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续,梦醒千年 九五六、软?当然是意外啦!

时间:2018-07-17作者:曾经的莱维

    刚刚莱维的确是发现了点东西,他在手里那个像手机似地、实际上也就是手机改装的探测器上读到了数据波动,随后在数据波动最强烈的地方,用手挖开泥土发现了底下埋着像是什么线缆一样的东西。

    “这……我刚才只是找到了一些不知干什么的像电线的东西,难道那是连接机关的?”

    貌似辉夜不是恶人先告状,从事实上好像的确是自己把人家给坑了。莱维脸上堆出笑容,不太好意思的跟辉夜道歉。可是辉夜的脸上却仍然紧绷着,一点都不给面子的样子。

    “那些等会儿再说,我突然发现啊,原来你这家伙也是个影帝呢。原来以前一直隐藏的太好了,时间长了弄得我都疏忽了。”

    影帝?隐藏什么?辉夜又疏忽了什么?

    莱维满脸的迷惑不解。他这是真听不懂这女人在说什么。刚刚不一张嘴就说自己坑她么,怎么这会儿又‘等会儿再说’了?

    “怎么了?不明白我说什么么?我是说啊,以前一直以为你是草食系的,也做过几次实验,看上去好像的确那样。可是最近才突然发现,原来并不是我的试验手段有问题,而是你这家伙太会隐藏……”

    草食系是指什么莱维当然知道。这并不是说草食系动物那种字面上的意思。最开始用这种词指代某些男性是什么时候,莱维没去考据过。几年前他就听到自己学校的学生开始用这样的词。不过一开始在学生们口中,这大概是指那些比较腼腆内向,缺乏攻击性更不会大男子主义,让人觉得性格比较温和又比较被动的男性。

    然而这个草食系同时貌似也慢慢演变出了另外一层意思。具体就是指男女方面的那些事里,比较被动不‘贪婪’不具有侵略性的那种。

    这个词如果是学校里的学生说的,那多数应该就是前面一种的意思。也就是有些女生常常会喜欢的那种‘温柔的男生’。可是现在这是辉夜说出来,这种成天蹲在家里的宅女,玩游戏绝不仅限于正常游戏,看动画也不光只看电视台播出的一般向动画的女人。这样的人说出来的时候那意思有可能还是单纯的第一种么?

    “你是说伊芙的事?”

    莱维有点发愣地问到。他跟伊芙那些事,家里现在肯定还有不知道的人,可是知道的人也一定存在。莱维跟伊芙没有特别刻意的要隐瞒所有人,不过也确实有意识的避开了一部分人。像她蓬莱山辉夜,还有住在莱维影子里的那只吸血鬼萝莉肯定不属于他跟伊芙想要刻意避开的那一部分。倒不是伊芙觉得无所谓,而是莱维知道肯定瞒不住。

    虽说明白自己跟伊芙的变化肯定瞒不住这女人,可这个时候她突然提到这个到底又是为了什么?从刚才一开始辉夜的思维就跳来跳去的,如果她是个普通女人,别人都会怀疑她是不是撞那么一下撞晕了脑袋。反正莱维是跟不上她的节奏。

    “那是一方面,姑且我也算是通过那个看清你这家伙真面目的。不过你跟那个三无怎么样我没多大兴趣,我说的是现在你做的这些事!”

    没兴趣你是怎么知道的?有谁信这女人一点都不感兴趣,然后就那么恰好不知因为什么偶然机会知道了内情的?即便莱维跟伊芙没完全学那些地下工作者一样的严防死守,可也不是随随便便什么都不做就能给碰上的!

    “别一脸无辜的样子,都不知道多少岁的男人卖萌很恶心的你知道吗!你是真傻还是装不知道?自己手上什么感觉还不明白怎么回事吗!”

    莱维被辉夜这么骂了一通,下意识地听她的双手使了一下劲……嗯……挺软的……!?

    “咳咳!这个、那个、这个,意外、绝对的意外!”

    莱维赶紧松开自己的手。就现在这姿势,他双手摸到的那么柔软而且还是半球形的东西能是什么,像这种早就结了婚成了家的男人能不知道才怪。

    自己身上趴着的这个女人身材是什么样,莱维早就在几次意外中‘一目了然’过。只是他光看过形状,什么触感这还是第一次体验。

    诚实地说,感觉不错。

    “意外?一开始倒是可以说意外,虽然我吃了那么大亏,但也不能不讲道理。可是后来你的手还一直摸着不放了该怎么说?这位麦道威尔先生不是一直自诩感知力超强,把我们这些人都给比下去了么?就连那么远的一点点气息都能感应到,却说自己手上摸到了什么都不知道!要不咱们出去找个人问问,看看到底人家信不信?”

    辉夜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可实际上却是强词夺理。感知力好不好,这跟能不能察觉到一些事情看似有必然联系,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说的。人在神游天外的时候经常连自己正在做什么都忘了,当注意力集中在工作中,突然被房间里飞进来的蚊子给叮了也没感觉又有什么好奇怪的?莱维那个超出常人水平的感知力也是得起码的集中精神才能发挥,否则要是他不管干什么都连附近一滴水落到地上的声音都能听见,这每天从早到晚大脑都让那些东西给占住了,还不得被烦的连日子都过不下去?

    可是这种道理、这种道理不管辉夜知道不知道,就算她真的不知道,难道现在莱维还能跟她解释、还能跟她分辨道理不成?

    碰到这种事男人是怎么都错,怎么都辩不过个女人。就像辉夜说的跑去外头找个谁也不认识的路人去问,人家不管谁占道理,总归是会觉得男人占了便宜女人吃了亏。更别说这里头的女人是指蓬莱山辉夜这样一个用那些让人用烂了的词形容就是‘倾国倾城’的女人。

    这种时候莱维除了一个劲的道歉还能有什么办法?就连刚才自己明显触动了机关,那边打开了一扇像是门的东西,他都没敢跟辉夜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