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百一十七章 土豪爸妈

时间:2018-04-19作者:人间武库

    冬晴无云,飞机顶着刺目的光晕,斜刺一片无垠的蓝。

    江澈喜欢飞机拉升的过程,偶尔机身跃动,突然沉那么一下,偶尔心脏略微被挤压,是一种有趣的感觉。

    前世的后来,生意开始变得十分艰难的阶段,他一度将蹦极当作发泄压力的方式,直到完全失去惊恐感。

    那时的他是那种可以全程扑克脸走完日苯富士急鬼屋的人,因为满脑子都是事。

    现在他很少想太多。

    关于情感,不去伤春悲秋。

    慌就那时慌了,幼稚就当时幼稚了,痛也允许痛一下,过后不是他都能抹掉,而是很快都会被他前世形成的自我防御机制强行压下来,压到深处,暂时埋好。

    这世界上很多被认为淡泊或“冷漠”的人,其实都是这种自我防御机制在作怪。社会越进步,人类越如此。

    关于生意,不去无谓纠结。

    现在其实就是财富积累和身份获得的阶段,一年的积累过后,就算偶尔一败,他也败得起。至于郑忻峰收购包装厂这样的设计,江澈更完全不会去纠结,因为他无比清楚,十几二十年后,真正能生存得好的国企,不外乎两个特殊,特殊领域,特殊权力。

    像庆州市国营包装厂这类大众企业,只要还是国营,就只有两个下场,自己慢慢死掉,或被人故意做死,私吞、拆卖。这些年有太多国企领导这样完成“华丽转身”,变成大老板。

    穿着制服的空姐们躲在门后,偶尔探头看一眼,躲回去,小声议论着今天机上的半仓年轻适龄西装男,嬉笑声不时传出来,又很快被乘务长喝止。【】

    这帮家伙也一样在偷偷议论着,哪个空姐笑起来最甜,哪个声音好听,哪个身材最好。

    其实除了乘务长稍显岁月痕迹,哪个都不差,这个年代的空姐仍然是真正的高端职业,令人仰望和遐想的存在,真正的万里挑一,也是真的漂亮。

    王朔曾经写过一部小说,就叫《空中小姐》,后来冯小刚拍了叫《永失我爱》,徐帆主演。

    大概到2010年代后吧,护士跟漂亮早早脱钩,而且脱离很远,情况十分严重,空姐很快也跟着脱了,天使垂直落地,只不过比护士好一些,还保留在端正的水平线上。

    隔一会儿,微笑的天使们出现,手里拿着航空公司定制的,带有标识的胸针、领带夹,说是要给航班旅客们分发赠送。

    这年代飞的机上连钥匙扣、开瓶器、扑克牌、扇子都有送。不过胸针和领带夹,还是颇显诚意。

    机舱里顿时热闹起来。

    想想自己手下一大堆的单身男青年,又都刚被三墩的结婚喜酒刺激了一下。江澈朝后吩咐了一句:

    “一个个传下去,都说自己不会用,说的时候要一眼就能看出来是假的,故意的,然后让空姐教你们……被打听的话,就说是宜家或辉煌娱乐的经理,反正事后再约,名片随便印。”

    话传下去了,很快反馈回来,问:“澈哥,好像很复杂啊,怎么叫一眼看出是假的?怎么弄?”

    郑忻峰扭头说:“来不及解释了,都注意观察前排,郑总我亲自演示,你们学着做就好。”

    江澈没穿西装,所以只能是他教套路,郑总来。

    一名空姐来到郑忻峰面前,手托着领带夹和胸针,“先生你好,这是我们航空公司的赠送的小礼物,请问您更喜欢哪一样?”

    郑忻峰抬头看着她的眼睛,微笑说:“真好看……我都想要,可以吗?”

    空姐犹豫了一下,扭头偷看一眼其他同事,转回来,点头。

    这就可以继续了,郑忻峰说:“那如果我说我不知道怎么戴,你可以帮我吗?”

    “嗯。”

    “谢谢。”

    空姐一手微微掀开西装领子,另一手小心替他扣上,弯曲的指节抵在他胸膛上,轻轻横向划过。

    胸针别好了。

    郑忻峰低头看了看,又抬头看她,笑着说:“谢谢,要是回去发现还不会,能不能给你打电话?”

    空姐本身不那么有钱,光鲜背后其实也辛苦,但是乘客身上一套衣服多少钱,一块手表多少钱,大多逃不过她们的眼睛。她们在空中的一次次飞行,其实也是一场场“捕猎”,尤其这个年代,能坐得起飞机的人,并不那么多。

    郑忻峰顺利拿到宿舍电话,甚至知道了姑娘的排班,志得意满。

    江澈在旁感慨着,还是九十年代好啊,等再过十几二十年就没这么容易了,那会儿谁的套路都不浅。

    剩下有部分胆大的开始有样学样。

    最意外的是,陈有竖竟然也动了,只不过他的套路不一样。

    他一天说不了这么多话,也用不了这种口气。

    “不是你,我想要她的。”陈有竖竟然自己点人。

    而且被他点到了。

    人换过来,一个个头十分高挑的空姐站在他面前。

    “我不会,你帮我?”他板着脸说。

    “嗯。”空姐大概是个抖m,竟然没抵触,而且格外服从。

    胸针别好了。

    “我不学,以后再帮我?”陈有竖问。

    “好。”

    “以后飞临州就给我打电话。”他把电话写给空姐。

    “好。”

    全程,他都没笑过。

    后面那名空姐一次次经过身边,他连搭理都没搭理。

    这样竟然也行。

    壮起胆子的人开始变多,套路开始乱了,人不够分,有着落的开始帮忙约,让空姐们下次带别的同事一起出来玩……

    这趟旅程开始变得荷尔蒙和气流齐飞,生动而有趣。

    …………

    飞机在临州落地。

    到机场外抽烟的时候,郑忻峰顺手把要来的电话扔进了垃圾桶。

    人先各自回家。

    江澈和郑忻峰同乘一辆出租走了一段,下车,在街边给店里打了个电话,说自己到临州了。

    “不是说28才回吗?”老妈店里声音嘈杂,大声问:“你现在在哪?”

    江澈说了位置,说:“我等公交,一会儿就到了。”

    江妈说:“坐什么公交车,行李不沉啊?你就站那,你爸马上来接你了。”

    老妈的语气中透露着十足的底气和有意压抑的兴奋。

    等了没太久,一辆车身一尘不染的长安面包车在江澈身前停下来,江爸摇下车窗,一身西装灿烂地笑着,招手,“澈儿,这呢……上车。”

    上车,江澈左摸摸,右摸摸,激动道:“爸,这是咱家的车啊?”

    “哈哈。”江爸笑一下,马上稳住,淡定说:“想着有用,也不贵,就买了辆。”

    “那倒是”,江澈配合说,“有车店里进货也方便,省得爸你再挤公交车。咱家现在三个店了吧?”

    “四个了。”江爸手握着方向盘,轻轻摇了摇头,波澜不惊说:“不过买车不为这个,是咱家准备办服装厂了,你妈说要给你个惊喜,所以才一直没跟你说。”

    这就……办厂了?

    这一刻江澈的感觉:

    明明可以当富二代,为什么我还要自己奋斗?

    这把看起来真可以躺赢啊,土豪爸妈会carry。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