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一百六十八章疯狂战意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当,剑锋刺在阔剑的剑身上,澎湃汹涌的力量扑面而来,阔剑不受控制的拍在他的胸口,仿佛一个巨大的铁锤抡砸下来,而他根本不堪承受。

    “噗......”

    司徒枫喷出一口鲜血,只觉得五脏六腑都在震荡,气血翻涌。韩逸紧追不舍,龙翼扇动,一闪就追到了司徒枫身边,巨阙劈下。

    周身的空气微微凝滞,巨阙重剑携带的力量更加可怕,司徒枫瞳孔紧缩,反应的动作变得有些迟缓起来,像是陷入了泥沼之中。

    “本命耀星,降神。”

    他大喊一声,星空虚影里白色耀星射出一道白光将他笼罩,他身上涌出玄色的灵力,白光和那些灵力交融在一起,生出无数灰色的气流。

    韩逸洞察之眼感受到那团灰色气流的恐怖,巨阙重剑以更快的速度斩下。

    “替劫。”

    灰色气流瞬间将司徒枫包裹起来,巨阙重剑斩在灰色气流上,发出撞在人体上的沉闷声,恐怖的力量顿时将气流连同司徒枫完全轰爆开来,漫天的血雾洒落。

    擂台下诸多的外府弟子脸色大变,难以置信,自聂玉峰之后韩逸又在擂台上杀了一个顶尖弟子,但这一次已经不一样了,完全不一样,死的人可是司徒枫啊,外府排名第三的弟子。不知道将会掀起什么样的风波?

    连柳千风和上官乐都呆住了,怎么会,他怎么会就那样死了呢?怎么可能,就算发动了降神,也还是没能挡住韩逸的那一剑么?上官乐脸色苍白,紧紧的抓着衣角。

    “司徒枫,死了?”看台上,徐长老和莫长老难以置信的喃喃出声。

    斗战场里只有两个人完全冷静,并不认为司徒枫以及死了。一个是看台上的雷凌羽,皇极惊世决玄奥非凡,连他也不甚了解,而且司徒枫能和李湟分庭抗礼,有岂会没有保命的手段。

    另一个便是此刻在擂台上全神戒备的韩逸,刚才那一剑虽然斩在司徒枫的身体,可给他的感觉总是那么的不真实。

    就在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司徒枫已经死了的时候,空中的星空虚影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波动,那颗耀星一闪忽的爆开,破碎的光影悬浮在四周,呈某种玄奇的轨迹排列。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星空虚影里,原本耀星所在的地方,浮现出司徒枫的身形,他面目肃然,手里结出一个玄妙的印诀,看起来丝毫没有受伤的样子。

    他的身上汇聚着一层白色的光,瞳眸漆黑,眼底玄光流转,现在他代替了那颗耀星的位置。韩逸心里升起一丝极度的不安,司徒枫太诡异,虽然他也相信刚才司徒枫没死,但巨阙重剑的全力一斩,居然没伤到他一分一毫,这根本不可能。

    破碎的耀星光影凝聚成十三柄光剑,光芒炽烈锋利,压迫感强大得恐怖,即使隔着数百米的距离,韩逸依旧觉得那些扑面而来的气息让他肌肤灼热生疼。

    “镇魂之狱,开。”

    韩逸根本不敢迟疑,决定动用神光术,开启了镇魂之狱掩盖殄文的凝聚。在那些光剑上,他竟然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就算当初面对李湟的时候,他也未曾有过这样致命的感觉。

    两柄剑刺入擂台地面,赤蝰蛇煞灵在他的身后出现,身形巨大得恐怖。

    “接下来镇魂之狱交由你掌控,无论如何不能让它在天地灵压之下崩溃。”

    “嘶嘶,嘶嘶。”赤蝰蛇点点头。

    韩逸深吸一口气,双手一合,十指飞舞起来结出一个个古老玄奥的印诀,洛神诀疯狂的运转起来,丹田里灵元一瞬间就被升华,无数白色的光丝透过双手飞舞出来,升到他的头顶,慢慢的凝聚出扭曲的殄文雏形。

    随着那些印诀一个一个的结成,韩逸左手小指上那条血色的刻痕变得灼热无比,韩逸体内的精血从其中渗出来化为血雾,一起飘散到那个殄文里,血光一闪就被完全吸收了。

    殄文出现的瞬间,恐怖的天地灵压降临,四周的天地灵气源源不断的汇聚到殄文之中,带来了巨大的力量,巨大到足以令人恐惧。

    韩逸身体一沉,那些可怕的天地灵压即使以他现在的肉身强度和力量,想要完全承受也还是有些困难,随着殄文凝聚的力量增强,天地灵压自然也会逐渐增加。

    一瞬间整座镇魂之狱都开始震动起来,难以承受天地灵压的压迫,赤蝰蛇已经完全匍匐在地,无法动弹,也不敢动弹,殄文里散发出来的不只是强大的天地灵压,更多的还是可怕而浩瀚的威严,那才是令赤蝰蛇从灵魂里恐惧的源头。

    司徒枫看着擂台上黑色的结界,那座镇魂之狱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开始剧烈的震动起来,仿佛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挣扎,下一刻就要突破束缚降临世间,展露峥嵘。

    不安的情绪在心里出现,蔓延,可他眼里竟然露出浓浓的期待,期待着那个东西的出现。

    “韩逸,你果然,没有令我失望。”

    他低声喃喃了一句,抬手虚抓,那十三柄光剑飞到他面前合而为一,变作了一柄超过十米的光剑。

    “皇极惊世决,众星聚源。”

    刹那间整片星空里所有的星辰都飞向那柄光剑,漫天的光点汇入光剑之中,浩瀚强大的气息在整片斗战场里蔓延开来,围观的弟子们神色惊骇无比,身形向后急退,虽然他们实力并没有达到那样变态的程度,但也还是能感受到那股气息的可怕,那根本不属于灵宗修士的层次,而是灵将,只有强大的灵将修士才能够凝聚这样的攻击。

    连雷凌羽看到都瞳光一凝,一年前的司徒枫似乎还没有能力发出这样的攻击,看来他对皇极惊世决的修炼,又提升了一个境界。

    “斩。”

    司徒枫大手一挥,十余米大小的光剑一颤,瞬间斩下。与此同时,镇魂之狱再也无法承受殄文散发出来的天地灵压,骤然破碎,赤蝰蛇恐惧的嘶叫一声,回到了韩逸身体之中。

    “神光术,疾。”

    扭曲的殄文忽的化为一道直径超过两米的白光,流星般射出,轰,光剑斩在白光上被完全挡了下来,可怕的能量爆发,冲击波一环一环的散开,阵法光幕在眨眼间粉碎。

    雷凌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了擂台上空,这一次七十二杆阵旗射下,阵盘启动阵法,凝实的白色光幕升起,挡住了那些冲击波的袭击。

    看台上所有的长老都出现在了擂台四周,脸色凝重,随时准备好出手结阵,抵挡冲击波。

    围观的弟子们再度向后退去,几乎退到了斗战场边缘,只能远远的看着擂台上的两人,还有一道白光和一柄白色的光剑碰撞。

    司徒枫失去星空虚影的托举,落到擂台地面上,看着韩逸激发出来的白色光柱,脸色兴奋,整个人就差大笑出声了。

    “很好很好,太强了,真的太强了。”他看着韩逸大喊,“韩师弟,除了李墨那家伙,你还是第一个让我全力以赴的对手。”

    司徒枫说着再度结出印诀,手指变幻,丹田里的灵元再度升华,无数灵力光柱汹涌而出,一块刻满扭曲文字的玉片虚影出现在他的身后,散发出蛮荒的气息,盛大古老。

    “天书九卷。”时空幻镜里九方丌惊声,眼底竟然有着一丝难以置信。

    铭刻在玉片上的扭曲文字飞射出来,融入那柄光剑之中,四周的天地灵气募然向着光剑汇聚,注入其中。光剑体积暴涨,眨眼间就变作了二十余米大小,威力数以倍计的增长。

    下一刻韩逸瞳孔一缩,有些不敢相信,神光术激发的光柱竟然无法抗衡那柄光剑了,光剑里散发出来的气息已经强大到了超乎想象的程度。

    “破。”司徒枫挥舞大手,脸上弥漫着疯狂的战意。这一幕深深的刻在了每一个外府弟子的脑海里,即便是柳千风和上官乐,也觉得无比惊讶和诧异。

    他们完全没想过,向来温润如玉,沉静如水的谦谦公子,会有这样疯狂的一面,会那么的渴望战斗,渴望一个对手。

    轰,神光术激发的光柱在光剑之下崩碎,爆炸开来。韩逸喷出一口鲜血,如遭重击,整个人倒射出去。

    他在擂台边缘单膝跪地,整张脸都扭曲了起来。不可以,不可以,他不能输的,力量,他需要力量。

    他想起了神威之术,可丹田里空空如也,灵元已经消耗一空,无法支撑他使用那个秘技。

    “夔龙之血,是了,我还有夔龙之血。”

    韩逸挣扎着站起来,在光剑到来之前,掐出一个印诀,身上铭刻的三道夔龙纹仿佛活了过来,身形扭动着血光一闪就钻进了他的身体之中,血管里赤金色的龙血完全沸腾,炽热得宛如熔岩。

    轰轰轰,无数蓝紫色的雷霆在他的身边出现,他的额头上一个古老的黑色文字浮现,瞳孔变成了金色,冰冷无比。

    背后的龙翼极度张开,龙形的器纹被点亮,它带着韩逸升入空中,速度极快的远离那柄刺来的光剑,黑色的煞气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激发了,环绕在韩逸身边,诡异无比。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