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续,梦醒千年 第358章 三五四、幽香不要急,淑女、淑女一点

时间:2018-04-20作者:曾经的莱维

    一开始也许只是为了她自己的报纸《文文新闻》能有更好的销量,射命丸文努力收集各种大家可能感兴趣的材料编写成新闻登在报纸上。可随后她遇到了一个难题。

    幻想乡是人类罕至,非人之物聚集的地方。拥有漫长寿命的非人种族与人类的一个大区别,就在于他们由于生命漫长不用太过畏惧死亡的缘故,性格普遍比较淡泊比较冷漠。在这种都是性格淡泊的非人之物居住的地方,就算人口稠密也远不会像人类社会那样每天发生各种稀奇古怪的事情,反而比人类社会看来更‘普通’,也就是根本没有什么值得报道的东西。

    于是有感于素材难找,写不出有趣的报道害得报纸销量总是上不去。对记者这一行有着非一般热忱的少女决定另辟蹊径。她最开始的方式是努力寻找,不放过哪怕一丁点的蛛丝马迹,将那些妖怪神明们不为人知的一面偷偷记录下来展现给大家——也就是类似偷拍他人**还发到网上这种恶劣的行径。

    从那时候开始,妖怪们时常会在文文新闻上看到自己不想被人知道的习惯或做过的事被堂而皇之的写出来让大家都看到。这样一来,射命丸文就成了大家的一个公敌。可是偏偏这个活了很久也修炼了很久的鸦天狗又有着不俗的实力,纵然是非人之物聚集的幻想乡里,能打赢她把她赶跑的存在也并不算多。再加上她又有着的确称得上幻想乡最快的速度,一些实力超过她的大妖怪也只能把她暂时赶走,而办法一劳永逸总是得时刻防备着她卷土重来偷拍到一些不愿意被人看到的照片。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些妖怪们不愿意被别人知道的秘密登在报上,这里头甚至还包括了一两个整个幻想乡都没几个人敢惹的大妖怪……谁让射命丸文偏偏就是那少数几个不要命敢惹大妖怪,惹了之后又总是能凭超快的速度逃之夭夭的呢?

    可即便如此,将平静的幻想乡搞得鸡飞狗跳的射命丸文仍旧没有满足。妖怪们一开始被她的神出鬼没打了个措手不及,但在那以后大家都小心了起来。

    能修炼成妖怪的多多少少都有点自己的本事,不是放到擂台上一对一把对手揍趴下的本事,而是类似铃仙控制波长以及辉夜的永远与须臾那种稀奇古怪的能力。幻想乡里就连最最弱小的小妖精都有自己独特拿手的本领。

    比如住在幻想乡第一地标博丽神社附近的三只小妖精。这三只小东西打架的本事完全不行,随便一个稍微有点档次的妖怪都能把她们三个打得不要不要的。但就这三个几乎没什么攻击力的小妖精,却也能凭她们独特的能力让许多实力很强的妖怪头疼的不得了。

    她们三个一个能将光线折射,另一个能将声音消除,最后一个则可以感应到周围一切活动的事物。这三个小妖精配合在一起,光线全都被折射就没有人能看见她们,相当于隐形;声音全被消除则哪怕她们闹出再大的动静也没人能听见;虽然光线被折射后她们自己也因为没有光线进入眼睛而看不见别人,声音被消除后她们也会听不见别人的声音。但最后一只那个感应活动事物的能力让她们在看不见听不到的情况下却相当于手上拿着个雷达。

    既有无懈可击的潜行匿踪能力,又有超强的探测能力让人无所遁形。就是这么弱小的三只小妖精,只要好好的利用她们特有的能力,也能轻轻松松从强大的妖怪手底下悄无声息的偷到她们想要的东西。

    类似这些拥有独门绝技的妖怪在幻想乡里还有很多很多。她们一旦有了防备,利用自己的能力多多少少能防止被射命丸文偷窥偷拍到自己的**。这样一来,射命丸文的文文新闻渐渐又变得没什么有趣的东西可登。她在苦恼烦躁中灵机一动——报纸的销量需要轰动有趣的报道,既然没有这样的事情可以报道,那么自己去引发制造出这样的事情不就可以了吗?

    于是在那以后,这只拥有幻想乡最快速度的鸦天狗的足迹几乎遍布整个幻想乡。她频繁的四处作案引发各种各样的大.麻烦,然后把这些弄得别人焦头烂额的麻烦当成有趣的新闻写在报纸上发布出去。可射命丸文也不是一味的蛮干,她知道自己要是总这么惹麻烦,时间长了肯定会被职责就是维护幻想乡‘和平’的博丽巫女给盯上。变成走到哪都会被城管驱赶的小贩可不是一件好玩儿的事儿。为了避免落得那样的下场,射命丸文从主动闹事变成煽风点火引发事件。

    引发的事件也不用多大,反正只要有个题材,自己写报道的时候把它往夸张往大了编一下就行了。靠笔杆子讨生活的人,还能不会点基本的夸张修辞手法么?适度的夸张再加上一定‘合理’的联想,一篇篇跟事实完全不相符,极尽哗众取宠之能事的虚假报道就这样出炉了。

    报道假的不得了,可妖怪们的个性和生活习性又注定她们没有现代社会那些丰富的辟谣手段。真成了造谣动动笔,辟谣跑断腿的状况。搞到最后,就连八云紫这种位居幻想乡最顶层的妖怪贤者都受不了射命丸文。利用自己的能力将自己的家搬到异空间夹缝中还不够,平常若非有极其重要的急事,她基本不在幻想乡露面,需要跟外界接触的绝大多数事儿都交给自己的式神。就这样,自己还被那个可恶的鸦天狗给编造成了每天睡觉超过二十小时,一年睡觉超过三百天的超级大懒虫呢!

    你说这让人如何能忍!

    要是那只可恶的鸦天狗也跟着一块从幻想乡来到了这个地球,见到自己跟幽香在这里……都不敢想她会写出多么可怕的报道。再加上这个世界方便到让人讨厌的网络,到时候自己还有脸到学校里当校长?

    “唉,有的时候咱真的很羡慕你。羡慕你这种什么都不放在心上,别人怎么说怎么看都无所谓的性格。虽然活了那么久什么都见惯了,但咱终究还是不能免俗呢,哈哈。”

    这话也就幽香听听了,要是换了幻想乡里的其他人,肯定脸立刻囧起来吐槽她一个幻想乡仅次于射命丸文的第二大偷窥狂有什么资格说自己要脸。

    不过的确跟除了自己那片太阳花田里的花花草草之外其余一切貌似都不萦于怀的风见幽香比起来,咱们这位经常被人叫成妖怪闲者的妖怪贤者,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在意的东西讨厌的东西。就比如被人问到年龄她总是自称十七岁,比如强调别人要叫她‘紫姐姐’而不是‘紫……分红克萨谷日哦额外通过后iudeashgidfsng9dhsov扯您的山坡i光和热啊我i个i加热啊撒’。

    咳咳。

    “别说那些没意思的废话了,来,出手吧,我已经等不及了!”

    幽香把撑着的阳伞一手,当做武器似地横着握在手里。她那张平时总是没有半点表情一脸淡然的脸上,此刻已经难掩兴奋。她太迫不及待了,迫不及待要将自己这个老对手狠狠教训一顿。

    趁人之危?胜之不武?能把八云紫揍一顿的话,这些就是最好的夸赞了!

    “呵呵,放心别着急,再稍微等一下就满足你的……唔,暗辉夜的说法,这种该叫做s的**?”

    紫的话里隐约透露了辉夜也在这个世界,毕竟在幻想乡的时候,八云一家跟永远亭的八意永琳是众所周知的宿敌,从没听说过她跟人家家的公主有什么来往。

    不过也许是以前早就知道了,也许是就算知道了也不在意,幽香就跟没听见紫的话一样,空着的那只手猛地一抬,一股充盈着妖气的震动划开空气,像鞭子似地抽了过去。

    “不是说了让你别这么着急嘛,真是的!”

    虽说因为各种原因有力使不出来,但紫也不至于区区这么点妖力都应付不了。她嘴上抱怨着,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幽怨起来,手上的动作却没停,扇子一扇,身前的空间像是被什么东西硬撕开的纸一般裂开一道口子。幽香放出的妖气正正好钻进了口子里,冲向异空间的一片漆黑中,一点涟漪都没绽出来。

    幽香皱了下眉。这种级别的攻击起不到作用是意料之中,或者说她本来就没把这当成是‘攻击’,只不过是类似开场白打个招呼,她的打招呼手段稍微有点独特,稍微有点激烈罢了。若是连这一下都接不下来或者弄得有点狼狈,这个八云紫还哪配得上当自己在幻想乡的宿敌?叫她大妖怪她自己都不好意思认吧!

    不过正因为很清楚这个结果,当看到的时候幽香才忍不住皱眉。

    说起来都记不清楚自己在幻想乡里跟这个女人打过多少次架,再加上幻想乡成立之前的话,那恐怕是个很客观的数字。但要问幽香的真心话,很喜欢跟势均力敌的人动手的幽香,其实一点儿都不喜欢跟这个女人打架。

    花妖是以往世界尚未被人类统治到这个程度时数量很多很普遍的妖怪之一,就像随处可见的那些各种大自然具现的小妖精一般,可以说是妖怪当中最常见的一种。

    跟很多人类喜欢并奉之为宝物的东西一样,妖怪这种东西,一般而言也是越稀有的越‘珍贵’,也就是族群数量越少越罕见的妖怪往往越强。诸如花妖和小妖精这种‘大路货’,在妖怪当中理所当然的属于最底层最弱的那一群。

    这种弱表现在她们普遍没有强大的天赋能力,而作为自然的具现,生命力虽旺盛可生命本身却往往比较脆弱。就像美丽的花朵被人不经意的一脚就会踩烂在泥地里,晶莹的雪花落到地上就会汇入泥水中。

    风见幽香现在虽然已经很强,强的成为幻想乡屈指可数的几个大妖怪之一,并被不少人认为是幻想乡战斗力最强的一个。但她本身其实是个不折不扣的‘小妖’。和其他为数众多的花妖一样,她的能力仅仅是‘操纵花朵’这种听起来只能供人娱乐,实际上也的确没有多少威力可言的能力。

    别说跟眼前这位同为大妖怪的宿敌那一听就让人觉得肯定很厉害的操纵境界的能力相比,就算是跟其他还远称不上大妖怪的妖怪们的各种能力,这区区一个操纵花朵也根本摆不上台面。但就是这样一个原本仅仅只能操纵花朵,最多让花提前绽放或者绽放得更美丽一些的普普通通的小花妖,却最终成为了幻想乡仅有的一只手数的过来的大妖怪之一——虽然这里头也有幻想乡许多顶级的强者并不是妖怪,譬如幽灵、譬如鬼、譬如神明譬如仙人在譬如辉夜铃仙家那个大管家是月球上来的蓬莱人……

    能站到和那些强者们一个层次,可想而知幽香凭的肯定不是她那个弱的让人能够无视的天赋能力,否则为什么曾经满世界只要有花的地方就存在的数不胜数的花妖中,唯独就她一个突破了妖怪间森严的等级界限,坐上了大妖怪的宝座?

    幽香能有现在的实力,凭的不是能力,是纯粹的妖力的积累。曾经的一个弱小的没有任何长处的小小花妖,她努力努力再努力,不甘心位居他人之下,不甘心因为比别人弱就得听命与人无法自由自在的过自己喜欢的生活,不甘心弱的连自己最心爱的太阳花都保护不了、连从妖怪们眼中弱小无比的人类手中保护它们都做不到。

    不甘心的幽香拼命的修炼。她没有能创造奇迹的能力,那么就只有让自己的妖力比任何人都强这一条路可走。

    你们能喷出炽烈的火焰又如何?我澎湃的妖力轻轻一下就能把那火焰吹散;你们能将我冻成冰块又如何?我体内的妖力可不会结冰,只要一爆发就能将冰块炸开;你能停止时间又如何?我用妖力就能击破时间的牢笼;你能控制空间又如何?我的妖力早就能冲破一个个空间!

    没有任何值得称道的能力的平凡小小花妖,就是靠着比任何人都拼命的努力,从漫长到都已经记不清多久的岁月中积累了无比庞大的妖力。单论妖力的总量,幽香足以笑傲幻想乡之内之外的所有妖怪!

    但光有妖力也有难以弥补的缺陷,就像纯粹以一身蛮力站在擂台上的大力士一样,稍一不留神就有可能被对手以出众的技巧以弱胜强以力破巧。

    尽管妖力强大到风见幽香这样的程度,她已经达到了一力破万法的境界,轻易不会再在那些神奇的手段底下吃亏。可这样的强大形成的战斗方式,导致她自然而然的喜欢和人硬碰硬强对强。拉近了距离拳拳到肉的战斗方式一点儿都不优雅,完全不符合她形象给人的感觉,也不符合她大自然美丽的具现的花妖身份。但幽香的性格就是这样,简单直接,没有那么多复杂的心思复杂的想法,想到就去做,做了就要做到最好。这样的幽香,最讨厌的其实就是像八云紫这种对手。

    境界的能力千变万化任意随心。尤其它还是掌握在八云紫这样一个妖力同样不逊色于人的大妖怪手中,几乎可以说她想怎么样就怎么样。能让对手很快的速度变慢,能让对手全力挥出的一拳变得轻飘飘连一块木板都打不穿,也能像刚才那样将汹涌的妖力直接带到和这个世界没有联系的异空间。

    自己全力挥拳却总打在空出,这感觉实在是太难受了。幽香讨厌这样的感觉,讨厌让自己有这样感觉的人。所以她讨厌八云紫,讨厌拥有那样的能力却又总是一副对什么都无所谓,跟自己交手也总是不认真,稍微落了下风就不顾颜面说跑就跑的女人。

    幽香就是这么讨厌她,就是因为那么简单的原因。至少她自己是坚持这么认为的。

    “再稍微等一下,半分钟就好,半分钟之后就让你痛痛快快的……”

    八云紫嘴上小声地说着,手上的动作一刻不停。一边不断用空间裂缝吞噬幽香攻过来的妖力,空着的手也不停在做着动作。那动作看起来像是某种仪式,或者‘手印’之类的。幽香能感觉到周围的气氛在渐渐改变,这种改变的源头就是紫空着的那只手。

    结界吗?

    还是直接变幻成另一个空间?

    这种事幽香以前没少经历过。

    虽然幻想乡的人私底下都管八云紫这个妖怪贤者叫妖怪闲者,讽刺她成天不见人不知道猫在哪里睡大觉——这也是射命丸文的《文文新闻》的功劳,否则大家根本一年到头也见不到八云紫几次,更不知道她住的地方到底隐藏在幻想乡的哪个角落。要不是那只鸦天狗的报道,天知道这个幻想乡数得着的大妖怪在哪儿在做什么?

    尽管幻想乡的人们基于维护自己**和形象的缘故,每当见到别人拿着《文文新闻》的时候都会说一句‘鸦天狗的报纸全是胡编乱造的东西,谁信谁傻瓜’。但实际上对于报纸上那些跟自己无关的新闻,大家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挺愿意相信的。这就跟人类都会骂狗仔队没良心无节操,放肆偷拍胡编乱造,当着别人来一句‘这种捕风捉影的下三滥报道傻子才信’,转过身去又拿起手机到社交网站上继续看这些‘傻子才信’的‘爆料’然后乐此不疲。

    说到底,妖怪除了寿命比较长而导致的与人类在对待‘生死’与‘生存’这些大事上有着本质的不同之外,其他小事上倒是都挺合拍挺一致的。反正那些成天嚷嚷着鸦天狗的报纸不能信的幻想乡妖怪们,各个都很相信八云紫这个妖怪贤者是个白天一直在睡觉,太阳快下山的凉爽傍晚才会跑出来活动一下,而且天气冷下来之后她还会冬眠,直到春暖花开天气舒服了才又偶尔跑出来活动一下那把老骨头。这种时候,她们就忘了有关八云紫的这些消息全都是从‘不能信’的报纸上看来的,就凭她们那些小妖怪的本事,光感受到大妖怪的威压都能把她们吓个半死,哪有那个胆量和本事去证实?

    而同样是极少数大妖怪之一的风见幽香,自然不会像那些没本事刚正面,只能在背后靠小道消息捕风捉影的小妖怪们那样。

    幽香是幻想乡被创造出来之前就住在那片土地上的妖怪。其他妖怪大多数是知道了有幻想乡这么一片非人类的乐土之后迁移过来,而幽香则相反,可以说是幻想乡建在了她本来的家上面。幽香是极少数见证了幻想乡的建立,又见证了幻想乡的变迁的妖怪。她亲眼见过当年那个外表和现在一样,却仍能让人感觉出一丝青涩的八云紫,为了建立幻想乡奔走努力的模样。也亲眼见过幻想乡建立以后,年岁累积下已经完全褪去了青涩成长起来的八云紫,为了维护幻想乡的存在而努力维持结界、解决异变的模样。

    因为是光靠纯粹的力就能破开空间壁障的绝对强者,曾经轰开了空间找到过位于空间夹缝中的八云家,幽香自然也知道传说中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妖怪贤者平时在家里是怎么一副样子。

    光从结论上来讲,鸦天狗的报道也不能说完全失实。八云紫在自己家里的时候,的确大多数时间都处在类似于‘睡眠’的状态当中,甚至又一次就连幽香强硬的闯了进去,她也是在式神冲出来挡了一阵后才醒过来。

    不过虽然幽香是纯粹‘力’的极致,到了她这个层次却也能看懂许多本来她不了解的‘法’的境界。幽香能看得出来状似沉睡的八云紫并不是真的在进行那种人类赖以维持身体机能、妖怪则大多用来打发漫长生命的睡眠。她知道八云紫大多数时间是为了维持幻想乡的结界而不得不那么做,而有时则是利用这种方法以精神具现之类的方式离开幻想乡,到外界去观察结界的稳定。

    总而言之,这个被广泛认为是懒惰到极致的妖怪贤者,实际上几乎无时无刻不在为幻想乡的存续而殚精竭虑……这也是明明看她很不爽,性格上又是想做什么就做什么肆无忌惮的风见幽香,很少主动找上门去惹事的原因。

    每次跟八云紫打起来,她都会像现在这样先将两人置于结界或者异空间之内。这样做能尽可能的减少两个大妖怪对拼时外泄的力量对大结界造成破坏。久而久之习惯了的幽香,都会等紫布置完之后才真正动手。就像她现在这样,打发时间的攻出一些妖力,等她将结界弄好了再一股脑的爆发。

    毕竟就算幽香并不是离了幻想乡就很难生存的小妖怪,但她也觉得幻想乡这个地方还算不错。起码感知比人类敏锐的多的妖怪们大多懂得凭本能趋吉避祸,不会像无知的人类一样总是跑到她的太阳花田里破坏打扰。妖怪们知道什么行为是纯粹的作死,愚蠢的人类则自以为他们什么都懂,实际上不知道的太多太多。

    “这是结界?”

    幽香抬起头望着天。本来还算是万里晴空的天不知何时笼上了一层阴暗的色调。周围的空气好像忽然变得浑浊,黑乎乎暗沉沉的像是一下变成了只有一点路灯照着的深夜。

    周围的事物完全不变,还是那条人全被赶走了的商店街,可幽香却察觉出周围的气氛已经完全不同了。一些商店门口种着的小花小草好像一瞬间变成了由不会摆动的硬物做成的雕塑,就连之前一直被风吹着飘起来的几块布也以很不自然的样子定住了不动。

    幽香没嗅到妖力的味道,却感觉到另一股她以前没接触过的力量的气息。基于对自己老对手的绝对熟悉,忽然见她做出了自己以前没见过的事,这才让幽香忍不住发出了声音。

    “这是我最近学会的另一种法术,他们管这种法术叫自在法,靠一种被他们称为‘存在之力’的力量来驱动,而现在这个则是自在法当中一种最普遍的手段,叫做‘封绝’。”

    封绝?这不是夏娜才在麻帆良那边施展出的自在法么?所谓自在法,实际上是跟魔法或者法术类似的一种技能,只不过这些名称不相同的能力之间作为驱动它们的力量不同,所以才被冠上了不相同的称呼。使用魔法需要魔力,不管是自己体内修行得来的魔力还是外界随处飘散的魔力。而使用法术或者妖术,需要的自然就是法力和妖力。

    这些力量形态各不相同,修炼的方式也都截然不同。但使用它们的方式却都大同小异。虽然魔法和法术什么的都分等级都分层次,不同等级不同层次的魔法和法术会有不同的威力能做到不同的事情。可这些却和学生们上学学习科学知识又有着一定的区别。

    一般而言学习科学知识需要循序渐进。首先得掌握了较为基础的知识,在以这些知识为基础,才能进一步学习领会更艰深的知识。但魔法一类的技能实际上却并非一定要如此。

    尽管这世界上也有着许多不为人知的教授魔法的学校。比如英国那间诞生了许多强大的魔法师,甚至包括被人称所的‘拯救世界之人’千咒法师纳吉-史普林菲尔德的魔法学校;又比如麻帆良初等部的优等生佐仓爱衣曾留学的美国强森魔法学校等等。这些学校形式上和普通人小时候都会上的教授科学的学校差不多,根据学生的年龄和水平分成不同年级,低年级教授低级别的魔法,高年级教授高级别的魔法。

    不过这种人为的区分其实并非由于魔法也得像科学那样从最基础的学起,更多是因为学生们的能力还没达到能掌握更高深魔法的书评,所以才让他们能够根据自己的水平得到相应的积累。

    实际上一个人能否施展出高强的魔法,最大的决定因素不是他们已经掌握了多少低级别的魔法,而是他们的实力是否已经达到了能够施展那个高强的魔法的层次。天生拥有超强魔力的天才,只要别人告诉他那个魔法的咒语和调动魔力的方式。即便他们在此之前还连最基础的点火术都没学过,照样有可能将之施展出来——最典型的例子就是那个魔法世界众人敬仰的千咒法师纳吉。

    英雄之所以成为英雄是因为他们以英雄般的能力做了被人们认为是英雄才能做到的事。至于这个英雄是否其他方面有所欠缺,甚至在成为英雄之前也许劣迹斑斑,这些都会被敬仰他的人当做不重要的小事抛在一边。再经过一定年月的累积,渐渐地这些‘不重要的小事’会被人完全遗忘,变成不存在和从来没发生过的事实,甚至被彻底扭转美化,变成那名英雄的其他闪光点。正因为如此,英雄才是那么地完美。

    纳吉就是这样一个典型,曾经组成‘红色之翼’拯救了魔法世界的这位伟大的魔法师,被人们称为‘能施展千种咒语的魔法师’,但实际上又有几个人知道,纳吉真正掌握的魔法其实只有那么五六种?

    恐怕除了像莱维和阿尔这种曾经和纳吉并肩作战的人,以及魔法学校的校长之外,所有人都已经忘了纳吉其实连魔法学校都没毕业,上了几年学就学会了那么五六个魔法,是个名副其实的吊车尾差生中的差生。

    也不知道纳吉他是性格问题还是像莱维一样天生记忆力不那么好。他总是记不住或者根本没想过去记那些魔法咒语,而这样的他之所以还能被成为千咒法师,原因全在于他随身带着一本写满了各种魔法咒语的小抄。

    体内仿佛拥有无穷无尽魔力,又天生就能将这些魔力运用得如臂使指的纳吉,根本用不着像魔法学校里的同学们那样每天刻苦背诵咒语,辛勤的练习一个魔法的施放手法。他只要照着小抄念出魔法的咒语,体内的魔力就自然而然的随之而动将那个魔法施展出来。不管是最基本的点火术,还是雷系上位古代语魔法当中的雷之斧。那个家伙就是这样一个让人觉得完全没有道理的天才。

    而站在风见幽香面前随手就使出了本属于火雾战士和红世使徒这些异世界来客的自在法的八云紫,在‘法’的层面上,无疑也是和纳吉同样的‘不讲道理’的一个天才。

    明明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前从未听说过的存在之力,她只是通过自己的方法看过夏娜和其他红世使徒用过几次,就摸索出了从现实世界各种物品当中抽取存在之力为己用的手段。而掌握了存在之力以后,区区一个几乎所有红世使徒和火雾战士都会用的大路货自在法,对她而言根本就学都不用学,看一遍就自然掌握了。

    “怎么?你之前没见过这种法术吗?这可是你的那些‘盟友’们最拿手的一种手段呢。不过也对,以你的性格,别说自己的朋友,就连对手的手段都用不着去了解吧。”

    幽香眼角一挑,显然不光对紫说的那个‘朋友’一词不认同,就连‘盟友’她都相当的不以为然。不过她也懒得争辩,幽香本来就是比起嘴巴更相信拳头的性格。

    “不过话说回来,这种叫做‘封绝’的法术真的非常方便,可以算是我来到这个地球以后最大最好的发现!”

    紫继续说着,她脸上的表情相当兴奋,眼神就跟发现了璀璨宝石的贪婪巨龙似地。

    “这个封绝不是像其他结界那样单纯的隔绝外界空间,而是从最基本的‘因果’层面上切断跟外部的联系。它可以将结界内的东西与外界完全孤立起来,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这意味着不管在这个封绝里做什么,都不会对外面产生任何影响。更妙的是只要消耗存在之力,就算是这个封绝内被破坏了的东西也能随手就恢复如初!这简直太方便太安全了,等回到幻想乡我就立刻让灵梦把大家都召集起来,将这个封绝传授下去让大家都学会。然后再把开战前必须先使用封绝加入到符卡游戏的规则里,这样就算是像红魔馆那两只小蝙蝠那么不知轻重喜欢胡闹的小家伙,也不会动不动就影响到幻想乡的结界,到时候我也不用老费力监视她们,可以有更多的时间睡觉休息,那样的日子,想想都觉得美妙呢。”

    也不怪紫忽然就陶醉起来忘乎所以。幻想乡里不熟悉她的人都相信鸦天狗报纸的新闻,认为她就是个除了睡觉偷窥什么都不关心的懒惰妖怪闲者。只有那少数熟悉她的人,才知道整个幻想乡里,没有人比紫更在意幻想乡的安危,更担心幻想乡的存续。

    紫每天每时每刻都关注着幻想乡的两层结界,但凡出了点有可能威胁到结界的事件,她总是第一时间出现并硬拉着那个是真懒的博丽巫女一块尽快解决。

    这也是为什么幻想乡里的妖怪们大多问都不问就愿意相信她们明知道上头都是胡编乱造文章的文文新闻。幻想乡里但凡有点实力又性格不那么安分的人,比如紫提到的那两只‘小蝙蝠’,又比如现在也在这个地球上的辉夜她们一家……这些曾经闹过事的最终都是被紫联合博丽巫女以及其他一些强者,用强硬的手段给镇压过。你说像这种自认为被欺负过没讨到好的人,好不容易抓到了能抹黑紫的把柄,能不拿起来举高高的好好挥舞一下么?

    原本就是为了让幻想乡的结界不受到破坏而特意想方设法的找到了‘符卡规则’这种限制妖怪们打架对大结界的波及。

    符卡规则的目的就是让幻想乡的人类、妖怪、鬼神等种族在战斗时不使出过高的力量。规定交战双方需要提前将自己拿手的技能封印在一张张符卡里,战斗开始前互相约定战斗中使用的符卡的数量,然后一张张的使出自己的符卡,以类似猜拳的方式决定最终无法破解对手符卡、或体力耗尽的一方成为败者。

    自从有了这个符卡规则之后,紫就连同博丽巫女以最快的速度强行把它推广到整个幻想乡,变成一条所有幻想乡住民都必须强制遵守的‘法律’。一旦发现有谁战斗中不遵守符卡规则,导致外泄的力量影响到大结界的,紫就会立刻出现并将捣乱的家伙强硬镇压。

    而现在,又多了封绝这个东西。封绝里的战斗很难波及到外面,这样一来就算是实力极强,即便用符卡战斗也会造成很大范围伤害的大妖怪们,只要进行符卡战斗前先展开封绝,就能几乎将她们对结界的危害减少到零。再者以后如果再发现不遵守符卡规则的行为,紫赶到现场后就可以先用封绝隔离空间,要不若是闹事的家伙实力太强,她没办法瞬间压制住,两边打起来反而会给结界造成更大的负担。

    就比如跟自己同为大妖怪的幽香,又比如实力等同于大妖怪的其他一些存在,在学会封绝之后,紫有了应对她们引起的异变的更好的手段。这让几乎全部心思都在维持幻想乡存在上面的她,如何能不高兴的欣喜若狂呢?况且她现在只是表情和语气稍微兴奋了一点,这已经是很了不起的克制能力了。如果紫不是总以一副优雅姿态示人,这会儿她至少也会跳起来在空中转几个圈才能抒发内心的兴奋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