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一百六十章恐怖战力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然而现在,他们看到的却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被压制的不是韩逸,反而是李湟。那一剑的威力,李湟一连使用了两个强大的手段才抵挡下来。难以想象,韩逸他到底是如何在一年的时间里,就变强到这样的程度。

    唰,擂台上韩逸飞身掠出,身形一分为三,三个韩逸接连挥斩,十几道上百米的剑芒斩向李湟。

    李湟气势爆发,头顶浮现出巍峨的山河虚影,巨大的威势降下,笼罩整个擂台,他接连挥拳,每一拳挥出空中就出现一个百米巨大的拳印,轰轰轰,剑芒和拳印撞在一起爆炸开来。

    几个眨眼的工夫,韩逸就来到李湟身前百米的地方,他一边躲避着拳印的攻击,一边挥剑发出剑芒。巨阙重剑被他藏于身后,雷霄剑不停的挥动,雷霆咆哮,长剑表面所有的器纹都被点亮,光芒暗自流动,一明一暗,如同剑的心脏跳动。

    李湟紧紧地盯着韩逸,每一次挥拳,身形就向远处急退,他不知道韩逸要干什么,到他知道绝对不能让韩逸近身,否则自己必败无疑。

    灵体双修修士的恐怖,绝对是毋庸质疑的,而韩逸恰恰就是灵体双修,不仅如此,他还修炼了杀伐之道,攻击之凌厉非同一般。

    三个韩逸在空中交错而过,同时挥出三道剑芒交叉着斩下,轰,剑芒撕碎一个巨大的拳印,向着李湟飞去。

    远处的李湟眉头紧皱,却突然停了下来,脚下一跺,无形的波动轰然涌出,整个擂台都开始震动起来。

    “山河破碎。”

    他的身上,涌出蓝灰色的气流,源源不断,宛如骤然凝聚的雾气,一瞬间那些雾气就笼罩了大半个擂台。

    韩逸高速掠动,看着那片雾气,心头掠过一丝不好的预感。轰,地面之下一股震动之力袭来,他身形一顿,动作迟缓起来,那阵雾气将他完全淹没起来。

    站在雾气之中,他抬手擦掉嘴角的血丝,刚才那股震荡之力,强大得出乎预料,韩逸猝不及防之下,竟然受了点小伤。而另外两个分身,更是直接无法承受的爆炸开来。

    韩逸目光警惕的看着前方,洞察之眼已经悄然开启,然而刹那之后,他悚然一惊,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雾气竟然向着他聚拢过来,他的身体表面雾气凝结,化为岩石。

    “石化。”

    还不等韩逸做出反应,四周的雾气便开始极速转动起来,空中数以万计的细小石块出现。

    雾气外李湟结出最后一个手印,灵光凝成十几个符文在空中一闪而逝。

    “凝。”

    咔咔,咔咔,所有的石块都向着韩逸飞来,他根本避无可避,整个人像是陷入了泥沼之中,行动艰难异常。嗡,体内夔龙诀和龙象霸体诀同时运转,狂龙般的力量苏醒,他开始旋身挥剑。

    四周飞来的石块瞬间粉碎,然而更多的石块在空中凝成,那些石块源源不断的汇聚而来,无穷无尽。

    擂台外的弟子们只看到韩逸陷入在蓝灰色的雾气之中,十几个呼吸之后,那些雾气涌动着变成一块巨大岩石,将其封闭在其中。

    那块巨石一动不动的停在擂台上,没有任何声息传出。擂台下莫长老皱了皱眉,眼角余光看了一眼看台上的雷凌羽,见府主大人一副神情镇定的模样,他才将紧绷的身体放松下来。

    天门的众位弟子神色紧张的看着那个巨大的岩石,惴惴不安。

    “门主他,不会死了吧?”

    “不要胡说,门主他可是能够与寒千佑师兄比肩的天才弟子,怎么可能会死?”方晓月怒斥,“他答应过我,以后都不会再有人敢欺负我们的,他还没做到,怎么可以死。”

    牧方云看着方晓月,不知道为什么神色一黯。原来才这么短的时间,你就那么信任他了么?

    “放心吧,我相信韩兄不会那么轻易就倒下的,他的手段比我们任何人都要多,也都要可怕。”

    姬玄幽安慰道。似乎是为印证他说的话,下一刻那块巨大的岩石剧烈的震动起来,无数裂痕蔓延开来,银光爆射,整块巨石爆裂开来。

    银光隐没,铺天盖地的黑色雾气笼罩下来,在一个呼吸间笼罩整个擂台。

    “镇魂之狱,困。”黑雾里传来韩逸的声音,李湟眼底露出可怕的凶光,很好很好,果然够强,他心里涌出一股莫名的情绪,嫉妒,他在嫉妒韩逸,嫉妒他的天赋。

    为什么?为什么引动灵碑异象的人不是他?他是澜月岛的皇太子,身份尊贵,高高在上,他才应该是天之骄子,得天独厚,不应该有人的天赋比他更前,那些人统统都该死,韩逸如此,李墨如此,寒千佑依然如此。

    一层极度凝实的蓝灰色雾气浮现在李湟身体表面,几乎接近液化。

    赤蝰蛇在韩逸身后出现,巨大的头颅吞吐着蛇信,竖瞳血红,发出一尺长的血光。

    “摄魂。”

    狂暴的精神波动爆发,冲向李湟的脑袋。正在准备着什么可怕攻击的李湟忽然被那股无形的攻击击中,整个脸庞都扭曲起来,脑袋里生生被一股力量挤入,似乎要撑爆他的脑袋。

    “啊。”他痛苦的嘶吼,“给我滚出去,山河霸势,君临天下。”

    头顶那幅山河虚影落下,笼罩他的身体,巨大的山峰虚影巍峨雄伟,九条河流从遥远的地方奔腾而来,一股雄浑的气势自然而然的从他的身上生出来。

    淡淡的金光浮现在李湟的身体上,赤蝰蛇冲进其脑袋里的精神力量被那股皇者之威粉碎。

    “嘶嘶嘶嘶。”赤蝰蛇愤怒的嘶吼,几乎要冲出去将李湟生吞活剥。

    然而韩逸一道意念传来阻止了他,现在的李湟给韩逸的感觉,竟然是那么的可怕,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诡异莫名。

    “精神攻击,是吗?那也让你来尝一尝。”

    李湟在黑暗里说道,眼底金光流转,他挥动大手,手上掐出一个玄奥的印诀。

    十几座山峰忽地从其身后消失,募然出现在韩逸头顶,狠狠地砸下,万仞巨山挟着无与伦比的精神威压,赤蝰蛇惊怒的嘶叫,巨大的身体忽然爆裂开来,煞气退回到韩逸的体内。

    然而韩逸感受到那股精神威压,却不为所动,对已经凝聚了精神灵体的他来说,这样的威压显得微不足道。他抬头,脑海里的灵体小剑一颤,虚幻的龙形咆哮,一道银光从眼睛里射出,仿佛利剑般将那十几座山峰劈开。

    山峰虚影破碎,远处的李湟身体一震,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身上的金光也完全熄灭。

    他看着韩逸脸上满是难以置信的表情,他的皇者之势,竟然被韩逸破了,而且是那么的轻而易举。

    “不可能,这不可能,我花了整整十年,整整十年的时间才凝练成功的皇者之势,怎么可能就被人那么轻而易举的击破?”

    他猛然抬头,脸色狰狞:“死,我要你死,给我去死。”

    “山河诀,霸皇之剑。”

    李湟状若疯癫,身上一刹那涌出可怕的力量,漫天的蓝灰色雾气化为一柄数百米的巨剑,九龙之纹铭刻其上。

    “斩。”

    那柄巨剑猛然斩下,韩逸的镇魂之狱竟然被那柄剑携带的威势生生撕开,煞气消失。

    韩逸神色一变,瞬间躲开,巨剑斩落在擂台上,整座擂台被劈开成两半,剑势不止,防护的阵法光幕也被撕裂,地面上一道巨大的裂痕蔓延开来。

    一些弟子来不及躲避,在剑势余威下鲜血狂喷,身体抛飞出去落在地上,生死不知。

    “快救人。”雷凌羽大喝,飞到空中挥手,三十二杆阵旗落下,阵盘在他的手里激发,一道凝实的白色光幕升起,笼罩整个斗战场。

    此刻斗战场里,已经只剩下李湟和韩逸两人了,其他的弟子和长老已经退到了远处。除了司徒枫和秋玲珑以外,其他所有的弟子都看着阵法光幕里的两人,神色惊骇。

    太可怕了,那两个人,根本不是一般人,他们根本就是怪物。他们从来没见过也从来没听说过,灵宗期的修士可以造成这样的破坏,发出的攻击比一般的灵将期修士还要强大。

    外府长老们抱着十几位受伤的弟子,给他们喂下疗伤药,等那些弟子的生命气息稳定下来才松了口气,扭头看向白色阵法光幕里激战的两人。

    “没想到韩逸这小子,竟然已经强大到这样的程度了。”徐长老感叹。

    “是啊,半年前他与郑毅一战,尚需拼尽全力才能堪堪得胜,如今却已经能够和李湟平分秋色了。”莫长老道,眼底里尽是难以掩饰的震惊。

    “哈哈,我就知道这小子不是普通人,不枉我特地从巨灵城赶回来,设下赌局。”赵长老哈哈大笑,言语中不无得意。

    “赵老鬼,你早知道韩逸有此实力?”一旁的于长老扭头看他,脸色不太好看,毕竟他在赌局中押注的弟子是李湟,如果韩逸得胜,对他来说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呃,其实当初我也没觉得这小子实力有多强,但他的肉身实在是强悍的可怕,所以才对他有些信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