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洛神诀 第五十一章暗流涌动

时间:2019-11-05作者:洛二十三

    程奎看着他们离开,眼睛微眯。大厅里再度陷入了沉默,过了许久程奎才再度开口。

    “三长老,海岩岛那边的火组是否有消息传回?”

    “回家主,海岩岛已经在控制之中,韩家的卫队尽皆伏诛。”

    “嗯。”程奎点点头,目光转向大长老,“风组那边进度如何?”

    “网已经结成,随时可以动手。”

    “二长老,林组的人呢?”

    “已经在韩铸的安排下混进了韩家,扮作韩家下人的样子,只等家主的命令,便能行事。”

    “四长老,到时候程家府邸,就要靠你和山组坐镇了。”

    “家主只管放心,有我在,程家不会有任何问题。”程山回道。

    “韩铸和许青雨那边,也该动手了吧。”程奎说着,看向大厅外,那个和他们程家相对的方向,坐落着天海城的另一个大家族。

    韩家,府邸深处,韩语昇所在的院落。

    正厅里许青雨、韩语昇、韩铸三人分别坐在红木圆桌旁边。大厅外已经没有侍女和下人走动了,整个小院静悄悄的,只有些微夜风的声音。

    “许家那边的援手也该到了吧?”韩铸看着许青雨问。

    “嗯,算算时间也该到了。”许青雨皱眉说。

    “我没记错的话,今天是原定到达的日期。”

    “我知道。”许青雨皱眉,“三哥说这次带队的是凌飞那孩子,他生性贪玩,或许是在路上耽搁了些时日。”

    “哼,如此大事,让一个心智如此不成熟的人带队,你们许家可真是有胆气啊。”韩铸冷哼,“我先把丑话说在前面,若是你们许家的援手不能在两天内到达,这次的行动,我韩铸不会参与。”

    “二长老,事到如今你再想退出,怕是不太可能了吧。”许青雨轻笑,眼睛不由微微眯了起来。

    “我韩铸多年经营,自然也准备了不少后手,大不了就带着天云一走了之,韩家的事,便不再理会。”

    “哦,二长老真的甘心如此么?韩逸那小子,至今还生死不明,云少爷的仇,可还不算报了。”

    “不甘心又如何?云儿的仇固然要报,可也不能因此而丧了他性命。”韩铸叹气,“这件事,一步踏错,就将万劫不复。真儿,也因为我,而死在了妖兽山脉,我怎么还能让云儿,再步上他的后尘。”

    他站起来,转身离开。

    “两天后,许家援手再不出现,我便带着云儿离开,你们的事我不会再管。”

    待得韩铸走远了,许青雨才冷声说道。

    “这个老东西,到了如今这一步,竟然想要脱身离开。”

    “娘亲,这件事终究是太危险了,你真的打算杀了爹爹么?”韩语昇扭头看着许青雨问。

    “我不会杀他的,只要他乖乖的听话,我就不会杀他的。”许青雨这么说着,脸庞几近扭曲,“可他为什么不肯听话呢?非要护着那个女人,还有那个贱种。”

    “语儿,娘亲只有你了,千万不要离开娘亲啊。”她抬手搂住韩语昇的脖颈。

    “放心吧,娘亲,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离开你的。”韩语昇靠着许青雨的肩膀,在心里说。

    韩家府邸深处的另一个地方,韩陌枫独自一人穿过寂静无人的走廊,来到韩家祠堂,一座孤零零屹立在府邸深处的黑色建筑。

    嗡,祠堂大门轰然洞开,一股无形的气势扑面涌来。韩陌枫停住脚步,周围忽然完全静了下来,甚至连虫鸣鸟叫声都消失不见了。

    “韩家第四十七代家主,韩陌枫,求见五灵使。”他在祠堂外的青石地面上双膝跪地。

    “陌枫,十几年不见,你的修为又更进一步了,如今怕是可以和韩禹那个老家伙一较高下了。”祠堂里飘来一个空洞的声音,有些虚无。

    “金灵使大人,近日天海城多有变故,海岩岛韩家卫队失去消息,程家又蠢蠢欲动了。”韩陌枫脸色凝重的说,“而且,两个月前,犬子韩逸遭遇了刺客,至今不知所踪。”

    “程家,忍了数百年,终于是要向韩家动手了。”金灵使淡淡的说,“当初韩、程、武三家一起得到了封禁之匙,却没有能力驱动,打开灵王秘藏,时隔数百年,如今的程家家主,是自认有那个能力了么?”

    “金灵使大人,这之中,不仅有程家的身影,还有落霞城许家。”

    “许家,当初许青雨嫁与你的时候,许褚那老家伙就对韩家心怀不轨,我倒是没想到他能忍到今日才动手。”

    “以韩家如今表面上的实力,此次的危机再难安然度过。”

    “你放心,到时候我会让一个地宫卫队出手,助你一臂之力。许家,程家,敢联手对我韩家出手,那就准备好付出代价吧。”

    金灵使说完,声音慢慢的沉寂下去,祠堂的大门缓缓关闭,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

    次日,艳阳高照,燥热的阳光笼罩了整座天海城,海风从远处吹来,带着腥咸的味道。站在天海城的高处远望,能看那片一望无际的碧蓝大海。

    韩逸呼吸着风里的腥咸味,混在人群里步入天海城。那些臣服于他的许家之人除了许扈,其他人都先一步入了城。韩逸换了身白色的战衣,黑色斗篷罩住身体,斗篷大大的兜帽落在头上,看不清面容。

    “许扈,消息传给许青雨了么?”他走在前面问。

    “回少爷,许方他们入城之后,就以三少爷的名义给青雨小姐传信了。”许扈跟在他身后回答。

    韩逸没有再说话,带着许扈转入一条巷道之中,去往一条老街。半刻钟后,两人走进一处四层的阁楼。

    “两位,是要购买灵器么?”一位侍女模样的女子上前问道。

    “我找萧大师。”韩逸冷淡的声音从斗篷下传来。

    “找萧大师。”侍女皱眉,“请问您有什么事么?”

    “怎么,你们器灵轩什么时候连客人的*也要过问了?”韩逸声音一寒,身上逸散出一丝惊人的煞气,侍女顿时觉得身体冰冷,额上冒出冷汗来。

    “客人,萧大师是不会轻易见客的,还请不要为难婢子。”侍女艰难的说道。

    “我与萧大师是旧识,你只管带我去见他便是,他不会怪罪于你的。”

    “这......好,我带你去见萧大师。”侍女犹豫了一下说道。她带着韩逸去往大厅尽头,然后上到四楼。

    穿过售卖灵器的大厅后,侍女带着韩逸来到一处布置典雅的厅堂,厅堂尽头铁铸的大门完全封闭。

    “萧大师正在炼器,还请公子先稍等一下,我去给公子奉茶。”侍女说着退了下去,片刻后便端来一杯热茶。

    大概一刻钟后,那道铁铸的大门缓缓打开,神色有些疲惫的萧大师微微活动着身体,走入厅堂。他的身后,一位青年模样的男子捧着托盘,托盘里一件黑色的甲衣颜色暗沉,一看便知道是不凡之物。

    “咦,这位是?”萧大师看到斗篷罩体的韩逸,面露疑惑。他看向一旁侍立的婢女。

    “萧大师,这位公子说,他是您的旧识。”侍女战战兢兢的说道。

    “旧识,这天海城里,能称得上萧某旧识的还真没几个。”萧大师淡淡的说,他挥挥手,“好了,你下去吧。”

    侍女如蒙大赦,恭恭敬敬的行礼后退出了大厅。

    萧大师走到韩逸对面的椅子上坐下,那位青年捧着托盘站在他的身后。

    “现在该让我看看你的真面目了吧,这位旧识。”

    “萧大师,才几个月不见,你连我的声音也听不出来了。”韩逸淡淡的说着,抬手拉下头上的兜帽看着萧大师笑,“怎么,那具铁甲犀的鳞甲到现在还没有用完么?”

    他说着,目光好奇的在青年手中托盘里的甲衣上打量。

    看清韩逸的模样,萧大师怔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原来是韩小兄弟,你这换了个模样,我差点没认出来啊。”他看着韩逸,“怎么,这一次又打算来出售什么妖兽材料了?”

    “萧大师果然厉害,这么快就猜到了我的来意。”韩逸冲着厅堂中央挥手,两具硕大的鳞甲浮现,“这一次,依旧是铁甲犀的鳞甲。”

    萧大师看着出现在厅堂里的鳞甲,脸上浮现出大喜之色。上一次韩逸的那具鳞甲,被他炼制成防御灵甲后,可是在天海城里掀起了不小的震动。

    各方势力争先购买,可惜那鳞甲也仅仅只能炼制出十具防御灵甲而已,所以只能以拍卖的形式出售,价高者得。现在他身后青年手里的甲衣,就是最后一件防御灵甲。

    萧大师身后的青年好奇的打量着韩逸,铁甲犀的难缠他是知道的。器灵轩曾经组织过猎杀小队前往妖兽山脉狩猎,可惜一直不能如愿。那些铁甲犀一直都是群居妖兽,几个灵师级存在对付一头铁甲犀尚且要花费些功夫,更别说一群了。可这个少年竟然能够办到,真是厉害。他在心里暗暗赞叹。

    “韩小友你这可真是雪中送炭啊,有了这两具鳞甲,我天海城器灵轩今年的收益,肯定能够名列前茅了,哈哈哈。”萧大师毫不掩饰脸上的喜意。

    “那我可要提前恭喜萧大师了。”韩逸笑着说。

    “唉,这些都是拜韩小友所赐,以后你就叫我一声萧老哥吧。”萧大师坐到韩逸身边,拍着韩逸的肩膀说。

    “这,好吧,萧老哥。”韩逸叫了一声,说道,“关于这两具鳞甲的售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