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流纯真年代 第613章 隔山打牛

时间:2018-07-06作者:人间武库

    三个小时的发布会,退场时间占去一半还多。

    就是这样,江澈这个主角全程也没说太多话。他的话算起来甚至还没有负责推广活动的那位宜家经理多。

    期间有过四次微笑,没有过明显的低落情绪,也没有哪怕一句高声和激昂的表述,更没有任何明确地引导性用语。

    但是,所有线索都铺开了,情绪,也都在那了。

    台下记者当中其实有人手上的大哥大就没怎么挂断过,李泊联系了一个今天到场的徒孙,就这么在电话里断断续续听完了发布会全程。

    “这大概是我近些年来,在社会层面各种新闻采访里,所见识过的最强控场了。”

    到这会儿,燕京自家的客厅里,一直专注的李泊才终于转头颇有些感慨地对身边的儿子说道。

    控场这个词可浅可深,而江澈做得太过无形……儿子怕理解不足被老爸嫌弃,就只笑着点头,不乱接话。

    李泊也没解释,而是又说道:

    “有人家柴房连院子烧着了,火势阻不住,眼看着就要烧到主屋,哭天喊地去救火。这混小子不一样,他扔一些个土豆番薯进去烤,想着要找谁来赔,再趁机团结村邻……大概还不止。”

    “那,他怎么保证主屋不会被烧毁?”儿子终于忍不住困惑,插嘴问了一句。

    “是啊,但这你问我,我又问谁去……我也不知道啊。”李泊摇了摇头,突然抬眼看着远处,说:“可惜了,这小子才22岁,还太早,否则我都想要厚着脸皮上门,求为他的传记执笔署名了。”

    说完老头笑了笑,他的意思大概并非故事不够多,而是时机还不适合,人还正年轻,锋芒才初露。

    父亲亲自给一个商人写传?儿子想着就说出来,“那是他的福气才对。”

    “哈哈…我是怕人生匆匆,不及见他将来更精彩处啊。”李泊笑着感慨。

    身旁儿子忙说:“爸,你看你,放心您一定会健康长寿的,到时候我给你打下手,他要是不让咱父子俩来写,咱们就写文章骂他。”

    “哈哈……”

    李泊刚笑两声,电话里传来主持人的声音。

    “今天工作疏忽,招待不周,各位记者朋友刚才怕也没吃好……”孔德成抬一下手腕,说:“另外江总也还没吃过饭。一点钟了,今天的发布会就先到这里,谢谢各位媒体朋友的光临……”

    李泊儿子听着困惑,“怎么会在这种有利情况下结束?他不该趁机解释气功诈骗的事么,这氛围、机会……”

    他在替江澈着急、惋惜。

    “嘘。”李泊抬手示意了一下,又指指电话。

    发布会现场,记者们大概也都有一样的困惑,而且意犹未竟,毕竟他们来时最感兴趣的那个话题,江澈除了开场的一个“是”字,承认自己是韩立外,始终没有摊开来说过。

    但是,今天发布会开到这会儿,留给他们需要反思、整理和研究的东西,已经太多了。

    绝大多数人都选择了默许。

    台上宜家一干人已经开始退场,江澈本人也走到了侧边,准备去后台。

    “江总是要蒙混逃避气功诈骗的话题吗?!”

    一个声音突兀地在现场响起。

    众人扭头看去,红条纹,还是他。

    这个人今天这一整场,数次打断宜家相关人员的发言,咄咄逼人追问江澈气功诈骗相关问题,而且整个姿态,都是带有明显倾向的,像在逼江澈认罪。

    之前江澈一直都没搭理他。

    但是这一次,舞台一侧,江澈站住了,迟疑一下,缓缓回头看着他。

    红条纹心里慌张一下,但见江澈目光并没有威胁之意,嘴角微微得意,“江总是不是根本就没办法解释?”

    这一问,所有人都转回去看江澈,等他答,或不答。

    “嗯…是。”江澈说,说完径直从侧边离开了舞台。

    他说他没办法解释……

    “我可以理解为江总承认有过诈骗收费行为了吗?!”红条纹还在身后喊。

    一句话,几十道目光落在他脸上……来自他的同行。

    “你故意的?还是你真的到现在,还看不明白这两件事情之间的联系?”有人质问。

    “暗处有心算无心,他现在不接,才是对的。”另一个人解释说。

    一时很多人点头,“等一等吧,或我们自己调查。”

    “有没有想过,他是真的?”颜月舞狠狠瞪了红条纹一眼,转身第一个离开了发布会现场。

    发布会结束,燕京李泊家里,电话也挂上了。

    父子俩坐在沙发上,各自思索着。

    “他到底怎么想的啊?”儿子先嘀咕出声,“这个时候解释,多少人愿意相信他……”

    李泊摇了摇头,说:“我明白了,这是隔山打牛啊。”

    “什么?”

    “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他在气功这件事情上确实是有问题的?”

    “嗯。”

    “所以这头牛就是那小子的软肋,是他直面不了的。”因为很早就知道江澈有韩立这重身份,有一些内情在手,且有长期的思考,李泊才比别人更敏锐,他说:“现在如果我没有猜错,牛要死了。”

    “所以,媒体会帮他?”

    “媒体?媒体只是顺带铺垫的,不是重点,他真正要征服的,根本就不是媒体。”李泊再次起身,“看来我也该去给他接下手了,哈哈,一个少年游侠故事,倒是好久不曾写了。”

    …………

    盛海,林俞静知道深城今天那场发布会,但是具体的信息,还一无所知。

    这个时候去烦他,真是不应该啊。林同学犹豫了好一会儿,才试着拨了江澈的电话。

    江澈的大哥大在郑忻峰无人的车里响了几声。

    “没人接,他肯定还在忙。”林俞静赶紧挂断了电话,心里有些埋怨,但是……妈妈人还在深城火车站守着公用电话呢,一个人。

    我真是服了我娘了。

    “电话没打通,找不着他。哎呀,妈你怎么会这个时候突然跑去深城啊?”再次跟妈妈通话,林俞静撒娇抱怨,“江澈现在的情况……”

    “可不就因为小澈现在犯难么,我在家的时候担心坏了。而且本来就说要来看看的,这个时候来,怎么着我也还能给他做……饭就算了……我可以鼓励他啊。”

    一时兴起跑来,其实到深城后林妈妈自己也有点后悔,怕自己来了添乱,让江澈分心。

    只是还嘴硬。

    “好了,那没事啊,妈妈自己去找个宾馆住两天,等看小澈是不是有空了,最多见个面就回去。”

    有些惭愧,林妈妈说。

    “那倒不用,怎么能住宾馆啊?!”林俞静自然也是担心妈妈的,特区那么乱,她想了想,说:“江澈在外面有个房子,但是他平常都住学校……”

    “房子?!”林妈妈脑补各种画面,“你是不是住过了?”

    “没……我就看过而已。”

    “真的?”

    “真的。”

    林妈妈:“哦。那找不着小澈,我怎么……”

    林俞静:“我告诉你地方然后你直接去就好了,很好找的,到了人不在,他的备用钥匙放在……”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