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五十七章落幕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半年前,你一直在暗中窥伺我?”韩逸目光一寒。

    “不是窥伺,只是保护而已。”

    “是谁让你这么做的?”

    “在韩家,能吩咐我的人,只有家主一个。”

    “韩陌枫,哼,让你保护我,可笑,韩真对我动手的时候你在哪里?这三年来,我被人拳打脚踢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家主吩咐,除非你有性命之危,否则我不能出手。”

    “性命之危,性命之危。”怒火在韩逸脑海里升腾,那个叫韩逸的孩子已经死了,而你却在这里跟我讲性命之危,“去你他妈的性命之危。”韩逸吼叫。

    他在瞬间暴起,原地一个虚影恍若实质般动了一下,身上升起的灵光聚而不散,他也一步踏出,化为一道幻影掠向周禅枫。

    韩逸修行了大半年时间都未有进展的浮光掠影身法,竟然在此刻有了突破。

    周禅枫大惊,竟然能化出一个分身,这是什么身法?可他来不及思考,韩逸的剑锋已经逼近他的咽喉,他飞身后退,另一个韩逸从一边掠过,靠近许青雨。

    “韩逸,我求求你,放青雨一条生路。”周禅枫停下身形,任韩逸的剑锋逼上他的咽喉,“你要杀,就杀我吧。”

    “我从未说过要杀她,她夺走了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东西,我也要夺走对她来说最重要的东西。”韩逸话音刚落,另一边就传来了许青雨的惊叫声,那声音里混杂着巨大的痛苦。

    周禅枫扭头,看到许青雨抬手捂着脸,她的脸上数道剑痕横亘着,狰狞可怖,鲜血从她的指缝间流下,鲜红刺眼。

    韩逸收回火焱剑,转身走向院落的另一边。韩铸带来的燕云卫已经死伤殆尽,只剩数位还在负隅顽抗。

    能在数位灵师强者的围攻下坚持一刻钟,可见这些燕云卫确实不凡,韩铸在他们身上想必倾注了不少心血。

    至于韩铸,则身陷许扈等四位灵师初期修士结成的战阵之中,无法脱困,这样全神贯注的对抗,几乎快要耗尽他的精力了,他的脸色近乎惨白,握剑的手有些颤抖起来。

    “周禅枫是吧,你虽然没有参与这次的家族哗变,但你知情不报,按照韩家的家规,该当处死,但我不会杀你。”

    韩逸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他说着也不回头,只是径直的走向另一边的战场。

    “我如今已不是韩家的人,这次事了,我会离开天海城,以后或许都不会再回来。你的事,不会有别人知道,我的事,也希望不会再有别人知道。”

    “你想和我做交易,可以,我原本打算带许青雨离开,囚禁她一生一世,让她每天都看着自己毁掉的脸,但现在,我改变主意了,你可以带她离开天海城,作为交换,我的事你得烂在肚子里。就让韩家的其他人都以为,我已经死在了刺客的剑下吧。”

    周禅枫抱着已经陷入昏迷的许青雨,点点头。

    “好,这个交易我接受。”

    呼,韩逸脚下一动,化为两道影子切入战阵,剑锋直指韩铸的咽喉。

    “韩逸,哈哈,来的正好。”韩铸大笑,“给我去死。”

    他忽然不管不顾的迎着韩逸的剑锋冲来,韩逸皱眉,剑锋偏转刺入他的肩膀。韩铸顶着剑锋,手里的剑刺向韩逸的胸口。

    韩逸不动,韩铸露出狂喜的笑容,狠狠的一剑刺在韩逸胸口。没有想象中一剑贯穿的情况出现,那柄剑被韩逸的身体挡了下来,就像是刺到了精钢盾牌一样,发出当的声音,而后瞬间崩断。

    韩铸脸上的神色完全凝固,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他手里的剑可是灵器啊,这世界上怎么可能有人的身体能够抵挡灵器的攻击?

    “你很惊讶。”韩逸看着他笑,“若是几天之前,这一剑或许还真的可能伤到我,但现在我的肉身防御,就连低阶灵器也破不了了。”

    “你到底修炼了什么炼体之术?”韩铸瞪大了眼睛。

    “这些你没必要知道,你只需要知道,我回来是要杀你的就够了。”

    韩逸说完,身体一震,韩铸手里的残剑顿时被巨大的力量震得脱手飞出。他的灵力几乎已经耗尽了,对韩逸的冲杀,不过是在仇恨驱使下的以命相搏。

    原本围攻韩铸的许扈四人不再动作,另一边的青袍人加快了速度,几个呼吸的工夫,仅剩的数位燕云卫便横尸当场。他们走回来,背对韩逸站成一列,警惕着远处的周禅枫。

    韩逸握着剑推进,他一手按着韩铸的肩膀,让他单膝跪地,然后凑到他的耳边。

    “韩泗他们呢?你把他们关在什么地方了?”

    “原来那四个废物真的跟你有关系。”韩铸忍着肩膀上传来的剧痛,火焱剑逸散出的火焰气息灼烧着他的血肉,他的额头上不停的有汗水滚落,“我还真得谢谢你啊,你要是不说我还真不知道,既然他们跟你有关系,那我可不能告诉你。我杀不了你,至少还能把他们困死。”

    “连家族子弟都杀,你根本不配做韩家的长老。”韩逸冷冷的说,“你不要以为你不说,我就没办法知道。”

    韩逸放开他,左手掐诀,一股煞气冲天而起,然后飞快的凝聚成巨大的蛇形,那条巨蛇仰天嘶吼,在空中游荡着落在韩逸身前,低下头颅。

    “搜魂。”

    他低喝,巨蛇顿时扑向韩铸,身体将韩铸缠结起来,血红色的竖瞳盯着韩铸的眼睛。片刻后,巨蛇一口咬住韩铸的脑袋,无数黑色的雾气从韩铸的双眼、鼻子、耳朵和嘴里钻进去。

    韩铸脸庞扭曲,喉咙滚动着却发不出一丝一毫的声音。他的脑海里,满是蛇嘶声回荡,可怕的黑暗铺天盖地的涌来。

    仅仅坚持了一个瞬间,韩铸的识海就完全破碎,被赤蝰蛇的煞灵吞噬。赤蝰蛇把脸色灰白的韩铸吐出来,他的双眼瞳孔放大,看不出神采,竟是已经死了。

    赤蝰蛇回到韩逸身边,低下头,韩逸抬手按上它的额头,闭上眼睛查看其中的信息。韩铸的记忆在他的脑海里闪过,他完全掠过那些身平,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

    片刻后韩逸睁开眼睛,拍拍赤蝰蛇的脑袋。赤蝰蛇溃散,化为无数黑色的雾气融入他的身体。

    他回过身来,看着许扈吩咐。

    “许扈,一会儿你带着他们先离开,出去以后去一趟庭草阁,带那两位一起到城外西郊林等我。”

    “是,少爷。”

    “周禅枫,你跟他们一起出城,出了城你们去哪里我都不会过问。”

    韩逸说完,在心里道。

    “九方,解除空间封锁吧。”

    一阵无形的波动从他的身体里涌出来,周围的空间微微一荡,风声降临,风声里夹杂着那些青铜风铃清脆的响声。

    “走吧。”他说。

    青袍人们掠出院落,悄无声息的向着一个方向潜行,那里是他们来时的方向,以他们的速度,只需要数盏茶的工夫,就可以离开韩家府邸了。

    周禅枫抱着许青雨,跟在青袍人们的身后离开。

    “你父亲,他其实是很爱你的。”他的声音远远的传来,有些悠远。

    韩逸看着他的背影,耳边回响着那句话,眼前忽地浮现出一个男人的身影和面容,陌生又熟悉。

    “或许吧,可他爱的那个孩子已经死了。”韩逸低声喃喃,“而他却永远都不会知道。”

    ......

    韩家西北部,另一个装饰精致而优雅的院落里,韩逸翻墙而入,站在一处阴影里四下看了一眼,然后径直走向院落居中的一处堂屋。

    他小心翼翼地推门而入,堂屋里烛火在小小的灯笼里跳跃,韩逸走过正堂,从偏门离开,进入后院。

    后院里花草繁茂,青石铺就的小路通向三座阁楼式的房间,韩逸看了一眼,朝居中的那一座走去。穿过小小的花园后,韩逸打开那个没有点灯的阁楼正门,步入其中。

    阁楼一层布置了三个大大的书架,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古旧的书籍,一张书桌横亘在靠墙书架的正前方。

    韩逸走到一个书架旁,蹲下来。书架的角落里摆着一个青铜的香炉,不太引人注意。他伸手握住那个香炉,用力扭动,香炉微微旋转起来,发出咔嚓的声音。

    旁边的书桌随着咔嚓声移动,地板滑开露出一个洞口,洞口下石质的阶梯延伸到深不见底的黑暗里。

    韩逸走下阶梯,那个书桌又缓缓的滑了回来,遮住入口。他一路向下,大概半刻钟后阶梯尽头出现了一些火光,远远的看着,两名穿幽蓝色战衣的男子站在火光下守卫,腰间佩着长刀。

    “燕云卫。”

    韩逸身形一闪,化为两道影子出现在守卫面前。呼,空气微微响动,浮光掠影分化出来的幻影指尖凝聚出灵力剑芒,划开一名守卫的咽喉。那名守卫捂着咽喉,发不出声音,只能瞪大了眼睛看着韩逸,满脸难以置信的表情。

    另一名守卫则落在韩逸本体手中,他微微用力,扭断了守卫的脖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