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续,梦醒千年 第141章 一三七、女儿都这么大了!?你……你……

时间:2018-04-20作者:曾经的莱维

    “呼,幸好没事儿,结标她也太肆无忌惮了。”

    莱维看清台上的情况后擦了擦汗,尽管他早知道冲突无法避免,可真发生在眼前还是叫人捏了把汗。结标怎么样另说,万一把舞台弄坏了,到时候追究起来自己这个在场却没阻止的老师会不会被要求赔偿啊?

    “他们排练的时候应该有确认过不会真弄坏舞台的吧?”

    该说天真还是傻?菲特居然到现在都还以为结标在演戏!她才是正牌的魔法少女啊!都成这样了还没发现有哪里不妥吗?如果把菲特这番表现记录下来,没准看过的人就会承认她是莱维的女儿了呢,这种罕见的迟钝即便并非遗传,也必定是长期言传身教的结果。

    “嗯,道具大概是针对这种剧情特制的。”

    她能这么想真是太好了,莱维还挺怕菲特也跟着变身冲上去的,虽然他知道这个异常听话的乖女儿没自己批准不大可能擅自行动,像她这么呆的性格本身也不容易冲动。

    台上的轰隆声连续不断,亏学生找人先把舞台打扫得足够干净,否则这会儿还不得烟尘漫天严重影响孩子们的呼吸道健康?

    “真的是魔法吗!?”

    “笨蛋,怎么可能有那种事,你脑子看小说看傻了吗?”

    “是啊,这有什么值得惊讶的,平常你都不看魔术的吗?连自由女神像都能随便变走,把几个布景从上头扔下来哪里夸张了?”

    “就是就是,如果他们能让那布景都停在半空才算厉害。”

    “那有什么,上面找点远处看不到的线吊着不就完了,他们特意把整个场子弄得比电影院还暗,肯定就是为了玩这些简单的魔术啦。”

    观众席各处都传来类似的叽叽喳喳讨论,真得谢谢当今发达的传媒,他们让几乎所有人都习惯了各种离奇又不可思议的演出。结果就是当结标真的使用了许多孩子无比向往的超能力,反倒压根没有人朝那个最接近事实的方向去联想。从这些孩子身上,莱维仿佛看到了那个可能还在放映厅里忙碌着的小女生。

    既憧憬又下意识地找理由否定,按照有希的说法,学园都市之所以能够如此成功地让大家都不去追究超能力的事情,正是由于春日的这种‘平凡’心理。不过,研究这些之前,还是先证明了那个吵吵闹闹的小女生跟上帝他老人家有血缘关系再说吧。

    “大姐姐,你把东西都弄坏了,你那些朋友会伤心的。”

    “你站着不动让我砸一下之后,我自然会去找他们道歉!”

    结标气鼓鼓地嚷着,一边抽空朝通往后台的小暗门那瞄了一眼。没见到自己班上同学的影子,闹出这么大动静还没个人跑出来瞧瞧,果然他们全都被这个小女孩用魔法弄得无法行动了吧?结标咬着嘴唇,她没法不担心自己班上的同学。虽然转学到现在还没多长时间,不足以让本就心防甚严的结标跟他们建立多么深厚的友谊。但是……那帮家伙都是些人很好的笨蛋啊!

    迄今为止最大的一声巨响,被当成城堡露台,一看就让人联想到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模型重重地咋在地上。真叫人不得不佩服这个体育馆的建造质量,被这么多东西连续狂砸,舞台居然还没穿个大洞什么的。不过结标哪有空在意这些?她可不是怕舞台被破坏才特意挑轻飘飘的布景当武器的。问题是这台上除了那堆布景以外没有其他可用的东西啊!

    难道要用这玩意砸么?结标盯着手里的粉红色可爱系魔法杖,先不论这来历不明的东西坚硬度能否比得上自己习惯的军用手电筒。结标本身是个特别依赖能力进行战斗的人,这一点她比不上另一位如同宿敌般的空间移动大能力者白井黑子。后者作为学园都市的风纪委员,一直在接受严格的体能和格斗技训练。如果限定两人都不使用能力,结标绝对打不过同样赤手空拳的黑子!

    可恶,都是底下这帮家伙!

    狠狠地瞪了眼台下黑压压的脑袋,结标心说如果不是这么多观众在场,自己哪用这么缚手缚脚的?模型布景质量不重,掉下来即便砸到人杀伤力也有限,这本就不是空间移动能力者习惯的作战方式。若非太多眼睛盯着自己,她早就把这跟又粗又丑的棍子塞到那个就会装纯的小女孩身子里了,到时候看她还能不能卖得出萌!

    咦?不断抱怨之中,结标眼角忽然瞄到了底下一个闪着亮光的小东西。那不是刚才令自己头疼了很久的破烂回形针吗?

    “大姐姐,好像没东西可玩了呢,要不要把这些重新再玩一遍?”

    站在观众的角度,小女孩刚才的躲闪过程大概就像**十年代的古老掌机游戏吧。只是她那副兴致勃勃的样子肯定是装出来的。

    “你这么想玩,那就再来一遍!”

    结标又冲着地上的布景一指,轰轰隆隆地声音再次侵袭整个舞台。但少女的注意力,却由始至终都摆在地上不远处的那根回形针上——如果是这种小玩意儿,直接把它送到人的心脏里就能达到杀人不见血的效果了。结标不敢提她的同学,生怕提醒了对方拿来做人质。她决定无论如何都先让那个女孩没法行动再说,要做到那样,也不一定非得刺穿她的心脏。

    “哦哦,大姐姐一动胸部就跟着跳来跳去,玲好羡慕呀!”

    “额、”

    结标下意识抬起另一只手遮住。

    前言撤销,果然还是应该直接杀了她!

    莱维皱了皱眉头,他在想结标现在所做的到底有什么意义。用那些轻飘飘的布景砸人,先不说能不能砸到,即便碰巧来个小刮蹭,莱维也不认为能对那名已经确定是魔法师或其他什么的小女孩造成伤害。没看见那些布景模型自己都快摔坏了么?从楼顶扔块塑料泡沫下来,它也还是塑料泡沫啊。

    莫非……

    娇小的女孩在台上转着圈圈,如同一只翩翩起舞的紫色蝴蝶般令人着迷。她的舞步不单优雅,还每每在最后一刻险之又险地躲过从天而降的各种大型垃圾。原本台下觉得这种重复同一招的战斗系委实有些无聊的观众,也渐渐把注意力转移到花丛中飞舞似地小女孩身上,可以说她的乱入,意外地帮结标班级本来的确很没新意的舞台剧增添了亮点。

    而且还帮了结标本人,帮她引开了多数人的目光,使得她动作稍大也不再那么尴尬。当然,那种到死都想看色色场面的变态男总归存在几只,大多数目光移开后,那几双格外犀利的眼睛立刻就被敏感的少女捕捉到了。

    记住你们的样子了,等学园祭之后……哼哼!结标暂时压下构思对男性用酷刑的**,她感觉到时机已经长不多了。

    然后。

    “大姐姐呀……哎?大姐姐不见了?”

    貌似凌乱的下坠物‘恰好’挡在了小女孩跟结标之间,等女孩发现后绕开一看,台上好像只剩她一个了?

    不对!有什么东西碰到自己的头发了!小女孩猛地往前跳开,仿佛受惊的猫咪般敏捷。

    “呜哇!”

    这好像是女孩乱入至今的第一次‘失态’?值得纪念、值得纪念。

    “是大姐姐吗?吓死人了,玲的心都差点跳出来了哦,讨厌!”

    若对象是个萝莉控的话,这会儿没准已经被萌杀了吧?可惜呢,结标的性取向并没有偏差,而且还据传是个正太控!

    “卖萌对我是没用的。”

    结标表态前应该加上正太除外才对,不过鉴于那也许属于她最最最不希望被人得知的秘密……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了呢?

    “呜,过分。”

    女孩还是不死心,一张小脸鼓得跟气球似地,底下的男生都恨不得代替结标上台跪地道歉吧?但现在可没他们出场的机会。

    “虽然我没接受过风纪委员的训练啦,但对付一个小孩子估计还是没问题的!”

    结标懒得继续废话,她带着非得把这小女孩好好教训一顿的执念,伸手一把向前抓去。

    “嘁,挺滑溜的嘛。”

    一击落空,本想揪着领子把对方拽到跟前的结标也没什么好遗憾的。虽然占了出其不意的先机,但自己本来就不擅长近身格斗嘛,多来几次就行了。

    结标抄起手上的粉红色可爱系魔杖,就像平常那根军用手电筒一样当成警棍使用。连续的五六下攻击都跟第一次同样地落空,但不熟悉近身战的超能力少女并未感觉到有什么不妥,反而由于女孩的狼狈样,她还觉得已经快将对方逼上绝路了呢。

    所谓惯性思维害死人,拿来形容结标现在的状况就再好不过了。一棒挥出,心型的部分擦到了女孩因转身飘起的领子,结标认为这代表自己离命中不远。她直到现在还相信女孩能躲过自己的空间移动攻击,是由于对方能提前感应到自己使用能力——这是长期习惯了超能力形式战斗造成的固定思维。同时结标按照她自己对魔法师的那一点认知,魔术师的身体都是孱弱的——如果换个地点,换一种心情,结标说不定就得被这肤浅的认知给害死。

    就是现在!

    结标自觉把对方逼到了避无可避的地步,她眼看着女孩身体完全失去了平衡,这时候使用能力的话,即便提前被感应到也不可能躲开!

    手中的魔杖朝远处一指,那里的地板上正躺着刚才从身上掉下的回形针!结标她刻意移动到对方身边,采用自己不擅长的近身格斗,正是为了制造将回形针移入对方体内的机会!

    “啊!”

    发出惊呼的人是结标,自以为计划到了最后一步的结标。那枚回形针仍然静静地呆在它原来的地方,而结标手里当做瞄准辅助的魔杖却高高地飞上了半空。

    “那是……”

    捂着因魔杖被击飞而被震疼了的手,结标难以置信地望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东西。那是一把镰刀,并非收割庄稼用的小型器具,而是一把幻想图画中的死神使用的武器!

    分不清是否比女孩身高还长的金属柄,前端的枪尖之下缀着令人顿生寒意的月牙形弯刀。现实中几乎不可能出现的奇异兵器,正倒映着舞台顶上的吊灯,泛出淡淡的暗金色流光。

    “大姐姐好狡猾呢。”

    小女孩轻巧地将几乎比她身体还大的镰刀在空中舞了一圈放到身后,另一只手的食指竖起,轻轻点着自己的嘴唇,仿佛大人在笑话调皮的孩子。

    “那个小女孩也学过魔术吗?”

    凭空变出无论如何都不觉得能藏在身上的巨大镰刀,女孩的魔法理所当然地又被观众们当成了事先演练好的魔术表演。但结标没法让自己像他们那般轻松。

    “你、你到底……”

    “啧啧,大姐姐说过玲是魔法师了吗?虽然不怎么准确啦……嗯,我猜猜,大姐姐你该不会以为魔法师就必须本身弱小到只能躲在城墙上往下扔烟火吧?”

    女孩琥珀色的眼睛里已经没了之前的纯真,那种经过许多后才染上的冰冷,连自认身处黑暗的结标,都不确定自己是否能够拥有。

    “看来玲猜对了呢。”

    女孩对结标的惊愕表情非常地满意,她脸上的笑容却没法叫人安心,不如说换个底下的观众站在结标的位置,恐怕已经被她盯得晕过去了。

    “大姐姐,记住哦,即便不是玲这样,魔法师的类型可是很多的,尽管的确有不少身体孱弱只能躲在别人背后当炮台的家伙,但擅长用魔法进行接近战的人也是有的哟。嘛,大姐姐你以后也用不上这些知识就是了。”

    女孩握着暗金色巨大镰刀的手依然背在身后,但那股奇特的气息仍然压制得结标无法动弹。不是慑于可怕的武器,可怕的东西,正是面前这位衣着华丽的女孩!

    “爸爸!”

    菲特从刚才就觉得气氛有点不对,见到女孩凭空变出一把暗金色的镰刀后,立刻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但被她叫到的莱维动作明显更快,他人还坐着,一直装在外头内侧口袋里的黑色装饰枪已经握在了手中!

    砰,声音比布景模型掉到舞台上小很多,不自觉被台上气氛震慑的观众们甚至根本没听见。但接下来忽然降临的黑暗则点燃了引信般,令他们齐声惊呼释放出内心的恐惧。

    现场的情况很好理解,基本上在封闭的剧院里忽然关掉仅剩的舞台灯光,意料之外的黑暗就能达到这种如同恐怖分子引爆了炸弹的骚动。不过多亏这是在学校,也许是二中的灾难避险教育做得足够好,体育馆内尽管尖叫声吵得震天,却并未发生孩子们惊慌失措到处跑的乱象。估计他们也发现只是停电吧?虽然事实上并非停电那么简单,如果有谁的眼力跟夜晚街道上觅食的小猫一样敏锐,他就能看到舞台侧面的一个电箱现在的样子有点可怜。

    几秒钟前还四四方方坚挺发亮的金属箱子就跟被迎面揍了一拳似地整个瘪了下去,刚才那‘砰’的一声,就是莱维枪**出的子弹将电箱打遍所发出的。

    要怎么才能从体育馆最后排绕过无数观众再绕过舞台上的两人再再避开碎一地的布景击中有点隐蔽的电箱?如果真有人去研究子弹飞行轨迹的话,这个可怜的家伙估计将为此耗掉一辈子难得的人生。

    前头全是观众?有舞台挡着?就算绕过了舞台还有台上的两个人跟一堆杂物?这些东西对于一个拥有空间移动能力的人来说跟不存在的海市蜃楼有什么区别?就像结标准备把掉在地上的回形针移动到乱入萝莉的体内一样,莱维在观众席的座位上,手里握着的枪并未叩响扳机。他直接在空着的手中凝结了一团能量块,即便未经过枪膛的蓄力加速,在威力跟速度方面都没法跟黑色装饰枪的‘子弹’媲美,但好处在于这样不会产生半点噪音。

    装了消声器的手枪发射时也还会‘啾啾啾~’呢,莱维不是怕惊动了前头的孩子么。忽然停电大家可以适应,但如果加上漆黑中的枪声,那就必然会造成混乱中的踩踏事件了。虽说是为了救人,可为此伤到其他人那就不好了。

    莱维站在舞台上,脚底地鞋踩在木制的地板上发出嘎吱的一声。他身后站着整个人僵硬状看上去有点好玩的结标,他身前则是那名表面十分可爱的乱入者,不过在两人中间,还隔了一把巨大的镰刀。那月牙形刀刃的锐利尖端,离莱维的颈大动脉还有三毫米,稍微朝前一送就能把脆弱的血管勾成两截,让红色的液体开花般地喷上半空。

    “呼,太危险了,你可把叔叔给吓坏了呀,小丫头。”

    莱维很有闲情逸致地抬手擦了下额头上的汗,别说他装样子,刚才握住镰刀柄的那一下的确是千钧一发,若非小萝莉的手实在比他短太多,他握住的部位稍微往后那么一点,现在他没准得趴在地上找脑袋了。

    “不许叫小丫头!”

    女孩貌似并不在意莱维是谁和他是怎么出现在台上的,甚至连对方阻碍了自己的行动这点好像也无所谓。反而首先不满起称呼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儿,且语气十分地蛮横,跟先前逗结标时的纯纯样子截然相反。

    “好吧,那我该叫你什么?玲吗?”

    莱维感觉手上的压力渐渐消失了,但这可不意味着他就能稍微放松点,这只萝莉之前哪一次有先告诉别人自己要砍的?

    “嘁,耳朵倒是挺好,脑子就不怎么样了。”

    “喂喂,哪有刚认识就这么说别人的,你……算了。”

    本想用‘你父母没教过要尊敬长辈吗’之类的话调侃一下,话到嘴边莱维不知为何突然又不想说了。还是赶紧把现在的事儿都解决掉吧。他已经看见坐在靠后位置的观众开始起身要去开门拉窗帘了,等到时候阳光照进来,自己被看见岂不麻烦?虽说解释为客串演员也不是不行。

    “爸爸。”

    啪嗒地一声脚步,这是黑暗中悄悄飞到台上的菲特落在莱维身后。她还没像结标那样整个大变身,却已经握住了一杆漆黑的长柄斧。

    “……你……女儿!?”

    奇怪?从乱入伊始一直游刃有余地女孩突然失去了淡定,菲特的到来仿佛给了她什么冲击似地。用镰刀威胁莱维这种大事儿都顾不上了,一只小脚也嗒地朝后退了一步。

    难道……她知道关于菲特的情报?莱维一开始就走错了路,就跟迷宫一跟分叉就进死胡同的可怜虫一样。

    “认识?”

    尽管觉得不大可能,莱维还是把身子往后靠向菲特,悄悄问了她一句。

    “第一次见……应该是。”

    菲特也被吓了一跳,不过罪魁祸首并非小女孩而是莱维。还记得苦恼少女在座位上缩着身子的原因么?莱维刚才往后那么一靠,差点就后背顶到了菲特衣服底下高高耸起的部位。只不过呢,菲特躲开的理由跟普通女孩子的心理,相差是不是太大了一些呀?

    “居然女儿都这么大了!?”

    一片漆黑中,只有莱维才能清清楚楚看到女孩张大的嘴,那副惊愕的表情比之前装出来的乖巧自然多了,虽然表面上没那么养眼,但总觉得这样才更加可爱。不过这可爱的样子下问出的话,则有点令人难以理解。

    “嗯,十五岁了。”

    她是什么意思?莫非觉得自己外表看起来很年轻不像有那么大的女儿?好吧,如果是这样,即使菲特压根跟他没有血缘关系,莱维还是决定姑且将错就错,男人偶尔也喜欢被人说年轻的嘛。

    “十五岁……”

    女孩看上去很在意这个数字,嘴里反复嘟囔着连莱维都听不清的话。他们原本是准备干什么的来着,怎么看起来成了网友见面会之类的平和活动了?

    “都发什么呆啊!”

    呆得比别人早,醒得自然也比别人要早。整个事件的核心人物似乎不甘落入被遗忘的境地,结标猛地一拍莱维。

    “啊!”

    菲特小小地惊呼了一下。多亏她的出现造成自称玲的女孩莫名动摇,不知不觉间放下手中的镰刀,否则刚才结标愣愣地一拍,还不得把莱维的脖子直接拍进镰刀尖上去?

    “游戏时间好像该结束了呢。”

    被结标一打扰,女孩也抛开了大家都不懂的心思,将搭在地上的镰刀顺势往后一收。这时体育馆最后头的小门已经被人打开,舞台上透进了一小块光斑,正落在女孩脚边。

    以为女孩意思是该分胜负的菲特手中斧头一紧,向前迈出一步到莱维身边,用斧头的长柄将两人同时护住,当然还有他们身后的结标。

    “玲不想再被那些讨厌的眼睛盯着了,所以,先再见咯~”

    漆黑中一道影子划过,菲特当即想用斧柄去挡,结果女孩的动作出乎意料,居然在那一晃之后就消失无踪。面对这预测外的状况,菲特一时僵在了原地,不知该追还是……

    “你在这儿收拾烂摊子,继续演还是别的什么,自己决定。”

    莱维回头交代完还不知自己的‘死敌’已经跑了的结标,伸手搂住还在那犹豫的菲特,在更多的光线照亮舞台前,做了他最擅长的事。

    “大叔你还真变态呢,追着像我这么小的女孩子到处跑。”

    眼睛刚适应了从漆黑一片到阳光普照的转变,菲特首先见到的就是那名手持巨大镰刀的紫发女孩。这里当然不是体育馆的舞台,尽管还算是在体育馆,位置却换到了大太阳底下的屋顶。菲特握紧手中的武器,望着慢慢转身过来的女孩。

    “大叔你还真变态呢,追着像我这么小的女孩子到处跑。”

    即便男人不像女的那么在乎年龄增加,莱维也比一般男人更无所谓老不老的问题,可贸然被叫大叔,他脸上的表情还是稍微有点怪。估计是经验不多的缘故吧,可他纳闷的是,为何这小女孩对结标跟自己的态度差那么多呢?难道是因为不在台上所以懒得演戏了吗?

    “各种角度看上去都很合理的事情,其实未必就是对的呀。”

    莱维知道解释也没多大用,还是忍不住嘀咕了这么一句。解释什么?如果说他带着菲特瞬移到这里并非为了追自称玲的小女孩,不知有没有人愿意相信?

    尽管从结果而言,现在的状况很像半途出手救人的正义使者追上失手后逃脱的捣乱罪犯,但正如莱维所说,事实还真的不是这样呢。

    的确,无论作为这所学校的教师必须确保学校安全这个角度,亦或刚目睹了熟人遭袭击必须追上敌人这个角度,从这两点出发,莱维都有必须追踪这名女孩的理由。可问题是他怎么知道在舞台上用奇怪手法消失的女孩往哪逃了?

    莱维对魔法并不了解,起码比起依文那样的专家差了十万八千里远。突然的一瞬间期望他判断出对方使用了何种魔法并前往何处,这着实有点过于为难他了。实际上莱维带着菲特用瞬移离开舞台来到屋顶,单纯是为了不被学生们目击两人出现在舞台上罢了。他事先哪知道女孩也往这边逃呀?巧合这种事儿不是天天都在发生么,莱维早就习惯了因为各种巧合被冤枉,他都懒得理了。

    莱维不解释,不代表别人就不在意。谣言止于智者这句话也许没错,可偏偏不是所有人都能戴上智者这顶帽子。见莱维那仿佛默认的样子,早就在某方面产生了奇怪动摇的少女可忍不住了。

    “爸爸他才不是那种奇怪的人!”

    菲特这话听起来坚定得不得了,但表情跟语气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为什么她视线游移不定?为什么她的语速到后头莫名地放缓?莱维没注意到这些,对面那个一直用审视变态萝莉控目光盯着两人的却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原来是这样?嘻嘻嘻,这位‘姐姐’,看样子你很辛苦呢。”

    女孩特意在‘姐姐’这个称呼上加重了语调。

    “什、什么辛苦……辛苦什么的……”

    是在玩循环词的游戏吗?莱维完全听不懂两个女孩交流的内容是什么,但这却不妨碍他的下一步行动。

    “比下面那个爱害羞的大姐姐厉害很多嘛。”

    女孩依旧玩味地打量着菲特,话却是对着身后说的。这不是恭维,女孩确实没有像在结标面前那样清晰感觉到每一次的能力发动,更别提猜到移动的落点。但谁让叫这屋顶上就三个人呢,其中一个忽然消失不见,想想都知道是跑去堵自己的后路了吧。

    “虽然你大概不会说实话,我还是想问问。你来这里,到底是基于什么目的?”

    跟菲特一前一后把女孩围住,莱维用眼神示意自己那个貌似在走神的女儿,叫菲特打起精神集中注意。后者立刻重新把力量灌注到有点软下来的身体中,斧头的刃部也微不可查地移动了小小的角度,那是无论远程还是近战都适宜的准备。

    “你们两个武器倒是挺像的。”

    没等女孩开口,莱维又补充了一句,不过这明显跟现场状况无关嘛,看样子他也没多紧张,可底下都是他的学生——莫非是装的?

    “谁跟她像了!”

    女孩的确没回答莱维的问题,但反应却与想象中完全不同,只见她像只被抢了食的小狗般瞪着菲特,仿佛随时准备手脚并用地扑上去。女孩一点都不理会背后的威胁,这到底是不是个陷阱?莱维此刻琢磨的是这个无聊的念头。

    “镰刀跟斧头都分不清吗!而且她这么大了还扎双马尾那种幼稚的发型……哼!”

    女孩把连抬得老高,妄图制造出藐视菲特的假象,可以她的身高,再怎么努力还是像仰望多一点。

    “这个发型只是方便战斗而已!”

    菲特甩甩两边长长垂下来的金色辫子,但说话间却一点儿生气的样子都没有呢,如果仔细盯着看,隐约还能从她眉宇间发现淡淡的喜悦。幸亏莱维注意力在女孩身上,而女孩的注意力则故意给了天上的云彩,否则不知道菲特之前有过何等神奇想法的两人,肯定会以为她是个……温柔的金色闪光是某些人对菲特的爱称,但温柔跟m可是两回事儿啊!

    “幼稚就是幼稚,长得高了点而已,真不想叫你姐姐。”

    貌似女孩的思维钻进了奇怪的地方,但莱维哪敢大意?谁知道这是不是某种高深的心理战术!

    “……”

    菲特不知该如何回答,她可不擅长在战斗前跟人磨嘴皮子,何况自己这边也有点委屈呢。又不是我让你一定要叫姐姐的,菲特郁闷地想。

    “哼!”

    见对方不还口,女孩好像觉得自己就此赢了一阵,神情愈发地趾高气昂。她终于想起了现场还有个莱维似地转过身,丝毫不在意——好吧,反正朝哪边都是把后背留给敌人,侧着脑袋说话也太累了。

    “本来就只是路过,听见里面热闹才进去玩玩的。没想到惹上了一个变态跟踪狂。”

    “路过?”

    变态跟踪狂什么的,心态极好的莱维可以很轻松地当成没听见。

    “无聊了出来逛逛不行吗?”

    女生逛街的确是件天经地义的事儿,但莱维更想知道她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想到没有人会随便向敌人透露自己的据点,莱维就选择了省下力气。

    “逛到了别人的舞台上,还真是种无拘无束地走法啊。”

    莱维眼前描绘着一个小女孩横冲直撞见人撞人见屋拆屋然后最终冲上了体育馆舞台的情景。

    “所以说了,玲的事不用你管!”

    谁说过要管?莱维怀疑这女孩是不是在家里被管太严造成了心理阴影,他们双方现在该算是敌对状态吧?捣乱者与追捕者之间存在‘管教’这种关系吗?

    “回去了。”

    这女孩除了有奇怪的心理阴影,看上去还有自说自话的爱好。这种情况下是单方面说走就能走的吗?尽管莱维不会把自己往那个啥变态跟踪狂上套,但意外追上了犯人,他也不希望就这么草率得让对方离开。谁知道她是真出来闲逛还是另有目的?让这样一个貌似爱胡闹又有能力闹很大的麻烦在学校里随意走动,对普通学生而言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儿。

    “不想玲走吗?”

    女孩眯起眼睛,盯着莱维缓缓抬起的那只手,或者说她盯的是那只手握着的黑色装饰枪。

    “怎么想也不可能让破坏了学校秩序的人就这么离开吧?基于教师的角度,虽然觉得挺麻烦,但我又维护这所学校的义务。”

    “你怕那些学生受到伤害吗?”

    这不是废话么?有哪个老师会期待着外来者闯入将学校祸害一通?莱维右手食指搭上扳机,他的枪并没有保险装置那种东西。反正里头本来就没装常规子弹,要那种多余的设计干吗?

    “被玲说中了吗?嘿~”

    如果说女孩从舞台上消失的时候莱维是抱着很无所谓的态度,那么现在意外追上对方后,他反倒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了。警察追贼是一种工作没错,可若周围到处都是可能被当成对方筹码的人质时,警察估计宁肯让穷凶极恶的匪徒先跑掉以保护更多人的生命安全吧?尤其对方甚至可能连筹码都不需要,直接凭喜好就无故杀人,这种敌人尽管以后找起来很麻烦,莱维还是觉得她肯趁早离开学校最好。

    “……”

    莱维不知道这种时候说什么才好。他怕刺激到女孩,令她痛下杀手。可又觉得即便顺着她脾气说几句好话也完全没用,还记得之前在舞台上结标遭到了何等对待?会把恶作剧做到那种程度的人,如果再不把人命当回事儿的话……真不敢想象她会做出什么!莱维太后悔了,他后悔没把二中的防卫按照麻帆良的方式经营。若这次最终安全渡过,他以后绝对要给学校请些有用的守卫!

    “这个表情真好看。”

    女孩笑眯眯的样子其实也很好看,但笑容底下令人毛骨悚然的部分太过深刻,莱维仿佛已经看不到她的笑脸了。

    站在另一边的菲特早就察觉到情况紧急,她开始朝外形是长柄斧的魔导器中积蓄魔力,准备配合莱维尽量用雷霆般地一击将小女孩击倒,在她还没给其他人造成伤害之前!

    “怎么办?你越是这样,玲越想把大家都杀死了,好像看看到时候你的表情会多么地有趣。”

    虽早就猜到这种可能,莱维还是不禁心里一紧。他这会儿还哪顾得上什么战术战略?原本空着的左手中瞬间出现一柄暗金色的长剑。没人注意到剑身上的纹饰跟女孩手中的镰刀有些相像,更没人注意到女孩目睹长剑出现时瞳孔的剧烈收缩。莱维跟菲特的精神全都聚在那只握着巨大镰刀的纤纤小手上,那只白嫩可爱的小手,掌握着三位数以上学生们的命运!

    “没人有意见吗?”

    女孩在没人注意的时候整理好了自己的表情,恢复那张冷酷的脸,手中的镰刀微微下垂。

    “那就陪玲一起玩吧!”

    小手猛地一松,镰刀滑下,然后又猛地一紧。女孩重新握住刀柄的末端,然后整个人带着镰刀如同舞蹈般地开始旋转,一股撕裂空气的劲风从刀尖处划出。

    “不好!”

    已经准备移动到女孩身边的莱维凭他丰富的经验立刻判断出了对方攻击的目标,他勉强止住自己的身体,去势过强导致脚步稍稍不稳,造成了刹那间的迟疑。

    锵地一声巨响,迅如闪电的菲特用手中的魔导器架住了巨镰。她不明白莱维大喊的意思是什么,只以为自己缠住了女孩。

    可是,在菲特用斧子架住镰刀之前,它已经在空中转完了一圈。

    屋顶忽然一颤,像是意外到来的地震,菲特却只感觉到了向下地震动,而没有朝上的。

    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