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流纯真年代 第六十六章 眼底下的改变

时间:2018-04-19作者:人间武库

    江澈请郑忻峰、秦河源、陈有竖三个人吃了顿饭,算是犒赏,但也只是街头小饭馆。

    桌上几盘炒菜,外加一锅子泥鳅,一锅子野兔,酒不多,每人就两瓶啤的。

    因为刚用半个月时间挣了几万块,话题主要都在这件事情上。

    “何老蔫现在估计正骂我呢,不过都是生意人,他不难明白,生意不是施舍,这次我自己不做,也未必一定是他的。何况我这么一折腾,他的厂算是起死回生了,所以骂完,他还得说声谢谢。”

    被郑忻峰挤兑惨了,江澈主动总结了一下,接着道:“所以临别让他替我背个烟锅,让莲妹妹撒几天气,也是应该的。”

    “……你就不要脸吧,小姑娘一准哭惨了。”郑忻峰一口捋下来一条泥鳅,说:“对了,刚我跟后头看见他们家黄鳝又大条,又鲜活,怎么样,来一锅?”

    听他这么形容,江澈决定还是算了,另外加了锅牛杂。

    郑忻峰又说:“欸,老江你说,牛杂里有没有牛欢喜?”

    江澈干劲举手,“老板,牛杂不要了,直接上牛肉吧。”

    席间,不管江澈是说笑,跟郑忻峰拌嘴,还是认真谈及相关思路和自己的考虑,秦河源和陈有竖都听得很专注。

    这俩不是没脑子、没想法的,但是对于外面这个世界缺乏见识,最初在底层,他们会选择在火车站那种地方,很可能也是为这个考虑。

    关于这一点江澈早有判断,甚至有些欣赏,这段时间接触下来,他对秦河源、陈有竖的印象很不错。

    但是这次去盛海,江澈并不打算带上他们。

    其一,前几天唐连招的人和牛炳礼手下那拨人有冲突,店里和唐玥家那边都需要更加谨慎留神;

    其二,在根底还不够清楚,情谊还不算身后的情况下,贸然就拿几十万块钱,身家性命去“考验”别人,是很愚蠢的事情。

    信任是一步步来的,上来就生死相称,磕头拜把的除了三国水浒,现实没几个真兄弟,江澈从收下他们的身份证,到还回去,到现在敢放心带着两万块、七万块跟他们相处……

    其实都是信任在增长。毕竟他俩要动手,十个江澈都未必够。

    这点他相信秦河源和陈有竖自己也清楚并理解。

    ……

    时间就这么走到了五月份,距离毕业越来越近。

    期间苏楚特意来找过江澈一回,谈及支教的事。

    “最近领导在讨论支教名单了”,她说,“不过有件事你肯定料不到,叶琼蓁这样一个小心谨慎,哪怕遇到难处都从来没跟领导提过要求的人,这几天一直在找领导,想把你从名单上拿下来。”

    江澈点了点头,没说话,等她继续。

    “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拿下来?”苏楚顿了一下,又说,“或者你考虑一下留校?我这个学期结束就不在这边呆了,觉得没劲,而且一直这么玩,家里也不让……把名额还给你?”

    江澈思索了一会儿,说:“我还是去吧,帮我和叶琼蓁也解释一下,就说我有我的理由,这里头真没有任何一点负气的成分。”

    苏楚点头,想了想又问:“可是两年,不怕耽误了么?你现在挺能折腾的。”

    两年么?真实的理由,江澈对谁都没法讲,只好笑一下说:“肯定不会待两年的,具体呆多久我现在还不确定,但是……一定要去一趟。”

    “好吧”,苏楚不追问了,笑着说,“枕头你可别在那边娶妻生娃了,山里妹子可不缺凶猛的。”

    “不会的。”

    “那就好。”苏楚转身走了两步又匆忙回头,说:“对了,唐玥和她两个朋友的裁缝铺快开出来了,你知道吗?”

    她从那天和唐玥跳舞后,就认识了,偶尔没事还会走动下。

    有这样一个朋友,对唐玥不是坏事。

    “真的这么快就开店了?”这两三年内保持量布裁衣习惯的人还不算少,生意倒是有得做,江澈摇头,说:“她们没跟我说啊。”

    苏楚一脸的鄙视,道:“你也太混账了,还是我关心厂花姑娘,她们的店名都是我取的,叫酥糖裁缝铺,怎么样,好听吧?”

    这名字放在二十年后大概还行,只是那时候也难得看见裁缝铺了,搁现在,有点怪,而且苏、唐,这也太生硬了,江澈无奈道:“你脸皮真厚。”

    “明明就是祁素云的素,不是我的苏,谐音而已。”苏楚狡辩道。

    “那谢雨芬估计恨死你了。”

    没隔几天,唐玥和祁素云、谢雨芬的裁缝铺真的就开业了,除了卖布裁衣,缝补修改,她们还专门留了一面墙,挂上各种饰衣链和编织手串。

    很聪明的做法,江澈去了一趟,专门送去了几张新颖的设计图当开业礼物。

    小店生意很不错。

    上次工人文化宫外面的冲突因为处理得当,现在反而对唐玥她们有利,私下里的舆论几乎一边倒的站在她们这边。

    生意上,大家如果有需要,也更愿意照顾这几个顽强的下岗妹子,而且她们本身手艺确实好。

    多亏刘姨、方婶这两位老戏骨了。

    当时的情况,不管是冲突起来打下去,还是借势压下去,背后的流言蜚语和议论都不可能消除,但是通过当时那一幕,她们不仅澄清了事实,还赢得了认同,这是最好的结果。

    相比之下,裁缝铺反而是郑忻峰去的更多,谢雨芬的录音机已经买下来了,就放在店里,郑忻峰没事就过去送两盘新出的磁带,混个半天。

    没多久,祁素云婚礼,江澈和郑忻峰都去了,江澈包了一个足有500块的大红包,里头有欠的奖励,有人情,还包含那些天她男人帮忙忙前忙后,看摊送货的酬劳。

    婚礼在城郊村里办,流水席开了好几十桌,江澈吃过后专门向新婚夫妻俩敬酒告辞,说了几句吉利话,也跟祁素云的丈夫聊了几句。

    “听说你要办虾场?”

    “对。江兄弟你能耐大,主意多,觉得能行么?”

    “打算养什么虾?”

    “就常见的,小龙虾。”

    旁边有人插嘴说:“依我说吧,那玩意田间地头都有,跟他说不要养,他还不听。”

    祁素云的丈夫说:“我是觉得吧,现在开饭馆、夜宵摊什么的越来越多,就田间地头野生那点儿,肯定差远了。另外我估计了下,光我现在已经交上朋友的那些饭馆老板,到时候就能给我买完……”

    身为小龙虾爱好者,江澈深以为然。这男人一看就是那种典型的农村里出来,既勤劳肯干,又脑子活,有胆子、有主意的能人,祁素云以后的日子差不到哪去。

    江澈走了。

    一身大红的新娘祁素云抱了抱躲在后头的唐玥道:

    “你到底怎么想的啊?现在这样,太刻意疏远……慢慢反而要生分了。你看雨芬,明知那小子就快毕业走了,不还照样朋友一样?凡事自己心里拎得清就好。”

    “就是我自己也不知道啊。”对着最亲近的朋友,又喝了点酒,唐玥说了句心里话,但没说她有道坎。

    ……

    1992年5月28日,距离认购证第二次摇奖只差五天。

    江澈再赴盛海。

    车厢很拥挤,拿着大哥大断断续续打着电话的人就有好几个,谈论股票的人很多,开口就是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人也不少……

    整个车厢都充溢着金钱的躁动,这是上一次完全没有的景象。

    就在几天前,1992年5月21日,盛海股市全面放开股价,沪指当天从616点蹿至1265点。汇通能源上市当日大涨470%;金丰投资上涨328%。

    仅仅3天后,沪指又登顶 1420点股票价格就一飞冲天,其中5只新股市价面值狂升2500%至3000%!

    与此同时,消息正式发布,盛海股市增发大量新股,第二次股票认购证摇号的中签率,将高达50%。

    九二发财证烟市价格进入最疯狂阶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