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续,梦醒千年 第134章 一三零、远坂凛的妹妹是菲特?

时间:2018-04-20作者:曾经的莱维

    “等了很久吗?”

    莱维刚跑到校门口,就见到一名少女安静地站在墙边,他连忙跑到对方跟前。

    “没有,我才刚到。”

    少女轻轻地摇头,脸上挂着淡淡地微笑。说来也巧,菲特的长发虽然用缎带在绑了两条辫子,但更多没绑起来的金发却随意地飘在背后。除了颜色还有长度的区别之外,她的发型其实跟远坂凛差不多。难道是女儿之间的心有灵犀吗?莱维自嘲地笑了一下,她们两个跟自己又没有血缘关系,更不是真正的姐妹,哪来什么心灵相通这种事儿。

    事实上菲特跟凛除了发型之外,从她们身上几乎找不到其他相似的地方,无论外表还是内在都是这样。

    一个温柔体贴文静乖巧,另一个却是典型地装乖卖巧小恶魔,虽说没有遗传学上的关系,但菲特跟凛她们两个说到底都是莱维带大的呀,为什么同一个老师的学生差异会如此之大?

    莱维不禁想到了两人的亲生父母,心说肯定是在见到自己以前就被培养定型了,所以凛会变成能当菲特反面教材的那副模样,绝对不是自己的教育水平有问题。

    “啊拉,难道这是我那名传说中的妹妹?”

    刚接了菲特还没说上话,莱维就被神出鬼没地学生会长吓得寒毛直竖。他甚至开始考虑自己平常在学校收敛感知力的偷懒行为是不是该到此为止了,每天被这么吓上几回,万一因此染上难以启齿的怪病怎么办?

    “凛,拜托你别老像个小偷似地好不好,把别人吓到了怎么办?”

    莱维转过身,有点无奈地揉着太阳穴。他身后的菲特则是悄悄从他手臂边上露出半个脑袋,好奇地打量着这位自称‘姐姐’的少女。

    “小偷?你可别把自己的行为随便加到别人身上。我刚才可是远远看到你们在这边,才慢慢走过来的。啊,我还挥手打过招呼呢,是你自己没看见罢了。”

    “嗯,是打了招呼的,这位……”

    菲特很诚实地点了下头,她的确见到了这名少女举起手挥了一下,只不过那时候她还不知道对方是谁,哪猜得到是在跟自己和莱维打招呼?校门口来来往往的人那么多,菲特还以为她跟莱维一样是来接人的呢。

    “远坂凛。”

    跟有点怕生的菲特比起来,凛就大方得多了,只不过这种大方在莱维眼里可不是什么好事儿,他宁愿这名少女能腼腆一些。

    “远坂凛小姐吗?初次见面,我叫菲特-泰斯特罗莎。”

    见到对方这么直率,菲特也觉得自己躲躲闪闪地不太礼貌,于是从莱维身后走了出来。别看她的样子有点忸怩,那是因为她不太适应跟凛这样隐隐散发着一股傲气的人交往罢了,毕竟以前在她身边的那些朋友,在莱维看来或多或少都有那么点‘天真’,跟凛这种从小就立下了远大志向并坚定不移奋斗的人可以说是生活在不同的世界里。所以说尽管菲特的朋友们大多性情开朗,没准跟凛比较搭的还是这名脸上已经泛起了红晕的羞涩少女呢。

    “不是菲特-麦道威尔?”

    凛这突兀的一句话闹得菲特那张小脸彻底熟了。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可是早就已经知道女人改姓代表着什么样的意思呢,虽说凛肯定会理直气壮地表示自己只是在问为什么菲特被收养后没改姓,但这种话有人会信吗?

    “你不也没改叫凛-麦道威尔么。”

    神来之笔!原本只是顺着凛的话往下说的莱维根本不会知道他这句话的杀伤力有多么强悍。只见刚才还一脸悠然的学生会长立刻像是被菲特传染了似地,脸色变得快跟她平常爱穿的红衣服差不多。

    “谁、谁要跟你……呜哇!”

    学生会长的威严全都不见了,凛的话还没说完就变成了莫名的呜咽。莱维有点奇怪地打量着面前这位忽然失常的少女,印象中她可不是随便一两句话就能打发的存在啊。学校里被她三言两语说得羞愧无颜甚至当场泪奔的人可不在少数,传说中还有老师被她一席话驳得人生失去意义差点要跳楼。莱维以往也是吃尽了这名少女的亏,以至于他几乎没在外人面前承认过自己是凛的监护人,跟逢人便介绍菲特是自己乖女儿的习惯完全相反。没想到、没想到,其实他到现在都没发现是自己的话令这名在学校总是那么端庄的少女失了仪态,这不,他脸上的表情明显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要不是边上菲特悄悄拽了一下衣袖,他还想问问凛怎么回事呢。

    “你就是我的……姐姐吗?”

    菲特的神情有些困扰,从小就缺乏亲人关爱的她,对叫一个陌生人姐姐这件事非常不习惯。如果换成梦梦的话,她肯定能表现得很自然吧。菲特有点羡慕像梦梦那样性格的女生,她总觉得自己不懂怎么样跟人交往,心想要是跟梦梦一样开朗,跟大家都打成一片该有多好?

    “呃,姐姐什么的还是算了吧,听起来有点怪怪的,直接叫我凛就好了,菲特。”

    深呼吸几口就恢复了常态,远坂家的大小姐不止嘴上功夫了得,变脸的本事也同样高强。对象换成菲特,她马上就露出再迟钝都能看得出的友善笑容,她可不希望自己这番话被对方误解成不愿意认这个妹妹。虽然不像梦梦那样对遇到的人都有预谋地建立起良好关系,至少凛也不想跟以后肯定会常来往的人交恶。何况菲特一看就是那种柔顺乖巧的好女孩,远坂家的大小姐最喜欢跟这种好哄的女生来往了,就像家里的那只兔妖怪。比起曾经是自己servant的辉夜,她显然更喜欢铃仙,即便考虑到能力强弱的差异,如果再来一次圣杯战争,凛她也宁愿自己的servant是铃仙那种听话的类型,再强大的武器控制不住又有什么用?何况凛她一直没看出辉夜到底哪里强,谁让辉夜少数一两次出手的时候,她都没有跟在身边?这让她有种被数据欺骗的感觉,被master所能看到的英灵数据欺骗。

    “……凛。”

    菲特很少直接用名字称呼自己不太熟悉的人,她犹豫了半响,开口时还差点不小心咬到了舌头,这让一直把她盯到不好意思的凛微微笑了起来,心说自己果然没看错,是个很单纯的孩子。

    “ok,互相介绍就到此为止吧,再不走的话一会儿就走不了了。”

    听到莱维的话,两名少女抬起头才发现周围已经渐渐有路人停下来驻足观看。朝这边观望的大多是本校学生,他们都很好奇自己学校的学生会长为什么把一名外校少女堵在门口,联想能力丰富的家伙甚至已经偷偷猜测这名少女是否准备趁着学园祭偷进学校贩卖一些违禁的东西,结果被英明的会长大人一眼识破并人赃并获。

    如果被莱维知道那帮混蛋的猜测,肯定会上前去一人一拳头把他们敲醒。菲特的样子怎么可能看起来像是做坏事的人?他们一个个狗眼到底狗眼有多瞎才会想到那么白痴的结论啊。

    “好吧,我还有工作要做。难得来到,你就带着她好好感受一下学园祭的气氛吧。”

    所谓没大没小就是指凛现在的行为,她这样的孩子肯定没法得到长辈们的喜爱。不了解的人没准还以为她在朝下人吩咐如何接待客人呢,她到底还记不记得谁是谁的监护人呀?

    “嗯,你去忙吧,我带她到处走走看看。”

    可怜的莱维早就习惯了尊严扫地,他很悲哀地一点儿都没觉得凛的言行有何不妥,很自然地结果话茬。

    “那么我先走了,下次有机会再见吧。菲特。麦道威……哦不,泰斯特罗萨。”

    见少女刚恢复正常的俏脸又变成了煮熟的虾仁,远坂凛像女狐狸似地转过身捂着嘴走开。

    “呵呵,她还不知道我那时候并不姓麦道威尔。”

    莱维傻呵呵地笑了两声,嘴里说着自以为是的解释。收养菲特的时候,莱维的确还没跟依文相遇,自然没有可悲地冠上妻姓。可他并不知道这根本不是重点。

    “爸爸,咱们赶快走吧。”

    不想被看见自己羞红的脸,菲特罕见地强硬起来。她从背后推着莱维往前走,一边把他当做阻挡那些学生视线的盾牌,一边努力深呼吸为自己做面部降温。她真羡慕凛那样的好本事,那种瞬间降低面部温度的方式,在菲特眼中简直就跟魔法一样……虽说魔法在她心里就跟普通人使用电器一般随意。

    菲特一时情急之下的做法意外地收到了奇效。在远处观望期待着趣事发生的学生们,一见到转过身的人原来是莱维,立刻不约而同的露出‘原来如此’的表情然后整齐地散去各做各事各回各班。谁让学园祭这两天大家已经看饱了平常很稀罕的外校人员?而且莱维带着各种神秘美少女游玩这件事大家即使没亲眼见到,也早就听够了各种版本的传闻。这就像他跟凛的谣言时间长了渐渐变成单纯一个开玩笑由头那样,人类的适应性就跟他们的八卦天性一样强大,什么事儿发生超过三次,想再引起注意可就难了。

    正因为如此,菲特得到了一个清静的空间,脸上的红晕慢慢散去,双手也不再拼命推着莱维向前。

    “等等,你起码先说说去哪啊。”

    感觉到背后的推力消失,莱维边走边回头。幸亏他没立刻站住,否则正在扮鸵鸟的菲特没准会撞到他身上,那样好不容易努力的成果又将化为泡影。

    “这个……那个……”

    被莱维这么一问,菲特支支吾吾了起来。她本来就是因为特殊情况提早出现的,来的时候急急忙忙,哪想过要具体做什么?梦梦倒是有帮她拟定过一份计划,可那份计划书光看了一眼就令她头顶冒出了蒸汽,根本不可能去认真记住嘛。在菲特心里,梦梦是对自己恶作剧了,单纯如她又如何能发现梦梦真正的阴谋呢。

    “没想过吗?”

    莱维见菲特局促的样子,低声自言自语道。要不是想带她多逛逛学园祭多跟其他人接触一下,莱维觉得就这么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也挺有趣。菲特今天罕见地穿了一身浅蓝色的吊带裙,上身披了个适合这个季节的薄纱外套,这种打扮跟她平常喜欢的黑色迥异,却一点儿也不显得突兀。本来嘛,莱维一直觉得这个年龄的女生不应该成天穿着暗沉沉的衣服,无奈菲特貌似从来没想过要去改变。幸好以前她就读的学校校服是白色的,这才让平常比较沉默的她看起来平易近人一些。

    实际上要论好接触的话,菲特的性格肯定要强过依文跟伊芙她们,只是一贯以来很少跟同龄人交谈,导致她有些怕生。再加上平常的穿着打扮,给人一种冷淡的感觉。换成现在这副模样,明显要好多了,莱维觉得如果自己刚才再晚点出现,没准她还真会被搭讪。

    “嗯……没有计划好,对不起……”

    少女犹豫了半天后,垂头丧气地道歉,那副神态仿佛做了天大的错事一样。

    “没必要道歉,本来‘逛’这个词的意思就代表随便嘛,我就带你随便走走,然后路上你慢慢看慢慢想,没准一会儿就能找到感兴趣的东西了。”

    莱维好笑地摸摸菲特的脑袋,她的金发就跟伊芙的一样柔顺,令人忍不住想多抚摸一会儿。不过鉴于周边的环境太过复杂,莱维害怕拖久了又引起心理阴暗的家伙注意,转身带着菲特往教学楼那边走。

    由于上午已经跟伊芙去过了初中部那边,莱维自己也想换个新鲜地方。虽说很多班级办的活动都差不多,但他还是选择带着菲特去了自己平常上班的那栋楼。

    “这是爸爸平常上班的地方吗?”

    放松下来的菲特像个对世界充满了好奇却又有些畏惧的小动物般小幅度移动脑袋四处张望。

    “是啊,你不是来过么。”

    “咦?有吗?”

    菲特好像听到什么不得了的消息般瞪大了眼睛,即便在这种情况下她依然下意识用手捂在嘴边,她无论如何都不希望打扰到别人的好习惯到底是谁教出来的?莱维心想说不定就是因为有这样的一个女儿,自己才对班上的学生采取放任主义。像她这样从小身边就没有好榜样的孩子都能成长得那么好,莱维愈发觉得没必要对学生们管教太多。所谓逆反心理不就是被管太多造成的么,远坂凛之所以会偷偷隐藏着小恶魔的性格,莱维猜测就是因为她的亲生父亲太古板的缘故。

    “哦,对了,那次你估计是没什么印象,呵呵。”

    莱维所说的是菲特刚出现在这个世界时的事情。那次他把昏迷的菲特带到医务室找御门椋子,而那个房间就在这栋高中部的教学楼里。当然,初中部的楼里也有个医务室,总不能让初中的孩子们每次头疼发热都还得长途跋涉跑到这边来吧?只是初中那边的保健老师莱维不熟,且就算熟悉也没法带不是一般的病患过去。

    “那次?”

    脑袋上仿佛连续冒出几个问号,菲特想了一阵,还是不知道莱维在说些什么。

    “就是你刚来到这里的那次。还记得那张床吗?”

    “哦!我想起来了,那张床的味道跟阿斯拉上的一样!”

    这对笨蛋父女的对话令旁边路过的几个学生为之侧目。因为菲特说话的声音太小,他们只听到‘床’跟‘味道……一样’这几个简单的词。但这样却比全听清了更加可怕。他们中的一个甚至差点就惊讶地喊了出来,他的同伴眼明手快立刻帮他把最捂住,这才没惊动了莱维跟菲特。越走越远的几名学生偷偷相视一笑,他们嘴角的弧度是那么地邪恶,可以预料正式恢复上课后的日子,莱维会过得非常艰难……

    “爸爸,那个医生小姐今天在吗?我……呃,我还没去向她道谢呢。”

    菲特说到一半发觉自己无意间揪住了莱维的衣袖,这点上她还不如成天嚷嚷‘最讨厌h’的伊芙,双手立刻像触电似地缩了回去。声音顿了一下才继续把话说完。

    “御门?她在是在的,但据说好像不在保健室里。今天学校人这么多这么乱,要找她可能有点麻烦呀。”

    莱维眼睛望着远方,做人群中寻找状。实际上他只是想掩饰自己说谎时游移的视线罢了,这还是泉此方告诉他的,以前他可没注意到这些小细节,依文当然也从来没说过,那只吸血鬼萝莉怎么会让自己抓住的破绽轻易给对方填补上?

    “这样吗?”

    菲特的样子有点遗憾,即便如此,莱维也不准备帮她实现向救命恩人道谢的愿望。要找御门椋子哪有他说的那么麻烦,这个年头有谁不是靠手机跟认识的人联系的?就算御门正在哪为不小心受伤或者吃坏肚子的学生治疗,他一个电话过去肯定也能找到。莱维他只是懒病发作不想在学校里到处找人罢了。万一电话联系上后御门椋子说她在校门口怎么办?自己可是走了好半天才进了教学楼啊,难道又要回去?

    反正按照莱维那个尚未完全成型的计划,菲特以后见到御门椋子的机会会比她想象中多很多,到时候想怎么道谢就怎么道谢,每天谢一次把那个成天在保健室里偷懒的女人烦死莱维也不介意。

    “说不定一会儿会碰到她?而且我在这里上班,以后你们肯定还有见面的机会,打起精神来吧。”

    “嗯。”

    菲特点点头,两根小辫子活泼地跳了一下。听莱维这么一说,她也觉得自己不该显得太沉闷,毕竟这可是一个难得的机会。菲特已经好久没跟自己最喜欢的人一块儿了,上次买内。衣什么的太尴尬不算,她也很想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可惜,菲特要是能表现得像她那对小辫子一样,她也许真的改姓高町或者八神什么的。心里想着要表现得活跃一些,结果在走廊上逛了半天,这边的气氛还是跟周围格格不入,仿佛有种结界把这两人跟学园祭隔开了两个世界。菲特努力想要融入节日的喧闹当中,但在这方面她做得远不如梦梦跟依文,甚至跟伊芙都还有一段距离。

    梦梦跟依文就不用说了,一个是活泼可爱的代名词,另一个则是能够随意给自己戴上任何面具的老……咳、咳。伊芙也因为有着类似对鲷鱼烧的执着兴趣,能够在学园祭中找到属于自己的地方。

    菲特她从来没对某种娱乐表现出超乎寻常的喜爱,而且以前又曾参加过学园祭这种活动不止一次,自然很难一下找出非得尝试一下的东西。就像莱维从开始就说过的,各个学校的学园祭都大同小异,毕竟靠学生能调动的资源可以做到的事情就那些,像春日那样拍个电影还找到明星客串,已经属于超不平凡的偶发事件了。

    “啊,突然想起这两天都没去过春日那边,正好你也没决定玩点什么,要不要去看看自己在大银幕上的样子?”

    莱维刻意做作的表情估计只有菲特看不出来,他的演技还真有够烂的,莫非春日就是预料到了这一点才没让他在电影中担纲角色?如果真有这样的本事,那春日也算是具备当一名导演的潜质了。

    “哎?为什么突然……?”

    尽管菲特看不穿莱维那一捅就破的面具,但她还是有点奇怪为什么莱维的思维会一下子从这边跳到春日那里去。当然,以菲特单纯的心思,又怎么会有‘跟我一起还想着别的女生’这样的想法呢,绝对没有哦。

    “这个……不知道为什么就想到了,哈哈、哈哈哈。”

    莱维装作很自然地撇过头,手偷偷搭上菲特的肩膀想把她的身子转过去,他希望这样做能够躲开想躲开的人。

    虽说不怪菲特,莱维还是有点头疼自己怎么就这么快带她漫无目的地走到了高三年级的楼层。他原本还想着在底下逛逛进几个班级看看就出去,然后到体育馆看个演出什么的,一个下午很快就能过去。结果菲特一路上左顾右盼可就硬是没开口说要进哪一个教室,弄得他一路看过来走着走着就到了高三这边。刚一转出楼梯口,莱维就发现了不远处的教室门口人声鼎沸,而且那股吵闹劲还是有一个人搞出来的。

    “yoooooooooo!那不是我们尊敬的麦道威尔老师吗!”

    听到背后那诡异的喊声,莱维差点没一头撞上教室边的柱子。他就知道自己很可能会被发现。唉,谁让该死的头发莫名其妙变成了银白色?这种颜色在大白天的走廊里最显眼不过了,加上莱维的身高在这帮孩子中间也勉强算是有那么一点突出,想不被发现只能祈祷别人注意力不在这边。到头来事实证明没有虔诚信仰的人偶尔祈祷一下根本得不到庇佑,说不准还会被生气的神佛加罚呢。

    “爸爸,是在叫你吗?”

    有时候孩子太乖也不全是好事儿,菲特这一句就彻底打破了莱维最后的一丝幻想。

    若没有菲特用异常纯洁的双眼带着疑惑望向自己,莱维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听到脚底抹油往楼下冲。现在菲特都发话了,为了不给自己乖女儿留下奇怪的印象,莱维只好勉强裂开嘴角扯出一个难看地笑容,机械地点了两下头。

    “我们过去……看看吧,是我隔壁班的学生。”

    说到学生两个字的时候,莱维的语气很有点咬牙切齿的意味。他一般不会对不良少年另眼看待,但这个时候,他却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支持训导主任曾提出过的精英计划了。

    带着菲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一个教室门口,莱维生怕自己动作慢了眼前这个白痴又会喊出什么让人难堪的话。上午遇到鬼冢时,莱维已经觉得自己运气有点差了,现在则是自投罗网撞上比鬼冢更麻烦的家伙。

    “春原,别在走廊里大叫大嚷的,学校不是有规定不让叫卖影响其他人吗?”

    莱维摆出一副严师的臭脸,他平常很少这么做,忽然学起来自然熟练度上有所欠缺。面部表情估计是看着有点僵硬,教室里几个女生都忍不住捂着嘴,偷偷在那边笑。

    “喂喂,在美少女面前装成老头子真的好吗?”

    春原一点儿都没有被批评了的学生该有的样子,反而像个讨厌的虫子一样扭着身子凑到莱维身边,在他耳旁装模作样地小声说着。

    “嘁,你这个羡慕死人的家伙,还要扮正派到什么时候啊。”

    见莱维没反应,春原也不气馁,一手捂着嘴外侧,一边用手肘撞了莱维两下,那动作像极了鬼冢的猥亵劲,让人怀疑鬼冢英吉跟春原阳平这两个名字之间是不是有一个的姓搞错了。

    “呵呵,没事,你先随便看看。”

    莱维还是不理春原,他朝用疑惑目光盯着自己的菲特摆摆手,然后指着教室里头围了一圈的桌子。

    “哦,那爸爸你先陪朋友,我自己去看看。”

    莱维很想告诉菲特她搞错了,自己怎么可能跟边上这个黄毛小混混是朋友?别以为春原跟菲特一样留着金发就能让莱维对他的观感变好,用劣质化学品弄出来的恶心杂毛怎么能跟天然的秀发相提并论!

    “怎么样?跟女学生玩爸爸女儿的游戏很爽吧?真该死啊,那个美少女该不会还是初中生吧?真是太让人羡慕啦!”

    在不懂看人脸色这点上堪称全校领先的白痴不良少年还以为莱维是不好意思才把少女先支走的……嘛,莱维的确是不好意思没错,但本质好像跟春原想得有地球到月亮那么远的距离。

    “你到底想说什么?”

    莱维忍下了把春原暴揍一顿的冲动,如果地点不是学校的教室,或者周围没有其他目击者的话,他也许真的会破例首次尝试对学生采取体罚。

    别说春原是个笨蛋,可就像单细胞低等生物反而对环境变化特别敏感一样,他没看懂莱维的脸色,但却感觉到了一股令他不自在的气息。他很自然地想到了漫画中常说的杀气,却不知道自己还很好运地猜中了。

    “呵、呵呵、呵呵呵。”

    染着金毛的娃娃脸不良少年傻笑了几声,作为转移话题的方式虽不够纯熟,但反正现在的莱维也不会在意。

    “我、我的意思是不买点什么吗?像老师这么幸福的人不对慈善事业贡献一点,说不定会遭天谴的哦。”

    世界上不存在提高智商的药,所以愚蠢是无可救药的绝症。春原刚说了两句,就忘了刚才那一刹那吓了自己一跳的感觉,话到最后又开始放肆起来。幸亏莱维觉得能用钱把这个傻瓜打发就最好,没太过计较,否则计较的人跟他吵起来,谁知道春原会不会再爆出会被灭口的难听话?

    “我过去看看,你就继续在这招揽生意吧。”

    莱维双手在春原的肩膀上用力,把他按回门口的座位。他心想要封住这个笨蛋的嘴,估计不破点小财是不行了。使用暴力当然是更简单快捷的方式,可问题菲特也在场,莱维不希望让自己的乖女儿以为这所学校里都是些奇怪的人,这对他接下来那个尚未成型的计划会造成阻碍。

    “原来是你呀,我听春原喊那么大声,就在猜那个运气差到极点的家伙被他抓到了。”

    冈崎朋也站在围了一圈的课桌后面,头上戴着类似卖鱼大叔的头巾,可他面前桌子上摆着的东西却跟水产一点儿关系都没有。

    “打扮成这副怪样子,我一点儿都不觉得你运气比我好到哪去。”

    莱维没好气地回答引得菲特好奇地来回打量他们两个,然后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她判断自己的‘爸爸’跟这个男生是好朋友,根据从某两只萝莉的交往中观察出的经验。

    “那是,你好歹有美少女陪着到处逛,我就只能在这和这群……唉。”

    少年压低声音叹了口气,莱维这才发现他边上的确一个女生都没有。倒不是说这间教室里没有女生,而是女生跟男生泾渭分明地站在另一边,她们桌子上摆的东西也跟男生这边不同。

    “他们听到了哦。”

    冈崎周围的男生目光隐隐向这边投来,目标却不是一路上吸引了很高回头率的菲特。看样子他们是听到了有人在说自己坏话,可又因为有非本班的老师在场,不好立刻发作。他们这表现才是正常的,千万别被冈崎跟春原两个规格外的家伙给迷惑了。正常学生有几个能随便跟非本班教室开玩笑的?就算本班的老师,平常说话还不是小心翼翼的居多?

    “唉,我就知道碰上你没好事,还不是被你害的。”

    话是这么说,但从冈崎的表情中看不出他有害怕。也对,身为高中部资深的不良,他平常在班里没准也是欺压一方的存在吧?

    “别人开门做生意的都摆招财猫,你们干嘛把一个挡财的白痴放在那?”

    还是很纠结被春原强拉进店的事儿,莱维跟菲特本来就是随便逛逛,去哪看什么都无所谓。可居然被一个智商是负数的草履虫骑到脑袋上了,虽然莱维很快就用自己强大的气场震慑了春原,可心里依然有种说不出的憋屈。那种感觉就像一巴掌拍死蚊子后发现手上都是自己的血一样。

    “我有什么办法,他自己非得要去,难道你能在不使用暴力的情况下阻止他吗?”

    冈崎摊开手,他好像特别喜欢扮作无奈又无辜的样子,莫非就是因为这样才成功骗到了女生们的感情?顺带一提,这可不是莱维的阴暗思想,而是冈崎边上那些‘同伴’的一致看法。与此同时,在二年级一间教室里忙碌着的某只天线宝宝突然打了个小小的喷嚏,害得她差点打翻了手上的托盘。

    “要不把你们班上的班长借给我们?她肯定能在这儿毫不犹豫地把春原镇压掉。”

    听到冈崎这句话,莱维惊讶睁大了眼睛。在他的印象中,杏的攻击对象可不局限于春原那只可怜的草履虫呀,莫非冈崎已经有了被字典掩埋也无所谓的大无畏献身精神?

    “藤林的话,你们这不也有一个么。”

    莱维扭头扫了一圈,在角落里的桌子后头发现了一名留着紫色短发的少女。藤林椋正埋头整理桌上的小摆设,她那仿佛非得把所有东西排列整齐、连一毫米误差都不允许的劲头,在莱维看来只是借以掩饰她的尴尬罢了。虽然是一对无可置疑的姐妹,这位藤林跟莱维班上那位的性格简直就跟镜子里的一样完全相反。让她当班长已经是件令人惊讶的事儿了,再叫她学着其他女生那样矫揉造作地细着嗓子吆喝,无论如何都是不可能的。

    “话说回来,你们班这到底是搞什么活动啊,卖破烂大会?”

    莱维可一点儿都没有贬低的意思,摆在他跟冈崎之间的这张桌子,上头的状态的确跟郊外的垃圾堆填区差不多。他随手从那一堆里抽出本杂志,封面上的日期离现在已经有半年多了。

    “慈善义卖,目的是给非洲的儿童筹款。”

    “呀……”

    听到少年一本正经地话,莱维还没来得及反应,菲特就先出声了。她双手做祈祷状摆在胸前,眼睛里浮现出一种名为敬佩的情绪。不知为何,莱维觉得她不该对冈崎那种家伙流露出这样的情绪,遂有点不爽地开口:“你是在说笑话吗?我一点都不觉得有趣。”

    “不好笑吗?那等学园祭后我回去加强练习。”

    冈崎很配合地回答,这让菲特刚升起的敬佩转眼又成了疑惑。这两人的交流方式对她而言有点过于复杂了,很少跟陌生人接触的少女好奇地睁大眼睛。

    “不过要说声抱歉,虽然不知道赚到的钱是否真的会送去非洲做慈善,但我们向学生会提交的申请表里的确写了我刚才说的那些。而且这个活动的提议者还是春原哦。”

    “什么!?那只、呃,我是说你指那个春原?”

    莱维觉得用来形容春原好像污蔑了‘只’这个词,连忙改口,并隐晦地朝班级大门那边撇了撇嘴。他可不想又惹起那个笨蛋的注意,难得暂时逃开了。

    “很惊讶么?不过当时我们比你更惊讶就是了。”

    冈崎仿佛在回想着不真实的梦一般,眼睛里全都是迷茫。

    “那家伙……他懂得‘慈善’这个词已经是世纪大奇迹了吧?”

    “爸、爸爸,我觉得这样说别人不太好……”

    菲特拽了下莱维的衣袖,她一再听到自己父亲贬低那个娃娃脸男生,觉得这样好像也太可怜了点。

    天真啊,纯洁啊,冈崎朋也好像才注意到莱维身边的少女似地,脸上露出考古学家见到稀世奇珍时的神情。

    “菲特,你以为我在贬低他吗?”

    在莱维的目光中,菲特犹豫了。她是觉得那个男生有点可怜没错,可在这之前她更不愿意怀疑莱维。她心目中的莱维,怎么可能是那种以取笑他人为乐的讨厌家伙呢?就像女儿在父亲眼里永远是纯洁的一样,父亲在女儿眼中也永远都是正直伟大的。尽管菲特知道这个男人并非自己的亲生父亲,而且自己还……

    “菲特,听我说。你只是还不太了解他们罢了。等回家后我好好把春原阳平的事儿告诉你,到时候你就明白,爸爸我只是稍微有点诚实。”

    莱维的话听得冈崎直翻白眼,他甚至觉得中午吃的咖喱饭在胃里不安分地乱动,让他有点呕吐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