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两百零三章心门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就算他们能够得到灵王秘藏,又怎么抵得过那些贪婪的毒蛇呢?韩逸是她唯一的机会啊,如果她成为了韩逸的弟子,有一个灵府弟子做师父,那些人至少会心存忌惮。

    而且,她也真的能够得到韩逸的教导,一举两得,只是这些都是她想得太美好了。她没算到,韩逸根本不收弟子,也不受美色的诱惑。呵呵,以身相许,*师父,真是够可笑的。

    “你怎么样,恢复得如何了?”韩逸毫无征兆的出现在韩家演武场,看着盘膝而坐的魅魁问。

    “已经没事了。”魅魁单膝跪地,“多谢主人的救命之恩。”

    “不必谢我,你的命是我给的,除了我谁都不能轻易的拿走。恢复了,就准备一下吧,想要得到灵王秘藏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即便我们手里握着钥匙,也难保不会出现什么变故。”

    韩逸说完,身形消失在了原地,忽的出现在百米之外,魅魁立刻追了上去。几个呼吸后,两人出现在韩家议事大厅。

    等了大概半刻钟的时间,韩陌枫等人才悠悠的走进来。比起昨夜,今天清晨参加会议的人只有屈指可数的几位,韩武两家这一次真的是损失惨重。

    韩逸没有看到武悠然,显然是因为拜师的事情被拒绝后,一时之间没有办法来面对他了。不过这样也好,省得麻烦。

    “程家之事,已然告一段落,接下来就该讨论一下,灵王秘藏该如何获取了。”他说着,右手翻转,一块铭刻着繁复花纹的玉片出现在手心里,大概半尺的长度,勾出月牙一样的弧度。

    看起来这块玉片是某个圆形玉环的一部分,断口平整光滑,像是被极度锋利的剑切割开来一样。

    “两位的钥匙,是否也能拿出来,让姬某一观了?”韩逸靠着椅背,端详着手里的那枚玉片,头也不抬的说。魅魁站在他的身后,身上的气息忽强忽弱,似乎随时都能突破灵宗初期的境界,进入灵宗中期。

    韩陌枫和武烈对视一眼,点点头,一翻手,白色的玉片出现在手心里。看起来,竟然和韩逸手里的那枚极为相似,只是铭刻的花纹有些不同。

    “你们得到这些钥匙这么久,大概也摸索出开启了灵王秘藏的方法了吧。”

    “嗯,不错,这三枚钥匙在我们三家的手里,传承了上百年的时间,先辈们每隔数年,就要去尝试一次开启灵王秘藏,只是每次都以失败告终。”韩陌枫开口说道,“到最后他们不得不放弃,因为无数次的尝试先辈们得出了一个结论,这三枚钥匙即使聚齐也需要三位灵宗期修为的修士激发,才能打开灵王秘藏的大门。”

    “三位灵宗期的修士啊,我们现在可只有两位,不过你们两人,再加上他们。”韩逸看向武玄风、韩陇和韩尹,“合五人之力,应该可以一试。”

    “大人。”武烈忽然开口。

    “什么事?”

    “小女刚才的举动如有冒犯之处还请大人见谅。”

    大厅里忽然一阵沉默,韩逸很久都没有说话,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可是武烈看不到他的脸,只能看到他脸上的黑色铁面,铁面下露出的眼睛盯着一个方向,冰冷漠然。

    武烈心悬了起来,连呼吸都放缓了,生怕一不小心惊扰了韩逸的思绪。从一开始,韩逸就和他们保持着距离感,无论是韩逸的势力,还是装束,还是那个黑色的面具,都让他们对其心怀敬畏。

    灵府弟子,在澜月岛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天海城里从来没有灵府弟子出现过,而这次韩逸的到来让他们见识到了灵府弟子的可怕,同时心里对空灵山灵府,也多了许多的向往。只是对他们这里的人来说,那个地方,终其一生也无法抵达了。

    “回去告诉武悠然,让她今夜子时,到韩家外府最东方的院落找我。”韩逸突然开口。

    武烈心里一跳,脸色变了变,苍白一片。

    “大人,您,能不能放过小女?”

    “不用担心,我不会对她做什么的,她不是想要得到力量么?我可以给她机会,如果她能达到我的要求。”

    武烈的脸色有苍白转为惊喜,笑容在脸上完全无法掩饰。

    “好好好,我一定会转告小女。”他站起来,已经迫不及待了,“那武家就先行告辞了。”

    “嗯,你们只有一天的时间准备,明天我就要去灵王秘藏所在之地。这件事,要早点结束,否则时间越长,越可能出现变故。”

    “是,大人。”武烈带着武家众人转身出了大厅。

    大厅里只剩下了韩陌、,韩陇和韩尹,三个人看着韩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彼此沉默。

    “大人。”过了很久,韩陌枫出声,直视着韩逸的眼睛,似乎是想要在他的眼睛里看出些什么东西来,“您知道一个叫做韩逸的少年么?”他问。

    “韩逸。”韩逸皱眉,眼睛里露出些思考的神色,“不认识,怎么,韩家主和他有什么关系吗?”

    “他是犬子,一年前从天海城消失了。”

    “消失?”

    “嗯,消失,虽然种种迹象都表明他可能在被什么人追杀,但是我相信他还活着。”韩陌枫语气坚定。

    “您可真是个好父亲,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会感动得痛哭流涕。”韩逸嘴角扯出一丝笑容,连韩陇这样迟钝的人,都听得出他话语里带着的讥讽。

    可是韩陌枫却似乎毫无察觉,依旧在自言自语的说着。

    “虽然我以前对他冷漠,有人欺负他我也不过问,但是那些事我一直都知道,甚至有时候偷偷的躲在暗处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欺负,我怎么能好受呢?可是我不能帮他啊,帮他就是在害他。”

    “那个时候韩家内部也不稳定,二长老韩铸野心勃勃,一直在暗中觊觎家主之位,如果我帮他他一定会成为别人攻击的对象。还有许青雨,那个曾经和我同眠共枕的女人,不仅害死了我最爱的人,连我的儿子也不放过。”

    他说道这里,凄然一笑。

    “都是我这个丈夫和父亲他没用了,保护不了他们娘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我的面前,却无能为力。那个时候我真的好恨啊,我恨自己为什么是韩家的家主,恨自己为什么那么多年了还只是个灵师期的废物,如果那个时候我是灵宗修士,又有谁能,又有谁敢,欺辱他们?”

    韩逸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打断他。另一边的韩陇和韩尹看着韩陌枫,一个脸色黯然,一个眼神变幻,不知所措。

    韩陇拍了拍韩尹的手背,低声在她的耳边说。

    “没事,老大他不会怪你的,况且,你也没怎么欺负他嘛。”

    韩尹听他这么说,略略心安,点了点头。

    “其实,我一直在等,一直再等,等着自己突破灵宗期的那天,我就能带着他去找一个灵将期的修士,帮他吸收身体里的阴煞。可是我到今天都没有突破灵宗,而他,也不知所踪了。”

    “韩家主。”韩逸声音大了起来,打断了韩陌枫的自言自语,“虽然我不认识韩逸,也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有什么误会,更不知道他如今身处何方,是生是死,但我想告诉你,有些事一辈子都没办法改变。你救不了自己的女人,是因为你没有勇气,你救不了自己的孩子,是因为你不够强大。”

    “这个世界本就如此,弱者,连抱怨的资格都没有。所以,不要再说什么后悔的话了,你可以在夜深人静的时候缅怀他们,可他们都再也听不到你的声音。”

    韩逸说完,站起来往外走去,到门口的时候脚步稍微顿了一下。

    “韩陇,你跟我来。”

    “我?”韩陇不明所以,挠挠头,看了一眼韩陌枫。刚才韩逸的话,对韩陌枫来说,根本就是训斥,可是语气听来带着那么多的埋怨和憎恶,让人不禁想到,他们之间大概是有什么很重要的关系吧,不然的话又怎么能说出这些话来呢。

    一个说出了自己埋在心里那么多年的话,自怨自艾。时光匆匆而过,那些多年前的事情他再也改变不了,所以后悔得想要死去,可是因为身为家主,却不得不继续苟活。另一个,则带着多年累积的怨恨,训斥着前者的懦弱和无能,保护不了妻子和孩子。那些*裸的话语,不加掩饰,狠狠地撕裂了他的心伤。

    “去吧。”韩陌枫冲他点点头,苍白的脸面前挤出一丝笑容。可是谁都能看得出他的落寞,韩尹走到他的面前,低着头。

    “对不起,我,我也曾经,欺负过韩逸,嘲讽他是个废物。”

    “没关系,我不怪你,比起韩真那些人来,你们对他已经很好了。”

    韩陌枫这么说,韩尹脸色一红,鼻子一酸。

    “家主,我先下去了。”

    “嗯。”

    韩尹转身跑出议事大厅,眼泪忽然就划过了脸颊。她的悲伤来得那么莫名其妙,大概是觉得韩陌枫那么多年来心里忍受着这些东西,让人听了难受吧。又或者是,她觉得自己以后也会跟韩陌枫一样,一个人走过很多很多年。她也不知道自己以后要怎么跟韩陇在一起了,自己的爷爷,杀了他的爷爷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