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续,梦醒千年 五二一、果然还是原来的凉子比较好(阿虚???

时间:2018-04-20作者:曾经的莱维

    “真要说像不像……其实也像。”

    莱维见少女好像挺认真的样子,就稍微琢磨了一下她刚才的表现。虽然不知道她那到底是要干什么,但看她现在这样子好像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跟自己闹着玩儿?

    “但也许是因为你以前的形象给我的印象太深了,一下子突然变了个样子,让人觉得有点……不协调?”

    莱维也想不好用什么词来形容。大体上就像某些个人风格给予观众印象过于深刻,导致他一旦以迥异的形象出现在荧幕前,观众们就会觉得假的演员那样。明明那些演员其实论演技和当前的挥水准都相当不错,然而就因为他们过往的样子在观众们脑海中过于根深蒂固了,一旦稍微产生了变化就引起大家本能的排斥抗拒。

    朝仓凉子自入学以来,就一直是以温婉大方又聪明能干的形象示人。这帮助她刚入学没多久就毫无争议的被选为了班长,而后也持续在从高一到高三的男生中拥有着高人气,甚至初中部都有不少男生对她有所耳闻甚至颇为憧憬。

    朝仓凉子在学校里的高人气和好形象可不光是在某些妹子口中‘只会用下半身思考的白痴’的男生里,就连莱维家那个从来很少说别人好话的大女儿远坂凛,也曾经说起过朝仓,并且认为如果下一届学生会改选时,朝仓愿意参选,大概至少能被选上副会长级别的位置——会长自然还是咱们孤高又伟大的远坂家大小姐,凛甚至还说了,如果她到时候已经不想再玩儿会长游戏,以到了三年级要开始集中精力在学业上为理由引退,朝仓凉子也未必没有机会被选成新一届的学生会会长。到时候她就能成为继远坂凛自己之后,二中有史以来第二个高一就当上学生会长的学生。

    像朝仓这种形象的女生,就有点像是学校里的大家心目中都想象不出来那位孤独贵族般的远坂凛,私底下在莱维面前到底是怎么一副‘嘴脸’。忽然变成这种撒娇软妹系,即使是莱维这个除了学校里那一面外也见过朝仓其他不同形象的人,也是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

    “原来如此,是因为跟我以往给别人的印象反差太大所以一时间难以接受么?”

    朝仓凉子点着头好像在思考着解决方法。话说同样是来自资讯统合思念体,凉子这说话方式就很正常也很好懂。她刚才那句简单的话如果换成是长门有希来说,大概是‘接收方脑内残留资讯与外部入侵新形态资讯产生冲突引吞噬效应以巩固内部资讯的统一性’之类?说真的地球人还真挺难揣测有希那样的外星人少女会说什么,毕竟她从思维逻辑、不,应该说是从思维方式上就跟人类貌似有着很本质的区别。不像凉子……呃,莱维突然想起朝仓凉子跟他说过好多遍,她的说话方式也不过是为了方便融入到人类社会中而刻意模仿出来的。实际上她的各种‘常识’与对事物的概念和有希是一模一样。譬如她曾经有过尝试着让凉宫春日身边来往密切的人死掉来看看以凉宫春日为中心的资讯爆是否会有重大转变。这听起来仿佛毫无人性的草菅人命行径,朝仓凉子却是完全没有哪怕一丁点的负罪感。说到底她根本不理解她和长门有希口中的‘有机生命体’的死亡到底是怎么一种感受。如果她们哪天能真正体会到人类的各种情感,而不仅仅是停留在就算看起来跟人类没区别的朝仓凉子也仍然‘只是模仿’的水平,大概这两名外星人少女就能彻底理解她们曾经的一些思想在人类看来是多么地奇特。

    当然,如果问莱维的话,他肯定是坚定地认为这两名外星人少女实际上早就已经理解甚至感受到了人类的部分情感。他不相信这两名外星人少女过去一段时间曾经做过的所有行为都仅仅是基于她们对自身状况判断后权衡利弊的选择。莱维觉得他可以看见这两名外星人少女隐藏在水面之下那纵然她们自己都尚未现的情感,姑且就当这家伙是自以为是吧。

    “也就是说如果面对的是以前不认识我、或者至少不熟悉我的人,这样做就没有问题了?”

    朝仓凉子眼睛一亮地抬起头目光炯炯地望着莱维,然而紧接着却是额头吃了一记指节。

    “当然有问题了,人类的女孩子可不会随便对不熟悉的人做这样的事。你不是很明白这些基本常识的吗?”

    莱维指着朝仓凉子抱着她胳膊的双手,其实他更想指的是除了双手之外,另外还‘夹着’他胳膊的那个部位。只是……就算是咱们的麦道威尔先生,在自己完全没错理直气壮的情况下,有些事情也是会不太好意思的。

    “唉?这个?当然不会,老师你放心吧,我明白不该跟其他男人做这些亲密事情的道理。”

    撒娇的小女生又变回了平时在学校里温柔大方的那个受欢迎的优等生。尽管也还是笑意盈盈,但现在的朝仓凉子嘴上挂着的是让人看了就舒心的温婉的微笑,跟之前那种让人看了反而会有点紧张起来怦然心动的笑容又不一样。

    然而朝仓凉子从热恋中的撒娇少女变回了热心又温柔的出色班长,可她抱着莱维胳膊的动作却没跟着一起变回去。虽然莱维挺想告诉她,正常女孩子对一般熟悉的异性其实也不会做这样的事。但想想凉子她又不是不知为何被‘创造’她的人设定成了不懂人类思想的有希,就算凉子也强调过她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在模仿基础上的表演——人类该怎么做该怎么说,她就怎么做怎么说,但并不真正理解人类为什么这么做、这么说。可正如莱维相信有希早已不再是完全没有情感的区区一个‘联络装置’,他也不相信到现在凉子还对人类的各种思维和行为一点都不理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