“你比我想象中的更强,也更懂得如何战斗。这样很好,我不用再那么畏首畏尾,害怕你被我一击秒杀。”

    呼,轰......可怕的火焰从他的身上爆发出来,火焰掀起恐怖的气浪,灵将后期巅峰的气息毫无保留的释放,扑面而来的压迫感让韩逸心里一沉。

    他脚下的地面再度化作熔岩,飞快的向着远处蔓延,刹那间的工夫,那上千米大小的演武场竟然就完全化作了熔岩地狱。

    这样的手段,即使在韩逸的认知里,也已经完全超越了灵将期修士的极限。

    “这家伙,果然可怕。”

    “炎爆。”吴炼忽然抬手虚握,韩逸周围的火焰元素剧烈的波动,极度危险的感觉袭上心头。

    他的身边浮现出密密麻麻的赤红色光点,猛然爆炸开来,韩逸猝不及防之下被正面击中,在空中倒射出去,灼痛感遍布全身。

    “噗......”

    韩逸喷出一口鲜血,还没有缓过神来,身边的空中再度传来剧烈的能量波动,轰......龙翼瞬间收拢,挡住了爆炸的冲击波和火焰轰击。

    “洞察之眼。”

    识海里的灵体小剑一震,恐怖的精神力暴涌而出,笼罩了整个韩家府邸。

    在那股精神力出现的时候,韩家祠堂深处,白发苍苍的老人忽地睁开了眼睛。他从祠堂里疾掠而出,出现在阁楼顶部,远望着演武场的方向。

    “好可怕的精神力。”

    李墨微微眯眼,看着韩逸在空中的背影,嘴角浮出一丝笑容。

    吴炼眼底的冷光更加浓郁,他也一样感应到了韩逸释放出来的精神力,那股精神力之庞大连他也无法企及。

    呼,他猛地挥手,数十条火丝在指掌间环绕,组成某个咒纹。

    “炎杀。”

    浓郁的火焰元素在韩逸身边凝聚成一条条纤细的火焰灵丝,赤金色流转,气息炽热无比。韩逸在那些火焰灵丝上感觉到了巨大的危机感,火焰灵丝切割过来,让他心头一跳。

    “够了。”

    木长老的怒喝声从空中传来,浓郁的绿光凭空出现,火焰灵丝冰消雪融的消失不见了。

    “吴炼,你太放肆了,是想在本长老面前残杀同门么?”

    恐怖的威压蓦然降临,作用在吴炼身上,就像是一座高山砸了下来,吴炼单膝跪地,脸色发白。灵王期那是现在的他也必须仰望的存在,到了灵将后期巅峰这个境界,才更加明白,灵将期和灵王期之间的差距。

    从灵将到灵王,那是一次脱胎换骨的蜕变,两者之间的实力差别几乎等同于灵师期和灵将期,跨越三个大境界的天堑,无法逾越。

    别说是他,就算是内府第一的寒千佑也不可能以灵将期的修为对抗一个灵王期的修士,即使是最普通的灵王期。

    熔岩地狱被完全压制,地面几乎向下陷落了寸许,那种力量,太过恐怖了。韩逸看着木长老,心里惊骇,竟然只是依靠威压就能让灵将期修士无法反抗,灵王期的强大他有更清晰的认识到了一些。

    虽然他已经不止一次见识过灵王期修士出手,但每一次看到都还是会觉得无比的震撼。那种力量层次,超越了他太多太多,在他心里有着无比强烈的渴望,渴望那些力量。

    吞噬之道,也许他应该考虑试一试。

    “弟子不敢。”吴炼低着头,眼底掠过一丝隐晦的杀意。

    “不敢,你有什么不敢的。”木长老沉着脸,“灵榜排名第十九,真是好厉害啊,你是不是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

    “弟子没有。”吴炼紧紧的咬着牙,那句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没有,你根本就是目中无人,无法无天。”

    木长老的声音响彻天际,灵王期的盛怒让在场的所有人禁若寒暄。熔岩地狱已经凝固成了岩石地面,韩逸落到其上,飞行灵器收入体内。

    他在远处看着吴炼,完全能感受到吴炼强行压抑着的怒火,他的青筋在脖颈间跳动着。

    “吴炼,记住了,不要再闹事,否则就给我滚回去。”

    “弟子记住了。”吴炼握拳,骨节爆响,他蓦然起身,一闪就消失在了演武场。

    这个人,很危险。韩逸看着吴炼离开的方向,眯了眯眼睛。

    “怎么样,你没事吧?”木长老落在韩逸身边,关心的问道。

    “我没事,木长老。”

    唰唰,李墨和雨菲儿也飞掠过来。

    “韩师弟,我倒是没想到,你的实力已经成长到如此强大的程度了,居然能够让吴炼受伤,原本我都已经准备好出手救你了。”李墨笑着说。

    “墨师兄,你就别取笑我了,要不是木长老出手,我可就要被吴炼杀死了。”韩逸苦笑。

    “放心吧,吴炼没那么大的胆子,你可是府主大人唯一的亲传弟子,别说是他,就算是寒千佑也不敢对你下杀手。”李墨不屑的说。

    韩逸点点头,并没有因此而觉得安心。如今的他还没有进入内府,可似乎已经树立了诸多强大的敌人。原本他进入灵府,只是因为想要和云璃了解恩怨,却没想到会惹下那么多的恩怨。

    寒千佑、周凌旸、吴炼,这些人都不是能够轻易小看的家伙。他们已经代表了灵府弟子的巅峰,可以轻易的碾压韩逸,即使现在的他已经拿到了外府第一,但对那些家伙来说,还远远不够看。

    韩陇和韩泗等人也掠进演武场,关心的看着韩逸。

    “老大,你没事吧?”韩陇上下看了看韩逸。

    “没什么大事。”韩逸擦掉嘴角的血迹,笑笑。

    “都是我们太没用了。”韩陇眼神一黯。

    “不怪你们,吴炼确实很强,比你们和我都太强很多。”

    几人说话间,演武场入口的地方,韩陌枫带着十几位灵师期家族护卫飞掠进来,看到演武场的状况,脸色大变。现在的演武场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黑曜石,表面凹凸不平,一看就知道经过了极度的高温作用。

    “木长老,这里刚才发生什么事了?”韩陌枫一眼扫过韩陇和韩泗等人,目光在韩逸脸上凝滞了一瞬,然后飞快的掠过,“韩陇你们怎么受伤了?”

    “韩家主,刚才吴炼和韩家的几位切磋了一下,出手太没分寸,我已经让他回去反省了,还请韩家主不要怪罪。”木长老向韩陌枫抱拳躬身。

    “木长老言重了,岂敢岂敢。”韩陌枫立刻回礼。

    他看到韩逸身上的黑袍破碎焦糊,像是被火焰灼烧过一样,脸色变了变。

    “逸儿,你......”

    “我们走吧。”

    韩逸根本没有想要理会韩陌枫,看着李墨和雨菲儿说了一句,转身就往演武堂外离开。

    你没事吧......韩陌枫看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嘴,那句没说完的话又咽了回去。

    李墨和雨菲儿看着韩陌枫的表情,眼神莫名。看起来,韩逸和韩陌枫的关系有些非同一般啊。

    两个人冲韩陌枫点点头,也离开了演武场。

    韩陌枫站在演武场里,看着那个被熔炼过一遍的演武场,神色有些落寞。许多久远的回忆在他的脑海里浮出,很久很久以后,他叹了口气。

    就在他准备离开演武场的时候,一个灵师期的家族护卫疾掠而来。

    “家主,城主府,有发现。”

    一刻钟后,城主府深处,韩陌枫在那个灵师期的家族护卫带领下走出黑暗的甬道,进入一个巨大的地下洞窟。

    阴湿的空气扑面而来,带着股海风的腥咸味。

    洞窟里的景象映入他的眼帘,石壁光滑,在数十个火把的照射下反射着赤色的火光,看起来就像是鸡血石。湖泊中间凸起一个数十米大小的古老祭坛,祭坛上铭刻着扭曲难懂的文字和图纹。

    湖水悠然的流动,悄无声息,却并非死水般毫无生气,只是带着一股浓郁的让人作呕的血腥味。

    韩陌枫眉头紧皱,心里隐隐觉得有些不安,这个地方每一处似乎都散发着诡异的气息。那股血腥味,闻起来浑然不似人血,倒像是海妖的血液。

    站在湖泊旁边的十几个家族护卫看到韩陌枫全部躬身行礼。

    “家主。”

    “这个洞窟里除了这个祭坛,还有其他的什么发现么?”

    “家主,你看上面。”跟在韩陌枫身边的家族护卫抬手指了指洞窟顶部。

    韩陌枫顺着他的手指抬头看去,火光照到的部位,一面清亮的镜子高悬,镶嵌在石壁之中,周围都是深深的刻痕组成的图纹,那些图纹一直向着四周延伸,覆盖整个洞窟的石壁。

    他紧紧的盯着那面镜子,镜子的边缘上似乎有些细小的文字,在火光的映照下散发出血色的光芒来。

    “那些是......古星文。”韩陌枫忽然想起自己曾经在家族典籍里看到过这些文字,几乎是惊叫出声。

    “古星文,家主,那是什么东西?”身边的家族护卫问道。

    其他的家族护卫也都看向了他,目光里满是疑惑,似乎从来也没听说过什么叫做古星文。

    “没什么,只是一种远古流传的文字。”韩陌枫一语带过,显然不想对这些家族护卫们多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