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流纯真年代 第544章 金蛇缠丝手

时间:2018-04-19作者:人间武库

    ,精彩小说免费!

    广交会展馆现场,登峰郑总就这么一边侧着头看姑娘,一边机械地摇晃着中央下来某经贸部大员的手。

    作为一个天生的戏精,郑书记一直擅长于快速而完美地融入各种场景和氛围,从未失手。

    但是这回却出了岔子。

    因为他没想到曲沫还会打招呼,而当曲沫很官方的说出来那句“你好”,界线明显但是意味不明……他思绪一下就乱了,跟着整个人都有些晃神。

    众目睽睽之下,外国商团眼前……让人哭笑不得的一个场面。

    这事本身当然可以很轻巧,只要经贸部的大员们在回过神来后一笑置之就好了,或哪怕有人出来调侃几句,效果都会很好。

    可问题谁了解大领导的性格,知道他官谱大不大,官本位思维重不重呢?

    谁能保证他不会认为自己是被当众戏耍了,落了面子?甚至想得更严重?

    要是那样的话,郑忻峰就要糟,而且后果说不定就很严重。

    这份担心和着急,刚才好心帮着介绍的那位粤省陪同领导心里有,旁边不少人都有,郑忻峰本人当然没有——但是曲沫有,因为她的视线角度,正好就看着呢。

    “要糟。”

    就这一个念头出现的瞬间,曲沫身体直接给出反应,她伸手,微笑说:“虽然才初次见面,但是也有听过郑总的事迹和名言……”

    她主动要求握手。

    一片低声惊叹和羡慕声中,郑忻峰下意识要伸手去握——然后,终于发现自己的手在哪了。

    人定住一下的同时,迅速辨清眼前形式……他略微有点慌神。

    然后呢?

    撒手?

    一般这样的情况下,十个人里至少九个,会因为惊慌着急而第一时间放开领导的手,因为这才是人本能的反应。

    但是郑书记没有,这一刻他天赋回归,先把手上幅度放低,跟着转回头的同时,用一种笑中带泪的神情,感慨的语气,搭配着说:“对不起,我走神了……”

    他竟然直接承认了,然后还不松手?慌了吧?

    旁观的所有人几乎都错愕一下,然后觉得这倒也是个没办法的办法……接着就看大领导怎么回应了。

    但是其实还没完呢。

    很快,他们就眼看着,登峰郑总非但没有撒开他的右爪,放开大领导的手,反而……把他的左爪也伸过来,盖了上去。

    “刚看见英商代表团了,再一眼看去,那么多展位,那么多各种肤色语言的客人……突然想起当初国家为了打破封锁,贸易创汇,设立广交会,那么艰难地起步。”

    “再看看今天,想想将来……”郑忻峰停顿,双手握着领导地手,激动情绪尽力内敛说:“谢谢1957,谢谢领导。”

    “……”

    画风莫名就切换了,刚那一幕闹剧似的机械摆手突然间变得是如此的合情合理……甚至,还有些感人。

    原来他是看的姑娘身后的英商代表团啊,然后一时感慨,所以走神?在场几乎每个人都茫然了一下,然后想:原来是这样。

    这就是天赋。

    “是啊,前进不易”,大领导顺着他的思路感慨点头,跟着也把自己的左手盖了上来,轻轻拍了拍郑忻峰的手背,“我们都还要继续努力啊,所以,我今天其实特别欣喜,能看到像郑总这样的年轻人出现在咱们的广交会上……”

    领导开始鼓励发言,从个人到整体,忆往昔,说今日,寄语将来……两人寒暄一番后,自然而然地撒手。

    皆大欢喜。

    现在没有人觉得事情有过什么不对劲了。

    除了曲沫。

    因为某种程度上她其实也算是当事人之一,而且,她实在很了解面前这个家伙的路数。他一贯是这样的,只要看着认真,就是假的。

    不过这样一弄,倒是显得她被冷落疏忽了……

    前脚领导刚转向对面摊位,后脚就有人调侃,“郑总,这位小姐的手可都要酸了。”

    郑忻峰和曲沫眼神对上一下。

    “你好……么?”郑忻峰伸手。

    曲沫愣一下,自动忽略最后一个字,继续镇定而冷漠地演绎着她的不屈、释然,和这场初次见面的戏码,“你好。”

    两只手握在一起了,照道理应该晃一晃,然后就撒开的。

    曲沫也是这么想,但是她晃不动。

    郑忻峰的手跟钳子似的定在那里,不动,她也挣不脱。

    “郑总……”曲沫礼貌开口,下一瞬差点叫出来,因为她发现郑忻峰的手……

    要是用武术来描述,这一刹那间郑书记的动作,大概应该叫做金蛇缠丝手——他原本握着的手掌突然动了,顺着对方的手往上游的同时,从掌心绕到掌背,探向对方的手腕,将将要握住。

    然后呢,会怎样?

    曲沫知道然后。

    因为这一幕她简直不要太熟悉。

    在曾经某几个月时期里,她和面前这家伙天天战斗,每当她顽强抗争,他都是出的这一招,借着递文件什么的,像这样突然扣住她的手腕。

    然后,曲沫的这条手臂会被扭过去,她整个人也将不得不跟着转动,最后变成一个,她背身站他面前,一条手臂被反剪在身后的局面。

    用力就疼,动弹不得。

    每次她都被这么制服。

    当然,郑忻峰每次也都到此为止,赢了就算。

    “你……”

    曲沫都惊呆了,难道今天这一幕要在这里重演,众目睽睽之下,他敢?

    他大概还真敢啊。

    太欺负人了,真是被欺负惯了,现在两个人都这样了,他竟然还敢来,曲沫委屈的同时又羞又气,一下火大了,在郑忻峰即将扣住她手腕的一刹,整个人直接先超前一步……

    大长腿一迈,高跟鞋直接一脚踩他脚面上。

    “嘶……”

    “抱歉,郑总,我这着急了”,曲沫示意了一下前方已经准备继续前行的领导,伸手引到英商代表团,同时很没心没肺地道:“你没事吧?郑总。”

    “我……没事。”

    “那就好。”曲沫说完人已经转回去,引导英商代表团继续前行。

    郑忻峰一边疼得龇牙咧嘴,一边抬头看了一眼她的背影,事实上,他刚才也是顺手了。

    一是动作习惯顺手了,见着就想擒拿;

    二是想演个再见面轻松玩笑,做个假动作。

    他只是没想到:这一招,她竟然能破?!

    至于旁人,他们的注意力大多都在领导身上呢,而且曲郑两人刚才动作其实都很快,电光火石之间,并没有完成实际动作,所以并没有多少人发现异常。

    除了那边啥都听不懂,注意力全在曲沫身上的一群英国人……他们现在正一边走,一边小声议论呢。

    还有就是郑忻峰旁边展位那个不正经的货了。

    “看来是认识……要不郑总真是一身好胆啊。”人群稍远后,他走过来,戏谑地笑着小声说:“怎么样,还有没有戏啊?”

    郑忻峰嘶呼一声,把目光收回来,说:“试试看咯。”

    刚才那一下虽然是败了,看着场面有点糟……但是莫名地,他觉得两人之间某种特殊的感觉,似乎又回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