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逆流纯真年代 第771章 大时代

时间:2018-08-24作者:人间武库

    港股98年的开市时间还是上午十点,当然,开市前的准备时段,要提前一些,所以曲沫带着操盘手们,已经先过去了。 .kanshu.la 免费连载小说阅读网

    早餐后的喝茶时间,江澈等人坐在院子里,喝茶、聊天、看报,等待开市。

    昨晚,在见过司马鹏泽和大摩的人后,他们就连夜躲回了自家别墅。

    “笃笃笃。”神剑密会大摩的新闻,早已经就翻遍了,郑忻峰把一份街头小报扔在桌上,敲打版面指给江澈看,说:“原来老李的儿子被绑过……”

    “嗯啊。”江澈瞥一眼,点头,这早已经不算新闻了,也就眼前这种街边小报,还会拿出来翻炒。

    话说,这事之前凭空也是没想到。事发后,江澈还曾经又一次不自觉设想过,如果自己事先提前想到了,设计一下,让李超人欠自己一份人情,这回能不能派上用场?

    结论是不能。李超人这个人,把这些东西分得太清了——还不如像现在这样,直接拱他到台面上,让他不好找退路比较游泳。

    没管江澈的冷淡反应,郑忻峰指着版面,接着说:“报纸说这个张子强,是史上头号绑匪。”

    江澈:“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郑忻峰抬头,看着江澈,小声而认真地说:“你才是。”

    “……”

    “算一算?他才绑了几个人物,多少钱啊?”郑忻峰说:“你呢?昨天一天,你就绑了一船富豪,多少华裔投资人?对了,还一个摩根士丹利……再说钱,几十亿美元,得有了吧?!”

    这也叫绑吗?这逻辑,江澈没法接了。

    “欸”,郑忻峰没管江澈的反应,自己突然小心谨慎地,左右看了看陈有竖和他带着的保镖们埋伏的位置,神秘兮兮说,“这样,我们的安全,你不怕个万一,没点担心啊?”

    话虽这么说,但郑书记自己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反而有点儿小兴奋。

    其实商业领域,事情一般当然都不至于此,否则遇事都动刀枪,世界上早就没有什么商业竞争,资本角斗,阴谋阳谋,算计与被算计,还什么破产和取而代之了。

    这种事儿吧,其实在中下层混的时候遇到的几率可能反而大些,相对来说,人走在越高处,竞争在越高的层次,反而越安全。

    “不担心,本身就没什么好担心的。另外,我说现在,说不定就有国安部门的人在暗中保护我们,你信不信?”

    江澈淡定笑了一下,看着郑忻峰问。

    “真的?!”突然有一种很荣幸的感觉,郑忻峰直起身朝四周看了看,“你确定?他们联系过你了?”

    “不确定啊,也还没联系,估计得等到官方正式出手之后吧……我现在只是说,大概,有这种可能。”

    “哦……那你实际见过国安部门的人暗中保护普通人吗?”

    郑忻峰依然没有放弃这份被保护的荣耀。

    江澈点头,“见过。”

    郑忻峰激动,“谁啊?”

    “冬儿啊。”江澈说:“她去看奥运那次,好像就有,我估计参加回归相关活动期间,肯定也有。”

    “呵呵……那咱能跟冬儿比么?”

    郑忻峰这边正委屈失落呢。

    “哎呀,我现在想明白为什么昨晚一定要拖到半夜才见他们了,又为什么是咱俩下去接人。”

    老彪突然拍一把大腿。

    而后,指着早报上的一系列偷拍照片,拉着三墩给他解释说:“你仔细看这些照片……所以就得是咱俩,露过脸的人去接,就得是大半夜……这样才够像是怕被人看到的样子,才叫做偷偷摸摸,也才像是私底下商量什么大事啊。”

    一个人不认字,只看图,就能解读出这么多。江澈和郑忻峰互相看看,都表示有点服气。

    老彪长期强行军师,强行思考,渐渐还真能思考一点儿了。

    “嗯。”赵三墩接话,说:“所以澈哥真……”

    顿住了,三墩没说下去,江澈猜测后面隐去那个绝对不会是什么好词,好字……甚至连个委婉点的替换,赵三墩都想不出来。

    所以,三墩也变贼了啊,都学会在特定的几个人面前,偶尔不找死了。

    “欸,话说你家那个工地妹,财迷,小抠门……”郑忻峰转换了话题,说,“她要是知道你待会儿很可能一天砸出去几亿美金,会哭死的吧?”

    “不会。”江澈笑着摇头,跟着解释说:“她的心痛体会单位最多到万,从几百块,到千、万、十万、百万,几百万,都可能会纠结、心疼,但是几亿美金,她反而没感觉……因为,她没这个概念。”

    “……还能这样啊,好神奇。”郑忻峰感慨了一句。

    “嗯,那太抽象了…想象不具体,心痛,就不具体。”

    正说到这,江澈放在桌上的港城战场专用诺基亚6110手机响了,这款97年11月发布的诺基亚手机很牛,里面首次内置了一款手机游戏,叫做贪吃蛇。

    因为是自家代理的牌子,这款手机江澈之前给身边好多人都发了一台,结果,就差点影响了他们的工作。

    比如林同学,就一度很沉迷……连江澈手机里的高分记录,都是她的。

    接电话,江澈:“喂。”

    电话那头,司马鹏泽声音急切,“喂,是我,我……”

    “司马兄?!今天早上的报纸你看到了吗?司马兄。”江澈焦急说:“我也正想打电话给你呢,现在怎么办啊?!司马兄。”

    “我……嗯?”

    怎么办吗?司马鹏泽认真想了想,没想出办法,跟着茫然一下……我想个屁啊我想。

    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

    这他妈难道不是我打电话要问的问题吗?现在怎么办。

    为什么会是他先问我呢?

    那我现在是要问回去吗?

    “我……”司马鹏泽卡住了。

    一方面因为昨晚喝了酒,两边乱编,他自己现在都有点逻辑混乱了,需要捋一捋,防止说漏了。

    另一方面,司马鹏泽还不得不又一次面对那个同样的问题:我为什么会又一次相信他,又一次,觉得能算计他?

    这是司马鹏泽第一次认真思考这个问题,然后他发现……江澈其实是真诚的。至少他的每次分析和建议,都是真诚而符合实际的。

    比如,如果当初不接受他的建议,卖掉程晓自保,我现在早就已经因为巨额投资亏损,不在大摩了;

    再比如,如果后来不接受他的建议,卖掉那些合作商,我现在也早就被程晓反咬,出现在法庭上了;

    ……

    江澈的分析总是能切中痛点,他的建议,也总是能点出最佳出路。

    换个说法:每次面临一个困难局面,江澈总是能逻辑清晰地给出“最优解”。符合事实,合情合理,确实如此,只有最好,没有更好。

    然后,果然……

    “这么说吧,虽然搞成这样很惭愧,且我也想不到……但是现在的实际情况,已经是这样了。对于司马兄而言,现在最有利的选择,显然,应该就是站在我这边了。”江澈真诚儿坦率地说道。

    “……”司马鹏泽在心里骂了一万句,但是依然不得不承认,江澈再一次根据事实情况,给出了最优解。

    而且他,没得选择。他在大摩已经彻底玩完了,现在之所以还没被一脚蹬出来,只是因为大摩还需要用他和江澈联系、沟通。

    所以,我都这样了,还能赔掉什么呢?

    他想着,问:“那你觉得我现在应该怎么做?还有,别忘记你承诺我的,否则我们鱼死网破。”

    一通嘀咕后,江澈挂断了电话。

    “这个假中国通最大思维漏洞和盲点就是……”郑忻峰笑着开口。

    “什么?”江澈笑着问。

    “他总是觉得你给的分析和建议都符合事实,是最佳或者唯一选择,他别无选择……这是对的,因为连我也这么觉得。所以我刚才其实也茫然了一下,为什么会这么合理呢?想过后,我才明白问题在哪……我和他都忽略了,你总是先造成那样的局面,再去帮他分析,解决。”

    郑忻峰说完自信地笑了笑。

    “对了,前阵子港城辉煌娱乐这边收到一个剧本,叫做《暗战》,我前两天没事拿来看了一下,觉得挺有意思的。现在想想,其中一些逻辑其实跟你这个有点像……怎么样,要不要拍?”

    “好啊,拍。”《暗战》,江澈看过好几遍。

    “那,让古仔来演?”古听乐是自家演员,郑忻峰自然第一时间想到把好剧本给他。

    “……给华仔吧,咱一直欠人家人情呢。”物归原主,是金马还是金像来着?江澈说罢想了想。

    “也是,那,那个警察呢?”郑忻峰又问。

    “找刘青云。”江澈直接说。

    “好的……欸,我记得之前《新不了情》也是他吧,果然,你对咱们青云门的感情,还是很深的,爱屋及乌。”

    “哈哈,我只是很喜欢他演的《大时代》。”

    大时代是一部电视剧,说的是港股的事。

    而今天,1998年8月14日,是现实里,港股的大场面,大时代。

    ps:算过,不在收费字数。这两天其实更得很多的,章节很大,那,今天(周五)没了,周六要请假。之前因为自己工作失误,下面县里有个烂摊子,必须自己去收拾……这种情况下,实在不敢用急赶的状态,去写最后收官这部分章节。所以很抱歉,临结束还请假。另外放心,八月一定结束,该交代的,基本都会交代。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