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续,梦醒千年 第212章 二零八、伊芙,瞎说什么实话呢

时间:2018-04-20作者:曾经的莱维

    “今天作业不多,放学后没多久就完成了。然后刚才吃完饭准备跟麦野她们汇合看看有什么好玩的打发睡前这段时间,结果我们还没商量好,联络人那边的电话就直接插了进来,告诉我们有人入侵学园都市!”

    尽管莱维觉得芙兰达这种解说方式有够冗长,前头那段背景交代压根没有半点必要。但他也通过这种方式判断出芙兰达的情况也许并没有那么紧急,否则她哪有那么多时间废话?

    稍微放心之后莱维拍拍伊芙的肩膀,就像坐在沙发上拍扶手那样自然。方才他的确有万一危险必须立刻赶过去的想法,现在看来也许自己可以跟伊芙在这儿多坐一会儿了。世界树的树枝粗壮却不粗糙,坐在这上头冷风也被茂密的枝叶挡住,别说还真有点惬意的味道。

    “入侵者?”

    “没错,确定是入侵者。据说是以物理手段强行突破了第三大门。”

    “第三大门……是指第三学区的入口?”

    莱维对学园都市的地理其实不大了解,他每次进入要不就直接坐都市内前来迎接的车辆,要不就靠自己的手段直接瞬移进去。第三学区无论从中央区还是麻帆良过去都得绕一个大圈,为了方便,他向来都走第十一学区与第二十三学区这两个地方。

    “嗯,也不知道是不是特意选的。第三学区地下的商业街因为有不少折扣店,所以就算是超过了完全放学时间经常还有不少学生会跑到那边去。选择从那里入侵,毫无疑问在这个时间点可以造成最大的轰动效应。”

    好歹在暗部也算老资格,芙兰达不至于真是个草包。事实上item这四人组当中,绢旗最爱是直线条,泷壶理后对什么时都不怎么上心,典型地别人说什么她才做什么。麦野作为组织的领导者,正常情况下还算称职,可她又特别容易被激怒。一旦麦野被激怒,她就会陷入自作主张个人英雄主义逞能的状态。所以这么一算下来,四名少女中貌似只有贯彻自己安全最重要,绝不轻易犯险的芙兰达最值得信赖。

    “那你们那边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很严重吗?”

    学园都市尽管被里头的部分学生戏称为监狱,它的围墙与大门的坚固厚实程度却远非一般监狱能够媲美。高大的围墙厚度可以让人轻松在顶上设置各种防御工事,简直跟古代帝国王城的城墙般让人仰叹。围墙上供出入的大门更是以不知名的合金制成,别说靠人力,即便用最先进的坦克主炮猛轰也完好无损。而且学园都市的防御又不光是靠着坚墙厚盾,城墙上的自动警卫机器人配备的武器跟都市内街道上那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除此之外还有被称为「六枚羽」最新锐无人驾驶武装直升机。

    一台就价值两百五十亿的机器绝非为了展示技术而造出来展览的摆设。搭载了两台喷气式发动机的六枚羽能达到外界科学家一听就狂呼‘不可能!’的二点五倍音速。机身两侧各三对翅膀般的可活动关节能够搭在机炮跟导弹在内的多种武器。由于三对翅膀的灵活性充足,可以让机体轻松做到上下左右无死角同时锁定并攻击六个方位的目标。这种新款的武装直升机绝对配得上杀人兵器的称号,就连普通超能力者碰上也得头疼一番,能够突破此等防御网的人绝对不可小觑。

    “统括理事会中已经有三人被杀害了,你说严重不严重?”

    “什么?统括理事会里死了三个!”

    由一位理事长与十二位理事所组成的统括理事会司掌学园都市的司法、立法、行政、军事与外交等等一切权力,全面管理与统治者那座巨大的都市,并享有古代贵族般的特权。如此显赫的人物被轻而易举地就被杀掉三个,占了理事会全部成员中几乎四分之一的数量,这叫莱维怎能不惊讶?但芙兰达陈述的语气中却听不出半点悲伤遗憾或者惋惜,甚至连像莱维这样稍微激动的情绪都不包含。

    “虽说的确也有少数真心为学生利益着想的人,但基本上理事会里不都是些为一己私利能够不择手段的卑鄙小人?那样的家伙多死几个对学园都市的学生来说怎么也不能算坏事。”

    “但我听说起码亲船最中跟贝积继敏……”

    “除了这两位你还能说出第三个名字来么?”

    芙兰达打断了莱维的话,她觉得自己现在所处在的境况一点儿都不合适听取他人的说教。但既然那般紧急,她却又为什么不长话短说,非得扯到现在都还没进入正题?item作为一个组织能够在暗部中存在至今,莱维其实觉得这算是相当的一个奇迹。

    “统括理事会中死了三个,这不重要;维持治安的警备员跟风纪委员都被对方轻易地打压下去,让整座都市的警备变得薄弱,这也不重要。”

    十分符合芙兰达个性的发言,但莱维已经不准备这个时候继续就此多说什么。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总有一天得好好把这个女孩教育一下,让她明白这世界上光自己一个人是没有办法正常生活下去的。

    “问题是连猎犬部队都被干掉了,好像就剩一个头目溜走,结果狙击入侵者的任务就被摊到了我们头上。”

    芙兰达的声音让人仿佛能看见她在电话那头摇头叹气,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这对她而言算是相当罕见的,毕竟就连莱维这个才认识没多久的人都很清楚这名少女对金钱的追求有多强烈。有时候为了获得更多任务奖金,她甚至能违抗自己平时被瞪一眼就吓得掉魂的麦野沉利。

    当然,那种情况莱维认为很可能仅仅是芙兰达脑子里缺根筋被一时的利益冲昏了头脑罢了。若给她充足的时间考虑,恐怕再多的赏金也难以让她提起对抗麦野的勇气。

    “然后呢?听你声音好像现在一个人,麦野她们没在一块儿吗?”

    “之前不是说了么,我们还没集合就接到了任务。麦野当时说正好分头行动,因为反正也不确定入侵者的准确位置。我正好离绢旗比较近,就跟她一起行动,结果……”

    “绢旗受伤了?”

    莱维一听芙兰达的语气就知道肯定是绢旗最爱发生了什么事。对那个爱看b级片的短发小萝莉莱维很有好感,毕竟除了成天处于脱力状态很难交流的泷壶外,item四人组中就数绢旗给人感觉最直率最真诚,不像芙兰达跟麦野那么多花花肠子。尽管跟绢旗一块儿就得时刻接受她的影评轰炸,莱维却宁肯这样,感觉也比和麦野共处更加轻松愉快。

    “受伤……姆……我也不知道她现在这样子算不算受伤啊!”

    芙兰达一边吼,听筒里还传来沙沙沙的声音,大概是她正烦得挠头,顾不上爱惜自己的金发了。

    “不知道算不算受伤?”

    莱维发现自己越来越听不懂芙兰达说啥了。究竟是自己理解能力太差,还是她那边的表达能力出了问题?莱维也学着电话那一头的芙兰达挠起头来,结果他手一松,靠在他臂弯里的伊芙一个没坐稳,晃了几下双手紧紧抱着他的腰才算恢复了平衡,不单用眼睛瞪着他,嘴也隐约有点撅了起来——这可不像金色之暗该有的表情。

    见伊芙这个表情,莱维赶紧在她脑袋上拍拍安抚一下。只是这感觉怎么都像是对待闹别扭的小孩子,伊芙一想到这点,情绪立马变得更大了。不过她好歹也知道现在不是乱闹的时候,打定主意只要一会儿没事儿,等他挂掉电话立刻就进行反击!

    刚才的追逐战还没完呢,现在不过是中场休息罢了,就让他好好享受一会儿吧。伊芙这么想着,干脆也不去看莱维,脑袋一靠就扎进了他怀里,打着养精蓄锐一会儿好一鼓作气的算盘。

    “具体情况……绢旗现在应该算是晕倒了,但事发之前我没察觉到任何征兆,也不大可能是她突然间身体出了问题。前不久我们才进行过暗部安排的全面身体检查,我偷偷看过她们几个的检查报告,除了泷壶之外大家的身体都很好,更没有慢性疾病潜伏之类……”

    芙兰达说得自己都迷糊了起来。越是搞不懂就越是觉得神秘,越是神秘的东西一旦有可能威胁到自己就越是显得可怕。芙兰达的胆子本就不能说大,自己分析了一通后整个人都缩了起来。她恍惚觉得身边有个看不到的幽灵,随时等待着趁虚而入攻占她的身体。

    “你冷静点,告诉我绢旗晕倒之前你们在做什么,详细一点,越详细越好,别忽略任何细节。”

    光从芙兰达所说的入侵者闯入学园都市的方式上,莱维就已经把怀疑的对象缩到了一个很小的范围。红世使徒本就已经潜藏在学园都市之内,况且即便有前去增员的同类,以他们的能力只要一个封绝施展出来就能令所以科技武器失去作用,犯不着多费那一番功夫。

    应该是魔法师,还没等芙兰达回答,莱维就做出了初步的判断。若说这世界上有哪股势力跟学园都市算得上敌对,即便一般人也会首先想到宗教界的势力,尤其是以欧洲为根基的天主教、基督教教派。

    从古到今,宗教与科学都是势不两立的死对头。古有被烧死在罗马鲜花广场上的布鲁诺,今天则是被罗马教廷认定为异端,并暗中使用各种手段意图攻击的学园都市。

    科技的发展将神话传说一项项地变成童话故事,这是宗教界所不能容忍的。他们为了应付科技发展中的新发现,除了不断修改教义修改经典之外,就是利用他们的优势进行全方位的打击。

    学园都市不过是学园岛上的一部分,孤悬海外的岛屿上能有多少资源可想而知。即便也学园都市的科技实力,也无法达到完全自给自足的程度,必须靠与外界的贸易与技术交易换取所需的资源。宗教界没少针对这方面给学园都市设置障碍,到现在学园都市已经发展了那么多年,交流广泛的仍不过是近在咫尺的一些亚洲国家,以及宗教影响不明显的北美洲。尤其是天主教基督教大本营的欧洲,几乎跟学园都市没有多少合作交流,仅仅维持在必要的礼仪程度上。

    芙兰达所说的那种强硬蛮横的入侵方式,很明显不可能是入侵者实力不足,必须依靠硬闯。莱维觉得那更像是一种示威、一种向外界宣告学园都市引以为豪的科学技术根本不堪一击的直接手段。

    红世使徒,以及一些魔法结社,他们对学园都市无非是想从中获得自己想要的好处。唯有宗教界才有必须将学园都市打翻在地再踩上一脚,告诉别人他们是异端的理由。

    而据莱维所知,欧洲宗教界当中势力较小的英国清教勉强跟学园都市关系还算不错,这点从他们肯让**目录一直逗留在学园都市就能看得出来。其他的诸如北欧各教派与俄罗斯,则因为不代表所谓的‘正统’,跟学园都市也尚未到必须一绝生死的地步。

    由此一来,入侵者属于何方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显而易见了。在世界上拥有二十亿信徒,在多达一百一十三个国家拥有教会的世界最大十字教教派,自称最正统的十字教教派——罗马正教。除了他们以外,莱维很难想象还有别的势力会狂妄到要以如此激烈地手段公开向学园都市进行入侵。

    以物理手段突破防御网,随即杀死了三名统括理事会的成员。这一行为无疑是标准的战争宣言,其他宗教派别,恐怕还没有这般直接与学园都市硬悍的勇气与实力。

    “绢旗晕倒之前我们正在查看从监视器中拷贝出来的视频片段。我们是接到报告后根据麦野的指令到这里来进行调查的。到了现场之后只发现一堆跟绢旗一样失去意识的警备员。搞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就决定调取附近监视器拍到的视频加以确认……”

    “你是说除了绢旗以外还有很多跟她一样陷入昏迷状态的人?”

    莱维打断芙兰达的话。

    “呃,是啊。本来麦野是说有人报告这边发生过战斗,结果我们来了以后根本看不到有发生过战斗的痕迹,那群警备员好像被人集体催眠或者中了毒一样躺在地上。”

    “但实际上他们并没有中毒,对吗?”

    “嗯,我们随行的人员有携带简单的仪器,检查过后并没有发现化学武器使用的迹象。”

    冷静下来后的芙兰达从莱维的话语中听出了端倪,于是一改之前的慌乱,认认真真地回答他的问题。

    “绢旗是一看到视频就晕过去了吗?视频里拍到了入侵者的样子,对吧?”

    “是看了一会儿之后突然晕倒,视频里的确拍到了入侵者,拍的很清楚,连脸都看得清。也不知道是她不懂监控设备的运行方式,还是根本不在意被拍下影像。”

    芙兰达没有再像刚才那样一惊一乍,对莱维的猜测毫不吃惊。而莱维也从她的回答中听出她对入侵者的身份也有了基本的判断。这世界上除了痴迷于魔法,相信魔法能做到一切的魔法师外,还有什么人可能不懂即便外界国家也森罗密布的监控设备?

    “既然都看清楚了,你能描述一下拍到的人的外观特征吗?”

    伊芙又抬起了头,她觉得莱维嘴里说出来的话怎么跟前一阵看的侦探动画里的台词那么像。发现这点之后,她进而有了些不太好的联想。要知道伊芙看的可是侦探动画,无论侦探小说、侦探动画还是侦探电影、侦探电视剧。但凡跟‘侦探’这个词挂上钩,基本就代表了里头的主角聪明绝顶智计无双之余,警察或检察官法官这类的公职人员普遍是一群或冲动易怒或懦弱无能的草包。

    尽管并非所有侦探故事都是那样的设定,的确也有部分里头的警官心思慎密屡破奇案,甚至本身就是主角。但伊芙所看过的恰好都是拿公家钱的人统统是酒囊饭袋的类型。伊芙觉得莱维的话听起来很熟悉,像侦探片里的台词,却又不是作为主角的侦探的台词,而是一个软弱无能每次得到口供后立刻就跑去找侦探帮忙的老警察。

    如果莱维扮演那个老警察,那自己是不是该配合他客串一下侦探?唔,那部片子里的侦探是个小孩子,自己除了性别不同外形象上倒是很符合。可他们在电话里谈的事情我一点都不了解呀。伊芙单手托腮低下头沉吟半响,但她对这个世界实在不够了解,无论如何努力也没法胜任必须拥有丰富知识储量、且涉猎范围极广的侦探角色。

    颇感遗憾的少女只好无奈放弃,但伊芙还是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没准什么时候自己灵机一动突然抓住别人都没注意到的细节重点呢。

    可惜,今天貌似轮不到伊芙大展神威了,莱维在听完芙兰达的描述后,嘴里不断念叨着‘黄衣’、‘腰带’、‘袖套’、‘庞克风’以及‘女人’等字眼。然后还没等伊芙学着动画里的小侦探从这些词语当中分析出有用的东西,莱维紧接着就对电话那边的芙兰达发问:“你现在在什么地方?绢旗就在你身边对吧?还有暗部派给你们的协力人员?他们的情况怎么样?”

    “这个……我还在事发地点,正坐在车里……嗯,就是你见过的那辆。绢旗当然还在我身边,不过等会儿我打算先送她去医院,那帮协力的人现在正守在车外面。”

    芙兰达正努力回忆着视频里的入侵者形象,突然被莱维问得一愣。有了绢旗的前车之鉴,尽管还没搞明白到底怎么回事儿,她起码现在是不敢再把pda打开去看方才那段视频了。芙兰达对那个摆在桌子上的pda充满了恐惧,若非怕麦野生气,她早就在那个pda上绑个炸弹然后扔出窗外引爆了。

    “我的意思是,你们还在第三学区?是靠近哪个方向?”

    “你问哪个方向……第三学区的南边,靠近第十六学区的地方。”

    芙兰达报出的位置不经意间又曝露了她胆小怕死的性格。入侵者突破学园都市的大门到现在过了多久这点多数人都不清楚,但从芙兰达之前那句‘已经杀害了三名统括理事会成员’就可得知那名入侵者早已深入学园都市内部。以莱维对那个猜测中的嫌犯的认知,她还办不到远距离杀人这种事。在对方已经离开的情况下逗留在第三学区,很明显芙兰达那个‘离这里比较近就过来看看情况’的说法是站不住脚的。估计她一直跟自己打电话,麦野那边还没联系上,否则要让麦野知道她躲在那,非得气得大骂一通不可。

    “好的,既然你还在第三学区,那就呆在那别往其他学区去了。带上芙兰达一起,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

    “唉?你说躲起来?那到头来绢旗的身体怎么办?虽然情况这样……至少……至少把她送去医院……”

    “不用。”

    莱维断然驳回了芙兰达的打算,不过他心里倒是挺欣慰的。明显能感觉出芙兰达对自己所处的现状相当焦虑,甚至颇为惶恐。这种情况下她还希望先把绢旗送去医院寻求救治,可见这名少女并非自私自利到无可救药之辈。自私是人乃至所有动物的天性,这首先是一种为了生命延续的自我保护意识。莱维从来不觉得危难关头首先保护自己的人有什么不对,没必用站在高处俯视众生的做法来对他人自保的行为进行批驳。像芙兰达那么胆小的孩子这时候还能关心自己的同伴,莱维已经觉得相当难得。他打定主意如果这件事过后麦野因为芙兰达的不作为而发怒,他肯定得帮帮那名被‘压迫’的可怜小女生。

    “绢旗的状况并没有你看到的那么糟。从你刚才的描述中我大概已经能猜到入侵学园都市的人是谁。为了进一步确定,等会儿你找到合适的隐匿地点之后最好把刚才那份监控视频也给我发一份。”

    “什么?你已经知道是谁了?绢旗的身体没问题?意思是你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晕倒的原因了吗?你……”

    令人错愕的消息传入耳中后,芙兰达立刻问题多如连珠炮发。尽管她一开始选择第一时间先打电话给莱维而非自己组织的leader麦野沉利,就隐含了知道麦野她们不了解魔法与除了学园都市超能力之外的超自然现象或能力,与其跟麦野一同陷入迷茫,还不如找莱维这个她唯一认识的‘专家’碰碰运气。

    但说实话芙兰达更多的病急乱投医,慌乱中希望有个人能给自己点安慰罢了。拨通电话之前可没期待过能从莱维这儿真的得到什么实质性的反馈。结果是出人意表的,在听到莱维说他已经大致确定入侵者是谁,且认为绢旗的状况并没有危险后,芙兰达把之前积攒的负面情绪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电话那头少女的声音再也没有了压抑着的感觉,声音又急又快、大得仿佛能把莱维手机的扩音器振膜震坏,而且还明显带着哭腔。芙兰达连她自己习惯性的口癖都忘了,要不是已经通话了一阵,光听这段莱维还不敢肯定在那头吼的到底是谁呢。

    莱维没有急着打断芙兰达,任她把情绪发泄个够。对于如何安抚孩子们的心,好歹当了那么多年教师的莱维还是有些心得的。况且在得知入侵者是谁后,莱维大致上也猜到了入侵者的目的。分析过后莱维反而觉得被当做突破点的第三学区是眼下整个学园都市里最安全的地方,所以才吩咐芙兰达不要离开,并就近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藏。既然第三学区危险性不大,那就没必要急急忙忙催着她赶紧逃跑。相比之下还是让她好好发泄内心的焦躁,别对以后的成长造成不良影响才好。

    “没错,我已经大致上猜到入侵学园都市的人是谁,如果是那个人的话,绢旗莫名陷入昏迷的原因也就清楚了。但现在你还是赶紧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再说。今天发生的事不是你们一个暗部组织能够解决的,我相信上层也并未向你们下达必须干掉入侵者的死命令。很可能仅仅是麦野她好胜心太强才对你们下达了不同的指令。”

    “这……”

    芙兰达迟疑了。她的确没有直接看见或听到上层就今天这项任务给出的指令,到目前为止所作的一切都是麦野那一通电话后开始的。如果莱维仅仅是为了安她心胡乱猜测也就罢了,但他却令人难以置信地戳中了麦野性格的重点。

    上头分派的仅仅是调查任务,麦野却擅自更改成追踪击杀任务。芙兰达毫不怀疑这种可能性的存在。事实上如果判断出目标并非难以战胜,芙兰达自己也时常为了争取表现刻意做些超出任务要求的事。但面对眼下这个入侵者,芙兰达半点对抗的意识都提不起来。

    最令人类感觉畏惧的并非洪水猛兽或天灾**,而是很简单的一个词——神秘。

    神秘的入侵者,以神秘的手段强行突破学园都市完备的防御网,再以神秘的手段轻松越过警备员这道屏障,最后还连现身都不用就令绢旗陷入神秘的昏迷状态。这一系列让人无法理解的未知早就把芙兰达那本就不多的战意冲击地一丝都不剩。若非一方面顾虑绢旗的身体状况、另一方面有害怕消极行为引来麦野的怒火,用不着莱维提醒,芙兰达早就让那帮协力人员殿后,自己找个理由偷偷跑安全的地方躲起来了。

    现在听到莱维的猜测正好印证了自己所想,芙兰达心里动摇得更加激烈。究竟怎么办才好?至少在逃跑之前打个电话向麦野汇报……可打了电话之后自己还有勇气躲起来吗?

    “你相信我吗?”

    “……这个时候除了你我还能相信谁?结果不相信也不行了嘛。”

    芙兰达嘟嘟囔囔地碎嘴抱怨着,她很明显是把自己的彷徨与烦恼发泄到了电话信号连通着的那一头。

    “既然相信我就别问这么多,抓紧时间按我说的去做。绢旗的身体我敢保证绝对不会恶化,并且很快就会恢复正常。至于麦野那边,你也无需担心,一会儿我会帮你联系代你向她解释。并且我也会让她像你一样隐蔽起来,明白了吗?”

    说完这一通之后却没从电话那头得到答复,莱维很理解芙兰达现在的心理状况,于是紧接着又大声地催出了一句:“抓紧时间,快!”

    “哦、哦!”

    果然被莱维这么一吓唬,芙兰达立刻就不管三七二十一开始了逃命之旅。她甚至急得连电话都忘了挂,莱维能从听筒里持续听见芙兰达貌似在大声招呼车外的人,并吩咐司机开车的声音。直到听见重重踩下油门所特有的发动机轰鸣后,莱维才放心地挂掉电话。芙兰达是学园都市的学生,而且还是一直生活在阳光照射之外的暗部组织成员。对她而言就近找一个隐蔽的地点绝对说不上半点难度,接下来就该莱维兑现自己的诺言了。

    “还挺会糊弄女孩子的嘛。”

    保持安静了好一会儿的伊芙见莱维终于挂掉电话,小嘴又张开首先就说了句不怎么好听的话。

    “我这可不是糊弄她,而是经过分析判断所给出的最合理最稳妥的建议。”

    莱维伸手在伊芙鼻子上刮了一下,后者显然不喜欢他用这种对待小孩子或小动物般的动作对待自己,一巴掌就扇了过去。

    “你还真使劲。”

    把人家在自己身边晾了半天,莱维也知道该稍微补偿以下,于是他没像平时那样不解风情地闪开,而是让伊芙的小手拍个正着,嘴里还呼呼地朝手上吹着气装作很疼的样子。没想到伊芙确实不懂什么叫见好就收,莱维那故意装出来的样子立刻又引来她的嘲讽:“刚被夸完就又迫不及待地表现了么?”

    “稍等一下,我还有个电话要打,一会儿好好向你解释。”

    发觉伊芙现在的状况有点奇怪,感觉自己无论说什么都很难短时间内让她心情好起来。莱维干脆抬手虚掩在她嘴上,决定先把给麦野的那通电话打了再说。毕竟不光是跟芙兰达有约在先,麦野跟泷壶两名少女的安全他也十分在意。跟呆在入侵者已经离开的第三学区的芙兰达相比,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随时有可能遭遇入侵者的麦野跟泷壶显然处境更危险。

    倒不是莱维对麦野的实力就那么不看好。只是若他的猜测没错,眼下正在学园都市里捣乱的那个入侵者,恰好是麦野无论如何也应付不了的极特殊少数人之一。

    莱维不管伊芙犀利的眼神,拨通了麦野的手机。这一番通话却又比跟芙兰达时累了很多。自信心超强自尊心特别严重、又偏偏格外执着于胜利的麦野沉利,说服她的难度远非早就有脚底抹油之心的芙兰达可比。

    莱维使劲浑身解数,说得自己头昏脑涨才勉强让麦野最终听从了他的建议。等电话挂断后回想起来,连他自己都不清楚刚才究竟是哪一句无心之语说动了那个蛮横的女暴君。能够取得希望的成果,莱维感觉万分地庆幸。

    “说吧。”

    等莱维刚又把手机揣回兜里,伊芙不给他缓口气的机会,紧接着就开口发问。这没头没脑的问题弄得莱维都不知道该从哪方面作答,考虑了一番后,他觉得伊芙大概还是想听自己对学园都市突发状况的猜测,毕竟先前伊芙想扮演名侦探的意愿莱维还是能敏锐觉察的。既然当不了侦探,就满足她的好奇心让她听听故事吧。

    “罗马正教这个名字,你应该听说过、或者从书里、电视上看到过?”

    伊芙点点头。地球人口总共才七十亿,一个信徒占据了接近三分之一世界人口的宗教组织,即便对身外事物漠不关心的人,只要生活在地球上就必然不可能躲过那个名字。何况伊芙在圣杯战争后确定自己将在地球上逗留一段长时间后,立刻就把对书本的爱好投入到了解这个星球中去。像罗马正教这种甚至可以说影响世界历史与现状走向的庞然大物,她怎么可能没有一点研究?

    “你从书本中读到的只是其中一小部分。知道吗?罗马正教除了是一个宗教组织之外,实际上还拥有极强大的战斗力,可以说暗中控制着这个世界绝大部分的地区。”

    其实这些伊芙也多少知道一些。毕竟她所涉猎的书本远不止那些只在明面上的科普教科书。各种奇谈怪论的出版物,已经小道消息谣言漫天的小报她都有所关注。但即便听过罗马正教实际的影响力有多大,却也一直不明白单单一个宗教究竟如何能达到传说中的那般影响。

    难道那个白胡子的教皇老头会催眠术吗?一开始伊芙在冷门杂志上读到有关罗马正教掌控半个世界的文章时,就曾哑然失笑地吐槽。

    不过当接触这个世界日久,并从莱维和麻帆良那个老头校长口中越来越多听见‘宗教魔法界’之类的名词后,她也隐隐有了自己的猜想。

    “因为魔法吗?”

    伊芙抬起头,望见莱维对自己投以的肯定眼神。

    “罗马正教现任教皇马太-利斯据说还算个正直的人。由于身为教皇的缘故而不喜欢必要程度以上的科学,但同时也不喜欢以魔法的力量来巩固自己以及教会的地位。他在教众心中拥有的崇高地位以及威望,更多是以自己的人格魅力换回来的。对了,你还记得那天晚上依文给你们看的那张照片里的女人?”

    从莱维的怀中站起来,向后退了两步,伊芙支着下巴想了一下然后点头:“萝拉-斯图亚特,英国清教的最高主教,你是指那个女人吗?

    “嗯,”

    身上的‘重担’终于消失,莱维赶紧趁机调整一下自己的坐姿。他不起身地往后挪了几下,背靠世界树的躯干就像坐在家里的沙发上一样,继续对伊芙说:“那位老教皇已经拥有了这世界上无人能比拟的崇高地位,据说他却更羡慕萝拉-斯图亚特那种‘打入人群’的感觉,为此他还特意在罗娜市内活动的时候不怎么使用车辆,而是选择在街道上步行,这跟上一任教皇每次出行都坐在跟水晶棺一样的透明顶棚车子里截然相反。”

    “‘打入人群’的感觉?”

    “如果你在伦敦街道上走着走着突然迎面见到一名身着粉色修道服、皮肤白皙经营、蓝色的眼眸清澈透明,最重要特征是头发长的叫人吃惊、并用一个大大的银色发卡固定在脑后,外表约莫只有十八岁左右的少女,那多数就是萝拉-斯图亚特了。”

    “身为一国国教的最高领袖,却经常像个普通少女一样走在街头巷尾?她难道不担心遭人暗杀?”

    什么叫三句不离本行?听听伊芙的话就知道了。不愧是出色到令同行都畏其三分的职业杀手,连莱维都从没往那方面联想,伊芙却低沉黔首仿佛已经计划出了两位数的刺杀行动方案。从这一点上就能看出在职者跟早就退休了的人的区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