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续,梦醒千年 第168章 一六四、铃仙,还真是辛苦你了,一直以来

时间:2018-04-20作者:曾经的莱维

    不可否认,这个世界的人类当中由于多出了学园都市那神奇的地方,科学技术的水平确实强过辉夜所知道的地球一些。毕竟学园都市再怎么保密注意,那也仅仅是针对外界的一般人罢了。先进社会的体系之下没有任何国家或地区可以完全脱离外界独自存续发展。少数几个超级大国或许可以在断绝外界一切交流的情况下自给自足,但那仅仅是维持人类基本生存的程度罢了,想要在此之上坚持超高速的发展压根就是痴人说梦。

    纵然学园都市科技比外界领先再多,它也必须依靠外界的资源才得以存在。这么小小的一块儿地方,没了与外界的沟通交流,恐怕连里头学生每天的三餐都难以为继吧?

    所以作为一种交流的手段,学园都市会适时地向外界提供一些他们不具备的先进技术。尽管那些技术在都市内早就算不了什么,就像大霸星祭期间举办的军事博览会一样。那些已在学园都市淘汰掉的军事装备,输送到外界却是超高科技的最新产品。在学园都市这样有偿的技术援助之下,这个世界的地球自然比辉夜所知道的那一个稍稍先进些。

    但即便如此,外界制造的最新式雷达能比得上永琳用有限材料自制的小型产品又如何?铃仙除了体内被植入各种机械之外,她首先还是一个妖怪,月兔妖怪。

    在幻想乡那个地方,能够让大家叫得出名字的妖怪都至少有独特的一技之长,而铃仙被记载入幻想乡典籍当中的能力则是‘操控狂气’。这所谓的能力,正如学园都市里能力者们的称号一样,仅是一种标志性地通称。铃仙的能力简单来讲是一种对事物波长进行操作的能力。

    增加波长,人就会变得懒洋洋,什么事都不相干;缩短波长则令人变得焦躁,情绪不安定且冲动,无法交谈;增加振幅,存在会过剩,距离再远也能传递意思;减少振幅,存在相应稀薄花,即使近在咫尺,声音也传达不到;移动相位时将无法进行干涉,也无法碰触;若变成逆相位就能否定存在,事物将完全消失。铃仙体内各种被植入的东西只对她起到一些辅助作用,她真正用以对敌的正是这种令人狂乱的多彩能力。

    这种能力听起来复杂,但日常应用当中却十分地方便。比如辉夜现在让她做的雷达搜索,既然她连波长都能控制,那么增幅雷达的强度又算得了什么?所以什么五百公里半径的探测范围,辉夜不过是嘴上说说记住的游戏设定罢了,以她对铃仙的信心,哪用得着那么多次的探测才能覆盖一个学校?纵然麻帆良是这个世界上最巨大的一所学校又怎么样?

    “这边也没有吗?”

    不论速度快还是慢,空中的直线移动总是最为方便的。用不着遵循任何设定好的迂回路线,也不用在意挡在前头的楼房建筑,辉夜带着铃仙就像在空中悠闲地漫步,却也已经离开了先前铃仙所探测过的大片面积,开始了第二次的搜索。

    “嗯,莱维大人他们应该也不在这附近。”

    铃仙的表情跟语气貌似有点沮丧。虽说整件事的出发点有些奇怪,好歹也是公主难得给自己下达的正式任务,花了这么长时间都还没完成且让公主跟着自己奔波,忠心耿耿的兔妖怪心里多少有些不舒服。

    “那咱们就往那个方向再移动一次好了。”

    辉夜挽起铃仙的胳膊,两人现在的样子就像一对要好的姐妹般。铃仙什么都好,就是老实过头的性格导致总是缺乏自信与自主。辉夜其实挺想找个办法帮她改改的,可每当想到什么办法的时候,她又会觉得这种呆呆的个性萌点颇多,舍不得真下手去改变。结果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说到底,让她变得这么弱气,自己也算是罪魁之一吧?

    不过还是很萌,所以无所谓!钟爱二次元的少女,又岂会为了‘打造完美的战士’而毁掉一只天然的萌物?若辉夜那样做了,她也就不是辉夜了。

    “公主,我开始了。”

    见到辉夜点头,刚做完大范围移动的铃仙立刻又进入了在别人眼里形同祈祷一般的状态。她可不知道自己这副模样在辉夜眼中有多漂亮,要不是还惦记着那个期待了很久的新游戏,辉夜没准就让她摆着这个pose等自己回家去拿新买的单反了。

    什么?手机也能拍照?开玩笑呢吧?身为一个资深的宅,遇到美好的事物岂能满足于手机那种小底传感器跟微型镜头?让辉夜举着手机拍下萌少女的美态,简直就是一种侮辱啊!这种时候至少也得观音的1系旗舰加号称空气切割机的220l才勉强够用嘛。没带好点的相机,辉夜她宁愿不拍呢。

    “公主,还是没找到……公主、公主?”

    “呃、嗯?”

    辉夜才不会告诉铃仙自己看她看得稍微入迷了呢。千万别以为有什么百合因素在里面哟,尽管刚才凝神控制雷达的铃仙那轻飘飘的裙摆被晚风吹起露出绝对领域之上的纯白***但因此就怀疑辉夜的性取向那可大错特错!曾经的月都公主岂会那般肤浅?她单纯是在对美好艺术的追求这一道路上稍稍沉迷了一下而已。

    “也不在这里的话,那剩下就只有那边咯?我记得那边是有个什么很大的图书馆来着?大半夜哪有人跑到那去学习的?他们到那么僻静的地方,该不会是其实真的是幽会吧?嗯嗯,很有可能。”

    转眼就借着黑莱维把铃仙的注意力转开,辉夜不愧是曾经坑死无数追求者的小魔女。

    “咦!幽会?莱维大人跟伊芙小姐吗?可是……菲特小姐不是说‘她们’吗?还有其他人在的吧,刚才在小屋里没感觉到长门有希小姐跟梦梦小姐的气息……”

    看出来了,铃仙跟莱维原来挺配呀,两个都那么迟钝那么呆,只是男的那位比较会伪装出个酷酷的外表罢了。话说回来,一个不认识的人在街上看见制服长袜身材高挑修长的铃仙也会觉得挺帅气?毕竟不光穿着整齐还打了领带,铃仙她平常走路也是步姿端正的样子,以前是军人嘛。当然,前提是铃仙得把她脑袋上的一双兔耳朵摘掉,否则一只美美的兔女郎在这个没有妖怪存在的世界只会让人觉得有趣。若再换上紧身皮衣或把自己的制服改更性感点,男人们的鼻血估计就得洒满地了。

    综上所述,谁要能光凭外表猜到这只其实是个天然娘,那他的眼力实在太高了点,还上什么学?直接到**盛行的那个国家帮人相马去吧。

    “no、no、no、no,看事情可不能像这样总是流于表面,我们必须带着探究的心挖掘出深藏其中的真相才算是一个合格的女人,明白?”

    辉夜竖起一根手指做教师叮嘱学生状。但姑且不管为什么做女人就非得挖掘探究别人的秘密,铃仙很想告诉自家公主据她读过的书所见,那什么‘流于表面’这个词的用法貌似跟她说的有微妙差异。

    仆人应当顾忌主人的颜面,可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让主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以免往后在别人面前再犯也有道理。到底应不应该当面指出公主的错误呢?铃仙烦恼的其实是这个,辉夜却把她迷惘的表情看成了正在深刻学习着自己的理论,很满意地点了点头。从这点小动作就能看出她最近都在玩什么游戏,领导派头学得十足嘛。

    “稻羽,不用着急,以你的智力一时没法理解透彻很正常,记下来回家后再慢慢钻研就行了。还是先把咱们的正事儿做完吧。”

    小手一挥指向偌大一个麻帆良学园中她们唯一还没找过的方向,辉夜觉得自己现在肯定特像站在大军前面指引着大家前进再前进的领袖。

    辉夜这么一说,铃仙只好把内心的纠结先放下。不过她倒是的确记住了,回家后一定要找个机会告诉公主那个词正确的用法,在自己面前还好啦,万一以后跟其他人也这么说……呜,太丢脸了!

    害怕让辉夜看见自己脸红的样子,铃仙这次没等辉夜动身就一马当先朝她指着的方向飞了过去,这举动恰好符合辉夜想象中的指点江山万军冲锋。后者又很伟人地点了下头才跟着飞去,那副模样要换成个畏缩男来做,没准现在就遭天打雷劈了。

    两人一路飞过学园里的各色建筑,最终来到一处宽广的湖面上。麻帆良里水池喷泉不少,可能够称得上‘湖’,并且一说大家就都知道的惟独辉夜她们脚下这一个。湖的名字倒没什么特殊的,大概由于只有一个的缘故没必要特别起名字用以区分,直接就冠上学园的名字,叫麻帆良湖。这一湖泊显然不是辉夜她们的目的地,就算真的深夜幽会,除非是本体为水生生物的少数妖怪,有谁会选在秋冬交际的寒冷湖水中?她们的目标是湖中心那座不大不小的小岛。

    以两人的飞行速度眨眼就到了小岛的正上空,脚下这座岛嘛,以一般岛屿的概念而言太小,但若知道它实际上只是独立的一座建筑,那么就着实颇具规模了。

    “这里就是图书馆岛吗?”

    铃仙好奇地打量着脚下这不知该算岛屿还是建筑的地方。

    “嗯,算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图书馆了,我们以前知道的地球上可没这么夸张的东西,红魔馆那个知识分子住的地方跟这儿比起来差远了。”

    辉夜说得好像自家的东西比别人强足以炫耀一样似地,可这是麻帆良的图书馆,跟她哪有半毛钱关系?

    “是比帕秋莉-诺蕾姬的图书馆大好多呢。应该说比整个红魔馆都大。”

    帕秋莉-诺蕾姬算是铃仙跟辉夜一个不太熟的朋友,辉夜之所以会这个时候提起她,只因为对方跟自己同为宅女,这个罕见的相同属性让两人对对方都稍稍有些在意。

    “你这还是光看到地面上的部分而已。除了上头这些建筑,麻帆良图书馆真正巨大的是地下部分。虽说来过几次,可我也不知道这图书馆地下部分究竟有多大,整个迷宫一样,走得人累死。”

    看看两人现在的状态,就知道辉夜所说的‘走’其实是‘飞’的意思。连消耗法力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飞行都嫌累,可见麻帆良的图书馆地下部分大得惊人。也亏辉夜她只是来参观游玩的,若是像rpg游戏里那样被困在地下迷宫中,以她的耐性肯定飞没两圈就用法术轰出一条路来了。

    “这么大?里面到底有多少书呀!”

    “谁知道?听那家伙说这学校里还有个小学部、中学部、大学部联合成立的「图书馆探险部」。那帮孩子对这个图书馆的调查已经好久了,但貌似也没调查出个全貌。一个图书馆搞得这么神秘,鬼才信当初建设的人只是为了世界大战期间保护珍贵书籍。”

    每次一块儿玩游戏的时候好像都与外界隔绝似地,没看出辉夜倒是把莱维说得话都记得清清楚楚。

    “就像公主你玩的那些游戏一样,迷宫的尽头隐藏着巨大的秘密吗?比如魔龙什么的。”

    铃仙这话听得辉夜‘噗嗤’一笑,然后很‘孺子可教’地拍了拍个子其实比自己还高点的兔妖怪的脑袋。辉夜没打算把自己身边的人都培养成宅友,不过潜移默化的功效看来多少还是有点的。

    “魔龙呀,说不定真的要,但这次没空去找它的麻烦,姑且就让它多快活一阵,呵呵呵。”

    辉夜掩嘴娇笑的时候可不知道自己和铃仙无意间居然说中了。要是她知道图书馆岛的地下深层的确存在一条把手神秘大门的巨龙,会忍不住立刻冲下去一窥究竟,还是本着游戏更重要的精神等玩完期待已久的游戏再说?现实中的奇幻故事跟虚拟世界当中的到底哪个更吸引?可惜这次没机会看到辉夜为难的表情了。

    “嗯,我现在就开始搜索。”

    铃仙终究是个不会开玩笑的好孩子,否则她就该说‘没准能把巨龙一起找出来呢’之类的话来接辉夜的茬。正因为如此,以往在家里的时候虽然铃仙很听话,辉夜跟她在一块的时间却不多。反而另一只除了捣蛋貌似什么也不会的小兔子更常被她抓来玩。这应该算是铃仙的幸事吧?

    “公主,找到了!”

    大概才过了没三四秒,铃仙的眼睛就猛地睁开,欣喜地大声叫了起来。对此辉夜的反应只是轻轻点了下头,她没觉得有什么必要惊喜,毕竟菲特早说了莱维跟伊芙她们就在麻帆良里当警卫,所谓的警卫自然不会离开守护的地方。跑到千里之外然后说自己是在保护自己的家,那叫什么事儿?先前几次使用雷达已经把麻帆良的大部分范围基本上都搜查了一遍,只要菲特没说谎而莱维又没跑出去偷懒,他们就肯定在现下这片区域。让铃仙用雷达不过是精确定位一下罢了,菲特有可能说谎吗?莱维有可能跑出去偷懒吗?前一个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后一个嘛……若仅仅是莱维自己一个人出来上班,倒是可能性的确挺高的,但有伊芙在一边监督,辉夜相信那个男人没那么容易溜得掉。

    “哦?就在底下这座岛里吧?”

    幽会、幽会,能用上‘幽’这个字,自然是那些比较诡异平常少人去的地方。辉夜脚底下的图书馆岛虽说平日里人来人往,但一到了晚上可就见不着几个人影了。尽管麻帆良没有学园都市那样的完全放学时间规定,大半夜出远门相信也并非孩子们的兴趣——图书馆岛离最近的宿舍都有着一段距离,而且还在宽广的湖泊正中央。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里泛舟湖面,就不怕水底下蹿出只水怪什么的把小船掀翻了么?再加上图书馆岛迄今仍有许多地方未被人探索过,总之想在这岛里找个方便幽会的地方实在简单。辉夜是没有真觉得莱维会跟伊芙偷偷跑出来约会啦,但警察抓小偷不也得找找平常没人去的地方么?

    “好像不是呢。”

    没等辉夜yy完,铃仙就接上了这么一句,让满脸胸有成竹神情搬着世外高人的长发公主差点就扭曲了。多亏辉夜她见惯世面定力超人,否则那张漂亮到近乎完美的脸蛋就可惜了。

    “唉?”

    “雷达显示莱维大人之外还有两个估计是伊芙小姐和梦梦小姐的反应,方向是那边。”

    所以说为什么铃仙没法成为永远亭里最得宠的一只兔子,跟她的听话完全相反,每天除了捣乱就会捣蛋的那只小兔子反而更像所有兔子的首领。这只大兔子呀,貌似一点儿都不懂得该如何给自家的公主留面子呢。

    “那边?”

    辉夜望向铃仙手指指着的方向,那个地方……怎么看怎么像自己刚刚来的方向啊。

    汗,瀑布汗,辉夜觉得自己后背仿佛都湿透了。可她转眼一想又稍微有点释然,自己路过没发现倒也算是有原因的嘛。毕竟从让铃仙用雷达那时起就抱定了全靠她的心思,自己才没像平常那样仔细感知周围的一切,更没施展个探查法术加在自己身上。

    “稻羽,难道永琳给你新装上的雷达没法在移动同时开启?”

    这个世界上存在性能超强但由于太过精密以至于必须固定无法移动的雷达,但辉夜相信八意永琳没可能给铃仙装上那种战斗中极不实用的玩意儿。之所以明知故问,这不她正准备为自己的失察找借口转移目标么?尽管现场根本没人觉得她丢脸也没人会笑她,但一个公主的自尊心得有多强?要知道像梦梦那样平易近人纯当自己是普通小女孩的皇室成员整个宇宙都不多见呀。

    “不是呀,可以一直启动。”

    可怜的兔子,她一点儿都不明白自家公主的良苦用心啊,坑害她的用心。

    “那你刚才闭上眼睛干嘛?cos圣女么?”

    跟了辉夜那么久,像cos这种比较基础的词汇她还是懂的。

    “那样感觉可以更精确一点,是下意识的……”

    虽然是妖怪,但归根结底还是女性,女人的直觉这种天赋铃仙多少还是有点的。话说到现在,她貌似总算感觉出自家公主话里有话,气氛有点不对劲了。

    “既然可以一直开着,怎么刚才路过的时候你没发现!”

    辉夜开始发难了,自己没有察觉是有理由的,是因为相信铃仙。结果铃仙却让自己失望了。没错,就是这个逻辑,尽管只是辉夜为了自己面子临时想出来的,别说还真有点道理。

    “呜……”

    竖着的一双大耳朵垂了下来贴在脑袋上,整个人也仿佛缩小了一圈似地。

    “对不起……”

    铃仙弱弱地道歉。她此刻心里半点被冤枉的感觉都没有,谁让她既老实又忠心呢?铃仙被辉夜这么一说,脑子稍微一想还真觉得自己做错了。害公主多飞那么长一段又浪费了很多时间,铃仙她现在相当的羞愧啊!

    “这次就算了,以后记住不要再犯,以此为戒,知道吗?”

    本来也没准备非得把人骂个狗血淋头,只要转移注意力自己别丢脸就算目的达到。何况辉夜姑且也算对‘萌’有着一定程度信仰的二次元教徒,看到这样可爱的白兔在自己面前低头认错,她又怎么舍得继续苛责?虽说弱气系的萌少女总有种让人想欺负一下的感觉,但辉夜还是凭她无上的定力硬是忍住了!没办法,欺负铃仙的机会以后多得是,当下还是赶紧把最紧迫的事情解决掉才是正路!

    “是!公主!以后绝对不会再疏忽了!”

    这句保证嘛,随便听听就算。天然的性格摆在那,以后不再犯错的誓言铃仙从很久以前就不知发过多少次,将来想必还会继续发下去吧。

    “走,咱们看看那一男两女在搞什么鬼鬼祟祟的。”

    “是!”

    既然得到了谅解,那就得赶紧好好表现。脑袋里塞满了服从的铃仙毫不犹豫地跟着辉夜就飞了过去,连方才本来准备说的另一个情报,她们真正的目标长门有希的位置都忘了告诉辉夜。不过反正辉夜一开始就打着让莱维去拜托有希的主意,铃仙这个小错倒也无伤大雅。其实说到底,她又有哪次犯过很严重的错了?本质上还是一个军人,铃仙在紧要关头可比正窝在远坂家大宅里睡觉的那只大小姐要可靠多了。

    “等一下!”

    铃仙差点又悲剧了,她刚带着非常想表现一下的心态急匆匆追上去,谁知辉夜喊了这么一声后居然就停下了。收势不及的兔女郎几乎拼劲全力才勉强让自己绕了个弧线从辉夜身边擦肩而过险险没发生撞车事故。

    避免了撞上辉夜,铃仙自己的样子就没那么好看了。由于转弯太急又受不住力,飞出去之后她连身体的姿态都没法控制。整个人就像从楼梯上滚下来似地翻滚出去好几圈才堪堪刹住了车,那模样甭提有多狼狈了。

    “你呀……”

    辉夜无奈地扶额叹气,她对铃仙这种性格实在是无语了。一个个性恶劣的人成天捣乱不算什么,大不了大家都别理她就是。可像铃仙这样认认真真严严肃肃且怀着一颗忠贞善良的心来坚持帮倒忙,就着实不知该如何说她才好。骂她?人家说到底是在帮自己耶,而且还那么地努力。夸她?恐怕铃仙自己都不好意思接受吧?看看那一脸沮丧的样子,是个男人都想把她抱起来好好呵护安慰一下吧?

    可惜,辉夜不是男人,也从来没有过玩性转换play的奇思妙想。她对自己身为一名完美的女人这一点可是相当自豪呢。嗯,外表、外表,连莱维都不敢否认辉夜是她见过的女性当中最漂亮的一个,至于内在嘛……谁在乎?反正辉夜她自己是从来不在乎的。

    ‘稍微稳重一点吧。’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在自己面前做出这种事儿,辉夜估计都会把这句话说出来。可对铃仙她根本说不出口!铃仙她比谁都希望自己变得稳重,本性改不了这不是她的错吧?又不是光嘴上嚷嚷从来没努力过。

    “呜……公主……对不起……”

    谁来数数铃仙今天一天从早到晚说了多少次对不起?还是算了吧,稍微一想就知道这会是一件多么累人的工作,还是别折磨大家了。

    “咳,不是你的错。”

    也不能说是自己的错,才不是我停下太突然的关系呢——辉夜在心里补充到。

    “嗯哼。”

    辉夜稍微等了铃仙一下,给她时间整理好自己乱了的衣服。

    “我们不能就这样过去。”

    “要换衣服?”

    正在整理衣服的铃仙听见辉夜这么说,惯性地看了下自己的打扮。

    “当然不是,换衣服干嘛啊。”

    其实倒是也可以让铃仙换上兔女郎装之类再去,不过辉夜不打算继续浪费时间。天色已经很晚,在磨蹭磨蹭的就直接到早上了,还找什么人啊?直接去街机厅门口等着算了。要不是属性导致她讨厌跟一堆人挤在一块儿,辉夜早就像其他资深游戏宅一样在游戏厅门口通宵排队等待开门那一刻冲进去。

    嗯,这里所说的是特指学园岛之外那个除了学生外还有更多其它人群生活的世界。

    岛内晚上对孩子们的管理还是很严格的,在店门口通宵等游戏发售这种事儿不可能发生。队还没排上多长估计就被警卫给驱散了。但情况如此却也不能完全阻挡了fans们的热情。总会有各种各样的办法尽量让自己靠近店铺以在开门后最快速度冲过去。比如在离店铺最近的地方租个客房,又或者躲在就近的公园草丛中之类。岛上由于无需工业也很少商业设施,偌大的面积有很大部分拿来建设美化环境净化空气的公园。辉夜之前也稍微想过要不要到那个街机厅附近的公园里等来着。不过一想到草丛里都摩肩接踵、树上早就爬满了人,她稍微提起一点的兴致就立刻消失。

    “我是觉得咱们就这样冒冒失失地冲过去不太好。”

    辉夜凑到铃仙跟前,脸上表情神神秘秘的。

    “不太好?可公主你不是希望尽快找到莱维大人请他去拜托长门有希小姐吗?”

    就是因为这样辉夜才经常会不好开口教育铃仙,别人时时刻刻都想着自己的事儿,为自己而努力,得多没良心才能责怪她呀?必须声明,稍微欺负一下还是可以的,那能让铃仙变得更萌,对自己对她都是好事儿。

    “着急是着急,可万一、嗯,我是说万一,万一那家伙真在做什么这样那样的事,咱们也不能坏了别人的好事不是?”

    说到这里,辉夜的脸上已经从神秘变成了阴险,就差没‘嘿嘿嘿’地笑几声了。

    “这样那样的事?”

    以往生活的地方能接触到的基本全是女性,来到这个地球后铃仙又光顾着学习各种‘有用’的知识。尽管辉夜房间里摆满了各种该被河蟹掉的物品,铃仙却能够做到每次进去都基本上视而不见。所以这会儿听不懂辉夜的言外之意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想想吧,一个呆到天上飞都能差点撞上自己人的天然娘,懂得说谎的话那还得了?属性明显是搞错了嘛。

    “嗯,反正有什么的话等见到面你也能看见,就没必要在这儿瞎猜。总之,贸然打扰到别人不是不太好么,咱们干脆偷偷潜行过去,看情况再决定要不要打扰吧!”

    从辉夜的嘴里可是听不出半点不希望打扰别人的意思,怎么都像是期待着能看到一出好戏的感觉。要说只有莱维跟伊芙的话,她这番胡思乱想还算正常。铃仙之前明明告诉她梦梦也在那边,三个人在一块儿,正常情况下能有什么儿童不宜的事情发生?只能说辉夜的思想实在不是一般的邪恶,她貌似忘了这是现实世界而非她那些小本子里的故事,那种剧情注定是不可能出现的啊!

    ……至少暂时还是没可能的。

    “潜行过去吗?可是,莱维大人的精神力很强呀,我怕我瞒不过他……”

    自己又拖后腿了,呜呜。铃仙再次陷入沮丧状态,不过这没什么,正常的一天当中,她大概都有百分之二十的时间是处于类似状态当中的,应该早就习惯了吧?

    “没关系,这不是有我么?对付那家伙的办法我这儿多着呢!”

    辉夜自豪地挺起来胸膛,她可是努力过的,难道还不能稍稍骄傲一下吗?为了让自己的法术能瞒过莱维的感知,她做了上千年都没有过的努力呢。要知道在过去辉夜基本上是很少修炼的,实力的增强大多是靠时间一点一点累积起来的。

    如果让幻想乡的人知道无人能敌的超懒散姬居然努力地修炼了起来,估计全部人都得大跌眼镜满地碎片吧?前提是那帮少女们都配了眼镜的话。

    “让我想想,那家伙身边还跟着两个女孩子,虽说是打工客串警卫,但有伊芙在的话他肯定得偷懒……”

    “为什么伊芙小姐在,莱维大人就会偷懒呢?”

    永远亭一家没有家主说话别人不能插嘴的规矩,铃仙听到疑惑的地方自然就开口问了。

    “因为伊芙做事认真呗。几个人一块儿只要有人在干活,那家伙还有不偷懒的道理?别看过去那些事件当中他貌似挺可靠,你想想哪次不是别人搞不定他才出力的?但凡有人代劳,他都是能躲就躲能藏就藏,就算躲不开跑不掉跟去了也就打打酱油。那家伙的性格就是这样。”

    尽管在依文的小屋里住的时间算是比较短的,辉夜对莱维的了解却已经十分深入了。她说得一点儿都没错,莱维就是那种不逼到没办法绝对很难认真起来的性格。让他当麻帆良的警卫纯粹是白发了那一份工资。不过谁让依文比他更懒?以往家里没别人就他们两夫妻加茶茶丸三口的时候,依文拥有偷懒的至高优先权,自然得把莱维赶出去奔波。现在有了做事很认真而且对此次事件意外有责任感的伊芙在,要不人家非得拖着他,他还真就好意思躺床上让明明一点关系都没有的伊芙代劳。

    “莱维大人他……他……他……”

    铃仙他他他、他了半天也没他出个所以然。好心的兔女郎本来想帮莱维分辨几句说说好话的,可仔细一想那个男人过往一段时间的事迹还的确很符合自家公主的描述。铃仙从来就撒不了谎,还是别难为她了。

    “你就不用费脑细胞帮他找理由了,反正我刚才那么说也不是骂他。”

    都说成那样了还不叫骂?恐怕除了同样懒散,玩以外几乎什么都不干的辉夜能给出这样的逻辑。也对,说懒就算骂的话,那她岂不把自己也给骂进去了?辉夜只是阐述事实为铃仙解惑罢了,就是如此。

    “总之他现在肯定不会有多强的警戒心,这样的话我也用不着费力气费时间去施展那些需要提前准备的法术。嗯,普通的隐身术加强一下就差不多了,另外铃仙你也得帮忙。”

    “我也要帮忙?”

    铃仙的意思当然不是对自己要帮忙这件事本身有意见,只要是能帮上自家公主,无论做什么事她都是开心的。就像平常辉夜玩游戏特别入迷的时候会让她出门帮买东西,虽然买的肯定都是些会让一般女孩子特别尴尬的邪恶物品,铃仙强忍着害羞依然好好地完成,而且心里还挺有满足感的呢。她这会儿之所以有点惊讶,是不明白自己有什么地方帮得上忙。在她的认知当中,自己可远远比不上那位莱维大人,甭管这种莫名其妙的认知是怎么来的,她下意识就觉得自己骗不过对方。

    “别老是那么没自信,你的能力其实很方便很万能的。”

    辉夜早就打定主意要培养铃仙的自信了。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基本上注定了自己身边最亲密的人只能有她一个,即便八云紫那边一切进行顺利能把永琳也弄过来,那还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何况永琳在幻想乡也有她必须要做的事情,能建立起空间通道她也未必就可以放下一切。既然情况如此,那么她就不能像以往在幻想乡那样放纵铃仙。得让铃仙变成一个合格的助手,首先就是培养她的自信。在辉夜看来铃仙的实力并不比谁差,也许绝对力量上有着不足。但这些都可以靠更好地发挥能力来补足。

    表面上好像辉夜来到地球后除了玩就是玩然后还是玩,实际上她对这个世界一些重要情报的了解不亚于天天埋头汲取知识的铃仙。以辉夜现在所知的作为判断,她认为这个世界的高手固然不少而且挺强,但那群人的实力更多是表现在纯粹的破坏力上。比如她在这个地球上接触最多的依文,辉夜虽未跟全盛时期的依文真正交过手,但也在微型别墅中看过她借修炼的名头揍莱维欺负伊芙。她承认纯粹以攻击的破坏力论,依文不也许比自己过去比较熟悉的另一位吸血鬼大小姐还要强。但依文却不具备像自己那样玄妙的能力。

    像依文那样的强者也许可以一个魔法就让大地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可她能用自己的力量让田地里的庄稼丰收么?操纵丰收的能力,在辉夜过去居住的地方,还仅仅只属于一个十分弱小的神明而已。

    当然,幻想乡当中有些少女的能力也并非字面上就看起来神乎其神难以捉摸。比如操纵剑术的能力、使用魔法的能力,这些跟依文她们的‘强’并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但辉夜自己跟铃仙却恰恰属于这个世界的人比较难以理解的那一类。如果说操纵狂气的能力听起来还能猜出个大概,那么这个世界上有谁可以真正解释清什么叫操纵永远和须臾的能力?

    正因为有着别人所不理解的神秘,辉夜才能像现在这样表现地悠哉悠哉没有半点压力。不过她预感以后的日子注定没法一直像现在这样平和,也许莱维他们正警戒着的麻帆良入侵者就是个预示。等真的有大事发生后再做准备就完了。自己这边没什么好说的,静静等待八云紫对世界的解析与渗透,直到自己能够完全发挥出全力就可以了。但铃仙嘛,有必要在那之前多敲打敲打,并非一定要在这段时间内让自己变强多少。至少得让她的性格足以在重要关头全力发挥不是?

    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