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流纯真年代 第478章 变局(求月票啊)

时间:2018-04-19作者:人间武库

    ,精彩小说免费!

    曲沫知道自己不是在联手银行给郑忻峰和登峰挖坑,但是这种危险事实上是否存在?

    是的,存在,想不到他嘻嘻哈哈没正经的外表下,竟然这么快警惕到了,而且在面对两个美女加大量资金的情况下,选择这么果断……另外,他看起来好像有自己的办法和准备?

    不重要了。

    曲沫双手拿着文件夹站在那里,脑子一团混乱,到现在还没回过神来,她刚刚竟然被那样劈头盖脸地教训了,鄙视了。

    可是生气之余,莫名有点小兴奋……那是兴奋吗?

    最可怕的是,她当时竟然真的,顺从地让郑忻峰用手把一本薄册子放在了两腿之间,然后……夹住了。

    她穿的可是短裙。

    她家资上亿,深受父亲信任和宠爱,平常嚣张得连两个哥哥都不太顾忌,她才华横溢,人生一帆风顺,毕业于帝国理工商学院……来这里,不过是因为游戏和好奇而已。

    我一定是疯了,我要杀了他。曲沫想着。

    “好了,去做事吧。”

    她正想着,郑忻峰回来了,平淡说话,说完坐下,埋头看文件。

    曲沫:“……嗯,郑总。”

    明天,明天一定要反击。她想着。

    背后声音传来,毫无感情,“对了,明天换百褶裙吧,短的。”

    曲沫:“……”

    滚吧,王八蛋,想得美。

    我有那种裙子吗?好像有,放哪了?

    滚!

    下班去买?他明天想干嘛?

    …………

    茶寮,准备支援江澈的第二笔资金正在筹集。

    大量的催款人员都已经出去了……

    工厂也正在加班加点。

    老村长和杏花婶、根叔三个守着家,呆在村委会。

    “笃笃笃。”

    “进。”

    马东强一身风尘扑扑,看起来刚开车回来。

    “老马,有事?”

    “没,嘿嘿……”马东强一边憨笑着,一边从怀里掏出来一个袋子又报纸,层层包裹的东西,放桌上,说:“五万……我在茶寮挣得多,放着也是放着。”

    “那什么,江兄弟最近估计忙,我就不给他打电话了,你们帮我带声好。”

    说完,马东强直接转身出去了。

    老村长拿钱,脸上笑一下,“这就是茶寮啊。好,好。”

    没太久,敲门声再次响起。

    来的是茶寮的两位生产队长,一个叫丁又贵,一个叫罗凳子,他们其实也是茶寮十二把交椅上的人。

    “谷爷,根叔,杏花。”

    两人进屋站下,搓了搓手。

    “啊,你俩有事啊?”老村长笑着问。

    “也没什么。”两人互相看了看,由罗凳子先开口,说:“那什么,我在外面想法子了解了一下……江老师那边,好像挺难的。”

    “是啊。”老村长点了点头。

    “那咱这钱出去,会不会打水漂了啊?”罗凳子接话道。

    老村长和根叔、杏花婶三人顿时脸色变化一下。

    “罗队长,你这话,什么意思啊?”杏花婶笑着问:“对不起,妇道人家,听不太懂。再说这茶寮的钱,不也都是江老师的吗?他还给算注资呢。”

    “是啊,可要是那头公司都败了,注资有啥用?”丁又贵第一次说话。

    “而且杏花你这话说的,这里头的钱可也不光是江老师的,还有大家的份呢,谁都不容易,是吧?”罗凳子也说。

    “你,你们……”杏花婶一下激动起来,“你们还忘得真快,这也才一年多吧,就忘了茶寮山上的日子了?”

    她还想继续说。

    老村长抬手给拦住了,问:“那你们的意思?”

    丁又贵和罗凳子互相用眼神推了几下,最后丁又贵咬咬牙,“也不能说是我们的意思,就是有一部分村民,其实私下里对这事意见挺大的,闹到我们这里……我们也是没办法,才帮忙反映。”

    他故意说得含糊,是因为这所谓一部分村民,其实很少,而且基本没什么原先的茶寮人。

    包括他俩曾试图挑唆王地宝和蕨菜头那两个无赖货出来当枪使,结果两人都拒绝了,理由是:老子过得正爽呢,守老屋还加钱,老子才不折腾。

    归根到底一个字:懒。能过,过得不错,连贪婪都懒得贪婪。

    仅有的,选择跟他们一起谋划的是少数几个这一年多才入赘茶寮的男人,他们本身因为年限不够,暂时是没有属于自己的股权和分红的,所以有些不太满意。

    还有一个是辉煌希望小学的男老师,在之前柳将军生孩子那一阵,他当过代校长,柳将军回来后,又给发了笔补贴,然后降回去了。

    对此,那家伙私下里对丁又贵两个说过一句话:怎么不死了呢?

    “大伙的意思,也不是说不帮。”丁又贵拿眼神在老村长三人脸上看了看,然后用一种大约可以被形容为‘我们才是自己人的’的语气和神态道:

    “咱们是不是可以趁这机会,让江老师让一些股份出来呢?”

    “茶寮,怎么也得是咱们自己茶寮人说了算才好啊……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江老师他说到底,其实不是咱们茶寮人。”

    老村长心底一下寒透了。

    对比他们眼界低,舍不得钱,这更可怕……这是想挑唆村委和村民夺权啊,简直其心可诛。

    根叔的烟杆子在抖。

    杏花婶刚想开口……

    “杏花,要说这事,你家说好的那位中专生大女婿,就咱外面销售部,可也是这个意思,人也有文化,懂得这个理啊。”罗凳子抢先一句。

    杏花婶整个人怔一下,“那就……”

    “咳……咳。”老村长咳了两声,“这事……容我想想吧。”

    丁又贵和罗凳子眼睛一亮,“行。”

    他俩走后。

    “老谷爷,你这是?”杏花婶看着老村长,欲言又止。

    “我想看看他们到底哪些人,还有,这事到底怎么处理,说实在的以我的见识能耐,一下也拿不准。”

    “这样,我给林存民打个电话。”

    “你们要不动声色。”

    与此同时,在村小,五年级的课。

    四十来岁的朱老师讲着讲着,突然偏离了课本……这没什么,以前江老师也经常这么干。

    “同学们知道什么叫集体吗?知道民主集中制吗?老师给你们讲哦……总之,不管一个人曾经做过什么,当他侵占了集体的利益,损害了集体的利益,他就是错误的存在,是不应该的……”

    逻辑没错,孩子们也不懂,百分之九十的孩子一边认真听,一边点头。

    “要不,咱说说江老师吧?”朱老师又道。

    “好。”孩子们一齐热情回应,只要说到江老师,孩子们就开心。

    “江老师好久没来茶寮了吧,那以前,他确实是咱们的大恩人啊,可是……大道之行,天下为公,懂吗?大家觉得茶寮现在的情况,是这样吗?如果不是,问题在谁呢?”

    作为一个在偏远小地方教书多年的语文老师,他其实也就这水平了,但是脑残往往心很大,作为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喜欢玩政治玩手段,搞斗争……还想做思想工作,改造下一代的思想,再寄望通过他们,传递给他们的父母。

    “笃笃。”

    冬儿小胳膊举起,敲了敲桌面。

    “冬儿你?”

    “老师,我想问个问题。”

    “啊……”

    朱老师犹豫一下,曲冬儿已经站起来了。

    小丫头礼貌而规矩地站得笔直,语气也有礼,“朱老师,我想问……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

    她背了朱老师引用句子后面一大段。

    什么用意?朱老师困惑不解,看着她。

    冬儿声音甜甜的,背完继续道:“我想问朱老师,这描绘的,是不是正好是现在的茶寮呀?那它又是谁来之后的茶寮?难不成,是以前的茶寮吗?我记得的可不是这样。”

    “既然是这样,难道这不是大道之行?不是公心?”

    朱老师想了半天,“你,冬儿你仗着点小聪明,太目无尊长了啊!”

    他语气严厉……课堂上的气氛一下变得有些僵。

    “哈哈,冬儿调皮,你明明就懂。”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柳将军站在那里,笑了笑,说:“不过,我其实也很想听听朱老师的解答。”

    一众孩子在喊:“校长好。”

    朱老师看了看柳将军,有些颤抖。

    “怎么,很难吗?朱老师要是这都解答不了,怎么为茶寮育人啊?”

    柳将军感慨一句,看着他。

    …………

    宜家,临州及周边。

    三家分店经理突然辞职,带走十余名店员,两个中层。

    黑五表情愤怒跑到唐连招面前。

    “赖羊带着二十来人,去果美那边售后了。”

    唐连招愣了愣,“去了果美,售后?可是他们也不会啊!”

    “那果美又不知道,以为他们和咱们老弟兄一样呢,开的工资据说还不低……”黑五脸色一沉,说:“怎么办?这算江湖事了吧,要不要砍了?”

    唐连招犹豫了一下,这事没法算了。

    江澈走过来。

    “忍着……黄广义就等着你们去动手呢。用一堆废物,换你们这批实际能用的人……顺便打击宜家形象,信心。一石好几鸟啊,黄、广、义。”

    “你们等我几天。”

    ps:

    好吧,不用给我面子,给我票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