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流纯真年代 第二十章 选择

时间:2018-04-19作者:人间武库

    四万块打动不了江澈。

    最关键是他现在有一点很困惑,就算他过往一阵每天在这个沙龙出没,搞得几乎这里的熟客全都知道,他身上有一套白板。

    他也愿意让他们知道。

    但是就一套而已啊,之前除了那位执着的急性子老哥,其余多数人还是无视的。

    怎么回去几天再回来,情况会变成这样?

    “小澈你回去这么多天,大概很多事都跟不上了,这样,我来跟你简单说一下吧。”褚涟漪难得的参与进来讨论。

    “现在的情况,不如你先看一下……发现了吗?咱们沙龙的人,变少了。”

    江澈点了点头,眼神里有疑问。

    “因为现在像你这样手里有成套认购证的小散户,已经几乎没有了。”褚涟漪直接道。

    “为什么?”江澈困惑道。

    “因为他们都出局了。”褚涟漪看一眼江澈的眼睛,说:“玩不起的,只能卖掉,反正也已经赚疯了不是么。而玩得起的,到这一步咬死不会卖。所以大家关注你,是因为你……”

    生面孔把话接过去道:“是因为你不卖不行。”

    他走过来,扯了扯江澈身上一眼看去就很廉价的衣服,“别等到浪费一次摇号机会,卖不出去。至于你想自己玩,我跟你说了吧,现在已经算出来了,一套认购证要玩起来,流动资金至少两万……你玩得动吗你?”

    江澈心里紧了紧,他确实想过自己玩到底,但是一套两万流动资金的话,他需要六万。

    1992年初的6万,卖身也卖不出来啊!

    难怪褚涟漪会说现在手里有成套认购证的小散户已经几乎没有了,因为两万流动资金,这年头绝大部分人都拿不出来。

    他们哪怕幸运买下了一两套认购证,到这一步的选择,仍只能是卖掉,或找人入股分成。

    绝大部分人选择卖掉,因为确实,这就已经赚疯了。

    同时一年就四次摇号机会,现在玩不动又不卖,浪费一次,他们怕接下来价格要跌。

    所以,总的来说一句话:在江澈回来之前,盛海认购证市场已经完成了一次洗牌。

    正是因为这样的情况,江澈这个消失好多天,有一套白板在手上的穷小子,就被想起来了,惦记上了,成了草原上被狼群盯着的那只,孤单的羊。

    关注他不是因为他证多,而是因为他少;不是因为他能坐到一起,而是因为他必须出局。

    一套也是肉啊。

    但是四万的价格其实真的已经很高,而且这才1992年初,进入认购证市场的大户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多,收购本金加上流动资金对谁来说都不是小数字,能滚得动十来套的人就算很不错了,至于一把能滚动几十套,上百套的人,很少……

    当场没有人再加价。

    卖吗?

    江澈在犹豫,卖掉一套,刚好有钱去运作另外两套,等第一次摇号结束,除了给老爸的那份,应该还可以继续玩到底。

    看起来,卖掉一套确实是眼下最合理的选择,而且是不得不做的选择。

    唯一让江澈怎都下不了决心的理由是,在他模糊的记忆里,92发财证的爆发程度,远不止于这样而已……

    3000到40000?

    才十几倍而已,不止,绝对不止。

    ……

    ……

    到底哪里出问题了?在场这些人肯定不知道。而江澈,他只能去怪自己前世记忆太模糊,否则他就会知道:

    这种情况截止目前为止,哪怕是那些有一定上层消息渠道的人,也根本无法预判。

    而江澈,因为记忆信息模糊,不知道具体情况,现在彻底纠结了。

    “啧,穷小子你有完没完?”生面孔有些不耐烦了,一手把钱往前一推,一手来掏江澈口袋,“赶紧的,拿钱走人。”

    江澈往后退了一步。

    “你……欸,欸欸欸……谁?哪个不怕死的……杨哥。”

    生面孔被人拎着后衣领拖走了。

    谁?

    不会是褚涟漪的人,她身在江湖有自己的分寸,而且背后做主的另有其人,所以江澈才连向她借钱运作的念头都没起过。

    “怎么,强买强卖啊?”

    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印象不深,忘了哪里听过了。

    紧接着,一个穿西装,打领带,梳着港式油头,打扮有点夸张的中年男人出现在江澈面前,是他拎走的那个生面孔,而那个刚才明明还很跋扈的家伙,竟然一声不敢吭。

    “小兄弟,还记得我吗?”他把大哥大放在桌上,笑着问。

    江澈觉得眼熟,但也就眼熟而已。

    “上次我父亲在这边住院,我来陪床,出去逛的时候碰巧看见小兄弟你在买认购证……想起来了吗?”

    江澈点头,想起来了,可是这家伙的打扮,还真是,天翻地覆啊!

    但是也对,一个观察力和判断力都那么恐怖的人,又怎么可能真的就只是江澈上次见过的那副模样,这种人就应该混得牛逼才对。

    “怎么样?认不出来吧。”他挺了挺胸膛,玩笑说,“上次跟你说出门在外财不可露白,是我阿公,我爹他们老一辈跑江湖传下来的,你也看见了,我自己就是那样做的……可是后来我发现,跟这帮家伙玩,不一样,跟他们面前,就得露白,就得让他们知道,咱有钱。”

    一个有趣的人,但肯定不止有趣而已。

    褚涟漪小声在江澈身后说:“你这位朋友刚开始过来收认购证,穿得破破烂烂的,没人搭理……隔天再来,就是这打扮了,而且一手一个一百万现金的袋子,直接扔桌上。前些天洗牌,就数他收的最多。”

    尼玛,这样都能撞上超级大壕。

    江澈此刻并不知道,前世92认购证的销售数字是207万稍多,而这一世,这个数字接近208万,江澈自己就300张而已,改变不了这么多,所以,是另外有一个人被他的蝴蝶翅膀扇起来了,一口气买了好几千张,然后还嫌不够。

    这个人现在就站在江澈面前。

    “去我包间聊吧。”他说。

    江澈点了点头。

    两个人坐下,泡上茶。

    “先说明一点,我不是救星,我是商人,一个家传好几代,阿公和老爹前些年全因为倒买倒卖被关过号子,却仍然死性不改的家里出来的商人……抠、狠,无情。”

    第一句话,他是这么说的。

    “也就是说,我会感激你当时给我的启发,但是,额度不高,我不准备借你钱自己运作,倒是不介意,用高一点的价格收你一套。”

    这是第二句。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