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两百五十三章交手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这是什么灵技?居然能够化出分身。”吴炼心里一惊,双手结印,汹涌的火焰从他的身上喷薄而出,“三千蛇舞。”

    他一声大喝,那些涌出的火焰在空中激射,化作数不清的火蛇,朝着韩逸铺天盖地扑去。

    三个韩逸身影交错,剑圈如飞旋的阴阳鱼,带着银色和黑色的光华,嗤嗤嗤,所有扑来的火蛇都被剑锋切开,一闪而灭。

    韩逸冷静而沉着,分析自己和吴炼之间的差距。除了修为境界外,他们之间灵元的澎湃和雄厚也不能相提并论,即使韩逸冲击过一次灵将期,更修炼了洛神诀这样的决定灵诀,灵元可以比拟一般的灵将后期修士,但如果和灵府弟子相比,想必还有些差距。如果硬拼灵技,自己绝不会占到什么便宜。所以他只能依靠近身缠斗,肉身之力才是他的依仗。

    而在此之前,他需要一个机会,靠近吴炼。

    三个人几乎是同步前进,韩逸暗中积蓄着灵力,穿过重重火蛇的封锁。吴炼似乎也察觉到了韩逸的意图,嘴角勾出一丝讥讽,身形飞退,一边掐出玄奥的印诀。

    “熔岩地狱。”

    他在演武场中间停了下来,脚下的地面瞬间熔化,熔岩翻涌着向四面八方蔓延而去,转眼之间就覆盖了方圆上百米的距离,那些熔岩还在飞快的扩散。

    “所有人,离开演武场。”木长老皱眉,一把抱起昏迷中的韩陇,倒射而出,落在演武场外的廊道顶部,居高临下的俯瞰着韩逸和吴炼的战斗。

    李墨和雨菲儿也掠上廊道,站在木长老身边,脸色不太好看。韩逸虽然拿到了外府大比第一的名次,但是和吴炼这等在内府之中修炼了多年的老牌弟子相比,实力的差距绝对不小。

    “木长老,吴炼这家伙有些太放肆了。”李墨皱着眉头,“堂堂内府弟子,居然欺凌小家族的子弟。”

    “嗯。”木长老点头,眼底有些怒意掠过。显然吴炼三番两次找事,已经让木长老心怀不满。

    “不知道韩师弟能不能打败吴炼?”雨菲儿有些担心。

    “应该不太可能,灵榜排名第十九,又怎么会徒有虚名?吴炼的实力绝对不简单。”

    “排名第十九而已,如果我们愿意,随时都可以让他跌到二十名以外去。”雨菲儿撇撇嘴,满脸的不屑。

    木长老看着这两人,露出一丝苦笑。真是被打击了啊,想当初他在这个年纪的时候,甚至无法挤上灵榜,而李墨和雨菲儿却能够轻轻松松的冲击灵榜前二十,人与人之间的察觉,怎么就那么大呢?

    演武场,韩逸看着那些熔岩,脸色阴沉。如果不能近身,那么他的肉身之力就完全没有作用了。

    吴炼看到韩逸的脸色,微微一笑。

    “韩师弟,现在的我,好像已经立于不败之地了啊,怎么样,还要继续打么?”吴炼双手抱怀,“不就是伤了几个小家族的弟子嘛,有什么大不了的,你非要和我动手。难道说你和这个韩家有些什么关系不成?”

    “你不用试探我,我和他们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你这般作为有辱灵府名声,以强欺弱,韩某看不太惯。”韩逸面无表情,三个人一字排开,脚下开始蓄力。

    “哈哈,看不惯,好一个看不惯,看不惯那你来打我啊。”吴炼哈哈大笑,嘴脸丑陋。

    “我已经来了。”

    三个韩逸同时掠出,长剑挥斩。

    “一式破战。”

    银色的剑芒爆射出来,长达数百米,那是大成级别的一式破战,威力可怕,足以击杀普通的灵将初期修士。不过对吴炼这样的内府弟子来说,不过是婴儿挥臂,无关痛痒。

    看着三道银色的剑芒刺来,吴炼结出一个印诀,双手推出。

    “熔岩火壁。”

    噗,赤红色的熔岩顿时喷涌起来,凝成一堵墙壁,火焰熊熊燃烧,银色的剑芒轰击在熔岩火壁上爆发出可怕的力量。

    轰轰轰,爆炸声连续不断,银光闪耀,火光升腾,退出了演武场的韩家子弟只觉得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皮肤灼痛,脸色大变,又继续向后飞退出上百米。

    嗞嗞,演武场周边的树木被灼热的气浪吞没,几乎在同时爆燃起来。

    银色的剑芒爆裂,熔岩火壁崩碎,光芒耀眼,冲击波四下轰散。两个韩逸收拢身形,一剑斩开冲击波,出现在吴炼眼前数十米的地方。

    “哼,找死。”吴炼冷笑,印诀变动,大手一挥,“火焰凝界。”

    熔岩翻腾,赤色的火焰怒涛般涌起,几个瞬间的功夫就凝成一层赤色的结界。

    飞掠而来的两个韩逸力竭坠落,其中一个韩逸一剑轰击在熔岩之上,身形在空中凝滞。另一个韩逸一脚踩在他的肩膀上,借力再度掠出,扑到火焰结界前,一剑劈下。

    “开山。”

    数百米巨大的黑色剑芒凭空出现,仿佛从天而降的长矛刺在火焰光幕上,轰轰......能量剧烈的爆炸,火焰光幕震动,几乎被撕开一个裂口。

    “爆。”

    就在黑色剑芒爆炸的瞬间,那个来到火焰光幕前的韩逸面无表情的冷冷出声。整个人散发出银白色的光芒,爆成一团耀眼的银光。两股冲击波同时冲击在火焰光幕上,呲呲呲呲,竟然在其上撕出了一条条裂口。

    吴炼被银色的光芒刺得眼睛微眯,眼前只有闪耀的银光,视线里白茫茫一片,那是短暂的失明症状。

    呼呼呼,什么东西划破空气的呼啸声响了起来,声音重叠在一起像是密密麻麻的蜜蜂振动翅膀。

    灵力飞快的注入双眼,失明症状消失,他看到了韩逸,瞪大了眼睛。

    韩逸背后一双巨大的龙翼扇动,带着他飞过熔岩地狱,空中成百上千的黑色鳞片飞旋而来,它们无视了火焰凝界的防御,就像穿过空气一样穿过结界,直直的刺向吴炼的身体。

    “这是什么鬼东西?”吴炼脸色大变,那些鳞片的速度快得可怕,他几乎没有什么反应的时间,刚才的银光让他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些东西的出现。

    他飞快的一掌拍在自己胸口,火焰回缩,凝成一层赤金色的铠甲,覆盖全身。铠甲成形的一瞬,龙鳞来到,切割在铠甲表面,嘭,嘭嘭,嘭嘭嘭,一股比一股巨大的力量涌入他的身体。

    吴炼不停地后退,龙鳞绕着他的身体飞舞,接连不断的攻击。一片片龙鳞切割在铠甲之上,轰的一声爆开。

    “噗......”吴炼喷出一口鲜血。那些龙鳞里携带的力量,巨大得可怕,连他也无法承受。

    “一剑镇岳,三式破杀。”

    韩逸从空中俯冲下来,两柄剑各自挥出一道剑芒,他最强大的两个灵技同时释放。

    数百米巨大的黑色剑芒和数百米巨大的银色剑光落下,带着漫天的银色电弧,轰击在火焰结界上。

    轰......火焰结界极度凹陷,赤红色的熔岩如海水一样激荡,能量乱流射进其中,嘭嘭嘭的爆炸,熔岩飞溅。

    火焰结界仅仅抵挡了几个瞬间的功夫就被剑芒撕裂开来,两道剑芒继续向下斩落。

    吴炼眼里印着那两道剑芒,脸色发白。他整个人蜷缩成一团蹲下,双手交叉护在脑袋前,体内的灵元毫不保留的释放出来,注入火焰铠甲之中,无数玄奥的火纹在铠甲表面流动起来。

    轰轰轰......黑色和银色的剑芒贯入熔岩地狱里,熔岩如退潮的海水向着远处四散,所过之处火焰升腾,可怕的火浪席卷。

    刹那之后可怕的冲击波爆发,演武场四周的高墙咔咔咔的浮现出一道道裂纹,紧接着完全碎裂开来,高墙后的树木被连根拔起,花草粉碎。

    “不好。”

    木长老脸色一变,身形忽闪出现在演武场上空,上百个印诀在刹那之间完成,一掌拍下。

    “御字诀,界。”

    绿色的光柱铺天盖地的射下,落入演武场周边的地面,哗哗啦哗哗啦,直径超过半米的藤蔓破土而出,它们飞快的交错着,组成一层黑色的天幕,把演武场笼罩起来。整个过程几乎只在一个眨眼间完成,冲击波浩浩荡荡而来。

    咔咔,巨大的藤蔓开始破碎,火焰之力把那些木屑焚化成灰烬。但破碎的藤蔓后是更多更密集的藤蔓,一层一层的交织覆盖在一起,阻挡着冲击波前进的道路。

    远处的韩家子弟们看着那数千米庞大的藤蔓组成的天幕倒扣在演武场上,脸色惊骇无比,一阵阵强大的爆炸声从其中传出,每一次响起都让他们心头一跳。

    那是他们根本不敢想象的力量,灵师期已经是他们之中许多人一辈子修炼的尽头了。灵宗期在他们眼里就已经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存在,灵将期在他们心里完全属于传说,更不要要说灵王期了。

    灵王期,那就是澜月岛的神啊。

    十几个呼吸后藤蔓天幕里的爆炸声慢慢的沉寂了下去,木长老撤去藤蔓,演武场里的景象浮现在所有人的眼前。

    韩逸在空中中悬浮着,一身黑色的长袍冒着青烟,显然刚才冲击波里的火焰之力点燃了他的衣袍,只是已经被他以灵力扑灭了。

    整个演武场完全是千疮百孔,一道道巨大的裂痕蔓延开来,高墙倒塌,化作了一片废墟。演武场中间的地方,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坑洞,熔岩已经凝固。

    吴炼剧烈的喘息着,脸色惨白。

    本书来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