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续,梦醒千年 第357章 三五三、美女校长也还是校长啊……

时间:2018-04-20作者:曾经的莱维

    “哎,等等!”

    几人当中走在前头的那个突然停下,双手伸开拦住身后的朋友。然后说了一句把身后同伴吓了一大跳的话:“前面那个人好像是校长!”

    一听到这句话,后面几个男生立刻把手从兜里抽出来,急急忙忙的将衬衫下摆往裤子里塞。其中一个有点胖塞不进去还就这么在大街上满头大汗的解皮带。一副偷偷躲在厕所里抽烟,忽然有人冲进来说训导主任来了的样子。

    “好、好像真的是校长啊!”

    最快整理好校服的男生踮着脚伸着脖子探头探脑的往前张望,果然在还很远的地方看到一个人影。

    大约距离几名少年两三百米远的地方正有一个人缓缓走来。相信绝大多数学校的学生,在这个距离上不可能一眼就认得出自己学校的校长或者其他什么老师。职业装束打扮的成年人,除了体型上的区别之外,在看不清脸的情况下的确都颇为相似,就跟一群穿着燕尾服的企鹅没人能分辨出每一只的不同。除非那是一个自己十分熟悉、熟悉到仅凭走路的步态和身体的一些小动作就能认出这个人来。

    一般而言,能光凭走路的样子就认出学校老师和校长的,大概只有那些成天被老师校长抓去训斥的不.良少年了。然而这几名少年尽管之前一直努力学着那些不良少年的样子——准确的说他们学的其实就是莱维所教的三年级的学长春原阳平。

    二中的高中部严格来说学风校方都相当不错,即便春原阳平和冈崎朋也这种被当做不.良少年的学生,他们也顶多时不时迟个到,偶尔旷个课,再稍稍的逃个学什么的。别说和其他学校比,光跟自己学校里的初中部,就说莱维那个损友鬼冢英吉教的班级比,像春原和冈崎这样的不.良少年,已经可以算是纯洁的小白花了。而这几个跟春原学的学生,可想而知更不可能学到几成不.良的本事。

    事实上这几个学生也就每次开全校大会的时候才能见到校长,和其他绝大多数学校的普通学生一样,直到上完几年最终毕业,他们都未必有机会跟校长说上一次话打上几个招呼。正常来说,这样的学生不可能在几百米的距离上远远就认出一个特征并不鲜明的成年人。奈何二中的校长偏偏就是中央区众多学校当中极少数的异类,他们的校长偏偏就是那种隔着大老远也能让不怎么熟悉的人一眼就认出来的特殊存在。

    或者换个说法,那样的校长,但凡是个心理正常的学生尤其是血气方刚的高中男生,只要见过一次就几乎这辈子也再也忘不掉。那窈窕的身姿,那紫色的影子,那比太阳光还耀眼的金发,就算不看她的脸,就已经被迷得晕头转向,再见到那张巧笑嫣然的脸……他们怎么可能忘掉这个才被评为全校第一美女的校长?

    比起那些虽然也很漂亮但毕竟还是‘毛都没长齐’的女同学,这个年龄的少年显然更容易被成熟大姐姐的气质所俘虏。更别提新任校长那副远远站在讲台上都能让人感受到其‘压迫感’的好身材,跟她这么一对比,原本还是众多男生心目中女神的学生会会长,立刻就成了个虽然也很漂亮,但身材也太干瘪的没长大小女孩了。

    这样一个让无数男生神魂颠倒的美女校长,尤其还总是穿着一身标志性的紫色衣裙,这几个男生要是认不出来那就是读书读得眼睛瞎了。恐怕除了二中之外,这岛上也就另一个也是美少女当校长的贵族学校白皇学院的学生,能这么远就认出他们那位同样是金发***的校长大人吧?

    不对,白皇的校长虽说更神奇的只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按理说这年龄跟身份的反差应该更让人难忘。但跟二中的新任校长经常会在学校里闲逛不同,白皇的那个校长实在仙踪飘渺神龙见首不见尾。莱维要不是负责学生会的工作经常会跟白皇的学生会及校方一块开会,恐怕就连那个校长的名字原来叫天王州雅典娜都不知道。

    于是,中央区校长票选人气第一果然就是她了么?梅莉,玛艾露贝莉-赫恩。

    不得不说美女的力量的确惊人。自从梅莉当了新任校长之后,每次全校大会时台下的学生们的精神都比以往好了十倍不止。不过因为这就以为她是个纯粹靠脸蛋吃饭的花瓶那就错了。梅莉除了外表一开始就让全校师生惊艳之外,她平易近人的随和个性也备受学生们的喜爱。

    这个新任校长经常会在下课和课外活动的时间在学校里到处走走。路上遇见学生她都会微笑着打招呼。如果碰到胆子大点敢跟她说上几句的,她也会不厌其烦的陪这些学生们说说笑笑。这么自然的随和待人,再加上她外表怎么看都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女模样。很多学生经常聊着聊着都忘了她校长的身份,就像是和一位亲切的学姐交谈似地。能这么跟学生们打成一片的校长,恐怕找遍整个中央区也找不出第二个。白皇那位大小姐虽然是真的年轻而不是梅莉这样仅仅外表看上去年轻,但那位大小姐浑身上下散发的威严,都不能用公主来比喻,简直就是个独坐皇位之上的女王。

    见到自己学校那位令人禁不住心生敬仰甚至爱慕的校长迎面走来,这几个手忙脚乱的学生也不光是因为做坏事怕被老师抓到的紧张心理,也还有一份不想让那么喜欢的校长失望的愧疚在里面。

    等到校长的身影理他们还有几十米,已经差不多能看清长相的时候。这几名少年早就整理好了自己的仪容,一点儿都看不出刚才那装出来的吊儿郎当,恢复了平时在学校里的优等生模样。

    “校长好!”

    等到梅莉走近,几名少年站成一排整齐的鞠躬问好。

    “哎呀,快别这样,又不是在学校里,快起来吧。”

    貌似才发现这是自己学校学生的梅莉好像被他们的大嗓门给吓了一跳。她有点不好意思的望望左右,见这条街上这附近都没什么人,确定没人被这几个学生打扰到之后,才连忙往前小跑进步扶着中间的一个男生的肩膀让他站直。

    “校长……我们……”

    被梅莉扶起来的男生一脸紧张,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但他这样还算好的,其他几个只能低着头等着他开口,比起来还不如他呢。

    “不用这么紧张。今天正好放假,你们平时学习那么辛苦,出来放松一下是好事。要高兴一点,别一副好像做错了什么的样子。”

    梅莉轻声安慰几个学生。虽说她在校长当中算是相当平易近人,但跟学生打成一片什么的仍然只能是一句恭维。毕竟这个年纪的孩子天生就对老师和学生有种畏惧心理,在学校里能和她正常交谈聊天的还是极少数。只不过其他学生平时也不像这几个这么紧张,都不用审就知道他们肯定是做了点什么心里有鬼。

    听校长的语气貌似没注意到自己等人之前的样子,几个男生悄悄互相打眼色松了口气。即便是中二病还没彻底痊愈,为了装个性扮酷明知麻帆良那边肯定美女众多都偏偏不去的这几个少年,异性相吸的天性再怎么藏也还是没用。如果还是原来那个走路都颤颤巍巍的老头校长,他们会这么在意自己在他眼中的形象么?

    想必是不会的。那样一个根本不管事,有他没他对学生感觉都没差的老头子,又怎么能跟一个外表看起来才是个‘学姐’的大美女相比?

    又随便没话找话聊了几句,几个男生借口要去买东西匆匆的跟他们的美女校长道别。错开身慢慢走远一段之后,见到个小巷他们立刻就九十度转身插了进去。听着他们在小巷子里一路狂奔的错乱脚步声,他们一直以为糊弄过去了的美女校长轻轻一笑,摇摇头没好气的自言自语道:“人类还真是有趣,明明他们才更奇怪更让人猜不透想法,却把我们称为妖怪。要我来说,如果数量占优势的是咱们,就该调过来叫他们妖怪才对呢。”

    二中的学生们都知道他们的新任校长是个看起来格外年轻的金发美女,但却没有一个学生知道他们这个校长除了外表跟以往历届校长都不相同之外,还有更异于常人的地方。

    别说那些对科学的世界以外一无所知的普通学生,也别说那极少数出身特殊,涉足到了这个世界背面的几个。就连本来是从世界的背面走向正面,并且与这位新校长接触机会很多的莱维,都只知道这个女人不一般。但具体哪里不一般,他又说不出来也找不到证据。

    在这个世界上原本只有三个人,现在又多了一个。唯独这四人,知道二中这位新上任还没多久就在工作上获得了不小成绩的校长,除了广为人知的玛艾露贝莉-赫恩这个典型的西方人姓名之外,还有一个更富有东方气息的真正的名字,八云紫。

    幻想乡仅有的少数称得上大妖怪中的一个,而且还是被尊称为妖怪贤者的幻想乡创立者。八云紫在幻想乡里的知名度,可以说除了那个名义上的幻想乡管理者,实际上倒也经常为了防止异变而‘努力工作’的博丽巫女之外,最最有名的一位。

    不过八云紫的名气其实跟什么创立幻想乡、妖怪贤者这些听起来好厉害的事迹与头衔关系不大。就像博丽巫女号称管理幻想乡,她真正为人所熟知的原因还是经常把那些不安分的妖怪胖揍一顿,可以说是打出来的声名。

    八云紫呢?比起妖怪贤者这听起来高大上的名头,众多妖怪们其实私底下更原因管她叫‘妖怪闲者’。八云紫在妖怪们的印象中就是个成天懒懒散散,兴头起来了就凭她的能力神出鬼没的到处偷窥到处恶作剧。偏偏她的能力实在太适合用在偷窥恶搞这些事上,即便幻想乡里少数几位能跟她齐名的妖怪与神明都拿她没有办法,于是一来二去,她的鼎鼎大名就这么建立起来了。

    一个能让众多拥有特殊能力的妖怪和天赋神力的神明鬼怪都拿她没办法的大妖怪,刚才那几个小男生的小动作又怎么可能瞒得过她的眼睛?

    不过八云紫之所以能在短短时间内在学生们当中获得不少好评,这并非全因为天生的美貌。虽然自她上任以来二中的风气其实并没有多大的变化,整体还跟以前一样按部就班。但八云紫平时在学生们看得到的地方,却表现得相当和气和善,是个学生们心目中通情达理的好校长。

    这样一个学生们心目中的好校长,自然不会不解风情的在放假的日子里还管束学生的一言一行。虽然如果换个认真点的老师在身边,肯定会说刚才那几个男生一副小混混的样子还穿着校服,对二中的声誉会有很大的影响。但即便如此,这位校长现在也没心思去管那些貌似也挺重要的‘小事’。

    麻帆良的校庆是整个学园岛除了学园都市之外的第一等盛会。在这个日子里学生们放假去玩,老师们也能跟着获得休息的机会。或在家呆着休息三天恢复每天工作的疲劳,或找几个好友去麻帆良凑凑热闹。

    如果是不喜欢热闹见到人太多就烦躁的人,也正好可以在这几天都没什么人的中央区大街小巷里随处走走轻松散心。总之每一年的麻帆良校庆,是中央区绝大多数学校的师生都相当欢迎的假期。可惜这位二中的新任校长,却是那少部分没办法为这个假期的到来感到高兴的人中的一个。

    平时在学校里都不太管学生的梅莉,自然不会是因为无端端放三天假影响了学生们的学习,这种本来该校长烦恼的事而头疼。甚至如果只是单纯以二中校长的角度,她也和学校里的学生老师们一样,相当欢迎这难得的普天同庆好日子。

    尽管在学校里她也不并没有怎么辛苦的工作,但能有什么都不用想的自由三天,再怎么也不可能有人傻乎乎的拒绝吧?可惜她不只有二中的新任校长梅莉这一个身份,还有从异世界的幻想乡来到这个地球的妖怪贤者八云紫这一层身份。

    校长的工作暂时休业,这三天学校的假期却正好是妖怪贤者的辛劳日。

    八云紫从麻帆良校庆第一天,就到了那座自从来到这个世界就闻名已久的学校里去。周围一片欢乐的气息固然让人身心舒畅,可因为某件事而忙碌着的她却没太多心思去体会别人的快乐。

    二中的学生会长远坂凛,曾在麻帆良里偶然见到了她们的新校长。之后凛努力的跟踪了她好久,最后还是无功而返没能把她找到。当时凛自然认为是自己的跟踪技巧火候不够,被人家发现了之后利用麻帆良人多杂乱的环境给甩掉。

    但其实八云紫真没故意去把凛甩掉,会有那样的误解只是巧合加上远坂家那位大小姐自我意识过剩,当惯了众人瞩目的焦点,一时间想不到会有人完全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罢了。

    校长的工作可以暂休三天,作为八云紫的工作却一天比一天的繁重起来。她在麻帆良忙了两天,暗中做了一些必要的布置,到今天早上才算是把预定的事项一一处理完毕。随后她在完全没碰到莱维一行人,也没引起麻帆良校方、以及超铃音和另一批入侵者的注意的情况下,独自离开,来到这条距离麻帆良不远不近的街上。

    那几个千年一回偶尔出来装个x结果却偏偏就碰上了校长的倒霉少年已经跑远了,这才没过几分钟,他们就已经离开了这条附近开着许多卖各种东西的小店的街区,从最后还能听到的脚步声看,他们是一直朝着二中的方向跑了,也不知是不是太倒霉受了刺激,生怕如果在外头瞎逛又碰上别的什么老师,干脆回学校到图书馆里自习让自己安心。

    好像跟那几个学生约好了似地,街上的行人越来越少。本来稀稀疏疏的还有几个在一间间商店逛着买点东西,也都买完之后直接坐上同一班公车离开。等一直就不多的行人都走光了之后,沿街店铺的老板貌似也觉得今天大概没什么生意好做,将店门口摆出去的东西都收回店里,再把店铺里头收拾收拾,就都锁上铁闸各自往各自家里的方向离开。

    都知道麻帆良校庆这几天绝大多数学生肯定都到那边去凑热闹,这样一来店就算开着也不会有多少生意,说不定比平常工作日的营业额还低。一部分这么想的商家干脆也跟着中央区的学校,给自己放了三天假。所以这街上其实一大早开门的店铺就没几家。行人寥寥、连店都没几家开门,这才让那几个一向循规蹈矩的优等生脑子发抽做起了傻事。

    如果今天的街道也跟平常一样热闹……都用不着节假日那么繁华,就平时学生们都上学后只有大人偶尔上班途中下来买东西那个样子,他们都鼓不起那丁点勇气在大街上耍宝。

    不过即便今天开门的店铺本来就不多,可仔细注意一下就会发现,这行人全都走掉,接着各家老板也跟商量好了一样同时拉闸关门走人的情形有多诡异。简直就像这条街上的人同时被催眠了似地,一个个都是在受到心理暗示的情况下无意识的行动。就像刚才那个收拾门外宣传品的男店员,这条街上的店员互相之间都比较熟悉,毕竟都是开了比较长时间的老店。他们都知道那个三十来岁的半秃顶男人是个有名的‘色.狼’。之所以还在‘色狼’上加上引号,则是那家伙从来都只有色心没有色胆的缘故。每次有漂亮的女性经过店门口,那家伙都会装模作样的站到门口弄弄这个弄弄那个,反正不等人家的背影都看不清为止,那个家伙是绝对不舍得回店里去呆着的。就因为这个还有好几次惹得要买东西的客人生气,甚至有次来的客人脾气非常暴躁,要不是隔壁几家店的店员都跑来帮忙拉架,当时那个家伙就得挨揍。

    而这样一个宁愿不做生意甚至被揍都要看美女的老色.狼,却在八云紫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不闻不问,就跟什么都没见到似得继续收拾自己摆在门外的东西,等收拾好了就直接关门转身走人。

    这种极端不符合他性格作风的行为,周围几间跟他很熟,上次还帮他拉架让他没被揍的店里的店员也全都没注意到。大家都统一的收拾完走人,简直就跟军营里吃完饭默默无声收拾碗筷再离开的军人一样。

    “这个叫驱散闲人的小把戏,还真是挺有趣的呢。”

    见到整条街上终于只剩下自己一个,八云紫拿出扇子掩着嘴轻轻笑着。仔细看看周围,就会发现一些房子不起眼的地方正贴着一张张小小的卡片,卡片上不知是写着字还是画着图,看起来有点像是某些地下邪教的装神弄鬼宣传单张。

    不过由于有着类似莱维这样的老师存在,中央区实际上远比一般人能看到的更和平安定。地下邪教这种东西是不存在的,就连规模较大的不.良组织都没几个,偶尔一些会在路上公然骚扰学生的混混也会很快得到应有的惩罚。像这种乱贴小广告的行为,以往也是几乎从来都看不到。

    倒不是没有人贴,而是贴上去一天之内肯定就会被尽责的管理人员全都撕掉,再追踪上去把乱贴的人抓起来关两天再罚个款什么的。不过这次大概是时间还不够长,八云紫在这街上等了这么久,也没见有戴着工作证的人出来毫不怜香惜玉的把她抓起来。

    没错,这些‘小广告’就是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会干这种事的金发‘少女’贴上去的。就在遇到自己学校的那几个学生之前的几分钟,数不清的卡片从她手中跟张了翅膀一样的飞出去,以一般人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划破空气,一张张均匀的散布在这条街的各处。

    就像火雾战士每次遇到红世使徒,都会在开战前展开封绝,以免误伤不知情的普通人。这个世界的魔法师也都各有各自的办法。这些小卡片就是一个最广为流传的名为驱散闲人的术式的基本构成。只要是贴了这种卡片的地方,周围一定范围之内的普通人都会受到精神暗示,尽快离开当前区域,不管他们之前正在做着什么。

    八云紫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基于需要与个人兴趣,在没有任何人发现的情况下偷偷学会了不少这个世界特有的魔法与魔术。而这个被魔法师们频繁使用的驱散闲人术式就是其中之一,今天是她第一次尝试使用这个早就学会了的魔法,结果看起来效果不错,让她很是满意。至少现在不会有人突然窜出来对她大冷天还拿着扇子的行为投以异样的目光,虽说八云紫使用驱散闲人的目的本来不是为了这个……大概。

    “呼,人终于都走光了。”

    八云紫踮着脚转了个圈,确认这条街周围的确除了自己再没有半个人影。她靠在路旁的电灯柱上抬起双手伸了个懒腰。等放下双手,整个人的样子已经不同了。

    本来随意披散在脑后的大波浪金发长长了不少,还用红色的缎带扎起了两根落到胸前。头上粉白的软帽同样也多了个红色缎带扎成的大蝴蝶结。身上那套紫色的衣裙不知何时变成了一件绣着八卦图案的长袍,倒是长袍的前襟还是鲜亮的紫色,也不知是因为她特别喜欢这个颜色,还是单纯为了配上她名字里的最后那一个字。

    从学校里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梅莉,变成了这世界上只有极少数三四个人知道其真身的八云紫。她刚才要是就以这个模样在大街上走,那几个一时脑抽出门cos小流氓的二中学生,大概只会把她当做己方阵营的同伴,一样有上大街cosplay爱好的女人吧。

    还是同样的一张脸,稍稍改变了一点发型,换了一身衣服就让人认不出来,这绝非省钱导演为了节约道具费强行糊弄观众的脑残情节,而是气质对一个人在他人眼中印象影响的最直观体现。

    当她以玛艾露贝莉-赫恩,昵称梅莉的这个名字出现在人前时,如果不知道她是二中新任的校长,绝大多数人都会觉得这是个性格外向活泼女大学生。即便知道了她原来已经当上了校长,首先也会为她如此年纪轻轻就身居高位感到惊讶。

    但当她以八云紫的身份出现在别人眼前,再说她是一名校长的话却绝不会有任何人发出质疑。明明是同样的长相,变成八云紫之后她所有的青涩与跳脱通通褪去,还是看起来最多二十岁左右的相貌,却给人一种成熟知性的感觉。仿佛她已经活了很久,见过了这世界上的一切。那淡淡的微笑中充满了睿智,轻轻一个眼神就能把人看透。

    同样的外表不同的气质,却宛如彻底变了一个人似地。年轻貌美的新任校长让男生们憧憬仰慕,更加迷人的八云紫却叫人不敢直视,目光不经意的对上也会不好意思的赶紧移开,脸上那平易近人的笑容也仿佛带上了令人心悸的神秘。

    “你倒是很准时呢,幽香。”

    靠在灯柱上的八云紫直起身子,她用手里的扇子轻轻拨了一下垂到肩膀上的金发,双眼直视着前方,那个撑着淡黄色阳伞的短发女子。

    女子翠绿的短发像阳光下的青草,红色与暗红格子交错的马甲与同色的及膝裙像一朵鲜艳的小花。她马甲里穿着一件长袖的白衬衫,领口打着黄色的领结。手上的阳伞慢慢的转着,如同漫步在碧草花海中的妖精。

    八云紫明明在跟她打招呼,她却好像没听见似地微微皱着眉打量四周,对这到处都是水泥柏油构成的街道十分厌恶。脚上的靴子踏在这铺了方砖的地上都让她觉得难受。这种硬邦邦冷冰冰的人造之物,哪比得上带着清新香气的嫩绿青草?

    “本来我还有点担心万一你走别的路怎么办,现在看来,我是个运气还不错的女人。”

    对方不理自己八云紫也不生气,她仍然面带微笑说着自己真是好运。不过她的微笑固然能让不熟悉的普通人如沐春风,对面缓缓走来的女人却早就看腻了这一成不变的表情,恨不得伸手一把撕掉那张脸上名为微笑的面具。从她终于抬起头的眼神能看得出来,她对眼前这个和自己来自同样一个地方的‘老乡’,没有半点的久别重逢喜悦,而是比对周围充斥的人造之物更加的厌恶。

    “运气不错?不,你错的了。运气好的是我而不是你。”

    虽然兴趣不大,但跟人约好了就要做到——这种所谓的一诺千金,来自幻想乡的花妖自然从不在意。作为一名花妖,风见幽香根本就是大自然的化身,大自然的具现。这样的她,怎么可能对只会为了自己的发展到处利用大自然,利用完了之后又将其破坏的人类有多大的兴趣?除非跟她做出约定的是哪一株孤独绽放的小花,否则她才没有那个兴致去记住所谓的约定。连记都不去记,又谈得上什么遵守不遵守?

    就像现在,有人跟她约定好了到麻帆良去协助他们的计划。正好麻帆良那个地方到处都是鲜花绿树,让这位花妖多少有点好感,闲来无事去去倒也无妨。但在这路途中遇见了一个让自己更有‘兴趣’的妖怪,她就立刻将那所谓约定好了的时间抛在了脑后。

    按照之前说好的那个时间,她现在该是全速向麻帆良飞奔才勉强来得及。这么一边慢慢向前走一边积蓄气势,等到了麻帆良大概也用不着她出场。

    “这是我们看问题的角度不同。你觉得在这里遇到无法全力以赴的我,能好好教训我一顿这是件难得的大好事。但我却觉得只要能让你不去那个地方添乱,就算稍微被你欺负一下也是能够接受的。这么一来,结局对我们两个都好,这大概就是这个世界的一些人喜欢说的‘双赢’?哈哈,这是我最近看电视学回来的新词,不知道用在这里对不对呢。”

    风见幽香表情不变。来了这个地球也有一段时间,就算对大自然之外的一切莫不关系,她也不至于孤陋寡闻的连电视是什么都还不知道。不过知道归知道,没兴趣还是没兴趣。电视是什么东西,里头的人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些对她来说都是不需要记住的废话。就连八云紫说自己‘无法全力以赴’这种听起来像是暗中指自己胜之不武的犀利词锋,在风见幽香心里也没有半点意义。

    赢了就是赢了,输了就是输了。以前从不因为自己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弱小花妖,来作为输给那些稀有的大妖怪的安慰,现在自然也不会认为打败了并非全胜状态的对手需要感到遗憾。

    况且……这本来就不是什么站在擂台上的堂堂正正比武。就像八云紫自己说的那样,风见幽香见到她所想的只是教训她一番。教训这种事,难道不是自己越能肆意妄为才越感到畅快的么?她没法全力以赴真是太好了,自己能好好趁这个机会欺负她一顿真是太好了。

    幽香笑了,和紫同样的微笑,给人的感觉却截然相反。紫的微笑尽管多数人不敢直视,却仍旧能令人如沐春风,心里自然而然的平静下来,忘记她是个人类本该畏惧如虎的大妖怪。而幽香的微笑则仿佛虚掩着一股滔天的气势,普通人在她面前恐怕连站直身子这种最简单的事都做不到,只能在动物畏惧天敌的本能控制下匍匐在地。

    见到幽香那更像是狞笑的表情,八云紫无奈的叹气摇头。感慨自己为什么就总是那么多‘俗物’缠身,导致各种各样的无奈各种各样的遗憾。

    明明有能力却没办法随便使用,明明只要不来这里就什么事都没有,偏偏还得自己傻乎乎的撞上来让人‘欺负’。做人、啊不,做妖做到这份上,还真是丢脸呢。唯一能稍微让人庆幸一点的就是这里是地球而不是幻想乡,而且还是不存在幻想乡的另一个地球。

    倒不是紫怕跟幽香交手的时候被人偷看输了丢脸。事实上妖怪这种生物远比因为科技发达而逐渐退化人类有着更明显的动物本能。妖怪们对危险的预感比人类敏锐的多,而且基于大多数妖怪在进入幻想乡之前都是独居的习性,一旦受伤又不能尽快恢复,这些独居的妖怪的生命安全将受到极大的威胁,这导致他们比人类对危险的规避心态更重。所谓妖怪的凶恶其实大多数都是在面对个体比自己弱得多的生命,譬如没有强大武器在手的人类,才会展现出来。都不需要一个势均力敌的对手,只要觉得有可能受比较严重的伤势,妖怪们就会回避掉不必要的冲突,这点就跟某些强大的肉食动物一样。雄踞山林的老虎对上一只野猪有着极大的胜算,但只因为搏斗过程中有被野猪獠牙不小心重伤的可能性存在,它们才不会为了所谓森林之王的威严而与脑袋直线条的野猪正面硬碰硬。哪怕遇到了装作没看见,甚至转身就跑那种丢脸的事都做得出来。

    到了八云紫和风见幽香这个级别的大妖怪,她们随便一个动作都能带出山呼海啸般的威势。这种层次的战斗往往很不经意的就会将周围的一切通通毁掉。别说只比手无寸铁的人类稍微强一点的小妖怪,一些实力还不错的妖怪也不会冒着被误伤的风险跑去旁观。不管好事坏事都先围观一下的作风,那是闲的蛋疼的人类才有的,妖怪们才不会傻乎乎的把自己卷入两个大妖怪的争斗当中。即便是同等级的大妖怪,也不会那么多事凑上去,省得被双方误会给牵扯进去惹出大.麻烦。

    不过幻想乡里却有那么一个例外,一个不遵从妖怪本能趋吉避祸,反而总是主动往麻烦、往危险当中凑的异类。那是一只速度奇快的鸦天狗,她有着一个让幻想乡绝大多数妖怪神明鬼魂听见都觉得头疼的名字,射命丸文。

    射命丸文拥有操纵风的能力,加上鸦天狗一组的天赋,使她拥有号称幻想乡第一的速度。而且这名总是穿着白衬衫黑短裙,看起来像个外界女高中生样子的少女,还是少数幻想乡诞生之初就早已纯在的‘老’妖怪。在妖怪这种寿命漫长、修炼越久往往就越强的种族当中,年龄保守估计也过千的射命丸文自然也是实力极强的一名妖怪。

    但这些都是其次。速度再快实力再强,以一般妖怪的懒散个性,不去招惹她也就不会发生冲突搞出麻烦。但这条可以说是人类避免与妖怪冲突的准则,到了射命丸文这里却是完全行不通。原因倒是很简单,还是就算没到过幻想乡,从来不知道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妖怪这种东西的一般人都能理解的。那就是,这个名叫射命丸文的少女,她是一名记者。

    没错,就是记者。就是那种地球上当代社会中很常见,主要从事新闻纪录、新闻报道的常见职业。记者一般是为报社和电视台的媒体服务,前往一些事件发生地进行采访纪录,再编辑过后将其发布出来让公众知道。而像幻想乡这种没多少人类,反而是除了人类以外的各种超自然生物的乐园的地方,也意外的存在着记者这种职业,虽然现存的以记者为业的妖怪仅有两名,但其中之一就是让整个幻想乡几乎所有人避之唯恐不及的射命丸文。

    就像其他绝大多数职业一样,从事记者工作的人良莠不齐有好有坏。有触觉敏锐总能发掘出大众关心却又不了解的事实真相为人所称道的,也有勇敢献身冲在危险前线为大家带来真实报道的。但同样也存在那种游走在法律边缘,偷鸡摸狗揭露他人**公之于众的,甚至无中生有捏造新闻哗众取宠的。前者令人尊敬,后者被人唾弃。而幻想乡这名让人纷纷见了转头就跑的记者小姐,自然就是后面那一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