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流纯真年代 第692章 大概要大海捞针了

时间:2018-07-06作者:人间武库

    “沙漠卫星计划”来得神秘而凶猛,带着国家机密计划的超级光环,几乎毫无顾忌地肆意妄为,看懵了很多人。

    “如果不是真的根底深厚,准备充分,谁敢这样乱来?!”

    人们想着,顾忌着。

    一时间,云集淡水镇的各路人马,都觉得有些措手不及。

    从彭康乐的角度,他知道自己现在必须沉住气。

    在淡水镇这样一个总共22万人头,有20万同行的地方,传销团伙之间当然也是有竞争的,有朋友,也有对头。

    面对这样一股不知根底又手段非常的新势力……

    将来是需要自保?

    是能交好,合作?

    还是要下手对付,甚至考虑吞掉对方?

    一切暂时都还是未知。

    但不论是做哪一种选择,现在彭康乐都比其他老板更有优势,因为他的手上,有一个自己送上门来的超级大的筹码——张有远。

    所以,彭康乐不妄动,他选择了用一种温和的手段,把人先控制起来。

    甚至他手下团伙的大部分人,这两天都开始整日集中活动,从早到晚的开会,洗脑,做游戏,绝少外出接纳新人。

    就算去,也只是派彭康乐最信任的几个人开个面包车,快去快回。

    这一刻的彭康乐还不知道,他悄然不自觉,已经把传销事业的运营方式往前推进了一大步。

    跟后来的操作很像。

    要是加上老彪和三墩,就更像了。

    然而这一切,作为事件另一方的江澈并不知道。他只知道,彭康乐突然转变态度,切断了和自己的联系。

    在1996这样一个年头,如果说普通人对“传销”的认识为“1”,江澈是“10”。

    多出来的9分,是了解,也是担心和忧虑。毕竟后世网络资讯发达,江澈所看过的“可怕的传销案例”,是现在的人怎么都无法了解的。

    所以,原本以为轻松有趣的“迎接”,现在已经变成了“营救”。

    他想过报警……但是,传销现在不违法啊。

    而且万一有个闪失,事后怎么跟静静外公那头交代?

    所以,江澈很慎重。

    因为他摆出来的慎重姿态,黑五这回带过来了足有30多号弟兄。

    连唐连招都来了。

    另外还有提前从港城赶回来的陈有竖。

    “澈哥,你也要去吗?万一危险……”难得有机会立功,又听江澈把淡水镇说成了龙潭虎穴,黑五劝说:“要不就交给我们吧?”

    江澈摆手说:“没事,应该没那么大危险,我已经预备好了,随时可以通过深城市政府官员调动警力……你们实在担心的话,我到那边不出去就行。”

    “那就好。那,小舅舅他,长什么样子啊?有照片吗?”陈有竖问了一句。

    唐连招在旁用目光表示,他也有一样的诉求。

    江澈扭头看了看他俩。

    果然还是有竖和大招靠谱啊,之前那俩王八蛋,听完拍胸脯起身就走……害我都没反应过来。

    “这个,我去打个电话。”

    江澈出门,给林俞静打了一个电话,“静静,你那边有小舅舅的照片吗?”

    现在的情况,如果林俞静手上没有张有远的照片,江澈就得想办法跟林妈妈要,那样不但麻烦,还可能造成那边一大家子,严重的恐慌。这是江澈不太愿意看到的。

    还好,林俞静直接问:“合影可以吗?我跟表姐,还有小舅一起的。”

    “行,有小舅就行。”江澈说:“那你现在抓紧拿着照片,去找个可以扫描的地方,用电脑传过来。”

    “嗯,你放心……另外真的,你别太担心了。我觉得,他们可能只是被小舅带着一起去玩了……”

    林俞静挂断电话前还特意安慰了江澈一句。

    半个多小时后,照片终于传到。

    江澈看了:“……”

    电话打过去,“照片,就只有这张吗?”

    林俞静:“嗯,我带过来盛海的影集里,就只有这张。”

    “哦,拍照那年,你几岁啊?”

    “我……七岁。”

    所以,照片上的张有远,十二岁。

    他现在二十七岁。

    找地方加急把照片翻洗出来,人手一张,江澈发完照片,面对满屋子困惑茫然的眼神……

    “那什么,本人我见过,眉眼脸型什么的,还都挺像的……小舅舅,不显老。”

    没人回应他。

    “澈哥,你看,这样会不会好一点?”一个声音从角落传来。

    江澈循声望去,看到了站起来的张卫雨。

    他手上拿着一张速写。

    江澈接过来看了一眼,惊了,画上人和张有远本人,至少六七分相似,“你见过我小舅舅?”

    “没有。”张卫雨摇头,“这个是我根据照片推断着画的,澈哥你看哪里不对,我再改。”

    <b

    r />

    “……哦,所以你就是黑五的弟弟吧,厉害。”江澈伸手拍了拍张卫雨的肩膀,低头指点着速写纸说:“这样,发型改一下,四六分,长一点,再眼睛,稍微眯一点……”

    他说,张卫雨改,手中笔在纸面唰唰划过,速度飞快。

    一旁的黑五看着,已经激动坏了。

    张卫雨:“澈哥,你看这样行了吗?”

    江澈看了看,“样子是差不多了,但是感觉,还是不太对……这样,你干脆画一个他笑的样子吧,小舅舅大部分时候是笑眯眯的……嗯,稍微加点儿猥琐。”

    张卫雨:“放心澈哥,我很擅长画猥琐男。”

    唰唰唰。

    江澈:“……这也太猥琐了。小舅舅就一点猥琐。”

    “啊,好。”

    唰唰唰。

    “这样呢,澈哥?”

    “这样,差不多了。”

    江澈点头,然后转身,说:“照片都还给我,再去个人把画拿去复印一下,准备出发。”

    …………

    车在路上,接近淡水镇,气氛紧张。

    这样一个阵容过去,问题应该不大吧?

    江澈想了想,说:“咱们过去先不要声张,试试看能不能先找到三墩和老彪。”

    “嗯,但是……”唐连招犹豫一下,“会不会很难找啊?他俩电话也打不通,这边人住得又乱。”

    江澈想想也对,二十多万人乱扎堆呢,算起来,大概跟大海捞针差不多了。

    “到了试试看吧,实在不行,咱们就直接查宇宙冲浪机的点在哪,先把人抢出来带回去,回头再来找老彪和三墩。”江澈说。

    陈有竖:“嗯,他俩应该没事。”

    要是以前,陈有竖绝对不会这么说,但是在经历过了晋西北的和平饭店之后,他对三墩和老彪的信心,已经强了很多。

    至今他都没完全想通,晋西北的很多事,他俩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有两次他试着想和老彪和三墩聊一下这个问题,结果发现:他们完全聊不到一块去,就好像,他们根本没合作过……

    到地儿,第一批只出去了三个人,计划先打听当地的初步情况。

    半个小时后,人喘着大气奔回来,说:

    “澈哥,对不起,宇宙冲浪机的点在哪,我们还没打听出来……不过,彪哥和三墩哥,已经找到了。”

    “对的,澈哥,因为现场人多,我们就没打招呼,也没声张,看到他俩就先回来了。”

    江澈、陈有竖、唐连招……

    “他们在干嘛?”

    “好像,在讲课。”

    “讲……什么?”

    “咳,沙漠卫星计划,澈哥……就是因为这个,我们才这么快找到三墩哥和老彪哥的。”

    江澈:“……”

    唐连招:“……”

    陈有竖:“……”

    黑五,“澈哥,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啊?”

    “嗯。”

    一行十来人戴了鸭舌帽匆匆出发,在一个有20万没名没谱的外地人一起扎堆做发财梦的地方,他们这样倒也还不算突兀,走在街上,完全没人觉得一样,或有什么奇怪。

    “就这前面那栋烂尾楼,澈哥。”

    “嗯。”

    门口有人热情迎接。

    江澈一行人上楼,站在楼梯口,远远看见坐在高处的老彪。

    “有人说沙漠孤独,不敢去。孤独是什么?孤独就是一个小孩子,一边手上捧着西瓜吃,另一边手里牵着一条狗,再身边围着蝴蝶飞……这样想,你们还觉得孤独可怕吗?”

    ……这是老彪?!

    楼梯口,一群人全都惊了。

    还好啊,还好江澈看过那段关于孤独的解释,是在曲冬儿二年级的作文本上。

    记得当时好像是江澈突发奇想,拿张楚那首《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布置作文题。

    出发点和目的,本是为了让孩子们学会团结友爱,培养集体观念,不要孤僻。

    结果小丫头把两个字拆了,编了个挺美好的小情境,江澈还没法说她不对。

    “再说了,耐不住一时的孤独,怎么发财?怎么有我的今天。”

    屋里头,老彪继续说道。

    接着,“笃、笃……”

    两叠,三叠,四叠,五叠,一叠叠大钞,被老彪从袋子里掏出来仍在桌面上,声声震撼。

    底下学员目光炽热。

    哪怕有些个鼻青脸肿,也一样,都洋溢着热情而真挚的笑容。

    “澈哥,你先别激动,我觉得老彪不一定是在拿这个骗钱。”

    “是啊,他又不缺钱。”

    “……”

    江澈:“这个我知道,可是我实在想不通,他俩想干嘛,你们有人能猜一下吗?”

    “……”所有人都摇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