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两百零二章拜师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啊......”程凌惨叫,像是见鬼了一样飞退出去,远远的警惕着韩逸。一只手捂着小腹上一尺长的伤口,其中的血肉蠕动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果然,兽修者的愈合能力,比普通修士强上许多。”韩逸低声说道。仿佛是在验证什么信息。

    “不知道,兽修者能不能断肢重生?”

    他心里蹦出这个想法,踏步而出,浮光掠影爆发到了极致。呼,呼啸声又一次在程凌耳边响起,他如受惊的公鸡一样跳起来,躲避韩逸的攻击。

    可是韩逸好像完全知道他要往那边躲避一样,雷霄剑早已经在那里等待,看起来就好像是程凌自己主动改变轨迹,把自己送到韩逸的剑锋之下一样。

    嗤,雷霄剑从程凌的左肩劈下,一剑斩断了他的左手。

    “啊......”程凌惨叫,内心在咆哮,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刚才明明是自己在压制他的啊,自己的速度,是完全凌驾在他之上的啊。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样?

    关于这些问题的答案,大概只有韩逸能够帮他解答,只是韩逸也未必会愿意为他解答。

    “觉得不可能?刚才你还在压制我,可是转眼之间,就被我逆转,很不可思议是吧。”韩逸声音里带着笑意,“告诉你,真相只有一个,那就是从刚才开始我和你之间的战斗,都是游戏,我在耍你呢,老兄。”

    “哈哈哈哈......”韩逸说完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说,“你不会真的以为自己比我强吧。程凌,亏你舍弃了身为人类的最后一点东西,变成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怪物,可是你还是赢不了我。”

    “认清现实了么?想逃的话就趁现在,我可以给你机会哦。”韩逸抬起雷霄剑来,轻轻一弹剑身,发出悠扬的鸣音,“一年前,你不也是那样落荒而逃的吗?”

    “是你,是你,原来是你。”程凌眼睛瞪大,右手指着韩逸嘶吼,眼前的韩逸忽然失去的踪影,不好,嗤......

    “和我战斗的时候,不要这么大呼小叫的,很让人讨厌。”韩逸出现在他的眼前,雷霄剑从他的胸口洞穿而过。

    “恭喜你,猜对了,作为奖励,我就送你去和你的老爹团聚吧。”韩逸转动剑柄,雷霄剑摧毁了程凌的心脏,猛然抽出。

    “噗。”程凌嘴里鲜血破闸一样涌出,胸口血如泉涌。他用力的捂着左胸的伤口,最后挣扎着死死地瞪着韩逸,仿佛想要看穿面具看到他的脸。

    韩逸似乎也从他的眼神里读懂了他的心思,蹲下来背对着韩武两家的所有人。抬手,取下面具,让程凌看到自己的脸庞。

    “果然......”程凌捂着胸口的手无力的垂落,脸上扯出最后一个笑容,“果然是你,韩......”

    他头一歪,死了。

    韩逸重新戴上面具,从程凌左手中指上褪下一枚黑色的戒指。灵王秘藏的钥匙,就在这里面吧。心里这么想着,他把那枚戒指收进空间纳戒里。

    远处阁楼屋檐上,黑衣人影看着程凌被韩逸杀死,眉头皱了皱,只是在韩逸拿走程凌空间纳戒的那一刻,他的身体绷紧起来,似乎随时都会出手。不过他最后还是忍了下来,要知道旁边,还有另一个灵将期的存在虎视眈眈,他一旦动手,就算能够抢到那枚戒指,也会被那个老头子打成重伤,算起来这笔生意可不怎么划算。

    “阁下,程凌已死,你还要留在这里么?”老头子的声音传了过来。

    “哼,程凌失败,是他技不如人,本护法自然无话可说。”黑衣人影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夜色里。可是却看不到他去往了哪个方向。

    老头子看着空荡荡的夜空,目光一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停留了片刻,他从屋檐上掠下,悄无声息的离开。而在他的身后,慢慢的浮现出五位穿着不同颜色长袍的中年人来。刚才的黑衣人影,居然完全没发现这五人的存在。

    更奇怪的是,这五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只有灵宗期的程度。一个灵将初期的修士,居然察觉不到五位隐藏在自己身边的灵宗期修士,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广场上,韩陇抱着韩云的尸体,紧紧地抿着嘴唇不说话。

    “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便。”韩逸走到韩陇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眼泪从韩陇的脸上划过,落在地上摔得粉碎。韩陌枫叹了口气,这一战他们和武家都损失惨重,不仅家族精英卫队死伤殆尽,连家族长老也全军覆没。

    这是自韩家在天海城落户以后前所未有的惨败,以前的他们完全是天海城的霸主,而如今却被一个程家搞得几乎完全覆灭。

    “好了,我们回去吧。”韩逸看了一眼身后那座府邸,正堂后的厢房和院落里灯光全灭,黑漆漆的一片,宛如生人勿近的死域。

    他说完就向外走去,韩陌枫和武烈却没有动作。

    “这里不会有任何有价值的东西,程凌来此早已经存着背水一战的心思。而最有价值的东西,现在在我的手里,你们不是也已经渴望了许多年了么?”

    韩陌枫和武烈听到韩逸的话,猛然扭头看着他的背影,随后对视了一眼。他怎么知道,这件东西,他们两家已经持有了许多年?

    “走吧,姬大人说得对,程家最有价值的东西,我们已经拿到了,接下来最重要的事,就是得到灵王秘藏。”韩陌枫吩咐韩家剩余的那些精英卫队,“把四长老和其他族人的尸身一起带回去。”

    “是。”

    “武家的也一样,把所有族人的尸身都带回去。”武烈说。他扭头四顾,忽然发现,武悠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已经离开了。

    大街上,韩逸停下脚步,小悠站在他的肩膀上扭头回望,眼睛里带着一丝笑意。

    “我说,你跟着我干什么?”他沉默了一会儿,出声说道。

    武悠然从街角的阴影里走出来,看着韩逸的背影,有些不知所措的扯着衣角。

    “我......我想请你教我修炼。”武悠然的声音低不可闻。

    “你的意思是,想拜我为师?”韩逸瞪大了眼睛,生平第一次,竟然有人想拜他为师。

    “嗯,我想要和你一样,握住强大的力量。”她忽然抬起头来,目光坚定。

    “你大概找错人了,我不收徒。”

    “我求求你,教我,除了你,我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找不到一个足够强大的人了。”武悠然说着,声音落寞,带着一股难掩的悲伤。

    “如果你愿意走出天海城,总能找到一个比我更强的人,做你的师父,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外府弟子,没资格收徒的。”韩逸冷冷的说。他又想到当初在韩家外府的生活了,那时候的他,只是万人唾弃废物,何德何能可以做这些天之骄子的师父呢?

    那时候,他们连正眼都不曾看过自己一次。包括武悠然和武玄风。虽然他们不曾真的嘲笑过自己,但他从他们的眼里,看得出来,那股厌恶和讥讽。

    从那个时候起,他对韩家和武家的任何人,都没有好感了。

    “如果你不愿意教我,我就长跪不起。”武悠然砰的跪在地上。

    “那你就好好的跪着吧。”韩逸淡淡的说完,拔腿往前走去。

    “等一下,如果你愿意教我,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包括,包括......那件事。”她说到这里,声音渐渐的消失了。

    韩逸脚下一顿,忽然停住了。

    “呵呵,呵呵,以身相许呀,真是诱人的条件。”他回过身来,上下打量着武悠然,玲珑浮凸的身材,英气逼人却不失抚媚的脸蛋,是个难得的美人啊。

    可是他在她的身上完全看不到一点夏悠然的影子,他心里的那个女孩,其实是个简单又幼稚的孩子,有时候会很固执,时常撅嘴,时常傻笑,时常看着一个地方发呆。

    她总是梦想着能去环游世界,向往一切美好的事物,韩逸也陪着她一起向往那些东西。所以他悄悄的一个打两份,希望毕业了就能带着她出国,就算不能环游世界,也希望能带她去看看极光。

    “你一点,也不像她。”

    韩逸说完,一步踏出,就消失在了武悠然眼前,她甚至没看清他是怎么离开的。

    “悠然。”武悠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猛然回头,武烈和武家所有的族人都站在远处看着她,神色莫名,“你......”

    武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叹了口气,低下了头。

    “爹,我真的想变强,想变得更前,我想保护你们啊,想保护大家,我不想再看着一个个族人倒在面前,自己却无能为力了。”

    武悠然嘶声大哭,阿绫死的时候,她几乎要崩溃了,她是把她当作妹妹的啊,还有家族的长老们,现在整个武家,就只剩下父亲,哥哥和她三个灵师期的修士了。

    家族卫队也只剩下不到十个人,这样的武家,还怎么在天海城立足,那些觊觎他们家族资源的势力,肯定会联合起来,对他们发难的。到那个时候,他们武家就真的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