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百九十六章 第一次亲密尬聊

时间:2018-04-19作者:人间武库

    恋爱这件事,其实开始都是充满刻意和造作的,在特定的日子,穿考虑周全的衣服,做刻意的事,说预想许久的话……

    然而它终究会变得自然而然,自然到当其中一个人的状态有变化,对方不必自问,就会有感知,然后自然地给出回应。

    江澈有变化,林姑娘没思考,但是已经知道。她还蛮开心的。

    所以,有一只小白鸽,飞呀,飞…呀(第四声),被抓住了。

    林俞静自然摊放在床单上的双手一下握成了拳头,“欸呀,江澈你个臭不要脸的,你还……真的来呀。”

    整体是从快到慢的语速变化,从强到弱,最后几个字弱到几乎听不见。

    然后就没声响了,白衬衫有点紧,江澈的手背能感觉到衣服绷紧后的压力,他是懂技巧的,但是不知怎么了,用不出来。

    “不像想象的小。”沉默了一会儿后,他打破尴尬说:“还行。”

    “是,是吧……”林俞静用一种努力想表现得无所谓,但其实仍然紧张的语气回应:“它们还很好看的,真的,你要是对我好,以后就能看到。”

    这产品介绍做的,配合那语气,江澈心里有点想笑,但是不敢,这时候他要是笑了,大概会完蛋的。

    “那,开灯?”

    “不行,说了是以后,结婚,唔,订婚吧。”林俞静想了想说:“那个,我在想,要是我真的在包装厂上班,你还在支教,你也想想,那样是不是也挺好?就结婚,然后早上上班,晚上下班,回家有小火锅和电视……”

    “是也挺好的,可是咱俩不都读大学了嘛。”

    “对的,真烦人。你说以前哦,他们家里有老婆,孩子都很大了,去上大学也没关系。突然,又变成大学谈恋爱要开除,真是的……不过我们学校也就说说,从不见抓人。”她说:“我们寝室八个人,除了我还有三个谈恋爱了,赵师太也谈了。”

    “嗯。”

    “她初中复习了一年,高中又高复了三年,才考上大学的,你知道吗?她说再不谈恋爱,等出去就老了。”

    “是哦。”

    “是的,江澈你在想什么?”

    江澈在想的事情,当然是不能说的,因为刚刚那一刹,他脑海中出现了另一个女人,那个女人叫鲁豫,人称尬聊届的教科书……

    为什么这种时候会想到她,不为别的,仅仅因为江澈很困惑,为什么他和林俞静同学摆着这样的姿势,会聊着这样的天。

    这些难道不应该在吃饭的时候聊?

    他刚想委婉提下意见,林俞静突然惊奇,说:“咦,我怎么没感觉了,明明刚刚还好慌好乱的。”

    “……”还好意思说,你这么聊,搁谁也得凉啊。

    “你不动一下吗?”林俞静说。

    江澈惊喜一下,说:“可以啊?”

    “嗯,你可以顺时针动,也可以逆时针动,可以向上,不可以向下。”

    “为什么?”

    “哦,丰胸操,书上说的,我觉得摸自己很奇怪,会忍不住笑出来。”

    到这,江澈差不多就彻底凉了。

    这以后,硬是得调*教啊。

    他是个侧身躺着,然后上半身抬起悬空的姿势,左臂在身下,现在,压在下边的半边身子,已经开始麻了。

    “我又想到了,大学要军训,你又会变烟,我……唔。”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不能忍了,江澈没让她再说下去,把她嘴堵住了。

    这一回,他做了江先生该做的事情……先生,先伸,林姑娘独家注释。

    林姑娘的嘴唇很软,味道像初春刚抽芽的青草,舌尖像胆怯的小兔子,蹦过来,无辜可爱的看着你,你一碰她,她就逃走……

    然后鼓足勇气,会再来。

    被抓住了,逃不掉了,挣扎啊。

    “嗯。”

    一声在嗓子眼里的低响,我干嘛?林俞静被自己吓着了。

    她自己的身体,自己能感觉,嘿哟,为什么好想翻个身,想把腿往他身上搭过去,勾住他的腿。

    江澈的那只手,她当然也能感觉。

    啊喂,顺时针,逆时针啊,你刚刚都没听我讲的吗?

    “要出事了,难怪妈妈说,这种事一点都不能纵容;难怪赵师太夜不归宿后说,只怪老娘已经太熟了,熟得都快掉地了,他一碰我,老娘就完全控制不住……果然,开了头,就好危险啊。”

    林俞静还有双手是自由的,****的小姑娘抵抗力奇差,再不敢纵容江澈双管齐下的撩拨,她抬手,找到江澈的肘弯,抓住,往下推,把那只手从自己的小衬衫里推了出去……

    然后扣住他的手腕,两边都扣住,不让他动,成功了,就好像她真有那么大力气似的。

    …………

    林姑娘终于还是逃掉了。

    这里头江澈本身没计划一口吃掉是主要原因。

    另外,八点半,冯芳在楼下附近的某处等她,你敢信吗?没有大哥大,确定她在等,不去她就一个人,一直等,担心着急危险,所以,林姑娘必须得去。

    这很套路啊。

    “我是不是特别聪明?”林俞静穿着整齐,一边梳着头发,这回没再扎起来,一边说话。

    这场景像是事后,但其实真的不是,江澈完全没能得寸进尺。

    “我怕自己一不小心就被你留下了,就跟冯芳约好,让她八点半在老钟楼下面等我……这样,哪怕我自己都想留下了,我也得走。早就跟你说了,我其实很聪明的。”

    “……”

    “你现在不凄凉了吧?”她说:“我走了哦,我和冯芳回我家去住。哈哈。”

    这得意地……

    江澈抬手看了看表,其实还有个十几分钟,另外,冯芳那边等一小会儿大概也没问题,可是,他总不能说,来得及吧?

    不能说,说了杏花婶会笑。

    …………

    接下来,江澈又在庆州呆了四天,茶寮来人接冬儿,老村长和三墩他们都趁机来见江澈,然后一起参观了包装厂,讨论了茶寮预备成立的长途运输公司。

    货运方面早就已经做得很好了,下一步,茶寮准备把曲澜市到周边县市的客运现包下来,只等江澈的意见。

    事业顺利,但在林姑娘这里,别说得寸进尺了,就连那一寸,都被收了回去。

    林俞静从包装厂请了假,白天,带着江澈曲冬儿一起,走遍了庆州的深街老巷,吃,吃很古老的店和很新鲜的店。

    晚上,就在公园摆的露天卡拉ok看别人唱歌。

    谈恋爱除了性和吵架之外,其实没太多特别的事,而之所以是恋爱,恰恰就因为当两个人一起,做着很普通的事,吃饭、走路,感觉也不普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