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三百三十二章 关于娃的日常

时间:2018-04-19作者:人间武库

    刘娟是宜家最元老的出纳之一,入职当时刚结婚不久,正准备怀孕。按说一般这样的员工企业是不会招的,但是褚涟漪问过家庭情况后,拍板要了。

    如今孩子四个多月,刘娟回来上班,褚涟漪还特许她偶尔把孩子带过来,放在办公室照顾,同时宣布二楼办公室全面禁烟。

    宜家二楼办公区的走廊。

    褚涟漪小心翼翼抱着这个小名小宝的小奶娃,举高高,再搂怀里,脸上满是宠溺的笑容,眼神温柔,望着就移不开。

    “么么么,小宝没牙这小嘴这么一咧,我心都要化了。”

    今天没化妆,褚涟漪不用顾忌,在小家伙脸上亲了一口,兴奋说:

    “这小脸蛋,跟果冻一样。”

    “真香,小宝擦香香了吗?还是本来就这么香呀?”

    褚涟漪拿鼻尖蹭着小奶娃的脸蛋。

    小宝宝“欸啊咿呀”胡乱几声,没牙的小嘴咧着,一个劲地笑。

    褚涟漪就当自己听懂了,嗲着声开心回应:“好哦,知道了,知道了,是我们小宝本来就香香……嗒嗒,叭。”

    “真乖……啊,你又笑,你笑得我整个都要麻了。”

    到了小奶娃面前,褚涟漪整个人的状态都不一样了。

    江妈是在二楼进口家电区逛的时候,凑巧感觉听见褚涟漪的声音,循声找来的。此刻刚找到,就站在走廊墙角,看着褚涟漪抱着个小奶娃,站在办公室门口,一个劲地轻摇,逗弄。

    扶墙……

    “……我大孙子?”

    “……我大孙子!”

    江妈整个人都懵了。

    她脑子里一下可忙了,她想给江爸打电话,想跟江老头报告,想找出来亲儿子揍一顿……但是更想的,还是马上冲过去看一眼,抱一下。

    “诶哟我的个大孙子欸,奶奶来了,奶奶抱。”

    她完全控制不了自己了,不自觉地,脚步就往前走过去。

    褚涟漪抱着小奶娃在臂弯,摇着,晃着,听见脚步声,随意地扭身一抬头。

    四目相对……

    “我。”江妈指了指自己,“我路过来看看,我瞎走……”又指指褚涟漪怀里,“我,给我抱抱可以吗?”

    褚涟漪其实也懵了一下,不过很快猜到了,着急辩解:“不是我们的。”

    “……”江妈心说你还想蒙我?

    就这时,办公室里刘娟走了出来,问:“褚总,怎么了?”

    “哦,没事,这位,这位是江总的妈妈。”

    “啊?”刘娟一扭头,连忙欠身,“阿姨好,阿姨好。来,小宝,快打招呼,给奶奶笑一个,招招手……欢迎,欢迎。”

    刘娟抱着孩子,抬起他的小手,轻轻晃着,转着。

    最后,这小奶娃江妈还是抱上了,还是看着喜欢,还是小心宠溺地逗着,只是心里的感觉,有些乱,大概有那么点失落,有那么点道不清。

    她自己也不知道了,搁心底默默叹了口气,抬头看看褚涟漪,尴尬笑一下。

    与此同时,宜家楼下已经乱作一团。

    “你知道你刚刚上去问过那个站电视墙前面的阿姨是谁吗?”

    “谁呀?”

    “是咱们宜家幕后大老板的亲妈。”

    “哇……”女导购拍拍胸脯,“还好,她刚刚还夸我了呢。”

    一群人紧张兴奋做一团。

    另一边,“诶呀真的呀?那我刚刚还给她倒茶了,她还打听咱们宜家的情况了呢。我想想,我想想……我的表现,应该不错吧?”

    “啧啧,真羡慕你,待会儿阿姨下楼,你快上去打个招呼,看能不能给她留点印象……”

    没太久,江妈下来了,但是员工们没敢怎么往前凑,因为褚涟漪就跟在身后,一直送到门口。

    “不再坐一会儿吗?”

    “不坐了,下次再来。”江妈笑着说完挥了挥手,走了几步,站住,又回头,“那什么,委屈你了。这阵子家里闹腾,等清净些,我打电话给你,上家里吃饭。”

    褚涟漪点了点头,有些哽咽,努力微笑说:“诶。”

    江妈扭头出了宜家,走着,走着,“唉,作孽啊。”

    …………

    赵三墩一家如今依然在临州郊区住着。

    楼房是不会去住的,三墩爹娘说,这辈子都不会住,那么屁大点个盒子,有什么好住的。

    看看自家这,大瓦房,大院子,院里有树,有狗,门外有鱼塘,有菜地,邻里都熟悉,偶尔个把无赖混账,该打的也早几十年就都打服了。总之不知道比那小盒子舒坦多少倍,方便多少倍。

    三墩娘搁院门口,一边做着小棉鞋,一面跟邻居聊天。

    “你是不知道哦,现在生娃可金贵,还那什么,什么产前检查呢,医生拿个听诊器,搁肚皮上听动静,还有那什么,避敲……反正我也不懂。生娃还得送医院去生,这车,都备着呢,你看。”三墩娘说。

    三墩在茶寮学会开车了,今天回来,褚涟漪让他把她的皇冠开了回来,方便随时送柳将军去医院。

    “那是你家墩子出头了哦。”邻居羡慕说:“平常人家,哪这样,好些还不是都跟咱们当年一样,找个接生婆,搁家里就生了。”

    儿子被邻居夸奖了,从当初惹事的小混混变成了如今人人羡慕的出息娃,如今都快当爹了,三墩娘乐得合不拢嘴。

    “他命好,跟对人了。”三墩娘说。

    一旁,三墩爹两手用力,同时提膝盖顶着,正专心把一根韧木条弯出弧度,对比一下另一根已经固定好的,见弧度一样,满意的点一下头,拿绳子绑好,固定住。

    他在做摇摇车呢,之前已经做好柳将军的躺椅和孙子以后吃饭的高椅子了。

    柳将军悠闲躺在枣树下的大躺椅上,咔嚓咬一口红枣,看着,随口说:“爸,要我说,你就别费力气了,回头咱买一个就好。”

    “买的有我做的好?”三墩爹不服说:“看着吧,爸做出来你就知道了,多少钱都买不着这么好的。”

    预备爷爷热情高涨,柳将军摸摸肚子,得意的笑了笑,不拦了。

    “墩子。”闲得慌,她又喊。

    “嗯?”三墩应。

    “我听她们说,媳妇儿怀孕了,有的男人给洗脚,你给我洗不?”柳将军问。

    “不洗……顶多给你端水。”三墩一点没犹豫地拒绝了,想了想,解释说:“你又不是自己不利索,你树都能上……总之别的啥都行,这个不行。”

    柳将军抬杠说:“那我要是不利索呢?”

    三墩为难了,挣扎了好一会儿:“那,咱别让人看见。”

    哈哈哈,柳将军那个乐啊,大笑着,伸手揉一揉肚子,说:“真爷们啊,墩子。儿子听见了么?你爹赵三墩,是真爷们。”

    “那我要吃荔枝,鲜的。”她又说。

    “好,我去买。”三墩起身就走。

    “哎呀,墩子,回来,逗你的,这时节早没鲜荔枝了。”

    柳将军人生那个畅快啊,想想,当初胸前扣子立过功,茶寮那两棵树上得对,还有带一群人拎刀护夫那事,真是明智。

    性子就是闲不住的人,很快,她就又坐不住了,柳将军起身要去打枣。

    “我来,我来。”三墩一家三口同时跳起来阻拦。

    可不敢再让这么折腾了,昨个儿一不留神,怀着孕的柳将军人就不见了,一家人着急找了一大圈,都快哭了,最后从李子树上丢下来一个李子,说:“妈,接着。”

    三墩娘和三墩爹不敢骂啊,不敢激动啊,一脑门子汗,直到柳将军安全下树,才腿软一屁股坐地上了。

    他们一辈子都没这么精细和小心过。

    以前三墩?随地扔啊。

    赵家院子里的打枣大战开始了,三墩拎竹竿负责敲,一二三,来了。

    爹妈俩一个围裙,一个竹筛子,忙着接,跟排球运动员准备接发球似的专注。

    …………

    临州市原国营纺织二厂门口,江老头和江澈坐在门卫室里,托腮帮子看着窗外,大门前,江爸踌躇满志望着自己的江山,在那装逼。

    “等疗养院医生说我彻底利索了,我就来这看大门。”江老头悠悠说。

    “好主意。”江澈悠悠说,“不过,你舍得疗养院认识那些老伙计啊?”

    “没事,反正那帮老头都是一个个闲得没事难受的,谁愿意来,排个班,来陪我看大门,他们估计还来劲呢。”

    “都老头吗?就没有合眼的老太太?”

    江老头扭头看孙子一眼,“我觉得你妈说得对。”

    “嗯?”

    “你真是有点欠揍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