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续,梦醒千年 第292章 二八八、芙兰达,重色轻友?

时间:2018-04-20作者:曾经的莱维

    “哦,就像你说过麻帆良这边有人可能可以治好泷壶?”

    芙兰达终于想起来这句那次在包厢里唱歌玩乐时莱维曾说过的话了。倒不是她跟莱维认识和在一起的时间长了点就被他传染了健忘症,毕竟稍微懂点科学跟医学的人都知道那东西是没法传染的,想要还得不到呢。要怪就怪莱维当时说得时候太随意太随性,那语气那神态能稍微让人有半点谈论性命攸关大事件的实感吗?

    还记得莱维说那句话之前,包厢里的灯光是昏暗的,不像五光十色的ktv欢乐时光,而是有点老男人花天酒地纵情声色的夜总会豪华套房的感觉。当然,以item这四名少女帮暗部做事能拿到的奖金跟薪水,她们当中自然没有哪一个会像苦情的言情小说的女主角那样,有着坎坷的身世无奈堕落,要到那种********陪酒赚钱挽留重病的亲人多一会儿之类。她们四个也不是垣根帝督那一组里头那个成天穿着一身华丽礼服,然后热衷于陪各种大叔在宾馆客房里聊天赚小费的少女。把灯光弄得那么暗,其实主要也是因为身体不太好的泷壶不喜欢太强的光线刺激,有点像白天不出门怕太阳的僵尸或者吸血鬼一样。

    当时麦野正翘着脚坐在吧台边自斟自饮,喝的是无酒精鸡尾酒,这么规矩的行为倒是不像她平时在暗部给人那种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女王印象。泷壶自然一如既往无力地瘫在沙发上,占着麦克风的则是只对b级电影特别感兴趣的绢旗小萝莉,她唱的自然是那些许多人连名字都没听说过的电影的主题曲。芙兰达也属于连个名字都没听说过的那一群人中的一个,所以她别说拿起另一个麦克风,连在一边跟着哼都不行,只能和泷壶一样靠在沙发上呆呆盯着前头的电视屏幕。

    只不过泷壶在沙发的那一头,而芙兰达则在沙发的这一头,她们两个中间是长长的空位,还有靠近芙兰达双手抱在脑后一副很舒服很悠闲模样的莱维。

    “那时候你不是开玩笑吗?”

    那时候芙兰达就紧挨着莱维,两人的身体都几乎靠在一起。尤其是绢旗把音量开得有点大,害大家不挨近了都听不清别人说话。两人聊着聊着,芙兰达不知不觉就整个人都快钻到莱维怀里去了。头枕在他举起的胳膊上还挺舒服的……唔,这是因为要听清他说话才不得已哦,舒服什么的只是稍微有一点点附带而已……

    “谁告诉你我开玩笑了?当时我表情很认真的好不好。”

    莱维一脸被冤枉的郁闷神情。可是等别人掉到坑了才对别人说‘我之前玩游戏的时候不是说过下个月工人会在学校后门外头挖个坑吗’一样。

    “那种时候谁会注意别人什么表情啊!”

    芙兰达这可不是无理取闹。房间里灯光那么暗,加上耳朵不凑过去都听不清对方说什么话。那样的环境里谁有空去观察别人的表情?又不是执行别人交代下来的暗杀任务,而且聊天聊天不就是没话找话说打发时间的一种行为么?芙兰达能记住当时莱维说过什么已经不错了,要换成是个成年人可以毫无顾虑地把前头矮桌上那杯用罐头水果做成的特饮换成带酒精的饮料,说过什么估计半小时后就忘了吧?

    “好吧。虽然你因为当时没注意到我的表情所以一直觉得那是在开玩笑。但现在我可以再重新说一遍,麻帆良这边也许有人能解决泷壶身体上的问题。”

    好像故意演示给芙兰达看什么叫‘认真’似地,莱维一脸义正辞严,就跟从电视里走出来的铁血正义伙伴一样。可惜这种配上他那满头银发有点酷有点帅的形象没维持两秒钟就崩了,那有点傻乎乎的笑让人联想起打了包票又反悔的小商店老板。

    “我也只是说‘也许’,具体能不能做到我并不肯定,但至少以我的经验和对那个人的了解,感觉希望应该还是不小的。”

    芙兰达这会儿倒是没心思立刻吐槽,毕竟泷壶的身体问题在她们几人当中也算是大事。这次跟在玩闹的时候随意说起不一样,她也比之前认真了许多追问:“结果你现在又提起这件事,难道你说的那个人跟今天这里举行的武道会有什么关联吗?”

    要不怎么莱维总是夸她们几个聪明呢?能以如此小小年纪就在暗部的世界里活下来并站稳脚跟,且还创下了赫赫威名。这样的女孩子怎么可能是头脑简单的笨蛋?即便芙兰达在莱维看来有点大愚若智的意思,但就算真有愚的地方,也不能否认至少还‘若智’嘛、咳咳,没有谐音没有歧义。

    “对,我说的那个人,就是今天这场武道会的主办者。”

    “那个中国来的女孩子?”

    虽然昨天预赛开始前才匆匆在台上一瞥,但光凭那个女孩的名字跟打扮,芙兰达也能猜到她的出身。

    实话说,那么一个好像比自己年纪还小些的女孩子办起这么盛大的一场武道会,芙兰达她们对她没兴趣才叫怪事。尤其一开始她们都猜测那个女孩子大约是某个大财团的继承人又或政要贵族家的小姐,随后却从身边的麻帆良学生讨论中得知那个女孩并没有显赫的家世,只不过是一名在这里读书的普通初中生之后,就连觉得以自己家的财力人力也能办起这样一场比赛的麦野,也同样收起了轻视小觑的心,开始认真注意起那个只在台上寥寥几语,却让大多数人听得都有点莫名其妙的女孩子来。

    “没错,就是那个叫超铃音的女孩子。你们昨天在台下,应该也听到不少别人议论她的内容吧?”

    虽然是疑问句,莱维的语气却是肯定的。超铃音那样的人,就算在奇葩遍地的麻帆良也属于一个传奇。她上台后底下全是麻帆良的学生在那叽叽喳喳的议论,怎么可能没听见。

    “他们说得那么夸张,我们又不是聋子,想听不见都不行。”

    芙兰达没好气地皱着鼻子使劲哼了一声,好像对所听到的并不怎么相信,而且还有点嗤之以鼻似地,才继续说:“学习、体育,甚至连家事、尤其是烹饪料理水平据说都是天才,成绩尤其优秀,是全年级第一名,被称为「麻帆良的最强头脑」,而且还没有男朋友!”

    一根、两根、三根、四根、五根,芙兰达右手举在胸前然后数一个听说的有关超铃音的优点就竖起一根手指,那神情就像自己在朋友面前吹牛说中了彩票大奖明天就能变成亿万富翁似地。

    “怎么?你不相信那些人说的吗?”

    莱维把纸袋子抱在胸前,好笑地问到。

    “也不是说完全不信啦。”

    毕竟是莱维特意提起的,芙兰达知道若非那个女孩子确实有着过人之处,也不会现在在身边的男人嘴里听到她的名字。而且自己此刻就身处在人家举办的武道会的会场当中,光这一项,就足以证明那绝对不是一个普普通通成绩稍微好点,能被老师家长夸一声‘好孩子’的优等生。

    “只是那些人说得难道不夸张吗?结果真和他们说得一样的话,那这个姓超的女孩子岂不是完美了?不但品学兼优,还是个运动健将,而且在家事方面也样样精通。这样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存在?要是再长得漂亮一点,那不变成天使了?”

    莱维其实很想告诉芙兰达,昨天她其实就见过一个她刚说‘不可能存在’的那种少女。而且不但见过,还在同一个餐厅里共处过。莱维想到的那名少女就是昨天当众差点大闹了一通的sos团团长凉宫春日。sos团的这位团长大人除了偶尔闹出一些让校方有些头疼的违反纪律行为之外,在学校里的绝大多数时候都配得上‘品学兼优’这个词且绰绰有余。运动场上的凉宫更是和刚才还通过电话的那个椎名深夏并列,被称为‘比男人还可怕的女人’,屡次以她们天赋的超强运动能力让男学生们羞愧无颜。至于家事嘛,平时sos团的活动室都是超铃音跟结标淡希在收拾打扫,这方面暂时还看不出来凉宫的本事如何。但周末一块出去玩的时候莱维曾尝过团长大人亲自下厨做的便当,色香味俱全这个标准够得上,想必整个二中的女生数遍了也找不出太多比她更擅长料理的吧?加上就连屡屡成为团长大人突发奇想之后最遭殃的那个可怜虫的阿虚曾说过,‘如果她闭上嘴那就是个标准的大美人’类似的话。这么一来,难道凉宫春日不是完全符合芙兰达口中的那个‘不可能’么。

    要不怎么说‘见识’对一个人十分重要呢?如果她能再见多识广一点儿,恐怕就不会那么轻率地下结论了吧?不过莱维这才倒是有一点错了。他以为芙兰达是缺了点见识,却没想到她之所以会在最后特意说超铃音长相还不够漂亮,根本就是因为曾见过了辉夜那如同从月亮上降临尘世一般的绝美,才在潜意识里调高了自己的审美等级。若是在见过辉夜以前,芙兰达怎么也不会特意还提到超铃音的相貌的。毕竟,任谁都不能否认,超铃音固然性格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偏偏还总是让人很难真的对她发火,这里头有没有她可爱的脸蛋加上特别会装可怜的功劳。

    “虽然她这辈子估计也不可能成为天使,但你前面说的那些评价却并不过分也不夸张。唯一要指出来的是‘品学兼优’这一点。”

    “品学兼优?”

    芙兰达有些错愕。要问她昨晚听来的有关超铃音的事迹当中哪一项最夸张最不可信,她一时间未必能理顺思路选一个出来。但品学兼优这一项却可以肯定并不包含在其中。别的方面她也许见识不够,可成绩优秀的好学生却是认识的不要太多。

    学园都市的能力者,其能力的运用以及强弱,基本上就是靠每个人脑内演算的能力强弱来决定的。一个能力强大的能力者,其大脑演算的能力几乎必然是放到整个人类的范围里都算得上出类拔萃——之所以用了‘几乎’,是因为世界上虽然很少,却依然存在被称为‘原石’的天生能力者。这种没经过任何人工干涉,在偶尔情况下得到个人现实进而获得能力的天生能力者,他们使用能力时貌似跟学园都市后天培养出来的能力者稍微有些不同,更多的是凭本能运用出来。但这样的人全世界也不过总共才五十个左右,恰好芙兰达所熟识的人当中并没有原石。这也就说明,芙兰达身边这些能力等级很高的朋友们,各个都是大脑运算能力远超正常人的天才。这样的天才放到学校里去学习一般学生的课程,怎么可能没办法通过考试那张卷子拿到一个不错的成绩?尤其在学园都市那个地方,评价一个学生是否优秀,更多的是能力测试时所表现出来的能力强度以及适用性,而非中央区的学校那样一章卷子定生死。

    item的四人当中,除了芙兰达自己外,就有绢旗最爱跟泷壶理后这两名lv.4的大能力者,以及整个学园都市也仅仅只有七名的lv.5超能力者中排名第四的麦野沉利。这么一来,平时芙兰达接触最多的朋友几乎全是成绩超级优秀的超级优等生。时间一长习惯了之后,乍听见一个人的成绩很差这反而是件新奇的事。所有她听回来的有关超铃音的传闻当中,自然有关学习成绩方面的是她最没去考虑真假也最没在意过的。

    “品学兼优、品学兼优,除了学以外,可不能忘了排在更前面的‘品’呀。”

    这么一提,芙兰达顿时明白了。但恍然的同时,脸上不免挂上了几条黑线。一方面她觉得自己好像有点被调戏了,身边这个臭男人存在故意玩文字游戏耍自己的嫌疑。而另一方面,她知道了那个叫超铃音的包子头小女生,大概不出意外的话将有着很让人头疼的性格。毕竟也是认识自己这边四个人的家伙呀,居然还会说到那个女孩的时候一脸郁闷——之前就说过芙兰达是item四名少女当中最有自知之明的一个,看她这不很清楚她们四名少女平时是有多么地让人避之唯恐不及嘛。

    “这样啊……结果是个变态吗?”

    感觉你没什么资格这么说人家啊,莱维很想吐槽但还是忍住了。item四名少女中要找个正常人出来,数来数去大概也只能是泷壶理后。虽然泷壶看起来总是一副永远睡不醒的样子,不论做任何事甚至说一句话都有气无力仿佛跟你聊着聊着下一秒就能倒地不起。但终归不管泷壶看起来有多么地‘不正常’,那都是由于长期服用有强烈副作用的药物造成的体质问题,而并不是她本人性格就是那么地随时随地都能睡着。而其他三人嘛,成天一副女王模样却喜欢吃平民鲑鱼便当的大小姐、爱看无人问津的b级片然后大肆发表批评言论的提前发育小萝莉,以及把罐头当成主食之外还有玩弄易燃易爆物品嗜好的金发碧眼留学生,嗯,无论让谁来看,结果跟莱维的选择想必都是相同的吧?

    “变态倒也说不上”,莱维的语气不怎么肯定地说到:“只能说比较喜欢捣乱,成天恶作剧整人。”

    哦了一声,芙兰达一脸明了的表情。她看出来了。这个家伙就是那个女孩子‘捣乱’和‘恶作剧’以及‘整人’的对象。就算脸上表情不明显,芙兰达也能闻出一股深受其害的受害者气息。

    能把这个家伙整倒的整人手段,稍微有点想学啊。芙兰达暗中决定如果有机会的话要多跟那个叫超铃音的女孩子接触接触,就算不能直接拜师学艺聆听教诲,在她身边耳濡目染时间长了也该能学到一两招吧?自己每次跟这个男人一起的时候都要吃大亏,要是换成古代人的观念,自己岂不是已经非得嫁给他否则就要自杀了?芙兰达那个恨啊,简直就是咬牙切齿。可她为什么就不往另外一方面想呢,要不是她自己总是心怀不良企图,又怎么会最终招来那些倒霉的意外?

    当然,有一部分也是麦野故意的,那就是另一回事儿了。但芙兰达不敢朝麦野发脾气,她连想都不敢想那个念头,自然而然的脏水全往莱维身上泼也就对了。谁让一个是小女生另一个是大男人?现在这个年代,男人就是用来背锅出气的嘛。

    “唔,那个、那个有关别人性格的事这里就先不谈了,反正也不是多重要的事,这些细节不用去在意。”

    越是这么躲躲闪闪吞吞吐吐,芙兰达就越觉得可疑越认为这里头一定有鬼。她向超铃音学习的**愈发强烈,但要不为什么每次杯具的总是她?芙兰达啊芙兰达,偏偏怎么就没想过人家是个天生喜欢整人的恶劣少女,就一定不会整你呢?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女施主保重。

    “昨天你们也在这学校里逛了一天,仔细想想是不是见过不少按理说以学园都市之外的科技水平,应该是没法制造出来的设备?或者不说外界一定做不出来,至少应该不是区区一些学生在一起合作努力就能做出来的吧?”

    听到莱维这么说,芙兰达顿时想起了昨天在这学校里见到的种种。

    对啊,那天上的飞艇还能说是从哪里租回来的,顶多感叹一声麻帆良财大气粗有够乱花钱,但其他呢?比如那些外表看起来跟真的一模一样,能走能跑能吼能叫的实物原大恐龙?芙兰达还记得看巡游的时候绢旗有多一惊一乍。那只居然敢长得比自己还高的小萝莉一开始还以为那些是拍戏的道具,随后发现过于真实,大家又开始怀疑其是不是魔法搞出来的什么东西。现在听莱维提起,那意思难道是那些‘怪物’统统没有魔法师在后头捣鬼,纯粹是凭科技的手段做出来的机械?

    这不可能!

    芙兰达瞪大了眼睛,一双眼睛圆滚滚的就像被主人买回来的玩具吓到的小狗。她在去到学园都市之前就已经步入了懂事的年龄,不像其他同学大多数都忘了外面的世界的人是生活在怎么样的社会当中。她太清楚了,从小到大除了在学园都市,她从没看过那么先进的技术可以把恐龙以单纯的机械再造出来。即便那可能只能走一段然后就要返厂拆掉,但那逼真的外表、完全就像是爬行动物皮肤质感的‘外壳’、笨重但很自如的动作,无论哪一方面都不觉得有任何一个国家能造得出来!

    除了学园都市!

    芙兰达一句话也没说,但她的表情已经长大的嘴,已经清清楚楚把她心里所想的统统传达给莱维了。后者微微摇头,心想‘就知道是这样’。

    “那些东西都是在超铃音的技术支持下由工科大学的大学生们集体努力做出来的。”

    “就她一个人?技术支持?”

    那个女孩才几岁啊?芙兰达还记得昨天从周围的人那里听到过,那个叫超铃音的女孩子好像还在上初中,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初二。那不是才比绢旗大一点点而已吗?

    在芙兰达的认知当中,能力那种东西更多是看每个人的天赋。别看学园都市一直拿御坂美琴的例子当正面典型,到处宣传只要肯努力,就能从普普通通的无能力者锻炼成站在学园都市顶端的超能力者。

    为什么要成天宣传?为什么要拿御坂美琴而不是别的什么人当例子?就算是热卖商品的代言人也讲究一段时间换一个吧?甚至为了扩大宣传覆盖面,还会同时请来好几个不同特质被不同族群喜欢的偶像明星一起代言。为什么学园都市就单单只用御坂美琴一个?那是因为能拿来当例子的只有她一个而已!

    那证明了什么呢?证明了一个人在能力这条路上将来有多高的成就,如何努力并不是个决定因素。天生的才能才是最重要的。

    但在科学研究这方面,芙兰达却不认为是那样。

    科学研究是一门在前人总结出来的经验上进行创新的学科。能否找到未知找出新知,这固然和能力者的程度一样比较看一个人的天赋才能。但也不能忘了‘前人总结出来的经验’这个前提条件!

    十几岁的年龄能有多少年用在学习上?要说搞点孩子玩的小发明也就罢了。能够做出那样的东西,是顶多十年左右的学习时间就能积累到足够知识的吗?

    虽说这世界上从来不缺天才,但芙兰达不认为人和人的智商差距能大得那么夸张吧?

    幸亏她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完全记忆能力这种能力,更不知道有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女脑袋里记下了相当于一座大型图书馆规模的十万三千册魔导书,而且好像还完全理解了其中的一大部分!

    幸亏如此啊,要不芙兰达同学难得从学园都市里放风出来玩一趟,结果就被三观尽毁,那以后学园都市岂不是再也不敢让里头的学生出来了?那不光是芙兰达自己的可怜,更是现在到将来,学园都市数不清的学生们的痛啊!

    “麻帆良的最强头脑,你听起来觉得只是学习成绩年级第一就能得到这样的称号吗?”

    确实。芙兰达不由自主地点了下头。光学习成绩在一个年级里最好,怎么能称得上‘麻帆良最强’?就像学园都市最强的超能力者一方通行,那是因为他在学园都市一百八十万学生当中能力最强才得到的地位。年级第一?还只是一个学院的年纪第一,这岂不是跟自己那个年纪的成绩第一跑去挑战一方通行结果还赢了一样不可思议吗?再白痴的编剧也写不出这么离奇的剧情吧?芙兰达忽然想起绢旗,如果她在这里,大概就会这么破口大骂,一点儿都不顾什么美少女的形象。在涉及电影的事情上,那只萝莉总是那么地认真。

    “在某些方面,她脑袋里装着的技术比学园都市掌握的还要先进很多。这不是吹牛,是我亲眼见过的许许多多。”

    莱维斩钉截铁地说到。虽然平时这个男人总是很不正经,经常把自己气得牙痒痒又或者羞得浑身发烫。可一旦他做出这样的神情,那么说出来的话都是可以确信的。

    比学园都市还先进的科技?原本只是赶路无聊随便聊聊天而已,没想到却听到这么重大的秘密。贪财的金发少女一点儿都没有把这个秘密拿去跟学园都市的高层换奖金的念头,她下意识就觉得必须保守住这个秘密。要是莱维知道了她的想法,没准会高兴得忍不住把她抱起来原地转三圈然后再亲一口吧?这难道不是已经得到了这名少女的信任了吗?

    认识的时间还不算长,但莱维已经看出来了很多。芙兰达表面上是item四名少女当中最容易聊起来最好相处的一个,但实际上她却是把自己藏得最深,最难交心的一位。能得到这样一个把自己装在套子里的少女的信任,被当成‘自己人’,难道不值得高兴吗?

    这也算是误打误撞了吧?因为……莱维从来不觉得超铃音的事情算得上什么秘密。如非人尽皆知,又怎么可能被所有人公认为麻帆良的最强头脑?这种人人都知道的事,学园都市的高层又怎么可能一无所知?麻帆良的结界只是对内有限制能力而已,又不是把进来的人都洗脑成弱智才放出去。莱维的运气,并不像他想象地那么差嘛。

    嗯,至少比学园都市那个把‘不幸啊’当口头禅的少年好了不止十万八千倍。

    “就像刚才咱们进来以后才能听到声音,门外却一点都听不见一样。这都是超铃音用科学手段达到的,并没有半点魔法的力量在里面。”

    莱维指着墙上挂着的喇叭,那里头仍旧不停地传出朝仓和美的声音。虽然是主持人,但这么喋喋不休真的没关系吗?让人多少对她的嗓子有点担心呢。今天的武道会之后,明天她会不会失声?

    “正因为超铃音有些技术比学园都市先进,所以我一直想看看她是不是能解决泷壶身上的问题。正好你们从学园都市来了麻帆良,等武道会结束后就让她试试吧。”

    如果武道会结束后还能有机会跟她再在那间研究所里坐下来好好谈的话,莱维在心里补充道。

    “呃、嗯。”

    突然听到泷壶的名字,芙兰达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这一番话的由头就是泷壶的身体。这算不算某种程度上的重色轻友?泷壶固然是一直在item里并肩作战同生共死的‘友’,但身边这个在芙兰达心里一直被代称为‘家伙’或者‘臭男人’的男性,大概还算不上‘色’?

    “走吧,趁比赛还没开始。”

    莱维哪知道芙兰达在想什么?只以为她初次听说学园都市之外居然有比都市内还先进的科技太震撼了在发呆而已,他把纸袋交到左手上,右手按在芙兰达的贝雷帽上轻轻转了一下然后拍了拍。后者过了大约半秒才反应过来,立刻双手死死按住自己的帽子,抬起头摆出一脸凶巴巴的表情,就像被揪了下尾巴的小老虎那么……可爱。

    两人在龙宫神社里绕来绕去,嘴里也没停下,但这回却是真正的没话找话闲聊了。一会儿说起学园都市过段时间的一览端祭,一会儿又谈到最近暗部的一些工作、尤其那些貌似是跟之前遇到过的红世怪物有关的那些。然后芙兰达话题一转,又兴致勃勃地讲起昨天和麦野她们在麻帆良这里的所见所闻。

    龙宫神社在麻帆良屹立已久,但具体是什么时候建成的,是麻帆良建成后从其他地方搬过来,还是麻帆良建造之初就已经预定好了这学校里唯一神社的位置,这些莱维统统都不知道。他以前进来过这神社一两次,但也都跟一般的游客或者进来参拜的学生老师那样,止步于进门后的大殿为止。再往里的地方他并没有去过,只是从学园都市的地图上知道这座神社占地颇广,却也没去想过神社除了正殿之外的地方都是做什么用的,反正那些跟他也没关系不是么?

    所以跟芙兰达一样,莱维也是初次亲眼见到这座神社里头的空间有多么地大。穿过一道又一道门,不停地走在一条又一条走廊上,莱维中途见到了好几个四四方方的空地。空地上没种植物也没其他装饰,只铺着碎石或浅浅的沙子,也有直接用水泥填满的。这些空地别人可能不会觉得什么,顶多叹一声这神社地方真多,弄成空地浪费也一点儿不可惜。但莱维却觉得那些空地原本应该有它们自己的用途。比如当练武场什么的。

    芙兰达也跟其他人一样感叹这里占地之广。不过这份感叹中自然也体现出了她本人的特色。‘这里地价可真便宜啊,结果一个神社就浪费这么多空地,要是在学园都市,这么大一块地卖给房地产商赚回来的钱,估计吃几辈子罐头都吃不完’。

    嗯,很有特色不是么?贪钱加吃罐头,充分表明了这只芙兰达不是别的什么萝莉套了个假发换了身衣服cos出来的。口癖之类固然比较好模仿,但那种深到骨子里的视财如命以及对罐头的‘喜爱’,就算资深的演技派也未必能诠释得如此精彩吧。

    说是视财如命,有时候莱维都怀疑这个胆小的少女如果真见了那么多钱,会不会也勇气一回不要命扑上去?甚至把一些她觉得比较不那么重要的情报出售给别人……应该不至于吧?莱维想想麦野的样子,就知道那样的下场必然极惨。就麦野那脾气跟急性子,没准根本不给别人辩解的机会就毫不犹豫把背叛者给‘肃清’了。虽说事后她肯定也会后悔,但莱维觉得那名少女还真有可能做得出来。

    芙兰达啊,你还是多注意一点吧。item的四名少女中,要找一个最让人担心的,并非身体很差而且看起来随时会变得更差的泷壶理后。反而是健健康康活蹦乱跳的这一位。芙兰达觉得自己很聪明,事实上她的智力在莱维看来也确实不低。但一个人如果觉得自己很聪明,那么有时候就是危险的预兆。

    自作聪明、聪明反被聪明误,诸如此类的词就算没上过学的人基本也都能说出几个。可事实上又有几个人会认为自己犯了那些毛病?就像凛一向自认天才,结果在等待了十年的圣杯战争终于降临的一刻,她召唤英灵却出了点岔子。芙兰达在这方面跟凛有些区别,一个是自认天才,另一个虽然不认为自己是天才,却总是仗着有点小聪明就喜欢钻空子玩点小诡计。

    而事实证明,芙兰达那些小聪明的确也仅仅只能称为‘小’聪明罢了。看看她每次预谋点什么结果在莱维面前反而都吃大亏的经历吧。有人大概会觉得莱维缺乏绅士风度,人家一个小女生不过是稍微恶作剧一点找找面子罢了,结果还每次都弄得人家尴尬又丢脸。甚至有人可能会觉得莱维不怀好意故意借着人家的‘计谋’吃豆腐清凉眼睛?

    什么叫小人之心妒君子之腹,这就是个最好的例子。

    君不见凛跟超铃音为什么就总是能整到莱维呢?难道他能看破芙兰达的手段,就戳不穿那两个女孩子的把戏吗?

    错!大错特错!

    莱维每次将计就计,根本不可能是为了那些龌蹉的目的,他完全就没想过自己,全都是为了芙兰达着想啊!让她吃亏让她尴尬,让她从这些丢死人的经历中吸取教训,明白耍小聪明终究会吃大亏这个道理。何谓教师?难道这不就是一个伟大的人民教师才会做的鞭策教育吗!

    偶尔看到点不该看的东西、碰到一些不该碰到的地方,那不过是为了芙兰达的成长之路所付出的一点点。与她将来是否能顺利成长拥有一个美好的人生,那点小事根本不值一提,连在日记上记一笔的必要都欠奉!

    看看现在的芙兰达吧,难道没人觉得明显比莱维当初刚遇到她的时候懂事又规矩了很多么?才短短一两个月而已,就获得了如此明显的成长。将来芙兰达要是想起这些日子发生的事,想必会眼眶湿润地在心里悄悄对莱维说上一声‘谢谢老师’吧。

    唉,多伟大的人啊。

    “如果没猜错,这座神社一开始本来应该是给某个流派当道场用的。”

    要说跟麻帆良有关的流派,自然是近卫老头那个入赘女婿掌管的神鸣流。或许这里原本是近卫老头准备给自己女婿的道场,只是没想到后来近卫咏春回了日本继承了在京都的神鸣流本部,于是这里就空了下来,直到后来给了龙宫神社吧。莱维猜测事情估计就是这样,而事实也的确与此相去不远。

    “道场?哦,结果你是说收钱然后叫人空手道还是跆拳道那一类的地方吗?”

    芙兰达的语气好像在说望子成龙的家长不吝钱包送孩子去上的假期兴趣班似地。不过学园都市是个科学至上,能力者至上的地方,而她到学园都市之前又是生活在不太有‘武道’痕迹的西方国家,对道场如此理解也很正常。

    反正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莱维也不打算费力气跟她解释诸如神鸣流一类的道场和暑假期间教孩子强身健体的兴趣班的区别。希望远在京都的近卫兄不要见怪才好,嗯,打个喷嚏就行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