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流纯真年代 第446章 气功界的反应

时间:2018-04-19作者:人间武库

    倘若当时的江澈在她最艰难的时候,英雄救美帮完忙说喜欢。

    倘若他把银镯子留下了没还。

    倘若他分完钱那天晚上没有那么人事分明,那么果断地背着钱就走。

    唐玥的一番感谢,提起的这几个节点,再加上她承认自己违心说过的那句话,其实都是回顾前路,两人关系可能被改变的路口。

    只是他们当时都走了属于自己的路。

    唐玥为此说了谢谢,说若不然她很难想象自己现在的样子,说她喜欢后来,现在,她自己活出的模样。

    人能活成自己喜欢或欣赏的样子,大约是一件很值得庆幸的事情,尤其当这个人曾经挣扎和无力。

    至于那些活到让自己也惊叹的,很难也很少。

    曾经的唐玥是什么样子呢?

    她活得小心翼翼,战战兢兢,多愁绪与忐忑,而少有释然和洒脱。哪怕被停岗了她也不敢离开纺织厂。江澈摆了另一条路在她面前,她还是不敢,不惜为此押了妈妈传下来的银镯子跟人去给牛炳礼送礼,忍着恶心给那种人倒茶……

    后来的她开了裁缝铺,又找出来旧书包和爸爸留下的英雄钢笔去上夜校,后来她认真专注开着与她一点也不相称的大货车送货,那样子可爱极了。

    现在的她主管着花季雨季的市场方向,来到深城也可以独当一面,就算在江澈面前,也自信、坦白而洒脱。

    她依然美好,只是不再幽闭和脆弱。

    呼,能得如今唐玥——那些岁月成长里错失的,擦肩的,也许其实都并不那么重要了。

    倘若故事换一个相逢节点?

    其实两人前世也曾遇见了啊,今生再见本就是一个已经被替换的节点,又哪里来的更多如果,再多一个如果……也许就没有故事。

    喝醉了的唐玥说她想在深大夜晚的校园里走走。

    江澈和唐连招跟着。安红也被留下来跟着照顾……但是被唐连招喊了一声,招呼一起稍微落得远一点。

    “小澈。”

    “嗯?”

    “我很喜欢走在大学里的感觉啊,我本来应该上大学的,你见过我家里那些奖状的。”唐玥站下来,环指夜色中四面八方的校园建筑,说:“等一天有时间了,哪怕老一点,我会上大学的。”

    也许因为江澈和弟弟都在,放心喝醉了的唐玥声音动作都有趣,幅度也大,江澈好几次怕她转身把自己甩飞或者晃倒在路边。

    “肯定的。

    “是吧,小澈?”

    “嗯?”

    “那你真的是气功大师吗?”唐玥歪着脑袋认真问:“还是最厉害的那个,一句话就滚啊滚的,你是武林盟主吗?”

    “这个……真真假假吧。”

    江澈没有太多保留,给唐玥讲了那个关于韩立大师的故事。

    唐玥听的过程在笑,笑坏了,笑完瞪大眼睛发呆。

    “你看你的生活,没有别人像你这样生活的对吗?盛海、临州、茶寮,又深城……”她突然惆怅的样子说:“小澈啊,你知道吗?”

    “就好像你站在那里,但是伸手去抓你,手会从空气里穿过去。”

    “就好像你在空中飞啊飞,一会儿看得见,一会儿看不见。”

    唐玥彻底晕乎了,安红搀着她走。

    唐连招和江澈点了根烟,跟着走。

    “还记得我那时候带人去砍你。”唐连招说着偷摸看江澈一眼。

    “哈,有吗?……哈哈哈哈哈。”

    …………

    两天后,唐玥带着订单离开了深城。

    郑忻峰的腰伤因为没及时治疗,愈发严重了,针灸、理疗都做了,大部分时间依然只能趴着,没办法走和坐,更别提怎样动作了。

    “叶欲卿打电话说她这几天正好来深城,找我带她玩。”

    他在电话里跟江澈说,说完就哭了。

    江澈除了上课之外,还忙于以“合作商”的身份拜会各大小家电企业,只要是参与过推广会,有门路走进去的,他差不多都去了。

    哪怕褚涟漪不说,江澈心里也知道,既然选择做家电,有一场战争就是不可避免的,只是她说了,江澈才发现,这场战争的时间很可能被提前。

    他不知道那会是在一个什么样的节点,因为什么契机而打响,但是早做一些力所能及的铺垫和准备,总是没有错的。

    期间马华腾来过一次学校。

    “所以,你真的是韩立大师?”

    “你觉得呢?”

    “不知道,但是你们之间肯定存在某种联系。”

    “大概过几天,你就会知道了。”

    江澈在等气功和特异功能界的大师先给出反应,比如谴责、澄清,或者干脆气急败坏,狗急跳墙扑上来撕什么的。

    但是事实证明了一件事——骗子里出能人。

    气功界还是有聪明人的。

    眼前的情况,是韩立大师在数千人面前轻松碾碎了近十名大师的尊严,拆了气功和特异功能界的台,消息传开……整个行业其实都很难堪。

    就是这种情况下,气功界做出了完全超出江澈预料的回应。

    他们选择无限抬高韩立大师。

    “前辈不满晚辈的能耐,就像师傅不许没出师的不肖弟子出去败坏他名声一样,有什么可奇怪的吗?这事我支持韩立大师的做法,换做是我,我也一样会骂几句,让他们先回去把本事练好。”

    一位德高望重的大师带头这样回应,后续的言论随之跟上。

    “韩立大师这是看不过眼了啊,一片苦心。”

    “是啊,虽说做法激烈了些,但是大家也不要有什么不满,韩立大师毕竟是山中走出来的人,也少与众人接触,难免个性率真一些。”

    “……”

    他们轻描淡写就转移了群众的思考方向——从韩立大师否认气功和特异功能,转移到韩立大师作为高人前辈,在维护气功界的纯洁和高大上。

    原本应该重创气功界的一件事,就这么变成了一个维护气功界秩序的逻辑。

    至于江澈的感觉,大概就像是反黄大使被印在了酒店门缝里塞的小广告上。

    “他喵的这是在赌我不敢站出来,加堵着我没处发声啊。”

    江澈原本倒也没有想把整个气功界怼翻的想法,只是想发个声,给自己撇清了,然后抽身事外。

    事实他也不认为在这个阶段,有人可以直接怼翻气功界。

    问题那群人非但阴魂不散,反而缠得他更紧了……这都快成精神领袖,行业楷模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