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色毒医王妃 第一千五百零九章 画风跑偏

时间:2018-08-05作者:蓝华月

    ,!

    肯定是刚才扑出来,又带着宝宝滚了那么几圈擦伤了。

    一瘸一拐的抱着宝宝跟宫四跑回了宫家,此时,墨言早已经被家丁们护送回到了内院。

    而外面的战斗,也接近了尾声。

    “娘...娘...”

    宁儿趴在她的怀中,一声又一声的叫着她。

    此时,宫四才惊诧的看了她一眼,可眼中刚刚亮起的光,又在瞬间熄灭了下来。

    不是她。

    甚至于跟她一点点想象的地方都没有,怕是宁儿吓到了,所以才会这么依赖着救他的人吧。

    “姑娘,请把孩子放下来吧。”

    宫四的心中,多了一些戒备和警惕。

    方才他可是看到了,这女人,是横空出现的。

    他扶起来的时候,就暗中查看了她的脉息,这女子并不会武功,可又是怎么抢在两方人之前,救出的宁儿呢?

    此事,他不得不存些疑心。

    “哦,好。”

    她也有些没反应过来。

    就算是要坦白身份,现在也的确不是个最好的时机。

    可她刚刚要弯腰松手,宁儿就像是小松鼠似的,手脚都紧紧的扒在她的身上,一遍又一遍的叫着娘,一双黑葡萄似的大眼睛里,溢满了晶莹的泪水。

    这让她怎么撒手?

    “不哭,不哭,娘抱着。”

    那声音软绵绵的,带着能让人安心下来的温暖。

    宫四忽然间浑身僵直,难以置信的瞪着面前的女子。

    她,她回来了!

    抬起的双臂,不由自主的把她拥在了怀中。

    那样紧,就像是怕她又突然消失一般。

    “别...”

    她却大力的推开了他,在后者惊愕的目光下,冲着他抱歉的笑了笑。

    “我先带孩子回去。”

    宫四迟钝的点了点头,直到手下来回禀,说是来劫宁儿的人都跑了,这才如同大梦初醒般,找回了自己的理智。

    “好,你们继续调查,我去看看孩子。”

    安排好收尾的事情,他迫不及待的走向了后院。

    现在,他的脑袋里只有一个想法,她回来了,她真的回来了!

    屋内,灯火通明。

    她抱着孩子一步步的往大厅走,心里却是百转千回。

    今夜,她只是思念难捱,只看看就走的。

    谁知,却又发生了这样一连串的意外。

    刚才四哥哥一定是认出她来了,而她推开四哥哥,则是因为她已经受伤,怕沾上自己的血而已。

    可是到现在为止,她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家人。

    他们会怪她,把宫家拖入这深不可测的漩涡之中么?

    即便是世上最厉害的人工智能,怕也难以处理感情这个最大的谜题吧。

    怀里的小东西,却窝在她的肩窝里,温热的小手,紧紧的抱住了她的脖颈。

    她低下头,看着小家伙不停的揉着眼睛,似乎困得紧了,却又努力的睁开。

    “困了就睡吧。”

    可宁儿却摇了摇头,软软糯糯的说道。

    “宁儿不睡,娘,宁儿是在做梦么?这个梦真好,终于能见到娘了。”

    她鼻子一酸。

    她到底算个什么样的母亲呢?

    “娘保证,不走。等你睡醒了,还能看到娘,好不好?”

    她摸了摸孩子的小脸蛋,宁儿似乎真的困极了,小肉包似的手还紧紧的抓住她的衣襟,但却终究慢慢的合上了双眼。

    她亲了又亲,为了这一团软/肉,她又有什么不能承担的呢?

    宫家,雅颂堂。

    这里是宫家用来商量正事的地方,她抱着孩子刚刚走进去,就看到曾祖他们,就坐在最里面。

    他们都直直的望着她,每个人的眼睛里,都带着不同的情绪。

    她深吸了一口气,抱着孩子,跪在了曾祖的面前。

    “不孝女宫雅,见过曾祖。”

    她用了自己原本的声音。

    其实在进来之前,她想过隐瞒。

    四哥哥机敏,也会帮她。

    但她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对家里人坦白。

    “你,你是...宫雅!”

    曾祖有些激动。

    纵然面前的女子,容貌、身段都不像是自家的宝贝曾孙女。

    但是那别样轻柔婉转的声音,却刻印在每一个宫家人的脑海里。

    她点点头,垂下眸子,不敢去看周围的人。

    那一刻,雅颂堂安静极了。

    “曾祖,她——”

    身后,宫四风风火火的赶来。

    可进门却之后,却发现大家几乎都是震惊无比的,盯着那个跪在地上的女子。

    在这一刻,林梦雅的心,重新又提到了半空中。

    宫家人,又会如何面对她呢?

    她不知道,也不敢想。

    “雅儿,你终于回来了。”

    没有质疑,也没有指责。

    仅仅是曾祖那温和如同往昔的一句话,却让她的眼泪,一滴滴的落了下来。

    “曾祖!”

    她跪着爬到了曾祖的面前,宫乾丰几乎是无法克制的,颤抖着用手,捧住了自己最喜爱的曾孙女的小脸。

    “别哭别哭,好不容易回家了,怎么还哭了呢?”

    这半年来的思念、自责、不安,唯有在与家人相认的这一瞬间,才烟消云散。

    “是妹妹,真的是妹妹!”

    安静,被打破。

    宫家的五个哥哥,一如从前一般,激动万分的围着她。

    听着大家对自己的关心,她却是哭得一塌糊涂。

    这才是家人啊!

    “好了,都多大的人了,怎么还哭个没完。”

    心有千言万语,但是现在,却不知怎么的,说不出来半个字。

    还是宫五最为活泼,揽住她的双肩,调笑着。

    “我劝你还是先放开我。”

    她哽咽着警告宫五,后者还以为她怎么了呢,立刻大惊小怪的说道。

    “怎么了?你好不容易回来,五哥哥把自己温暖的怀抱借给你,你怎么还不领情?”

    “不是不领情,而是你会死。”

    宫五还不信,此时,宫斌却惊讶万分的说道。

    “老五,你嘴唇怎么紫了?”

    宫五刚想要去摸,却被林梦雅一把给打落了。

    随后立刻拽出腰间的荷包,塞到了宫五的手中。

    “快吃!”

    宫五二话没说,即刻把里面的药丸塞进了嘴里。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宫家人都傻了,不过宫四,却是一脸了然。

    林梦雅叹了一口气,看来此事,还得从头说起了。

    用最简短的话,把自己目前的身体状况交代得清清楚楚。

    她的,宁儿的,还有墨言的。

    这是关系到他们生命的最大的秘密,但此刻,却全然交付了出去。

    只因为,她确定不论在何时何地,家人永远不会背叛她。

    “我的老天爷呀!我们家居然还藏着这么重要的三个宝贝?”

    方才,宫五仅仅是触碰到了她的毒血,就差一点被毒倒。

    可见毒性,到底有多强烈。

    “嗯。”

    她点点头,心头有些微微沉重。

    万一以后,如果大家都对她避之不及的话,那她又该如何自处?

    “小妹,你的血以后可最金贵了。我立刻去叫人,把你房间的地面铺上地毯,桌椅板凳,都包上一层厚厚的羊绒垫!”

    宫斌的话音刚落,宫二立刻接着说道。

    “可是小妹也不能总在屋子里,憋坏了怎么办?要我说,以后院子里也铺上!”

    “嗯,二哥说得有道理。要不以后,我们在路上也铺上一些软垫,省得妹妹受伤!”

    三哥哥也来凑热闹,林梦雅破涕为笑,怎么什么事遇到宫家这几个妹控成狂的哥哥们,画风就歪得不可就要了呢?

    “你们别担心,拜这东西所赐,我的恢复能力比常人要快许多。就像是刚刚的这样的擦伤,现在伤口都差不多愈合了。而且我有专门中和我血毒的药,以后万一我要是流血了,大家可以用这药来中和,就没有那么大的毒性了。”

    宫斌点点头,说道。

    “好,你把方子给我。我叫他们去多准备几桶,在咱们家处处都放上。”

    她有点小小的无奈,现在,不是该担心这个问题的好么?

    “都消停些,雅儿,你回来了,怎么不找人告知家里一声呢?你可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曾祖对她的态度,跟从前一样。

    甚至眸中,还多了几分怜惜。

    林梦雅有些不太好意思的笑了笑。

    “是找人来给大哥哥四哥哥送过信,只是门房说,这几天哥哥们有事,不见客。我想着,既然都到家了,那等几天也没什么的。却不想,今夜遇到了这些意外。”

    阴差阳错,她只能如此评价。

    不过也好,这样一来,也去了她的一块心病。

    宫斌跟宫四,立刻受到了来自全家人“控诉”的目光。

    两个人冷汗涔涔,心里头却是后悔不已。

    “好了,也不怪两位哥哥。只怕自我走后,家里也没消停。不过今晚,挟持宁儿之人,曾祖可有线索么?”

    千头万绪,她必须一样一样的来。

    但伤她宝宝之人,她必定要将其挖出,千刀万剐!

    闻言,曾祖冷下了一张脸。

    “还能有谁,不过是那群喂不饱的狼而已!”

    她极少从曾祖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

    一瞬间,大家都沉默下去。

    “没想到,他们居然敢对一个小娃娃动手!真是无耻之极!”

    宫二一巴掌拍到桌子上,气愤填膺。

    “此事,还需从长计议,小妹才刚回来,我们还是容后再议。”

    宫斌朝着众人使了个眼色,所有人都不再议论此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