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续,梦醒千年 第366章 三六二、辉夜,你的节操哪去了?

时间:2018-04-20作者:曾经的莱维

    “哎呀,被发现了?”

    在瘦狼和约修亚后面的薇塔也稍微有点吃惊,她左手往前一伸,一根比穿着高跟鞋身材高挑的她还长出很多的法杖凭空出现,法杖的前端镶着一颗快跟短剑差不多的宝石,两旁缀着蝴蝶翅膀一般的翠蓝色‘装饰’。经过缇欧的两堂‘补课’,莱维已经能分辨出那颗巨大的宝石和两旁的‘装饰’都是名为耀晶石的特殊结晶。战术导力器里那跟怀表轴承一般细小的结晶回路就能配合着释放出那么多强力的魔法,薇塔那跟法杖上镶着那么奢侈的耀晶石肯定不是光为了好看。还有那只从天上飞下来停在薇塔手上的漂亮蓝鸟,大概是使魔一类的东西,她这个时候召唤出来就证明那只鸟型使魔肯定不光能当做会飞的斥候,也需要加以注意。

    “两个战士一个法师么,两个战士还是一坦克一刺客的配置,这阵容平衡性上很不错嘛。”

    虽然把玩网络游戏的术语这个时候拿出来说让人觉得很囧,不过跟辉夜认识那么久早让她给囧习惯了的莱维也不动声色。

    跟辉夜认识久了自然而然就学会了把她那些貌似恶搞的话脑内自动翻译成人话的技能。她说的没错,瘦狼顶在前面而约修亚伺机偷袭,再加上光看法杖就让人没法小觑的薇塔的魔法。虽然对手人数比刚才少了一个,自己这边又和辉夜合流站在了一起。但在不清楚蛇之使徒的实力究竟如何的前提下,必须小心谨慎不能轻敌。

    莱维跟辉夜之前都认为薇塔大概是蛇之使徒中偏向靠智慧设计行动计划的那一类,可也不能排除对方同样拥有很强的战斗力的可能。毕竟光就体内散发出来的魔力来看,作为一名魔法师,这个女人可比还被定在那动不了的怪盗要强多了。

    尽管自身魔力的多少不能简单说明实际战斗中的强弱,可对方有瘦狼和约修亚这两个执行者顶在前头争取时间,那么庞大的魔力施展出来的大型魔法就未必能让莱维和辉夜轻松。

    莱维早取出了武器,这次就连辉夜都拿出了她那根缀着五颗璀璨宝石的蓬莱玉枝,看样子已经不准备演戏,打算使用她那些曾经碾压了两面宿傩的法宝。

    “果然情报部门的人工作还是不够细致,他们给我的情报里可没说过蓬莱山辉夜小姐是个如此敏锐的人。既然被发现了,那我也就不再偷偷摸摸的让人笑话。两位,接下来的游戏,希望你们会满意哦。”

    薇塔将她的法杖高高举起,像个精致艺术品般的蓝色耀晶石散发出有些暗沉的流光。流光像一条条带子似地飞舞着卷到瘦狼和约修亚身上,看上去很像一些加持能力作用的辅助魔法。

    这种魔法并不罕见,魔法世界里被称为魔法剑士的那群人其实可以分作两类:近身肉搏的同时以魔法攻击对手的一类;以及不将魔法用作攻击手段,而是只以各种辅助魔法增强自身削弱对手的一类。

    但也许是偶像效应的影响,因为被众多年轻魔法师当做偶像般崇拜甚至膜拜的‘thousand-master’纳吉-史普林菲尔德属于前一类,结果自那以后有志成为强大的魔法剑士的年轻人,纷纷效仿纳吉的战斗方式,几乎全都以近身施展大威力魔法轰飞对手当做努力的方向。这导致修习辅助魔法的人逐渐变少,尤其魔法剑士当中愈发罕见,到现在一般只能从专修恢复治愈系魔法的魔法师身上见到。

    不过像莱维这种经常时不时接个委托赚点外快的生活,他这些年遇到的专精辅助系魔法的人也不是没有。然而以莱维经验之丰富,也不可能连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魔法也见识过,于是虽然隐约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他也不想那么多,身子稍稍俯下,弯着腰以最方便发力的姿势随时准备攻击。

    “等等!不对!”

    莱维脚下刚准备发力,辉夜突然一把拉住他的肩膀。被打断了动作的莱维差点没脚下一滑直接发力把自己撞到地里面去。为了稳住身体他调整了一下姿势,等他调整好之后却已经错过了最好的时机,瘦狼与约修亚两人已经被魔力完全缠绕住,就像之前怪盗身上所发生的那样,这一般而言是代表辅助魔法已经生效,借着等那些魔力完全敛入两人体内,他们的实力就将会得到提升。

    光以薇塔那根有点夸张的法杖和她本身放出的魔力来看,莱维能猜到她的辅助魔法对瘦狼与约修亚的提升一定不小。刚刚自己对上他们两个还能应付,这下要是还像刚才一样自己一打二,结果没准就难说了。

    反正无论薇塔的施法还是瘦狼跟约修亚的受术都已经无法打断,莱维干脆站直身子活动活动刚刚让辉夜吓了一下有点不舒服的关节。他瞪着辉夜等她的回答,唯一打乱对方步调的机会就那么一个,尽管双方的距离稍微远了点,但莱维估测以自己的速度全力冲刺几步再配上瞬移,应该有至少一半左右的几率冲到瘦狼和约修亚跟前。

    只要将他们两人逼得不得不抽身闪避,薇塔的辅助魔法就有可能落空。除了诅咒那一系的,莱维还没见过几种增益己方的魔法还带跟踪功能的。这下莱维的打算全报销了,但辉夜会那么忽然的拉住自己估计也是另有发现,这个公主大人只在远坂家住了没多久,总不至于这就被凛给传染了关键时刻掉链子的远坂一族种族天赋吧?

    莱维盯着辉夜等着她给一个让自己满意的答案,辉夜却好像什么都没做过似地一声不吭,只是一直皱着眉头望着举着法杖一脸笑容的薇塔。

    “这不是辅助魔法!快上!别管他们三个,先把怪盗抓住!”

    辉夜终于开口了,语气还是跟刚才突然拉住莱维时一样着急忙慌的,说话的内容也同样让莱维一头雾水。

    怪盗?他不是被你的能力给困住了动不了吗?难道薇塔是借着伪装施展辅助魔法的机会趁机解除你加在怪盗衣服上的能力?

    莱维转过头去望向结社还站着的那三个身后跟个雕塑一样还摆着施法pose的怪盗,果然在他身上也见到了薇塔的魔力缠绕其上……不对!这次真的不对!

    尽管不知道辉夜具体看出了什么,但反正有魔法加持在怪盗身上这点是肯定的。莱维愣了不到半秒就立刻听从辉夜的指示,上身不动右脚萌的在地上一踩,就跟要踢开巨石一样将地上踩出一个不小的坑,以最快速度轰的冲了出去。

    莱维的身体就像他那把黑帝斯发射的子弹般冲了出去,然而他的身体比子弹可大多了,所遭到的空气阻力也要比子弹呈几何倍数增加。他刚冲出去没多远速度就开始减慢,这时他没选择继续奔跑加速,而是像一开始打算的那样速度刚慢下来立刻使用瞬移。一直用眼神锁定他的瘦狼和约修亚眼前一花没了影子,两人倒是反应很快连忙抬头,接着就看到自己斜上方莱维的身影一闪又转眼消失!

    瘦狼和约修亚跟着回头,再看到莱维时他已经出现在了薇塔的身边,距离还没法动弹的怪盗仅仅几米!

    瘦狼和约修亚两人仿佛莱维猜的那样,必须等着薇塔的魔力完全进入体内,只能回头望着他没办法第一时间追上去。作为施法者的薇塔也一样不能擅动,眼看着莱维身体一转左手的暗金色长剑已经伸出,明显他打算不顾那么多先将怪盗打伤让他即便恢复过来也得失去行动能力。然而就在那把长剑即将触到怪盗的身体时,莱维的双眼忽然被翠蓝的颜色填满,这突如其来的状况让他不得不一个侧身往旁边跳开。

    薇塔放弃施法来拦截自己了?没想到她不单是一名魔法师,还有这么快的速度……跳开之后莱维回过头才发现刚才拦住自己的哪是什么薇塔?根本连人都不是,而是那只羽毛颜色和薇塔的长裙一样的鸟型使魔。

    该死!怎么忘了那个小东西呢?

    莱维右手举枪随手超那只鸟型使魔打出一发子弹,阻止它缠上自己。可当他射击完再次转向怪盗时,却发现那个被辉夜做成了雕塑的所谓‘绅士’身上缠绕的魔力已经变得十分稀薄,他本人也和那些稀薄的魔力一样,变得如同海市蜃楼般忽隐忽现。接着莱维没多想就挥出一剑,形状怪异的暗金色长剑划破就像划在空气上一样没有遇到丝毫阻碍,反而让做好了冲击准备的莱维用力过度往前冲了两步。再回过头看清楚的时候,别说怪盗了,就连离他不远的薇塔和前面的两名执行者也早就不见了影子。

    “啧,好狡猾的女人,被她给摆了一道!”

    辉夜一跺脚,手上攥着的蓬莱玉枝也跟着一甩,然后这块一大早就被莱维和伊芙联手‘蹂躏’过的荒地就又遭了个大殃。数不清的魔法弹跟下冰雹似地让辉夜随手就甩了出去,轰隆隆的爆炸声震天响,吵得莱维耳膜都有点疼忍不住用手按住耳朵。

    虽然早就听辉夜跟铃仙说过不少有关她们之前生活的那个叫幻想乡的地方的事儿,莱维仍然觉得很难想象那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地方。这真不是莱维的想象力太差,而是他根本猜不出成天有一群一群像辉夜和铃仙这样的少女到处闹到处打架的地方该是一种怎么样的地貌。

    月球表面?莱维觉得这应该都是恭维了。看看辉夜那一下就把这块荒地炸成了什么样?莱维捂着耳朵往辉夜那边走,一路上深一脚浅一脚连一片能容纳他一只脚的平地都找不到,要是换个身体协调性差点、平时比较少运动的人来,就算从头到尾目不斜视双眼紧盯着地面,没准都还得不小心把脚给崴一下。

    莱维跟伊芙两人合力造成的效果都不如辉夜这么轻描淡写的一下。而那个叫幻想乡的地方像辉夜这样的人据说至少有好几百个——并不是说实力堪比辉夜的有好几百人,否则那就不叫幻想乡干脆改叫地狱牢之类算了。

    莱维听说是攻击方式跟辉夜刚才那样的人有好几百个。不管实力多强还是弱小的妖怪,几乎全都喜欢以天女散花的方式进行弹雾攻击。力量强的弹雾的威力就强点,而弱的虽然弱点,可拿来犁地却也怎么都足够了。

    总数几百人,妖怪之类的生命又大多是性格直接,两句话不对就不继续废话马上动手。就算铃仙跟辉夜没明说,莱维也能想象幻想乡里类似的冲突一天得发生多少次。每次冲突中尽管有巫女规定的符卡规则限制了冲突双方出招的次数。但像辉夜刚才那样的算一招,两个人加起来一共来个十几下都够毁掉好几个足球场的。

    而莱维听铃仙描述,幻想乡那个地方其实没有多大,论总体面积除了一些特殊的地方比如天上或者地下,貌似还没学园岛这么大。那不算小的地方拿给几百个天天胡闹的妖怪实在不怎么够看,为什么形势那般‘恶劣’的地方还能种下草长出花呢?

    永远亭的迷途竹林姑且算个结界有保护也就算了,铃仙却还跟莱维说起过幻想乡其他一些风景优美的地方比如雾之湖什么的。爱丽丝之前在幻想乡一直居住的地方也叫作魔法森林……莱维实在想象不出一个天天被一群像辉夜和铃仙这样的少女们炸来炸去的地方怎么还能长出森林。这大概也是幻想乡那个地方的‘非常识’之一吧?

    ‘常识的结界’,还真是一个虽然让人搞不明白,但貌似很厉害的东西呢。

    “抱歉,这次是我大意了。”

    等莱维走到近前,没让他开口辉夜就直接干脆的道歉。这种姿态在辉夜身上可不多见,平时不管是玩游戏还是别的什么事情上,辉夜总是一副永远都不服输的劲头。这大概才是造就她短短时间就成了中央区各大街机厅一个传说的最主要原因。类似小看了对手或者因为不熟悉新游戏而输掉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辉夜说自己大意才输了也好多次了,可这么咬牙切齿干干脆脆的还从来没有过。难道是因为赢了她的人已经跑了让她没有赢回来的机会么?还是因为辉夜一开始就对那个叫薇塔-克洛缇德的女人印象太差,让她被摆了一道后格外的生气?

    “那个女人之前偷偷摸摸弄出来的魔力我感觉像是沟通空间的类型,加上她伪装的还挺好,弄得我误以为是从异空间召唤的魔法。结果没想到完全被她骗了,完全搞反了。不是从异空间召唤,而是把自己传送出去。那个女人还真不简单,现在想想,她一出现就表现出的那个轻抚浪荡的样子肯定是伪装。什么有关我的情报太少,分明是太多了让她都能针对我的性格定计策了!”

    辉夜恨得牙痒痒,莱维走近她身边都能听见咯吱咯吱的声音,搞得他觉得自己得牙好像都有点酸了。不过要说有关辉夜得情报对方有很多,这点他倒是不敢苟同。毕竟有铃仙那个总是认真过头的兔耳少女在,想在她周围潜伏起来探听情报的可能性实在不怎么高,铃仙的能力非常擅长应付这种偷偷摸摸的敌人。铃仙虽然日常小事上有时候很迷糊,但只要是跟自家公主有关的事都从没见她疏忽大意过,迷糊也大多是迷糊在自己身上。不是莱维自夸,他觉得能潜伏在铃仙身边足够近的距离、近得能听清楚她跟辉夜谈话内容的人,暂时这世界上应该也就自己这一个了。这还是因为铃仙毫不避讳莱维,把自己能力的一切都清清楚楚的给莱维解释过,加上自己在这方面确实有不少经验比较擅长,才能找出铃仙能力的破绽。其他人就算是因为被圣杯以assassin职阶召唤出来而赋予了气息遮断特殊能力的伊芙,离得太近了也会被铃仙发现。毕竟铃仙的能力是波长而不是气息,不了解她能力的人哪想得到‘波长’这种一般非科学侧强者根本不了解的东西?

    “不是稻羽的疏忽。”

    辉夜也立刻同意莱维的判断,对铃仙她也十分的信任。

    “我自己出门的时候也没自言自语的习惯,而蓬莱山辉夜这个名字其实被人联想到竹取物语的可能性也不太高,加上我平时自己出门的时候也不怎么穿这一身衣服。”

    你想说你那套码数偏大的邋遢运动服原来还是一种外部伪装么?莱维很想吐槽,但辉夜现在情绪显然不好,他也没必要自找麻烦让她把枪口调转对上自己。

    “如果排除了说话内容被人偷听的可能,那只能说那个女人太聪明了,光凭远距离观察你日常的生活习惯就大致判断出了你一部分的性格。嗯,除了聪明之外胆子也很大,光靠那些没多少证据支持的猜想就敢定下策略,看样子七个蛇之使徒一点儿都不能小看。”

    从辉夜的日常行为中判断她的性格,其实这一点莱维倒是不觉得有多难。毕竟辉夜跟一般人不同,她的生活习惯实在太有‘特色’,完全不是那种现代社会中受到各种约束模板化了的人类的生活方式。

    外表看起来适龄的年纪却不上学,不管结社的人是否知道辉夜是依靠圣杯的力量从异世界召唤来的与他们相同的异世界人,这都可以给她打上一个‘崇尚自由’或者‘叛逆’之类的标签。原本是地球人却没和其他同龄人一样去上学,显然这必然是一种叛逆的行为,就算她的年龄并不像外表显示的那样,一般生活在大城市当中的‘异类’也大多会为了掩饰自己的特殊之处而选择遵循周围其他一般人的生活方式。就像依文明明六百多岁了还到初中教室里去上课一样,尽管依文也是个特例,她在麻帆良上学是受困于诅咒不得已而为之……同理辉夜要是来自异世界,生活在学园岛这种到处都是学生的地方,她不上学会显得十分显眼,很容易让人对她产生某种程度的怀疑。就像结社自己那群人,为了不被这个世界的人怀疑,他们平时都比较注重隐藏自身。要不就让自己融入这个社会如同一片树叶藏身树林,否则就尽量避免长期出入同一个人多繁杂的场所,以免被有心人盯上。可不管哪一种其实还挺必要的掩饰辉夜都没有刻意去做过,这很明显能说明她的一部分性格特征。

    其次辉夜在家里的时候估计结社的人没办法偷窥,远坂家作为一个古老的魔术世界,还是中央区这片土地魔术领域的管理者,即便凛本身的魔术实力未必能比得上结社的那些执行者甚至使徒,但她作为管理者利用当地灵脉布置的一系列措施也不是那么好绕过去的。何况远坂家还住着铃仙,那只兔妖怪为了自家公主大人的安全,时不时就会给那栋房子周围添加防御措施或者布置结界,前几天她还把新布置的结界的通过方式告诉过莱维,省得莱维去远坂家的时候‘误触警报’。

    既然不会是家里被偷窥,那么另外剩下就是辉夜偶尔外出时从远处观察了。如果从远处观察的话,那么辉夜最值得注意的一个特征,恐怕就是她那身和年龄外貌性别都极为不相称的打扮。那身老套又邋遢的运动服,任谁一眼看上去都自然而然的认定这是一个思想极为保守,远远落后于时代,甚至有可能偏向自闭偏向神经质的人。毕竟正常的女孩子又几个不爱美?尤其辉夜这种先天条件那般出色的美少女,更不可能因为自卑之类刻意掩饰自己的身材外表。

    把辉夜这些从外部能‘观测’到的特征集合在一起,其实就算是莱维,也能大致上就性格方面给出一些可能性比较高的判断。但要说以自己的判断作为证据针对性的定下计策……莱维自问没那么大的胆子,除非那仅仅是他自己一个人执行的行动。若是还有其他人甚至是同伴牵连其中,以莱维的个性肯定没法那么大胆的贸然行事。

    由此看来,那个叫薇塔-克洛缇德的女人,不仅智慧出众而且大胆心细,并且还再次印证了缇欧所说过的,结社的成员之间羁绊大多不深,别说称之为‘同伴’了,在莱维眼中,他们彼此之间的关系大多连‘同事’的级别都算不上,非常的淡薄。

    这种淡薄,对于莱维和麻帆良而言到底算好事还是坏事?关系淡薄既代表他们当遇到困难时会很轻易的放弃任务保全自己,甚至当‘同伴’遇到危险也很可能因为顾及自己的安危而选择视而不见。但同时也有可能由于这种彼此之间的淡薄,使得他们能够毫无障碍的牺牲自己的‘同伴’来让计划更容易达成。彼此间的羁绊固然能增加团队的斗志,但一个纯粹将手下当做随时可以抛弃的旗子的指挥官,也让人非常难以应付。

    “没错,是小看她了。刚察觉到背后有魔法反应的时候,我还以为她是打算从背后召唤一个东西前后夹攻。结果没想到其实是要把那个让我打晕了的贫乳萝莉也带走,这一局还真是输的彻底,简直就是让她打了个perfect呢。”

    贫乳萝莉什么的……大约是指那个拿着超大型步枪的女孩子吧?辉夜又开始飙她的宅语,至少说明她的心态已经恢复了过来,没有因为让人摆了一道而大受打击。

    也对,不管是历史当中记载了的故事,还是莱维从铃仙口中听到的那些事情。辉夜都是个经历丰富甚至稍微改编一下就可以去演虐主催泪苦情剧的少女,要是她这么容易就被打击到,恐怕即便本来就长生不死再加上吃过蓬莱药,也支撑不到她‘茁壮成长’到现在吧?

    不过比起现在这个又宅又腐的辉夜,要是她能成长得别这么茁壮没准还是件好事。莱维暗暗吐槽,不过这个时候他觉得还是应该给辉夜一些安慰。

    “好啦好啦,反正他们的目的是麻帆良的世界树。今天接下来肯定还有不少见面的机会。有了这次的经验,到时候小心注意一点,从她身上找回来就是了。”

    莱维拍拍辉夜的脑袋,轻轻的把手放在上面揉着她顺滑的黑发。话说辉夜虽然无论外表和真实年龄都绝对不小,但她的身高倒是刚刚好让莱维手伸的还挺舒服。可惜莱维觉得舒服,辉夜在这方面却貌似跟她没有共同语言。她抬手一把拍掉莱维的手,眼睛一瞪嘴一噘嚷嚷起来:“干什么呀,当我是你家养的那些萝莉么!”

    莱维一脸不知该说什么表情,什么叫‘家养的萝莉’啊。大家只不过是因为房子够大又方便所以才住在一起,这种关系应该只能算是房客才对吧?何况单说‘萝莉’这个定义已经很不对了。家里的女孩子们当中年龄最小的菲特和梦梦也都到了差不多可以上高中的年龄,有希则已经在高中部上了几个月的学。至于外表看上去才十一二岁的伊芙,按照当年宇宙中通用的克罗诺斯银河历,她可是已经二十四岁的标准成年人了!虽说莱维到现在也不太清楚克罗诺斯银河历跟地球的历法该如何换算,反正就当她成年就对了!

    然后是依文,你试试跑到依文面前叫她一声小萝莉乖乖看她是吃你的棒棒糖还是直接把你吸成人干?

    “安慰少女的方式应该用男人宽厚的胸怀和温暖的怀抱才对,这都不会你以前到底怎么学的?要不要姐姐我来教教你呢~嗯?”

    辉夜一脸‘奸笑’的弯着腰背着双手上身往莱维这边凑,如此怀有‘攻击性’的动作莱维自然而然的往后一退,结果忘了这块地早让辉夜给炸成了马蜂窝,一脚踩在个小坑里踉跄了好几下才稳住没摔倒。

    “喂,你没事吧?刚刚跟那些执行者一个打两个那么帅气,这个时候要是扭到脚可就辛辛苦苦赚来的形象分都扣光了哦。”

    “扣光就扣光吧,既然我在你眼里形象变得那么差,肯定也不愿意让我这样的人跟挤在一起排队买游戏吧?也是,要是我的话,碰上这么讨厌的人别说挨着排队了,走近他半径一百米都觉得空气会变差。”

    别说莱维脚还真差点给扭了一下,要不是他最近这段时间锻炼的比以前勤快,换了圣杯战争之前的他,说不定就真丢脸了。不过脚踝疼了那么一下也让他头脑清醒很多,灵机一动立刻就找到了这种情况下最适合对辉夜的反击方案。而从事实结果来看,莱维这个反击方案相当成功。他话才刚说完,辉夜脸上的奸笑就不见了。

    “没有!没有讨厌!完全没有讨厌你,印象一点都没有变差!”

    一听莱维说不帮她排队买游戏,辉夜马上就着急了。她一个箭步飞快的冲上来一把搂住莱维的腰,双手紧紧缠着他就跟冬眠了好几个月没进食的大蟒蛇似地。

    “我怎么会讨厌你呢?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好的男人了,别开那种玩笑,我恨不得永远这样跟你贴在一起不分开呢,你看你看你看!”

    辉夜紧紧抱着莱维的腰,把脸也埋进他胸前,脑袋好像变成了一个钻头似地使劲往里头钻,一副恨不得把自己身体揉进他身体里的模样。她如此过度的反应让莱维也有点始料未及。反击有效果固然是好事儿,但效果过了头就未必那么值得高兴了。

    辉夜也不知跟谁经常打架还是怎么的锻炼出了一身怪力,跟她平时给人的法师系印象很不相称。莱维让她这么死死抱着,所谓跟绝世美女贴身‘肉搏’的‘快感’那是一丁点儿都没有,时间长了真有一种被蟒蛇来了个热情的死亡缠绕的感觉。

    “你轻点!我都快喘不过气了!”

    莱维可没心情学言情剧里的男主角那样和女主角深情相拥。他就像摔角擂台上被对手施展了强悍固定技的可怜选手,双手按住辉夜那两条也不知道怎么能有这么大力气的细胳膊使劲往外掰。这会儿旁边要是站着个裁判的话,他大概会不要面子的使劲拍辉夜的肩膀跟裁判示意自己认输弃权?

    “你把我勒死了就这没人陪你去排队了!”

    到头来成也是这招败也是这招,对辉夜最有用的还是她最中意的二次元。莱维使劲掰都掰不开的那双跟钳子似地细胳膊,让他这么一句话就给解开了。辉夜就跟突然发现自己抱着的其实是个火炉一样,双手猛地一缩,抬起头瞪着一双大眼睛望着莱维的脸,小脸上写满了紧张。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的二次元够多,辉夜虽然平时在外人面前高冷的像个月宫仙子,在熟人面前又邋遢成标准的腐宅干物女。却也一点儿都不缺卖萌的本领。她双手攥着小拳头抵在莱维身上,身子还贴着下巴顶住他的胸口,抬起头可怜兮兮的表情和那双像小动物般无辜的大眼睛实在让莱维无法招架。

    本来还打算稍微报报仇来着,莱维却只能伸出手搂住她摸着她背后的长发,好像辉夜真是个受了委屈需要主人好好安慰的小宠物——也不知到底是谁才是受害者,难道这就是女人的固有技能么?

    莱维经常能在办公室里或者下班之后的小聚上,听到男同事们抱怨家里每次跟老婆吵架到头来都得自己低头认错。不管到底是什么事情、也不管事情的起因、不管事情结果是谁遭了秧,反正最后道歉的总是当丈夫的。那些男同事每次喝多了酒就会‘痛斥’这个世界的不公,莱维也是对他们的话深有感受。

    可不是么?不管家里发生了什么,就算是依文做错了事莱维一时没忍住发下脾气,可每次不都是到最后以他道歉安慰貌似受了委屈的依文做结束么?

    依文跟自己老夫老妻了有那种本事正常,可辉夜的话,按铃仙说的她以前别说跟人交往,活了上千年她接触过交谈过的男性都没几个,怎么也学会了这招?

    不得了啊,要是按她现在的这个‘资质’发展下去,要是以后变成了一家人那还不被她吃得死死的永世不得翻身?

    哦,对了,这里说的一家人专指住在一栋房子里的关系,绝没有其他更深入值得联想的东西,千万不要胡乱脑洞代入。

    “好了好了,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刚才不是早说过了吗,答应你的我一定会做到。既然说好了帮你排队买游戏,到时候我一定不会迟到……啊,差点都忘了,现在你也搬过来住了。到时候等你觉得差不多该去排队的时候就把我叫上吧,我们一起出门,保证一定让你入手你特别想要的那个特典。”

    “真的?”

    辉夜好像不敢相信似得,还是那样一副可怜兮兮眼巴巴盯着莱维的样子。

    “真的。”

    “真的真的真的?”

    “当然是……喂,你也该玩够了吧?别忘了今天咱们还有正事儿,你不是对那个叫薇塔-克洛缇德的女人还不爽吗?那就别在这儿耽误时间,赶紧回麻帆良去把她再拦住。”

    见辉夜好像卖萌卖上瘾了似地,莱维轻轻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又把摆了辉夜一道的薇塔给搬了出来。现在他的确没有太多时间浪费在这儿。

    “嘻嘻,知道啦,你可是说好了的哟。”

    被莱维敲了脑袋的辉夜吐吐舌头嘿嘿一笑。

    “嗯,说好了,要不跟你拉钩约定一下?”

    莱维随后那么一说,辉夜听了还真伸出手来生怕他反悔的样子。莱维只好无奈的用小拇指跟她勾了一下,叹着气摇头无语。

    “好啦,相信你啦。说回正经的吧,咱们接下来怎么办?”

    大概是有了前车之鉴,多少有点怕莱维再拿那个来威胁自己,辉夜一个劲的卖萌表现得超乖的样子。莱维虽然有点招架不住她的卖萌攻势,但也忍不住幻想要是辉夜一直这么乖乖听话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唔,好像也不是那么好。仔细想想,有些特点虽然经常弄得人很麻烦很头疼,但没了那些她也就不是那个传说故事当中的主角,蓬莱山辉夜了。

    不过莱维可不是那种喜欢麻烦找上门的m,不是辉夜就不是辉夜吧,果然身边的妹子还是软点听话点的好,傻子才喜欢成天跟自己对着干的女人,就算长得再漂亮那也受不了啊。可惜买游戏也就是周末的事,离现在也没几天了。等游戏和特典都到手之后,自己还能有什么东西拿来钓着辉夜让她乖乖听话?

    莱维无奈的在心里摊手,他发现自己还真没有能让辉夜顾忌的东西在手。反倒是辉夜小恶魔起来,自己还有几个姑且能算是‘把柄’的东西在她那里。

    不幸啊,难道才接触过几次就被学园都市那个刺猬头幻想杀手给传染了吗?在圣杯战争之前,准确的说是召唤出这些英灵之前,莱维可从来没这么烦恼过。那时候真是除了因为要上班没法每天睡觉睡到自然醒、工资薄了点儿没法数钱数到手抽筋之外,其他各方面都让他相当满意的懒散生活。哪像现在,每天睡着之前都担心明天早上起来之后又会遇到什么麻烦事儿,或者干脆自己身边这些人又会给自己惹出什么样的麻烦……唉,莱维又想起跟爱丽丝被困在那个结界里的日子了。那种相当于隐居一般的生活除了偶尔闷了点又总急着出去之外,其他一切都完全符合莱维个人对生活抱有的理念。难怪爱丽丝过去一直都一个人住在魔法森林里还很少出门。要想自己不惹麻烦别人也不给自己惹麻烦,唯一最有效的方法看来就是隐居起来不跟人过多接触。

    以后有机会一定找个没人的小岛,在岛上建个屋子跟依文一块搬过去住!

    哦,对了,像菲特这么乖的女儿自然也可以带上。还有一直把家里打理的井井有条的茶茶丸。有希愿意的话把她带上也是极好的……至于其他人,铃仙要是愿意不跟她家公主改跟自己的话倒是也行,不过估计这个可能性基本为零,那种级别的忠仆简直是现代社会再也见不到了的,也没必要非得破坏人家的一段佳话吧?剩下的那些人哪个都不是能安静下来,干脆连电话都不带让她们想找都找不到!到时候那样的生活该有多么惬意悠闲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