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两百二十二章剑阵之威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金色的灵光汇聚,那柄长剑一震,发散出数十道金光,呼呼呼呼,四周的空中接连出现一柄柄光剑,以某种玄妙的轨迹排列着,每一柄光剑都在共鸣。

    光剑散发出来的气息让韩逸和黑袍人脸色发白,面无血色。那是能够轻而易举就能抹杀他们的力量,超越任何灵将,甚至超越一般的灵王修士。

    “混蛋,你做了什么?”黑袍人扭头看着韩逸咆哮。从刚才开始他就小心翼翼的警惕着那些顶阶海妖,这些光剑的出现,跟他绝无关系。

    “哼,暗影堂的刺客,果然都贪生怕死。”韩逸冷冷的嘲讽,精神力却绕过了那根石柱,飞快的寻找着其他的出口。

    他似乎还没有发觉,那个剑阵的出现,其实就是因为他的精神力量。嗡,高悬于顶的金色长剑发出剧烈的剑芒,剑阵猛然运转,七十二柄光剑飞旋而下。

    守墓的海妖们感应到剑阵的气息,发出兴奋的嘶吼,一起举起骨刀,幽蓝色的妖力流转在那些齿刃之上,凝出一层冰晶。

    一柄光剑忽然直接向着韩逸斩来,他飞身后退,手里浮现出巨阙和雷霄剑。每一部灵诀都开始运转,澎湃的灵力注入剑身。

    “不要试图抵挡,这柄光剑的威力,连一般灵王期修士都能直接抹杀,更何况是你。”

    九方丌大声提醒。

    韩逸大惊失色,心思急转,浮光掠影发动,向着黑袍人掠去。

    “混蛋,你找死。”黑袍人看到韩逸的举动,惊怒无比。不用想也知道韩逸要干什么,想要借他的力量抵挡那柄光剑,门都没有。

    黑袍人周身涌出黑色的浓雾,整个人就融入到四周的黑暗里消失了。

    “老家伙,来了就别想着全身而退了。”

    韩逸笑着嘲讽,洞察之眼完全锁定了黑袍人的身影,速度骤然爆发到极致,身形一闪掠向黑暗中的某处。

    自以为隐匿之法高超的黑袍人看到韩逸径直朝着自己飞掠而来,脸色终于变了。

    “小杂种,你怎么会知道我在哪里?”他怒骂了一句,整个人潜藏在黑暗中沿着湖泊边缘飞掠。

    光剑悄无声息的逼近韩逸,带着致命的危险气息,他完全被那柄光剑锁定了,无论逃往哪里,都无济于事。

    “妈的,老家伙,你帮我挡一下会死啊。”韩逸怒了,手里的剑朝着黑袍人斩去,数百米长的剑芒爆射出去,漫天雷霆闪烁跳跃。

    “小杂种,你去死吧。”黑袍人感应到身后的攻击,停下来一掌拍出,手掌上赫然遍布深碧色的鳞片,一个巨大的骷髅头凭空出现,迎面装上银色剑芒。

    轰轰轰,两道攻击瞬间爆炸,冲击波让韩逸高速移动的身体一滞,死亡的气息铺天盖地而来,像是深不见底的黑洞把他吞噬了一样。

    “卧槽,要死了要死了。”韩逸神经紧绷,脸色扭曲。

    就在光剑即将触及他的身体时,小悠出手了。一团深紫色的火焰从它的口中喷出,火焰和光剑相撞,宛如烧熔的铁汁落进了冰水里,发出嗞嗞嗞嗞的声音。

    轰,刹那之后光剑和紫色火焰都爆炸开来,整个洞窟都被波及,一个金色和紫色交融的光圈轰然散开。

    “噗......”

    “噗......”

    韩逸和黑袍人先后喷出一口鲜血,在冲击波的席卷下倒射出去,咔咔,咔咔,洞窟四壁石块碎裂,巨大的裂缝沿着石壁蔓延。

    砰,两个人撞在石壁上,平整的壁面忽然完全爆碎,黑色的洞口把他们吞噬了。

    与此同时,洞窟四壁之上,八个被隐蔽石门封死的洞口,全部出现了,原本封闭洞口的石门,在冲击波的轰击下彻底粉碎。

    呼呼呼,洞口深处吹出阴冷的风,激起一阵阵诡异的呼啸。

    洞窟里光剑全部消失了,顶壁下只有那柄金色的长剑悬浮着,兀自转动。湖面激荡,被炼制成尸傀的海妖们躺在上百米深的湖底继续沉睡,鱼尾和人身分界的地方被巨大的锁链贯穿,锁链的另一端,连接着湖泊中间的石柱。

    “吱吱。”黑暗充斥的墓道里小悠吱吱的叫,旁边的地上躺着陷入了昏迷的韩逸。

    另一边黑袍人靠着墓道,半边身体鲜血淋漓,冲击波爆开的时候,他的左侧身体被飞溅的碎石击中,长袍撕裂,露出了手臂和左肩。露出来的身体也布满了碧绿色的鳞片,此刻那些鳞片超过一大半全部碎裂,涔涔的渗出鲜血。

    他剧烈的喘息着,碧绿色的竖瞳紧缩,一层淡绿色的光从伤口出浮现,破碎的鳞片脱落,撕裂的血肉开始愈合,新生的鳞片长出来,不到半刻钟的时间,那些受伤的地方就变得和原来一模一样了。

    恢复过来的黑袍人慢慢的从墓道里站起来,看向躺在不远处昏迷中的韩逸,凛然的杀机将他锁定,利爪紧握,鳞片开合。

    察觉到黑袍人的杀意,小悠转过身来,眼睛微眯,毛皮下的肌肉起伏不定,极度可怕的气息悄然酝酿着。只要黑袍人敢动手,那么就必死无疑。

    黑袍人也感应到了小悠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目光转到它的身上,心里惊骇。他艰难了滚动了一下咽喉,身体完全紧绷起来,脸色发白。

    四级妖兽。他完全没想到,韩逸身边居然有着这么一只强大的四级妖兽,那股气息堪比灵将后期巅峰的人类修士。小悠身后两条白色的尾巴摇晃着,看起来这还是一只罕见的变异妖兽。

    黑袍人慢慢的退出数十米远后,再也顾不得其他,转身掠进墓道深处,背影看起来狼狈不堪。

    直到黑袍人消失在墓道深处,躺在地上的韩逸才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从地上坐起来,摸了摸小悠的脑袋。

    “小悠,还是你厉害,只是凭借着四级妖兽的气息,就把一个暗影堂的灵将期刺客给吓跑了。”

    他说完剧烈的咳嗽起来,嘴里不停的涌出鲜血。右手轻轻地按着胸口,眨眼间就有鲜红的血从指缝间流了出来。

    小悠出手还是晚了一些,紫色火焰挡了下来光剑一大半的威力,可还是有一部分穿透了紫火的防御,从韩逸的背后洞穿了胸口。可怕的毁灭之力在他的身体里肆虐,破坏脏腑和经脉,即使以夔龙诀赋予他的强大自愈能力,也无法对抗。

    “噗......”韩逸尝试着运转灵力,又引动了毁灭之力暴动,心脏传来刺痛,猛地喷出一口鲜血。

    “这到底是个什么剑阵,威力如此可怕?”他艰难的挪动身体,背靠着墓道,一阵钻心的痛又冲入脑海之中,痛得他龇牙咧嘴。

    当啷,黑铁面具被他摘下,那张惨白的脸露了出来,肌肤黝黑,在黑暗的墓道里几乎无法看见。

    不过还好小悠并不需要光线才能看到他,而他也不需要光线就能看到小悠。他闭上了眼睛,洞察之眼开启,墓道笼罩在他的精神力之下,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真实清晰,一览无余。

    不过十几个呼吸的功夫,黑袍人已经走到了墓道的尽头,那里是一个三岔路,黑袍人停留了片刻,选择了其中一条岔路继续前进。

    韩逸收回精神力,从空间纳戒里取出一瓶疗伤灵丹,一仰头全部倒进了嘴里。

    强大的药力在身体里化开,涌入四肢百骸,淡蓝色的光包裹着内脏修复损伤,但下一刻金色的剑气又出现,把脏腑撕裂。两股力量在他的身体里对抗,一个修复,一个毁灭。

    “妈的,真以为老子好欺负么?”韩逸怒道,盘膝而坐掐出一个古老的印诀,洛神诀飞快的运转起来,白色的灵力在经脉里疯狂的奔涌,然后想着脏腑包围而去。

    金色的剑气被白光逼到一个角落里,化为一柄虚幻的小剑,周围都是白色的光芒。看起来,它就像是陷入了大海包围里的一块碎冰,随时都有可能被消融殆尽。

    被逼到了绝境的金色剑气忽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小剑凝化为一条金丝,义无反顾的刺入白光之中。

    剑气化丝,如果有一个顶尖的剑修看到这一幕,一定会震惊得无以复加。想要做到剑气化丝,首先必须有足够的剑修境界,至少也需要达到御玄之境,凝聚剑魂,其次还要以金灵之气凝聚灵珠,淬炼肉身,才能够承受那锋锐的剑丝在经脉里流动,最后修剑者还必须打破禁锢,以身为剑,炼剑入心。

    每一个条件对于大部分的剑修来说,都是穷极一生,也未必能够做到的事情。可这个墓冢的主人,却全部做到了。那个剑阵以他生前所用的金剑为核心,每一柄光剑,都是极度凝练的剑气,可化为剑丝,恐怖无比。

    难怪以小悠五级妖兽的实力,也没能把那柄光剑的力量全部挡下来。

    对于剑修来说,剑气化丝是至强的剑道,却也是最艰难,最可怕的剑道。走上那样一条道路,固然可以比同级别的剑修更强十倍,却也可能在某一次修炼进阶时无法承受剑气入体,最终爆体而亡。所以修炼的难度,危险程度,也要更大十倍。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