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绝色毒医王妃 第三百零九章 宫内对策

时间:2018-07-17作者:蓝华月

    “今天多亏了昱王妃,我的华儿才能平安无事。唉,这宫中人心险恶,不想,竟然到了如此的境地。我这个做母亲的,可真是十分的心寒。”

    贤妃能跟她说这话,也是在跟她示好。

    林梦雅轻轻的摇了摇头,说道:

    “娘娘不必自责,这种事情以后要严加防范。小皇子还小,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但是这宫里,怕也是需要好好清理一番了。”

    不管贤妃娘娘处于何种地位,可向小孩子下手,终究是十分的下作。她看不过去,既然撞上了,就不能袖手旁观了。

    “我正有此意,只是我平日里倒是眼盲心盲之人,竟然,竟然有人在我的眼皮底下,要谋害的我的孩儿!还请昱王妃,能襄助我,让我早些铲除这些祸祟!”

    忙,自然是要帮的。可林梦雅却不想如此的大张旗鼓。

    能在宫中明目张胆的动手,其背后的势力,想必贤妃,比她还要明白。

    “贤妃娘娘,我有些话,不知当说不当说。”

    贤妃自然是没有不应允的道理,毕竟,林梦雅也算是深陷其中了。

    “今日皇子受到如此暗害,定然是有人用心了。若是如此下去,即便是娘娘日夜看护,怕是,也难以防备小人暗算。”

    贤妃也点了点头,林梦雅所说的事情,也正是她所担心的。

    若说是宫内,哪一个对她的儿子如此的介怀。不用别人说,她也知道得清清楚楚。

    “王妃说的正是,只是,华儿他还小。若是送出宫去寄养,那我们母子便是天各一方。以后再相见无期,而且华儿,华儿他万一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俩短,我可怎么活。”

    说着,贤妃已经是泪光涟涟,好不可怜。

    骨肉分离,固然是一件让人悲伤的事情。贤妃如此,也不过是一介弱女子,想要靠着博得别人的可怜罢了。

    若是放在以前,林梦雅肯定不会理她的。可现在,即便是看在应华的面子上,林梦雅也只能配合着贤妃。

    低头思考了片刻后,林梦雅说道:

    “十皇子若是继续这样聪明伶俐下去,自然会成为某些人的眼中钉。可十皇子受到如此的惊吓,又被歹人以狠戾手段伤害过。醒来以后,变得痴痴傻傻了,那对于幕后之人来说,是不是危险降低了不少呢?”

    下面的话,林梦雅完全不用再说下去了。

    贤妃是个聪明人,不然的话,应华也不会如此的机灵调皮。果然,贤妃想了想,就立刻明白了林梦雅的意思,脸色露出了欣喜的表情,连声道谢。

    “王妃好计谋,只是华儿还小,未免,会露出马脚来。”

    林梦雅可不觉得,小孩子虽然天真可爱,但是如果方法用对了,瞒天过海,肯定没有问题的。

    “今天我在永和宫的事情,明天肯定是众人皆知。太医们不能日夜照料,所以贤妃把十皇子暂时托付给我,倒是也合情合理。”

    贤妃早已是破涕为笑,但是,之所以她会对林梦雅言听计从,怕也是因为龙天昱的原因吧。

    既然那人已经公开动手了,若是她不找个靠山,怕是以后,处境也会十分的艰难。

    “一切,就有劳昱王妃了。我虽然身处后宫,能力有限。但是王妃以后有任何的要求,我必定会鼎力相助!”

    林梦雅只是笑了笑,不置可否。

    贤妃的话里,究竟有几分真情,几分实意。也唯有贤妃自己知道了,收拢人心。这承诺又没有什么本钱,自然是惯用的手段。

    贤妃又说了许多体己话,林梦雅自然是照单全收的。那蜜语甜言,就连一旁伺候的白苏,都觉得有些听不下去了。

    所以贤妃走了以后,白苏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这位贤妃娘娘还真是嘴甜如蜜,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主子的亲姐妹呢。”

    嘴甜的人,说不准是有一颗狠心的。

    贤妃的儿子傻了,她若是贤妃的话,要么,就选择忍气吞声,要么,就选择大闹一场,谁也捞不到好处。

    只是不知道,这贤妃娘娘,到底会选择哪一样呢?

    天蒙蒙亮,林梦雅就带着白苏回到了自己的小院里。

    珍珠跟玛瑙看到她们回来,虽然是畏首畏尾的,却还是躲在了拐角处,不敢上来盘问林梦雅她们俩个。

    “贼心不死,我还真以为她们长了记性,没想到,还是老样子。”

    白苏冷笑一声说道,林梦雅却只是无谓的笑了笑。

    她们有她们的主子,也有她们自己的任务。都是命,谁也怪不得谁。

    “不用理她们,反正昨晚十皇子的事情已经闹的沸沸扬扬的了。咱们也瞒不过谁,不如各自心知肚明的好。”

    林梦雅带着白苏回到了主屋里,照样是该吃吃该喝喝,而后在珍珠玛瑙监视的目光下,带着白苏出了院子,直奔太医院去了。

    因着太医们这几天都在轮值,别说是院判跟四大金刚了,就连邱羽也不见了踪迹。崔副院判的事情,可算是让这些家伙们怕了白苏跟林梦雅,所以,只是规规矩矩的行礼问安后,任由林梦雅走到了属于自己的小屋子里,鼓捣着夺天根的解药去了。

    从神弄系统里调出了她精心调配的药方子,好在都是一些常见的药,她小心一些,就不至于会被太医院里的奸细所发现。

    可还没到午膳十分,每天都安安静静的太医院,此刻却热闹了起来。

    林梦雅只是瞧了一眼,就打发了白苏出去查探。

    没多大会儿的功夫,白苏就带着几分古怪的笑意,回了林梦雅的话来。

    “听说,为着十皇子的事情,永和宫可算是炸开了锅。贤妃今儿一早,就跪在皇后的寝宫前,哭哭啼啼的,要皇后给她做主呢。后来,不知道皇后说了什么,那贤妃居然气得一口气没上来昏厥了过去。这会子,永和宫大乱。”

    正在弯腰查看草药的林梦雅,淡淡的看了白苏一眼。

    贤妃还真是个聪明的女人,如此一番做戏。怕是十皇子痴傻的名头,也就更好坐实了。

    毕竟,谁都知道,十皇子算是贤妃一辈子的依靠。

    如今变成了个傻子,那贤妃,怎会善罢甘休呢?

    “嗯,知道了。”

    这事不管是不是皇后做的,如今都成了烫手的山芋。若是皇后不妥善处理,那就落人口实。只是不知道贤妃,到底聪明到何种地步。若是不乘胜追击的话,怕是这效果,可就要大打折扣了。

    可惜,她现在尚且难以保全自身,不然的话,顺水推舟一下,那皇后,可就有的忙了。

    “对了,王爷托人托人传了话进来。说是午膳后,会进宫来看望您。”

    林梦雅顿了顿,却也只是点了点头。

    心头叹了一口气,在这个时候,这人,怎么就偏偏想起来进宫了呢?

    刚用过了午膳,龙天昱就带着林魁进了宫。

    宫内的路,他不知道从小到大走了多少遍。却没有一次,心头会是如此的雀跃。

    不知道,她在宫里过的好不好?

    在回去以后,才有人把所有的事情,都一字不漏的说给了他听。

    解救父皇的事情,的的确确的是走漏了风声。那些在宴会上安排献舞的舞姬们,竟然凭空消失了一小半。

    若不是他反应迅速,那北楼的秘密,怕是真的要大白于天下。

    即便是这样,北楼也受到了几位严密的监视。无奈之下,他只得暂停所有北楼的行动,只留下了竹来处理残局。

    不过,那些献舞的舞姬,都是身世清白的教坊舞女。虽然保全了北楼,但却是无辜受累。

    而他也没有料到,太子跟皇后诬陷他不成,竟然扣下了林梦雅。这让他的心,如同是在油锅里一般,受尽了煎熬。

    不远处,林梦雅的小院,已经近在眼前了。

    龙天昱不由得加快了脚步,推开了门,可却失望的发现,里面只有俩个陌生的宫女而已。

    珍珠跟玛瑙倒是认得昱王爷,立刻规规矩矩的行礼。龙天昱冷淡的看了她们一眼,却是连一个字都没有对她们说。

    “都起来吧,你们可知道我家王妃去哪了?”

    一向知道王爷习性的林魁立刻替他问道,珍珠支支吾吾的回答说:

    “回王爷的话,这会儿,王妃殿下,应当是在太医院呢。平常,王妃都是在太医院里待上一整天的,只是,奴婢们也不是十分的肯定。昨晚,王妃殿下,还是一夜未归呢。”

    语气,倒是极尽谦卑。只是这话里话外的,竟也带上了几分挑拨。

    龙天昱视线冰冷,却只是用余光瞥了她们一眼。

    只是一句话,他就能猜出,这俩个人是谁*出来的好奴婢。

    懒得再听这种人的挑拨离间,龙天昱转身,就准备出小院。

    “在她的身边当值,你们最好放聪明些。不然的话,她会比你们的主子,更加的危险。”

    龙天昱声音冷若冰,林魁也实在是瞧不上这俩个蠢物。

    他家的王妃殿下,那可是个手段极其高明的女子。她们若是忠心当差还好,偏偏——

    珍珠跟玛瑙对视了一眼,从彼此的眼睛里,看到了无尽的懊悔。绝色毒医王妃
小说推荐