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续,梦醒千年 第124章 一二零、芙兰达,你还是别想太美的好……

时间:2018-04-20作者:曾经的莱维

    “不是说还没有毕业后结束所有研究离开学园都市回家的能力者吗?”

    金发碧眼的少女芙兰达低着头喃喃自语,她认为这样的音量只有身边的麦野才能听见,而且因为低着头,也不用担心对方万一掌握了唇语解读这种技能。这是基于莱维是个从学园都市出走外部的空间移动能力者这一前提所做出的判断,她不知道自以为声音很小的话其实被人听得一清二楚。

    麦野沉利没有回答,尽管同样不觉得对方能靠普通人类的耳朵听到这边的对话,因为经过刚才的爆炸,挟持绢旗的男人离得更远了。但她还是比芙兰达要谨慎得多,即便觉得没多大可能,依然注意着不泄露不必要的情报。

    学园都市的能力开发研究进行到目前为止是第二十年。什么时候才有第一个成功开发出能力的实验者出现,这种情报即便身为暗部组织之一item的领袖兼仅有七人的等级五超能力者,麦野沉利也从没听说过这些机密情报。但上层的确在过去执行任务时说过尚未有毕业离开的能力者。那么眼前这个显然刚使用过类似空间移动的男人到底算哪一类?

    外界也掌握了能力开发的技术?不,不可能。麦野毫不犹豫地否定了这个猜测。如果说一些日常使用的先进小技术,比如手机上某个特殊功能所需要的元件这种保密级别不高的东西,它们偶然被处心积虑地泄露到外界尚有点可能。但像能力开发这种都市存在的命脉,除非整个学园都市被人攻陷占领,否则无论如何都没法想象那些技术会被外界得知哪怕一星半点。

    那么,会不会是从都市内叛逃到外部的能力者?这个猜测的可能性,是不是相对更大一些?

    尽管学园都市被外界形容为一个大型监狱,但正如监狱的犯人也有放风也有假释外出等权利一样。学园都市的能力者在得到批准的情况下是可以回家探亲或者到其他地方旅游的。就麦野所得到的资料显示,连第三位超电磁炮那种贵重的能力者,不久前都曾到外部参加过广域社会参观活动。所以虽然理论上非常艰难,的确不能排除有能力者逃到外部躲着不再回来,甚至跟外部对学园都市有企图的组织勾结起来的情况。

    最后一个猜测,也是麦野沉利最倾向的一个。眼前这名男子是学园都市派往外界的间谍或其他从事特殊工作的人员。否则如何解释他跟自己拼命寻找想报仇的那个家伙有联系却不被都市上层限制?麦野很相信自己所得到的情报,因为那和以前从管理跟委派任务的人拿得到的真假难辨资料不同,是自己亲自用非正当手段瞒过所有人辛苦弄来的。

    不过,就算这个男人是都市派出去执行特殊任务的人员。作为一个能力者来说他的年龄也太大了些。难道真的是第一批小白鼠中未公开的幸存者吗?

    麦野沉利的表情跟她所想的一点儿都不同,事实上她也确实没有半分沉重的心情之类多愁善感的垃圾。现在的她就跟脸上的笑容一样,非常地开心,非常地高兴,非常地兴奋。

    难道不应该吗?当下学园都市最强七人中的第四位,碰到了为了能让自己变成现在这般强大而付出了生命的‘前辈’。麦野沉利对他表达出敬意跟感谢不是理所应当的吗?

    “感谢你了,‘前辈’。”

    “麦野?”

    芙兰达睁大了眼睛转向身边的leader,那句莫名其妙的话她一点儿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不过麦野沉利显然没功夫跟她解释。毕竟如果想向对方道谢,首先得保证对方肯接受。按照麦野的想法,当然是先把可能会逃跑的家伙控制住让他没办法做多余的事儿,才好谈接下来的细节嘛。所以她没理会芙兰达,而是对听不见这边说话在那发呆不知该不该行动的绢旗最爱使了个眼色。

    “大叔,超感谢你让我没被芙兰达的炸弹炸到是一回事儿。不过你超觉得这种手枪对我超有用的吗?”

    说完没等身后的男人有反应,被抱着的小女孩就利用现在的姿势紧紧抓着男人持枪的手来了个毫不费力的过肩摔!

    直觉那名穿着淡黄色半袖大衣的少女是四人中最有威胁的一个,莱维从麦野说什么‘前辈’的时候就注意着她。没想到被劫持的人质还真的一点儿都不怕顶在下巴上的枪口,粹不及防下他被绢旗摔了出去。

    “不会吧?我这把枪就那么像玩具?”

    在空中调整好姿势顺利落地的莱维把黑色装饰枪举到自己面前仔细端详着,仿佛开始行动后却发现自己花大价钱从黑市买的只是把假枪的可怜小混混一样。

    “大叔,身手超好哦,居然没被我超摔到地上。那么接下来就继续超努力地跟我玩玩吧!”

    发泄被挟持做人质的屈辱还是被当做小学生的耻辱?或许两者都有,总之绢旗最爱以不把莱维击倒不罢休的气势冲了上去。穿着运动鞋的脚在地上一猜,轻松就突破了奥运会短跑冠军所能达到的速度。

    **强化系的能力者?莱维好整以暇地想着,不过他的样子好像被对手判断成了跟不上速度无力逃跑。绢旗最爱圆圆的小脸上绽开了即将得到心爱棒棒糖的甜美笑容。

    砰地一声,女孩的小拳头打在莱维当做盾牌的黑色装饰枪上。柔软的**跟金属的碰撞,发出了不像是本来该有的那种声音。而且别人或许没注意,莱维却清楚看见女孩的拳头实际上并未真正接触到自己手上的枪身。正确的讲,女孩拳头上包裹着什么看不到的东西,如同透明的拳套一般。

    厚度大概四到五厘米,真正的无色透明。除了手上的‘拳套’外,这位名叫绢旗最爱的小女孩全身上下都包裹在类似的东西之内。不光有保护的作用,还能加强自己的行动能力。莱维猜测女孩刚才爆发出的非人速度以及力量,正是源自于这一层薄薄的东西。

    是气体……氮气!?

    莱维估计自己可能已经知道对方的身份了。

    ‘这家伙……超没事的?’抢先发动攻击的女孩并没趁着对手发呆继续抢攻。她的眼睛跟莱维一样紧盯在拳头与枪身的冲撞点上。

    绢旗最爱年龄很小,甚至比莱维所熟悉的白井黑子还要小了一岁。但这位十二岁自称已经在读初中的小女孩,却是学园都市里能力者中为数不多的等级四大能力者。她的能力是操纵大气中总量达到百分之七十八点一二的氮气。具体的理论无需解释,重要的是使用了能力的她能够轻松举起沉重的汽车、甚至可以随手将飞向自己的子弹弹回。绢旗就是这样一名能够做到普通人无论如何也没法办到的事儿的女孩。

    这样的女孩所挥出的一拳,堪比重型卡车全速驶来造成的迫力。这位言行举止都颇为幼稚的小女孩,在战斗中崇尚的是用尽全力快速解决敌人,让对方没有丝毫可乘之机。别说反攻,一般碰到她的人连逃跑都是奢望。事实上刚才那一拳也确实拼尽了绢旗能使出的最大力量。

    经过非正规的分析,她们四人一致认为莱维是潜藏在都市外部的能力者,所擅长的能力则是空间操作系。这类型的能力者可以说是最麻烦的一种。一旦没法出其不意地给对方致命一击,接下来就会变成无止尽的疲劳追逐,一不小心就会被对方从意想不到的角度用意料之外的方式击中。

    未免演变成彼此谁先累趴下的比赛,绢旗选择了用尽全力地偷袭,意图一击解决问题。结果现在已经见到了,她拼尽全力的一拳丝毫没达到预计的目的,不但没把对手打成滚倒在路边起不来的垃圾桶,绢旗不敢相信自己裹满了高密度氮气的拳头居然连让对方后退一步都做不到。

    不,单单没有后退还不足以形容绢旗眼中的那个男人,应该用微丝不动才对!

    “这、这怎么可能!”

    在车前旁观的芙兰达也发出难以置信地惊呼,她连自己每句话前都爱加上‘结果’、‘到头来’这类词的习惯都忘了。

    “一个空间移动系的能力者有可能把自己的身体强化到连绢旗全力揍都揍不动的程度吗?”

    芙兰达猛地回头望向开战后依然没从车里出来的运动服少女,后者没法解答她的疑问轻轻摇摇头,而芙兰达其实也没想过从她那得到答案,只是单纯地下意识反应罢了。

    “如果本身经过足够的锻炼,再配合发条绷带之类的道具,也许能做到差不多的程度。”

    麦野就比芙兰达冷静多了。尽管在绢旗的攻击无果那一瞬间她也睁大了眼睛,但对方的表现虽强也尚未脱离她预想的范围,所以没必要像同伴那样大惊小怪。

    “能和第二位平等合作的人,有可能是个一拳就被揍倒的小混混么?”

    不巧,麦野这句话又被并没有偷听癖好的莱维听见了。

    是因为垣根?莱维以前曾设想过垣根帝督失踪后学园都市可能的反应。学园都市有可能会对自己发起行动,他当时是这么猜想的,所以这次进来才没带上任何一个人,而是在家里先把想跟出来的伊芙跟梦梦都撇掉才出发。

    只是按照莱维对学园都市内部构成的认知,派来执行任务的人不该是眼前这四名少女。

    暗部组织的做的都是没法见光的工作,但他们之间还有微妙的分工区别。一般来说对付入侵的外敌,莱维预想中派来的该是结标所在的「group」,而非突然出现在他面前的「item」。

    没错,一开始听到她们四人的名字时,莱维并没有立刻反应过来那四个名字代表的意义。但经过包括最初从车里射出的光线在内的三次攻击,莱维再想不起她们是谁就太有负‘专业’这个词了。

    麦野沉利、绢旗最爱、泷壶理后以及芙兰达-塞维伦,这四名少女就是学园都市暗部组织之一,名为「item」的主要成员。

    按照莱维从垣根那得到的情报,「item」的工作应该是防止包含统括理事会在内的学园都市上层部的失控、以及镇压其他暗部的暴动。如果根据这个,她们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自己面前。因为自己既非上层部也非暗部,根本就不是学园都市内的人员。莱维之所以一开始听到绢旗误将大家的名字都喊出来却没往「item」方面联想,就是基于这个早就了解的情报。

    但在听完麦野沉利刚才那句话后,莱维稍微知道些她们之所以会瞄上自己的理由了。

    “原来是「item」的四位小姐吗?不知大半夜来找我是为什么?如果不是没法办到的事,也许可以先说出来听听,没必要浪费体力动手动脚的。”

    莱维很自然地放下手中的枪,他这副毫不惧怕绢旗再施偷袭的样子,让身前的女孩气得鼓起了脸。

    竟然敢超不把我放在眼里!等麦野回答后再找机会超把你扁成烂泥!

    如果能听到绢旗最爱的心声,莱维肯定会哭笑不得。他的行为原意是想表示自己并无恶意,做出无防备的样子也是打算展示点儿诚意,结果他的好意却被曲解成这个样子,换了谁也没法淡定地一笑置之吧?

    “你认识我们?”

    麦野挑了挑眉毛,这点小动作就能看出她跟三名同伴的区别,不管有意无意,麦野总能展现出比她们更成熟的魅力。

    “嗯,听说过。”

    心里感叹垣根那家伙失踪了还给自己惹麻烦,莱维准备只要麦野问到就都说出来,反正他本来也不知道多少,够不上出卖这个说法。

    “哦,没想到我们名气这么大,都传到外部了?”

    高跟鞋踩在水泥地上的清脆声音响了两次,麦野却没继续往前走,而是缓缓抬起了手。

    “你是打着把第二位的情报都告诉我们就能顺利离开的念头吧?那样的确很方便没错,但是呢,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背叛这种事儿。为了不让你犯下必死的过错,还是先躺下让我好好审问出来吧,也许那样还能留一条苟延残喘的命!”

    纯白色的光束如同一柄长矛般刺向莱维。即便他那把已经放下的枪曾轻松地挡下了等级四大能力者的全力一击,但这并不构成能够抵挡等级五超能力者的理由。莱维一点儿都不怀疑那道白得耀眼的光束可以将最坚硬的金属变成滚烫的液体,所以不管他对自己的好意一再被曲解有多么地郁闷,仍然在麦野攻击的刹那展开瞬移躲过被直击的路线。

    “嘁,所以我一直说讨厌空间移动的能力者。”

    嘴上貌似在抱怨,麦野的脸上却没有半点困扰的表情。她根本不管莱维瞬移的落点在哪,而是直接将摊开的掌心在身前划出一道弧线。连续几发死亡射线以扇形展开,覆盖了麦野身前大部分的范围,除了还在那愣着的绢旗最爱。

    “虽说本意并非如此,不过意外地找到个安全地带也不错?”

    莱维正正出现在麦野沉利顾及同伴而没用光线覆盖的地方,十二岁小女孩绢旗最爱的身侧。然后他做出了足以令这个世界上所有萝莉控惊呆的举动。

    砰地一声枪响,莱维没打招呼就将脱膛而出的子弹射向刚回过神来准备配合麦野行动的绢旗。对方只是个还没长大的十二岁小女孩,无论外表亦或言行都是那么地可爱,莱维却仿佛世界上最冷血的杀手一般,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超没用的!这种子弹……咦?”

    拥有高密度压缩氮气充当全身护甲的绢旗最爱当然没有受到半点伤害,可当她骂了一句后准备报复那个一点不懂怜香惜玉的臭男人时,忽然发现了奇怪的细节。

    没有弹壳落地的声音?

    长年在暗部执行危险任务,绢旗最爱早就习惯了被一群人端着枪围在中间扫射的情况。所以从未被子弹伤到过的女孩,非常熟悉子弹撞上氮气装甲失速后落地的清脆响声,而且还渐渐觉得那种声音有点好听,能显示出自己的厉害。

    可这一次,绢旗最爱却没听到以往习惯的声音。

    原因十分简单,莱维那把黑色装饰枪中射出的子弹压根就不具有实体,是跟绢旗以往所理解的完全不同的另一种形态。

    “没有实体的子弹?是类似第七位的念动炮弹那样的东西吗?”

    同样准备继续追击的麦野沉利,就像跟默契的搭档约好了似地,跟绢旗一样停下了动作。原因也是莱维的那一发子弹。

    多重能力者?

    这个以往只在都市传说中出现过的名词猛然跃入「item」四名少女的脑海。

    学园都市内并不存在能够以一己之力使用两种或以上不同能力的人,而能力者本就是由学园都市自主‘生产’,外界所不存在的生命。所以把这个结论扩大一点,像某个自称世界警察的大国一样将原本评定范围只在自己国内的奖项加上‘世界’这个前缀,也是可以允许的——世界上不存在拥有超过一种能力的人。

    也许学园都市之外的人听到这种话会觉得奇怪。既然连原本只以为是骗术的超能力都确实存在,那么一个人懂两种能力有什么特别的?

    只有从小在学园都市接受培养的人,才知道表面上看似简单的问题实际上有多么地复杂。

    几乎所有能力者都是籍由学园都市特有的药物以及催眠术或电子设备等外部刺激方式才得到了他们所使用的超能力。按照课本上的描述,这种使用能力的方式,是通过每个人脑中‘只属于自己的现实’对微观世界造成影响,再因混沌理论而将其影响放大,从而形成的。

    听起来很复杂,但重点其实只在于‘只属于自己的现实’或者叫‘个人现实’这个貌似虚无缥缈却只要拥有后就能自然理解的东西。就跟真理只有一个这种烂俗的话差不多,能力者之所以仅能拥有一种专属的能力,原因就在于‘个人现实’是特定且唯一的。每个人只有一副大脑,除非能往脑壳里再硬塞进一个且让它正常的工作,也许只有这样才能使得一个单一个体发挥出两种不同的超能力。

    就学园都市告诉孩子们的情况而言,这种事情并没有例外。即便在无人工干涉的偶然条件下自主开发出能力的人,那种被称为「原石」、世界上仅有五十人左右的稀罕品种,也同样遵循着‘个人现实’引导能力这个规则。

    所以,世界上没有多重能力者这件事早已被学园都市的人当成了无需说明的常识。跟人需要氧气才能存活、在水中无法呼吸会死掉一样,是从来不需要怀疑,根本连半秒钟的思考都不需要的常识。

    然而,「item」的四名少女,此刻正经历着常识被颠覆的冲击。以至于跟敌人近在咫尺的绢旗最爱居然呆呆地站在那里没有趁着挡开对方的子弹加以追击……虽说即便追击也无法改变她已经注定的命运。

    又是两声有点闷的枪响,子弹同刚才一样,在离女孩的皮肤尚有四五厘米的地方撞上不可见的‘墙壁’,然后消失。虽然没有直接命中,但子弹造成的冲击还是通过绢旗的‘装甲’传导给她的神经。

    “哼,就算是超稀有的多重能力者也没用,看我超……”

    被对手连续三发子弹骚扰地心烦,绢旗正准备重振旗鼓一举将没法突破氮气装甲的男人击倒。可她的话还没说完就没了声音。仿佛电池广告里的兔娃娃突然没电似地,穿着长毛衣连身裙的小女孩身体软绵绵地失去了力气,在迎面摔到坚硬水泥路面的前一刻被人从后拦腰借住,然后轻柔地放下,避免来了她失去能力保护的脸被其实不那么平整的地面蹭破。

    “空间移动……念动力……还有**强化!?”

    比起身边跟身后大喊着同伴名字的两位少女,作为领导者的麦野沉利冷静地出奇,好像被击倒失去意识躺在地上的那个短发女孩根本不是自己组织的成员一样。嘴里只顾着咀嚼自己目睹刚才那一幕后分析出来的结果。

    男人扣动了三次扳机,每次发射出的子弹都比前一发威力稍大。麦野心想他大概是用这种方法来测试包裹在绢旗身体周围的装甲的防御力极限。然后趁着绢旗准备发动攻击时候忽然施展空间移动跑到她背后,再用枪托一击氮气装甲防护最薄弱的部位,最终将女孩打晕。

    麦野最初曾设想过男人用枪托的那一击是否跟他发射的白色子弹一样靠念力驱动。随后她凭借自己长期的战斗经验否定了这个猜测。并不完全是女生特有的直觉,但暂时这么解释也无不可。反正麦野沉利的猜测其实并不正确。击倒绢旗最爱的那一击,实际上比她想象的要稍微复杂一些。

    莱维前三枪确实如麦野推测的,是为了计算出绢旗最爱防御力的极限。而最后那一击则不单使用了一种手法。毕竟光靠三发子弹没可能估算得那么准确,万一突破防御后力量过大,很容易弄出不可收拾的结局。要知道学园都市的超能力者跟麻帆良学园的魔法师不同,他们在不使用能力的情况下,就是一名在不同不过的孩子。莱维不认为失去了氮气装甲保护的绢旗最爱能够挡得住自己轻轻一拳,如果没控制好把她弄成重伤,那么说不定会给以后惹出更**烦。是以他在击破了氮气装甲后立刻收力,让绢旗晕倒的元凶是麦野所没见到,莱维手上隐隐爆出的一丝电弧。

    通过什么集肤效应之类的原理让人瞬间触电窒息,随后立即在用电流刺激对方的心脏避免停止跳动导致死亡。这种借用科学原理的麻烦攻击方式一听知道不会是懒惰成性的莱维所研究出的。拥有控制自如的电击能力又害怕力量伤害到自己对手的人,除了御坂美琴那个冲动又善良的小女生外还有谁呢?躺在地上像睡着了一样发出轻微呼吸声的绢旗最爱真应该衷心感谢那名她素未谋面的学姐。

    若非美琴把这种手段教给莱维,刚才那一下光凭他自己的本事,说不定没法让绢旗最爱像现在这样不受到半点实质性的伤害。

    绢旗再怎么说也是等级四的大能力者,莱维不顾伤害她的话确实也能做到轻松秒杀,可要控制得像现在这般完美,则多亏了美琴。

    “芙兰达,后退,回车里跟泷壶一起呆着。对了,让司机开远一点,别离得太近不小心被波及。”

    “对不起,拖你的后腿了……”

    被叫到的芙兰达愣了一下,低着头好像道歉似地说着。

    “我没有在怪你啦,只是对手的能力有点麻烦,你们留着以防不测更好,先去休息吧。”

    麦野揉了揉芙兰达的金发,然后朝前慢慢走着将敞开门的车子挡在自己身后。

    “怎么感觉……好体贴!?”

    坐回到车里把门关好,芙兰达跟由始至终都没出去过的泷壶理后静静对视着,双腮像抹了胭脂似地透着淡淡的红晕。

    啪啪啪,掌声响了三下。「item」来时的车子已经开走,鼓掌的当然只能是站在不远处的莱维。只见他又把枪放回了大衣里,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

    “感人的战友情谊……吗?”

    说着,莱维看了眼躺在自己脚下的小女孩。他有点看不懂眼前正朝着自己走来的少女。尽管总被别人说成迟钝,但就那么多年来的经验,他对于自己的判断其实还挺自信的。初见面的印象告诉莱维,这位名叫麦野沉利的少女并非那种对同伴关怀备至生怕她们受到伤害的温柔系大姐姐,让另外两名少女先离开,难道真的只是为了她们的安全吗?若是如此,为什么她好像并不顾忌自己这边失去抵抗力的人质?

    以数量上的优势获得的胜利让人无法接受。其实这才是麦野沉利真实的想法。她会在没有接到委托跟命令的情况下擅自出动「item」对付莱维,原本就仅仅是为了报仇。报她败在第二位——垣根帝督手上的仇。

    如果连第二位的一个同伴都没法独自击倒,那么又有什么脸面去找他复仇呢?不能怪莱维不懂少女的心思,曾经在杀手这个理性最重要的职业上干了那么多年的他,会没法理解少女那非理性的任性思维,并非什么太奇怪的事儿吧?

    “在把像老鼠一样躲着藏着的第二位揪出来烧成焦炭之前,先跟你来一对一决个胜负吧。”

    莱维一时忘了超能力者除去能力外其他方面只是普通人,所以说话的声音太小麦野根本没听见。

    “空间移动跟念动力还有**强化的组合……按理说不应该会有像你这样的多重能力者出现,但当亲眼见到之后就觉得,你这种家伙能存在还真是不错呀。有让我击败的价值!”

    唉,莱维忍不住低头扶额。为什么总是这样?美琴、黑子、还有刚才的绢旗最爱也是,学园都市的教育方针肯定出了什么问题,要不为什么他们培养出的女孩子各个都那么争强好胜?

    一点都不像淑女该有的样子。莱维突然有点想转到学园都市来任教的打算,抱着把这些女生带回正路的目的。

    =================

    还是刚才停在桥底下的那辆车,芙兰达跟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好像连脖子都直不起来的运动服少女泷壶理后并排坐着。

    “呼,就停在这里,其他等麦野带着绢旗回来再说。”

    等芙兰达说完后,前排的司机很自觉地下车离开。并不光为了找个空旷的地方抽烟,主要是把车内空间留给这两名少女。暗部组织之一的「item」主要成员全是少女,为她们支援服务的下层人员早就习惯了该如何避嫌。

    “如果只有芙兰达一个人的话,原本用不着撤退的……”

    靠在旁边的运动服少女泷壶理后主动开口,要不还让人以为她是不习惯夜间活动的健康作息好孩子,早就睡着了呢。

    “没关系没关系,反正只要交给麦野就肯定没问题。”

    芙兰达非常信任麦野沉利,这并非单纯大家是同伴关系才如此说。在暗部这种只能行走于阴影中的组织里,个人的实力才是评价一个人的标准。尽管显得有些功利与冷酷,但作为学园都市仅有七名等级五超能力者中的一个,麦野沉利会被芙兰达所信任是理所应当的。除非对手是那七人中排名麦野之前的三位……

    此时的芙兰达光顾着庆幸自己没过于冲动像绢旗一样被打倒在地,忘了既然连本以为绝不可能存在的多重能力者都出现了,只有前三名超能力者有可能击败麦野沉利的规则到底还存在绝对的正确性吗?

    “这次的对手……很奇怪。”

    明明是四人中唯一没跟那个男人直接接触过的,泷壶理后却看到了芙兰达所没发现的东西。这大概是由于她特殊的能力,可也仅止于此,要她明确地点出什么地方‘奇怪’,则并非一直生活在学园都市没接触过科学以外东西的少女所能做到的。这与能力的强弱无关,是知识与常识的惯性。

    “是啊,空间移动本来就算最难对付的能力之一,那个大叔好像还能把念动力之类的能力当做子弹,最后穿过氮气装甲把绢旗打晕的那一击也绝非普通**强化能力者能做到的……按理说即便是等级四的**强化大能力者,应该也没法一击就贯穿绢旗的氮气装甲,难道是……超能力者!?”

    “并没有达到超能力级别的**强化能力者,其实我记得好像连大能力者级别的都没有。”

    泷壶理后否定了芙兰达明显不对的猜测。战斗力基本为零的病弱系运动服少女除了靠自身的特殊能力协助大家,还在其他力所能及的方面多加了些努力,比如记住看似随时能叫人去查到的一些资料。

    “嗯,我也知道不可能是超能力者啦。也许是用了什么我们不了解的武器装备吧?反正无论如何,麦野都可以搞定,泷壶你就安心地储备好体力,整天看你这个样子都觉得有点恐怖呢。”

    芙兰达伸出一根玉葱般的手指轻轻点着运动服少女的鼻子,像个严肃的前辈在告诫总爱乱来的后辈似地。

    “嗯……没关系,因为只有这里……才是我的容身之所。”

    少女的回答并不带有悲哀的情绪,仿佛仅仅在阐述着最基本的事实。

    “这样吗?说不定别的什么地方也有能让你安心的吧?……啊啊!!!”

    前半段还挺温柔的,可芙兰达没等说完忽然大叫起来,把身边不明所以的泷壶吓得浑身一抖,披在肩上的运动服外套都差点掉了下来。

    “我忘记回收炸弹了……”

    满头冷汗的芙兰达身子抖得比泷壶还厉害,她的神情就像犯了天大的过错将要被处决的罪犯一样。

    不过她并不知道自己的担心有点多余,今天碰到的对手尽管也是会利用一切能利用的不择手段将人杀死的类型,但也不是每次都需要做到那样……

    “这附近被到处乱扔的东西好像很多。”

    身前不远处的男人边说边扭头看向一边,麦野自然地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结果在一颗路边的行道树底下见到躺在那仿佛因为太丑陋而连小孩子都不要的布娃娃。

    芙——兰——达,让她撤退就跑那么快,连善后都不做!麦野淡定的表情微微扭曲,额角上爆出一根青筋。

    其实这倒是她的要求有点强人所难。即便芙兰达没有忘记撤退应先做好善后的准则,强敌还在面前的情况下那个金发碧眼自傲美腿的高中生也根本没有做到那条准则的条件。

    “那个女孩的审美挺特殊。”

    莱维忍不住一笑,麦野的表情更难看了。明知道自己是「item」的领袖、学园都市仅有七名的超能力者之一,对方却仍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仿佛他面前的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这种被轻视的感觉让麦野恨不得立刻就把眼前之人撕成碎片!

    麦野沉利忠实于自己的情感,等对方回过头来望向自己,不会落下‘偷袭’的口实后,她抬起低垂着的手掌,打出一发如同激光般的光线。

    “一定要动手吗?”

    有了最初的经验,莱维早就防备着这名少女。他一看到淡淡的白光出现,就侧身转了一圈躲开。当然,他并没有忘记还躺在自己脚底下的小女孩。

    “你是喜欢在战斗中跟对手废话的类型吗?”

    麦野已经调整好了自己的表情,恢复了带着成熟气息的淡笑。

    “那至少先把她收回吧。”

    声音是从背后传来的!麦野连忙回头,并且在看清之前就将抬起的手掌调转向后,准备对方一旦攻击就用自己的能力将之狙杀!

    “辛苦抓来的人质不要了?”

    麦野定睛一看,出现在自己身后的男人居然慢条斯理地将绢旗最爱扶到一颗树底下靠着。他觉得有人质自己就不敢轻举妄动?麦野不禁有点好笑,心想生活在黑暗世界中的人原来也有这么天真的品种吗?不过既然没有牺牲的必要,那么姑且先让他把绢旗安置好吧。

    “唉,现在的年轻人啊……”

    莱维让昏过去的绢旗最爱的树底下呆着,自己则瞬移回了先前所站的位置。他不住地感叹自己这个劫持人质的‘坏蛋’到头来竟然比人质的同伴更担心她的安全。麦野沉利那种到处乱射的攻击,一个不小心把绢旗给误伤就麻烦了。反正以这种女生的任性性格,把同伴误伤了结果也只会归罪到莱维头上,那他还不如先扔掉没用的盾牌减轻负重还更轻松些。

    起点中文网.qidian.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