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一百六十五章梦境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皇室的人,真是越来越霸道了。”

    没想到青年仅仅片刻就推理出了来人的身份,不禁让人感叹其心思之敏捷。但随后他又皱眉,没记错的话近日似乎是外府大比的日子,而这一任的外府孔雀阁阁主李湟便是澜月皇室之人,难道说那位灵王期修士便是为他而来?

    “看起来,外府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啊。”青年自言自语,嘴角扯出一丝笑容,“明日让人跑一趟外府,查查此事。”

    ......

    从空中落下后,雷凌羽翻手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枚白色的灵丹来,一股浓郁的丹香逸散开来。小悠鼻翼动了动,闻到那股丹香有些诧异。

    雪莲生肌丹,顶阶疗伤丹药,还不错,这下你可死不了了。小悠不再去蹭韩逸的脸,反而看着韩逸眼底掠过一丝笑意。

    那枚丹药进入韩逸的嘴里就完全融化,变成一团白色的液体流进他的胃里,很快的就化为温暖的药力涌入四肢百骸,还有五脏六腑之中。他的脸上恢复了一些血色,断裂的胸骨和破裂的内脏开始愈合。

    雷凌羽抱起韩逸的身体,小悠一跃蹿进韩逸怀里。

    “决赛明天再继续,大家都先回去休息吧。”

    “是,府主大人。”

    弟子们齐声应道,刚才那一场灵王期修士的战斗,让他们清晰的认识到了雷凌羽的强大。

    “莫长老,你跟我一起来。”

    雷凌羽说完,并没有向内府而去,只是身形一动掠向新生别苑,莫长老没有任何迟疑便立刻跟上。

    弟子们看着雷凌羽离开的背影满眼狂热,灵王期的强大深深的震撼了他们每一个人,那种力量才是他们必生向往的东西啊。

    只要能够突破灵王期,就能够纵横整个澜月岛,就能够带领自己的家族真正的崛起,福荫百世。

    ......

    夜深人静,雷凌羽站在韩逸的小院里,看着远处升起的明月,面无表情,可身上却散发出一股恐怕的气息,宛如狩猎前平静观察猎物的狮子。

    吱呀,莫长老推开小院的大门,走到雷凌羽身后,心里狂跳,他也感受到了雷凌羽身上不同寻常的变化。一向平静内敛的府主大人,今天锋芒毕露。

    看起来白日里李狂的一番猖獗举动,是真的惹怒了府主大人了。莫长老这么想着,一边开始猜测雷凌羽会如何处置这次皇室的冒犯。

    “玲珑怎么样,没什么大碍吧?”

    “那丫头没什么事,只是透支了力量,陷入了虚弱期而已。”

    “嗯,没事就好。”雷凌羽说完,沉默,夜风呼啸,寒意浓重,小院里那棵大大的枫树树叶泛红,在月光下也如火焰。

    “府主,这次皇室如此冒犯,我们该怎么做?”见雷凌羽很久都不说话,莫长老开始有些沉不住气了。

    “该怎么做?”雷凌羽皱眉紧锁,“什么都不用做。”

    “什么都不用做?可是李狂也太不把我们灵府放在眼里了,皇室本就是灵府扶持的势力,负责管理澜月岛,现在却这般无礼,甚至还要杀您的弟子,怎么可以什么都不做?”莫长老不甘心的道。

    “灭一个皇室容易,可想要在扶持一个皇室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而且灵府大比在即,我不想因为这件事分心。我们好不容易才遇到四位引动灵碑异象的天才弟子,绝不能因小失大。”

    闻言,莫长老脸上的不甘之色才渐渐收敛,是啊,与灵府大比相比,报复皇室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小事。

    如果这次他们澜月灵府有弟子能在大比中取得前百名的名次,就能得到一大笔珍惜资源的奖励,说不定许多长老都能因此获得突破,进阶灵王,改变东海格局。

    而此时,昏迷中的韩逸却陷入了一个诡异的梦境,心脏沉雄的搏动着,夔龙之血处于半激活的状态,炽热如熔岩。

    漆黑的世界里浮现出星星点点的光芒,韩逸站在虚空中茫然无措,不知该去向何处。

    嗡,某种奇异的波动从虚空深处传来,一缕极淡的紫光闪过。韩逸看向那个方向,抬脚走去,每一步踏出周遭的星空就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时周遭的星空布满璀璨的星辰,一时那些星辰全部坠落华为火焰流星,一时绚丽的极光五颜六色的交融在一起,构成油彩画,一时无边无际的星云将他淹没。

    最后韩逸到了一片黑暗中,所有的星云和星光都远离了他,只剩下漆黑一片。

    他茫然四顾,寻找那个召唤他来到这里的东西,可四周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无边无际。

    嗡,又一阵波动传来,透过他的身体涌进识海深处。他猛然抬头,看清头顶的东西时,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

    那是一条巨龙,身躯庞大无比看不出全貌,盘绕住一颗巨大的星辰。巨龙的眼睛黯淡无光,那可星辰也是黯淡无光,像是失去了生命。

    韩逸抬起手来去摸那条巨龙的身躯,嗡,巨龙身体里传来可怕的力量,被它缠绕住的星辰流转出一抹紫光,铺天盖地,只是短暂得像是从未出现一样。

    “紫薇。”

    唰,韩逸从梦中惊醒,在床上剧烈的喘息,在梦里那条巨龙身体里传来的力量几乎在一瞬间将他撕得粉碎。他捂着额头,只觉得脑袋隐隐作痛,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脑海深处钻出来一样。

    他脸色苍白,身体炽热,心脏的搏动更加剧烈,龙血冲刷着血管带来巨大的力量,可是却无法冲淡他身体里源源不断涌来的虚弱感。

    脑袋里的东西抽走了他全部的力量,像是一个黑洞在吞噬他的一切。

    更加可怕的疼痛炸开,韩逸牙齿紧咬,拳头用力的握起来,骨节泛白。

    怎么啦怎么啦,小悠被韩逸惊醒,跳过来看着韩逸吱吱吱吱的叫,眼底满是疑惑。它看韩逸脸色不对,却感应不到韩逸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服过雪莲生肌丹后,身体上应该没什么大碍了才对。

    “啊。”喉咙里传出低沉的吼声,那样的疼痛简直比任何施加在身体上的疼痛都要剧烈可怕,他一拳打在自己的脑袋上,失去意识,重重的倒下。

    韩逸不知道的是,就在他晕倒的瞬间,一缕紫光从他的额头上涌出,化为一颗虚幻的星辰,可随后房间里空间骤然裂开,一条漆黑的锁链一闪而出,那颗星辰根本来不及反应就被击溃,消散不见了。

    黑色锁链拉出咔咔的声音,缩回到虚空之中,空间弥合,没有一丝一毫的痕迹。

    小悠看着这些在电光火石间发生的变化,眼底骇然,那条锁链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韩逸脑袋里飞出来的东西,又是什么?

    过了很久很久,房间里浮现出一缕一缕的紫色气流,汇聚到韩逸身边,融入他的身体血肉里。

    小悠站在床上旁观,眼神凝重又疑惑,虽然它不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可是能够惊动那传说中的东西,可见非同一般。难道说这家伙身上还隐藏着什么秘密?是了,能够让那身为......的家伙重视,又其会是一般人。

    转眼,天色已明,韩逸从昏迷中醒来,脸色已经恢复如初,甚至比受伤前还要更加红润,带着一股莫名的威严和尊贵。

    吱呀,雷凌羽推开房门走进来,看到醒来的韩逸,笑笑。

    “醒了,怎么样,还好么?”

    “老师,我没事了。”韩逸也笑笑,“对了,那丫头呢?她怎么样了?”

    “玲珑没什么大碍,就是太虚弱了还没有醒来。天门的方晓月在照顾她。”

    闻言韩逸点点头,一缕温暖的阳光照进窗户,房间里也明亮起来,一股暖意荡漾在韩逸心头,驱散了昨日遗留的阴霾。

    “今日外府大比,是最后一战,你还要参加?”

    “嗯,我要拿第一,不管是为了我自己还是为了天门弟子,我都必须做到。”

    “司徒枫已经开始了,他还有几场比赛未完,争夺第一的弟子便是你和他。”

    “很期待与他一战。”

    韩逸下床穿好白色的筒靴,又从空间纳戒里取出天门门主的衣服,认认真真的穿上。

    “老师,我好了。”

    “嗯,走吧。”雷凌羽笑笑,转身出门。

    两人来到斗战场的时候,司徒枫与沐灵彤的战斗刚好进行到了尾声。

    他双手舞动,玄色的剑芒在空中接连浮现,密密麻麻多大数百道,那些剑芒随着他的动作射出。

    沐灵彤结出一个印诀,素手轻挥,同时口中吐出一个字节:“燚。”

    顿时一片可怕的火海浮现在她的头顶,那片火海迎着司徒枫冲去,刹那间就和数百柄射来的玄色剑芒撞在一起。然而刹那之间,整片火海就被剑芒强行撕开,那些剑芒汇在一起形成一条剑龙,所过之处火海裂开,火焰熄灭。

    剑龙在火海中盘绕,俯冲而下,整片火海猛地爆开,消失不见。剑龙带着绝大的威势出现在沐灵彤面前,千钧一发之际完全停了下来,剑芒散发着冰冷的寒光,毫不怀疑只要落下沐灵彤绝对必死无疑。

    “我认输。”

    沐灵彤倒也干脆,认输后转身掠下擂台,刚好看到随雷凌羽一起赶到都战场的韩逸。

    “怎么样,你没事吧?今天和司徒枫一战非同小可,你不要勉强自己。”沐灵彤关心的说道。

    “谢谢,我没事。”韩逸冲她点点头,算是回礼。

    “门主。”

    天门弟子在牧方云的带领下走过来,看到韩逸穿上了象征着门主身份的衣服,脸上的笑意更浓了一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