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流纯真年代 第三十二章 绣花枕头就是漂亮

时间:2018-04-19作者:人间武库

    叶琼蓁有些恍惚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刚坐下,旁边的女同事,也是现在叶琼蓁的室友,就用肘部磕了她一下,然后小声道:“这个就是江澈,你原来的男朋友?”

    女同事叫做苏楚,一样是新来的,年纪比叶琼蓁大三岁,盛海的一所大学毕业。

    据她自己说,是大学毕业后不喜欢分配的单位,在家玩了半年之后感觉无聊,才同意家人的建议来临州师范玩一段时间的。

    换一个表述,她就是一句话挤掉了江澈留校名额的那个人——而她只是想玩一段时间而已。

    最初听到她这么说的时候,叶琼蓁愣了半天没说出话来,要知道这两年她硬拉着江澈为此付出了多少努力。

    苏楚的家庭条件和背景没有具体说过,但是从她日常的生活习惯,和这种无聊来临州师范玩一下的态度就可以判断,都很好。

    对于苏楚,偶尔会有那么一两个瞬间,叶琼蓁无法否认自己会羡慕和妒忌。

    比如当她和国外的堂哥什么的通电话,笑着嚷着:“别又来诱惑我,我才不要去国外,跟风,没意思,而且港城不也一样遍地老外,我都呆厌了。”

    比如当张保有现在对苏楚连一点念头都不敢有,对自己却一副恶心的,势在必得的架势。

    叶琼蓁就会觉得,人生、社会,真的就是一个巨大的讽刺,但越是如此,她就越不能放弃,越要改变自己的人生轨迹。

    “到底是不是啊?”她恍惚这一下,苏楚又催了一句,明知故问的恶趣味。

    “嗯。”这件事能保持的只有距离,能撇清的只有现在,关于和江澈过去的关系,她遮掩不了,无奈,叶琼蓁点了点头。

    苏楚兴奋地靠过来,在叶琼蓁耳边小声说:“很好看啊,而且看他刚刚的表现,给人印象感觉很沉稳,很舒服……有点可惜了哦。”

    “而且笑起来特别好看。”她又加了一句。

    迟疑了一下,叶琼蓁没接话。

    对面写字的张保有大概听见了苏楚对江澈的赞扬,抬起头,嗤笑一下说:“就一绣花枕头,你看他刚才有骨气顶我一句么?”

    “难道不是张老师全程咆哮,被无视了么?”

    大概肆无忌惮惯了的苏楚笑嘻嘻回了一句,因为她刚来那会儿,张保有不了解背景,很是死皮赖脸地纠缠、恶心了她几天,之后才退缩放弃,转向叶琼蓁,所以这姑娘一直挺恶心他的,时不时摆明面上怼。

    “你……”

    张保有脸色一下变得有点难看,眼中也有凶光闪过,但是只一瞬,想想传言中苏楚的背景,微笑一下,和蔼道:“你一个小丫头,不懂。”

    这就叫色厉内荏吧……

    叶琼蓁想着,她在旁边看得很清楚,明明都是不接话,但是这么一对比,感觉上的差距,真的好明显。

    “不过结果还是一样啊,今天郑忻峰的问题,应该就是这样了吧。”

    “希望你失望过后会懂,这就是为什么,人要往上走,要有野心。”

    对面,张保有带着怒意写坏了一张纸,用力撕了,换了一张继续。

    ……

    ……

    叶琼蓁没有去计算时间,但是当江澈再次出现在办公室门口的时候,张保有刚把通告上的墨迹吹干,所以时间过去绝对没多久。

    “你……”叶琼蓁猜测着,最后江澈还是选择求她,或者说为难她。

    “我来销假,刚才忘了。”

    “你……哦,销假,对,销假。”已经准备好应对的叶琼蓁有些措手不及,愣了愣,才从抽屉里取出登记本,查找江澈的请假登记信息。

    电话响,苏楚接了,从她到办公室,电话机就搬到了她面前。有一次张保有问她,“以你的条件,怎么不配个大哥大?”苏楚说:“不好看。”

    是的,这姑娘就喜欢好看的东西。

    三个人里两个在忙,张保有左右看看,又看看江澈,突然冒出个自己觉得很带劲的想法,他把吹干了墨迹的通告纸举起来,笑着冲江澈说:

    “这位同学,要不你去帮老师按个边角?好张贴。”

    郑忻峰的处分通告,叫刚刚还在尝试努力的江澈一起去张贴,这简直是按着江澈踩,当着叶琼蓁这个他前女友的面,照脸踩……

    叶琼蓁眉头微皱,手从桌下伸过来,轻轻扯了扯江澈的衣角,暗示他忍耐。

    同时抬头有些担心的看着他。

    “好,我来拿吧。”江澈笑着点头,然后伸手把通告接了过来,小心地卷好。

    “……”张保有已经空了的双手就这么伸着,愣住了忘记收回来,看起来很可笑的画面。

    他这么做,当然是挑衅。

    一方面他觉得郑忻峰的事明明已经被他强势一锤定音,江澈转头立即又来找叶琼蓁销假,是对他的蓄意挑衅,这让他很不舒服。

    另一方面,他也是想做给苏楚看看,现场给她展示一下绣花枕头的无能无力。

    这情况江澈不接,也就不接了,反正张保有一样可以继续得意,而如果江澈控制不了情绪,当场撕掉通告跟他闹一场,张保有会更高兴——再处分一个。

    但是他就这么答应了,接过去了,卷起来了,动作小心,态度好到完全没错可挑。

    这画面转变,就连叶琼蓁都有点儿哭笑不得。

    “小叶,接电话。”苏楚看了十几秒的“好戏”,这才笑着把电话交给叶琼蓁。

    “喂,嗯,李主任……是的,郑忻峰是我同班同学。”

    叶琼蓁对着电话说话,因为开头是李主任,学生科就一个李主任,管事的,然后她又提到了郑忻峰,于是刚要发作的张保有也暂时安静了下来。

    话筒对面的声音,断断续续可以听见。

    “你现在毕竟还有一重学生的身份在……处分一旦实施,同学们很可能产生对抗情绪和大量非议,这对你后续这一个学期的工作,势必造成很大的压力……所以,我认为这个处分决定,还是暂缓一下,我再做细致一点的考虑。”

    叶琼蓁对着电话点头:“嗯,李主任,我同意的……不会,不会有情绪……对,我也觉得这样处理更好。”

    说完她一手握着电话,抬起头,看着江澈,有些迟钝地说道:“主任说,处分暂缓,再做考虑。”

    江澈笑了一下没激动。

    但是张保有激动了,他一把将还未挂断的电话接了过去,对着话筒急切道:“可是主任,这个事情它影响非常恶劣,如果我们不维护教师的威严……”

    “威严,你的威严吧?你是主任,还是我是主任?”电话对面传来一声质问。

    “……对不起,主任。”张保有蔫了。

    放下电话,他扭头瞪着江澈,却因为脑中混乱不敢发作。

    叶琼蓁本来就看着。

    苏楚也看,因为好看。

    三双眼睛的注视下,江澈平静地冲叶琼蓁点了点头,同时扬了扬卷着手里的通告,“谢谢,那我先走了。”

    至于他到底是谢谢叶琼蓁帮忙销假还是谢谢张保有的墨宝,很难区分,大概都有。

    总之他已经转身出门了,把通告也带走了。

    “干得漂亮,绣花枕头就是漂亮。”苏楚在身后喊。

    江澈没听懂,困惑回头,然后对她笑了一下,走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